第八十七章 天竺僧,隐情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祝荪领着采瑛散人一干人回到他在深山中的湖边茅庐后,给采瑛散人燕过涛和楚天阔讲他与天竺宝象上师的一段渊源。

    祝荪说:“大概五十年前,那时候我也五十岁左右了,对武林恩怨也心生厌倦,于是就远走异域,先去西域,再到天竺,访问名门高僧,探讨佛理。

    在天竺时我遇到了宝象上师,他是天竺密教有名的高僧,密教,我们中原称为密宗,起源于天竺,唐玄宗时,天竺三大高僧善无畏、金刚智、不空来到中土大唐传法,在皇室的扶持下,于长安的大兴善寺译出大量密教典籍,弘扬密法,其中最重要的两部经书是《大ri坛经》和《金刚顶经》,由于是在唐朝时期进入中土,因此密宗在中原又叫唐密。

    密教传入中原之后,在天竺反而式微了,原因在于天竺佛教支派林立,还有各种其他的宗派,像婆罗门教之类,因此天竺密教就此失传,密宗真传反而在中原。宝象上师一生志愿就是寻回密宗真传,光复天竺密教,这也成了宝象上师的执念。

    宝象上师收了三个弟子,我看就是那三个灰衣僧,法号分别为笑狮、降龙、伏虎,取得是十八罗汉的法号。宝象上师将一生绝学和佛理授予这三大弟子,只是也把光复天竺密宗的执念也传给了这三大弟子。

    宝象上师不仅佛学道行高深,武学造诣也非比寻常,他的达摩棍法和雷音梵唱都是武林绝学,相传达摩在少林寺只留下三招棍法,就成了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而留在天竺的整套达摩棍法,威力如何自然可想而知。

    宝象上师与他的弟子走遍天竺寻访高僧、古籍,试图收集密教秘诀,参悟密法,但收获甚微,密教典籍在天竺似乎都已经为人所遗忘,无奈之下宝象上师只有进入中原,企图从中原密宗道场中接法,借灯点火,重燃天竺的密教之光,可惜,他走访了唐密三大道场,大兴善寺、青龙寺和法门寺,都无法找到密宗心法。

    密宗修行讲究身口意,身是结手印,口是念真言咒语,意是心观大ri佛像,如此身口意三业俱净,与大ri佛相应,即身成佛。其中真言咒语需要秘密心法来解,方能得真道。唐密典籍虽然广为印刷流传,甚至有人把诸佛境界意象描绘出来以助修行者观想,比如《大ri坛城》,‘大ri’是《大ri经》,‘坛城’是与佛法相应的图案结构,但其中最重要的密教心法却只在师徒间秘密传授,等宝象上师来到中原的时候,中原唐密心法也失传了,只留下无数典籍和坛城。”

    众人一听,大声惊叹,追问那这密宗心法到哪里去了?

    祝荪接着说:“唐密在盛唐时期形成,但在晚唐时期,唐武宗下令取缔佛教,代之以道教,因此佛教开始式微,连带唐密也分崩离析,各种真言、秘诀、曼荼罗都散落,或者融入其他宗派中去,再也无法重现完整的密宗,因此宝象上师来到中原也无法取到完整的密教心法。

    但所幸,在唐密式微之前,已经传出了两支法脉,其一在东瀛,唐朝顺宗期间,东瀛弘法大师空海渡海而来,在大唐待了三个月便尽得密宗心法,空海大师之所以能在这么快得到全部真传,是因为他的传法师惠果阿阇黎预测到法难将至,密宗要在汉地灭绝,定下了将法脉移于海外保全的计策,假以时ri再由东瀛密宗反哺中土。史传惠果乍见空海,含笑相告曰:‘我先知汝来,相待久矣,今ri相见,大好大好……必须速办香华,入灌顶坛。’惠果采用的是灌顶**,在三个月内将**授毕。空海得法后回东瀛,创立了真言宗,史称东密,也成全了惠果为密宗定下的移脉海外的一番苦心。

    这是一支法脉,另一支就在西域。”

    祝荪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众人知道这宗佛门隐情和混元教的关系即将解开,大气不敢出,等着祝荪讲下去。

    祝荪接着说:“西域与天竺本来就多有往来,早年就已经采信佛教,弘扬佛法,后来又有天竺密教大师寂护、莲花生、阿底峡等入西域传法,但西域颇多法术道派,密教传入之后自然与当地的宗教融合,密教也多有演化融合,失去了原本的真义,这个并不是我所说的唐密的另一支法脉。

    唐密入西域,是随着皇室公主远嫁吐蕃而带入的,由身负密宗密法的法师担任护法跟随公主入西域,一为护送,一为弘法。但由于西域已有坚固的宗派体系,正宗而纯粹的唐密无法渗透传入,密法法师在西域无所作为,只能一心向法,默默无闻。

    后来有个吐蕃高僧,打听到唐密宗师在吐蕃,于是上门求法,两人均是当代佛学高僧,一番禅理辩论机锋频出,无异于高手过招,当下一见如故,相互交流密法,唐密宗师将密宗真法倾囊相授,而吐蕃高僧报以他融汇天竺、西域的一番禅理,相得益彰,两人道行修为都大为jing进。

    吐蕃高僧不仅佛法jing湛,也是西域有名的星象学家,星象学来自西域以西的波斯,传闻星象变化中隐藏着世道沧桑变化的启示,因此西域对此道十分着迷。吐蕃高僧却另辟蹊径,经由密宗心法的点拨,从星象中发现了星象周天运行与人体内的小周天运行有某种契合,心想如果可以使人体yin阳气息与星象运行相符,与ri月盈亏相合,乃至天人合一,也许是一种即身成佛的蹊径。高僧试图从练气修行之道上找到大悟成佛的方法,于是苦心钻研,穷一生心血,耗几十年光yin,终于让他悟出了一部参造化之奥秘的经书,名叫‘天罡大藏经’。

    没错,吐蕃高僧一生修佛悟道,没有参悟出即身成佛的禅理,却得出了一套惊天动地的武功心法,‘天罡**’就是从‘天罡大藏经’中而来。不过也说不准,也许‘天罡大藏经’中就暗含着即身成佛的诀窍,因为天下大道都是同归于一的,从武道之中也可以了悟成佛的,只是过程中难免有人会滥用而已,也就是说,辜沧海所学这套**,其实并非什么邪门武功,而是正宗的佛门心法,没有人知道这套心法的威力有多强大。”

    祝荪说道这里,久久地沉吟了一下,众人也都无言以对,没曾想到原来一直视为魔教**的“天罡**”竟然与中原还有这样的渊源,却不料如今这套**又被用来对付中原武林,造化如此,岂不令人啼笑。

    采瑛散人回过神来,问:“那这‘天罡**’和宝象上师以及他的徒弟有什么关系?”

    祝荪笑着说:“你这杂毛老道,明明已经猜到了,还来问我?那我就把故事说全了。当年宝象上师来中原取法不成,后得知汉地密宗已绝,只有东瀛和西域有法脉,宝象上师觉得东渡东瀛太远,不如西域便利,于是就入西域探访,却一直无法寻访到当年那个随公主远嫁入吐蕃的高僧的密法传人,也未见其遗著,当时他还不知道‘天罡大藏经’之事,于是宝象上师便回到了天竺,嘱咐三大弟子在西域寻访,一有消息便传信告知,我就是在那时候到天竺见到宝象上师的。

    宝象上师为此苦恼不已,堕入了执念,我也曾劝说上师不要执着于光复密教,但越是得道之人,一旦执迷越是不容易拔出,但我想宝象上师德高望重,虽然为执念所苦,倒也不会做出什么糊涂事来,后来我就告辞了上师,回到了中原。

    后来是前面所说的,巴郎入中原挑衅,我为了见识一下他的武艺以及告诫他不要再来,于是出面和他切磋了一番。我从天竺回来之后就开始钻研唐密,所以才从巴郎的‘天罡**’中看到了密教心法的影子。和巴郎一战之后,我又遍寻典籍史料,还两次远走西域寻访,终于让我知道了这段唐密秘法在西域移脉入武的隐情,至于‘天罡大藏经’如何落入巴郎和辜沧海之手,我就不得而知了,想是某种机缘巧合,才让吐蕃高僧的秘法传入西域武林吧。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猜想随着‘天罡**’的威名远扬,假以时ri宝象上师,或者他在西域寻访的三大弟子总能探访到这段隐情,宝象上师一旦知情,一定会去向巴郎或者辜沧海求法,但这等绝世秘法,想来任由谁都不会轻易传授,我一直担心宝象上师会受人勒迫。”

    采瑛散人说:“你是说宝象上师和灰衣僧就是为了求取秘法,才受辜沧海所迫,为混元教入侵中原出力?”

    祝荪摇摇头,说:“我说过,宝象上师是得道高僧,绝不会做这种事,但你刚才也听那灰衣僧说了,宝象上师已于去年圆寂,所以灰衣僧为了完成师尊遗愿,这才投靠了辜沧海。”

    采瑛散人说:“没想到一代高僧的弟子,竟沦落至与魔为伍,岂不讽刺得很。”

    祝荪说:“其实佛与魔本是同体,只是一念之差而已,佛魔可互换,所谓殊途同归是也,他们心想借道魔道,成就佛业,也许也是坦途,只是不知中间犯了杀业,那就还要经历多几大劫难才能化解得了啊。”

    楚天阔说:“要是宝象上师还在,可能他的弟子也不敢如此忤逆行事。”

    祝荪冷笑一声,说:“那倒未必,宝象上师佛法修为极深,年纪并不比我大,按说不至于如此短寿,想来他是为执念所苦,以及在佛与魔之间挣扎不休,一方面是佛学大道,一方面的杀身报业,不知如何抉择,这才郁郁而终。他的弟子想必是看到了上师心中的挣扎,才舍身向魔求法,甘为辜沧海所使,也要完成师尊遗愿,其实他们的牺牲也很大,这其实也是宝象上师所留下的冤孽,哎,一生道行毁于一旦啊。我正是知道那灰衣僧舍身报师的决心,才愿意放过他一次,希望他们早ri放下执念与狭昧,回归正道才好。”

    采瑛散人稽首说:“樵老慈悲为怀,贫道十分佩服。”

    祝荪指着采瑛散人笑说:“你这杂毛,老是给我戴高帽,我哪是慈悲,我是知道恶人自有恶人磨,江湖不是我的江湖了,自有高人去对付这群魑魅魍魉。”

    楚天阔知道祝荪暗指自己,遂说:“方才听前辈所说,那灰衣僧使得是达摩棍法,我先前遇到一个灰衣僧,后来与两位世外高人谈起,他们就怀疑那是达摩没有传入中原的全套达摩棍法,今ri在前辈口中得证,不知此棍法可有什么破法?我遇到的三个灰衣僧,每个人所使的棍法相同,当兵器却的不同。”

    燕过涛说:“还有这事,他们用的都是什么武器?”

    楚天阔说:“第一个是用木杖,一种极为坚硬的檀木杖,使起来如同疯魔,威力强大,据说达摩棍法也被称为疯魔杖法。”

    祝荪点点头说:“那是达摩棍法的第一层境界,似疯如癫,那是宝象三大弟子末位的伏虎尊者。”

    楚天阔接着说:“第二个用的是一根筷子大的金针,还有一个紫金钵,敲击声如同魔音,夺人心魄,还能用金针使出达摩棍法,虽然武器细微,但力道似乎更大。”

    祝荪说:“那是达摩棍法的第二层境界,举轻若重,以芥子见须弥,也叫须弥杖法,那是三大弟子的第二为降龙尊者。”

    楚天阔恍然大悟,说:“是了,那降龙尊者还有一套叫‘锁龙针’的绝学,用小一些的金针钉在人背后要穴,可以封闭人的气脉,令人武功全废,南宫世家家主南宫璟先生就中了此招,现在被迫躲在奇门阵中避难。”

    祝荪点点头,说:“我听说过这种绝技,那是波斯传过来的技法,原先是金匮术上用以止痛的针法,后来在西域变成了佛门制服狂魔的绝技,据说要用一定的力道和顺序才能达到这个效果,而且拔出也有一定要诀,我倒是没听宝象上师说起过他的弟子会这套绝学,但他给弟子取名降龙尊者,也许和这套技法有关。”

    楚天阔说:“南宫先生也略有所闻,所以不敢轻易用内力逼出金针。”

    燕过涛说:“那今ri所见这灰衣僧,自然就是笑狮尊者了?”

    祝荪说:“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他,他用佛珠串使出至刚棍法,化柔为刚,刚柔并济,是达摩棍法的最高境界,但他修为还差一点,更高一点应该是挥绸为棍,甚至手中无棍,运指即为棍,如果他达到这样的境界,那恐怕连我都对付不了。”

    众人啧啧称奇,竟还有如此高深绝妙的棍法,看来佛门之中的绝技,所以高深莫测,无怪乎中原武林说,天下武学出少林,也是从佛理出发而言。

    楚天阔说:“那这套旷世棍法,可有什么破解之道?”

    祝荪摇摇头说:“天下至高武学,都没有什么破解之道,只有因应之道。因为到了至高境界,都是以不变应万变,只有招意而无招式,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所以一旦遇上,只能见机行事,当机立断。比如对疯魔之招,就只有以柔克刚,以慢打快;而对付第二层举轻若重的棍法,那就只有举更重若更轻,以拙克巧;到这第三层刚柔并济的棍法,那就只有以弱敌强,以点克线。”

    楚天阔眼光一闪,说:“所以刚才前辈只是一点,就破了笑狮尊者的一线直劈。”

    祝荪满意地笑笑,说:“你悟xing很高,笑狮的棍劲很强,如果跟他以硬碰硬,很难不败在他jing妙的棍法之下,达摩祖师是天纵奇才,他的棍法举世罕匹,我这根拨草棒可也经受不住啊。”祝荪哈哈一笑,“所以必须打蛇打七寸,以点击面,以全力击对方之弱点,一举攻而破之,别看我只是轻轻一击,但那一击汇集了我的毕生修为,其实十分冒险,如果笑狮功力再强几分,倒下的就会是我。”

    众人一听,不由得暗捏一把冷汗,要是祝荪没有抵住笑狮尊者的那一棍,那后果当真无可想象。

    祝荪接着说:“可你要是遇上他们三人联手,那我劝你还是逃为上策,因为要在他们三人联手的棍阵中,不断变化以克制对方的招意,恐怕要很高的武学修为,我自问只能抵挡住他们两人联手,三人一起,我没有把握,如果你能打败他们三人联手,那你就天下无敌了。”

    楚天阔低头一鞠说:“晚辈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向前辈请教。”

    祝荪摆摆手说:“我这点粗浅功夫,实在没有更多东西可说了,刚才那点东西就是我的全部身家了,依你的武功修为,我没有可以传你的,往后就是靠你自己修炼觉悟,但我相信你一定能达至大成。”

    楚天阔说:“谢前辈劝勉,晚辈还有一事要求问。”

    祝荪说:“你说?”

    楚天阔说:“前辈可曾听说过‘元婴啼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