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银针现,解围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楚天阔赶到齐云山,正好见到南宫骥领衔的南宫暗脉生还之人正遭受着一个灰衣僧率领的混元教黑衣人的围攻,南宫骥前来投靠的隐世道人采瑛散人也加入战阵,助南宫暗脉一臂之力,却不料遇上了第三位天竺僧,采瑛散人和守洞人联手,也抵不住天竺僧的佛珠。楚天阔当即出剑力战天竺僧,但无奈连ri大战与长途奔袭,让楚天阔内力大减,对付天竺僧竟占不到上风,眼看天竺僧就要使出“元婴啼血”**来击杀己方众人,楚天阔让其他人先行撤退,自己掩护,而就在这时,天竺僧的“元婴啼血”**呼之yu出,佛珠灌注连串成棍,朝楚天阔扫来。

    楚天阔知道凭此时自己的内功,硬接这一棍肯定重伤,甚至死亡,但棍劲来势凶猛壮阔又不容逃脱,于是楚天阔一咬牙,提起轩辕真气运转全身护体,然后一挺轩辕剑,一剑迎着棍劲刺去,一剑而已,带着一股剑气直刺棍影,楚天阔感觉自己的剑气穿过了重重气障,只剩细若游丝的一股穿过棍劲直袭敌人,但他还没来及得判断剑气是否集中敌人,一股排山倒海的气浪已经穿过轩辕剑,击到自己身上,饶是有轩辕真气护体,楚天阔也被这一击打得气血翻腾,头昏脑涨,骨痛yu裂,内脏生疼,甚至楚天阔都听得到自己肋下肋骨断裂的啪啪之声,几yu昏厥过去。但楚天阔知道这是唯一的逃身机会,于是鼓起无上意志,克制住脑中的晕眩,身子乘势急速倒退而去,连撞几个黑衣人,每撞一次,楚天阔就卸掉一份力道,胸中的气血就平伏一些,被撞的黑衣人经受不住这样的力道,倒飞而去,闷哼一声就此倒毙,余下的黑衣人见状,纷纷避开,同时手一扬,暗器纷纷朝楚天阔身上招呼。

    楚天阔叫苦不迭,只得避开暗器,往黑衣人人群中撞去,黑衣人像看到什么毒物飞来似的纷纷逃开,害怕被楚天阔撞上卸力,这样一来,黑衣人阵法大乱,四处奔跑,楚天阔乘势倒飞如林,只不过身上劲力未消,头脑依然晕眩,更可怕的是钨金暗器如影随形而至,那黑衣人一见楚天阔飞身逃跑,就发出暗器袭来。

    楚天阔艰难地提起剑来抵挡,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抵挡不住这么多暗器,恐怕这次是命不保已。孰料,突然旁边一棵树上突然she出一片银光,噼里啪啦,银光击中钨金暗器,把钨金暗器都打偏了出去,楚天阔认得这银光,那是唐门的银针,唐婉,楚天阔想起唐婉,心中一阵欢喜,但高兴不了多久,身后突然撞中一棵大树,大树轰然拦腰断裂,楚天阔被震的内脏翻江倒海,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虽然内伤加剧,但jing神却也好了一些。

    就在这时,灰衣僧又飞身追来,突然,银光大炽,万丈光芒朝灰衣僧和黑衣人撒去,灰衣僧连忙举起佛珠,抡圆了化成盾牌扫开了飞来的银针,有的飞针被震得倒飞回去,那些黑衣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举剑抵挡,但也有不少黑衣人中针倒地。

    突然,树上传来一个声音:“还不快走。”楚天阔认得,果然是唐婉的声音,知道她在掩护自己,但他不敢留唐婉一人在此抵御敌人,灰衣僧武功太高,唐婉恐怕不是对手,于是飞身到旁边的树上,看到唐婉正在树枝上抛撒银针,还要躲避灰衣僧弹回的银针,楚天阔着急地说:“要走一起走。”

    唐婉大概知道楚天阔的脾气,不敢耽误,手中一把银针天女散花般撒出,然后头也不回地纵身飞往山下,楚天阔一剑斩断一根碗口粗的树,一脚踢向灰衣僧,挡住他弹回来的银针,也为了阻挠灰衣僧,然后飞身跟随唐婉而去,转眼两人跑至山脚下,楚天阔见自己留在山脚下的两匹马只剩下一匹,另一匹却不见了,楚天阔猜想是南宫骥他们带走了一匹马,剩下这匹留给自己,老马识途,也能辨识同类气味,靠老马的这种辨别能力,自己就能追踪南宫骥的下落,而不至于失散。

    唐婉不上马,直接往前飞奔,是要把马让给受伤的楚天阔。楚天阔飞身上马,策马疾驰,追上唐婉身边说:“唐姑娘,上马一起走,节省一些内力。”

    唐婉怒目而视,见楚天阔一脸诚恳,突然一阵脸红,倒也不扭捏,翻身上马坐在楚天阔身后,老马负重,但它似乎知道主人形势危急,竟发足狂奔,楚天阔听着老马粗重的喘气,看着山间树木纷纷往后退,知道老马使出了全身力气,心中有些不忍,拍着马脖子轻声道:“马兄,不用急,放慢点放慢点。”可老马充耳不闻,依旧在纵横交错的山路中疾驰,楚天阔已不知道身在何处了,但他相信老马会把他带到南宫骥那伙人那里去,所以就由得老马跑。

    突然,唐婉把头靠在楚天阔背上,楚天阔一阵心旌摇曳,顿觉身后一块温香软玉靠着自己,经不住心神一荡,楚天阔期期艾艾地说:“唐姑娘,你受伤了吗?”

    唐婉的头马上移开,冷冷地说:“我没事,你伤势不轻吧,我有唐门的‘九元还神丸’,你吃一颗。”说完,从楚天阔肩膀上伸过手来,拿着一颗黑se药丸,凑往楚天阔嘴边,楚天阔看着这双芊芊玉手,竟然替自己喂食良药,心中感动,心想就算是毒药恐怕自己也甘心吃下,于是,伸嘴一咬,就把药丸噙在嘴里,一咕噜就咽下去,就在吃药的那瞬间,楚天阔似乎感到那只玉手一阵颤抖,手上一阵温香,闻之令人心旷神怡,楚天阔突然很想把这只手握住,但唐婉很快就把手缩了回去。

    楚天阔问:“唐姑娘,你怎么在这里?你又救了我一次,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他ri又需要我的地方,请尽管吩咐,楚某做得到的,一定替唐姑娘做到。”

    唐婉冷冷地说:“如果让你不要追查唐门呢?”

    楚天阔说:“当时在岷江我们是被辜道吾所伏击,义父也是被辜道吾击落入水,杀父之仇我会找混元教去报,只是唐门为何容忍混元教在蜀中伏击我们,其中缘由唐姑娘是否愿意相告?唐门是否故意见死不救?”

    唐婉哼的一声:“唐门做事zi you分寸,无须向你解释,只要你不与唐门为难,此事便了了,我可以保证ri后唐门不会与中原为敌,但你要是执意要入蜀中与唐门为敌,那便不要怪我不客气。”

    “如果当时唐门确实放任了辜道吾在岷江上伏击我们,那我只要下令之人给我一个交代,公开向我义父表示愧疚之意,我也可以罢手。”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对唐门指手画脚,我不让你入蜀,其实是好意不让你送死,你倒以为我们唐门怕了你楚大侠了,哼,不怕死你就来吧。”说完,唐婉就飞身非走,从疾驰的马身上飞往旁边树林,转眼就不见了,楚天阔还在大喊:“你还没有说你怎么跟踪到这里的呢?”但没有音讯回应,楚天阔对唐婉的神出鬼没和yin晴不定颇有几分忌惮,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冒出来,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突然发脾气。楚天阔心想,莫非自己出了淮yin,唐婉就一直跟着自己,那在南宫家自己被围困的时候,她是不是也在旁边呢?还是她怕暴露行踪,没有跟踪自己和柳扶风?楚天阔还没想清楚,老马就转入一道山间僻径,远远得看到山谷前有一簇人,正是南宫骥一伙。

    正跑着,突然老马一声长嘶,前蹄倒地,整副身躯扑倒,楚天阔飞了出去,凌空翻了几翻才定住身形,定眼再看,老马口吐白沫,四蹄抽搐,已是油尽灯枯,力竭体衰,楚天阔赶上前去,抚摸着老马,知道它为了把自己送出险境,跑断了退,已经回天乏术了,顿时热泪盈眶。另一匹马也从南宫骥那边跑了过来,看到这种惨状,嘶叫不已,仿若悲鸣。地上的老马抽搐了一阵后,突然不动了,已然死去,活着那匹用马蹄去拨它的尸骸,一动不动,突然那马一阵长嘶,然后发足朝路边山岩上奔去,楚天阔一声大叫,就见那马头撞山岩,咔嚓一声,顿时头骨碎裂,血浆四溅,倒地不动,竟自绝而亡。

    楚天阔见这两匹老马虽然相识不久,竟如此惺惺相惜,不惜以命相报,想来老马卸鞍,与英雄末路美人迟暮一样,都是一种落寞,这种落寞才让处境相同的人,或者马惺惺相惜,楚天阔突然觉得自己有幸,得遇此等忠义之马,跪在马尸体前,拜了三拜。

    这时,南宫骥一行人已经走了近来,见此形状,都不忍打扰楚天阔,楚天阔站起身来,朝南宫骥众人点头致意,却见南宫暗脉还有十来二十人之数,虽然疲于奔命,但个个身躯挺直,眼神倔强,果然有世家风范,即便是暗脉,也秉承了祖宗的风范。

    楚天阔与燕过涛燕子卿和孙慕莲打过招呼,燕过涛拉着楚天阔的说,十分激动,燕子卿和孙慕莲也十分高兴。南宫骥上前来介绍他与那白须道人和农夫认识,果不其然,那白须道人正是采瑛散人,采瑛散人鹤发童颜,有几分仙风道骨,而那农夫就是散人的守洞人,叫归三清,楚天阔见归三清身材魁梧满脸络腮,一副农夫的体魄,拄着月牙铲令人望而生畏,没有时间寒暄,楚天阔说要找处地方把两匹马埋了,他不忍心这样的忠义之马曝尸荒野。

    南宫骥招来几个南宫家人,与楚天阔一起把马尸拖往路边的山坑,掩上土,这就让归三清的月牙铲发挥优势了,他气力也大,一铲两铲就把坑填平了,楚天阔把两幅马鞍放在墓上,鞠了三个躬。

    采瑛散人说:“楚少侠宅心仁厚,有恩必报,贫道十分佩服,但此地不宜久留,恐怕敌人还会追上来,还是应该及早撤离。”

    楚天阔点点头,说:“一切听凭道长做主。”

    南宫骥说:“你伤势怎样?”

    楚天阔说:“没有大碍,只是现在功力大减,敌不过那灰衣僧,而且他们有‘元婴啼血’**可以助长功力,所以我刚才才让你们速退。”

    采瑛散人和燕过涛江湖经验丰富,听到“元婴啼血”四个字,顿时一脸讶se。

    燕子卿问道:“楚大哥,你是怎么受伤的?”

    楚天阔说:“说来话长,一路强手如云,加上刚才那个灰衣僧,我已经遭遇了三个这样的天竺僧人了,前面两个被我挫败,但我也受了内伤,刚才与他灰衣僧过招,又伤重了一重。他们都是辜沧海从天竺请来的帮手,武功十分了得。”众人一听有三个这样的高手,皆大声惊叹。

    南宫骥说:“楚兄你是如何得知混元教要对我南宫暗脉不利的?”

    楚天阔说:“我到南宫府见了南宫璟先生,先生已经被南宫骐软禁,南宫先生让我过来相助,并召集暗脉弟子一同前往参加下个月十五在南宫家召开的英雄大会,混元教少主辜道吾和南宫骐可能要加害参会的中原武林豪杰,我先赶到黄山脚下南宫暗脉的村落,却发现已经被袭击了,我循着踪迹,估计你们到齐云山来,所以就追踪过来,”说到这里,楚天阔从怀中掏出在南宫村落中捡来的枪头,交给南宫骥,南宫骥一见,眼神转而哀痛,接过枪头,泪如雨下,南宫暗脉弟子都下跪在地,以示敬挽暗脉之主南宫玺的英灵。楚天阔没有猜错,那柄枪头正是南宫玺的武器。

    采瑛散人见此形状,又催大家上路:“眼下我们人马疲乏,不足以抵御强敌,我在赣州地界上认识一个世外高人,他定能收留我们,让我们休养生息,就算这灰衣僧追来,也绝对动不了高人一根汗毛,而且这高人对天竺颇有研究,也许他知道辜沧海青睐的这三个灰衣僧人的来路也不定。只是路途有些遥远,快马加鞭也要走一天一夜,我们这么多人赶路,至少要走两天一夜,所以我们还是赶紧启程吧。”

    南宫骥也知道情势危急,不宜久留,现下也没有更好的路,唯有听从采瑛散人的计划,振作起来,点点头说:“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此时夜幕已经悄悄降临,采瑛散人说:“我们先到山下一处农舍去躲避一晚,那农舍主人是一对老夫妇,与三清相熟,我们ri常食粮就是向他们购买的,两夫妇都是信道之人,时常向我请教点养生之道,是信得过的。”

    众人对这样的安排没有异议,于是采瑛散人就命归三清率领几个南宫弟子前去先行打点,为了防止敌人追踪,采瑛散人带其余的人在山中兜一圈再去会合,众人无不为散人的心细而折服,归三清领命而去,南宫骥调派四个南宫弟子跟随而去,余下众人就跟随采瑛散人绕往另一条山路而去。

    天越走越黑,但采瑛散人时常在山中采药,对山势地形极为熟悉,所以一路走得倒也顺畅。采瑛三人在前,燕家众人随后,楚天阔居中,南宫骥带领南宫弟子殿后,一路疾走无话,兜兜转转之后,突然转入山脚下一处隐蔽的山坳之中,走到尽头却无去路,只见采瑛散人拨开杂草枯藤穿身而过,余人随之鱼贯而入,穿过杂草后竟是一处世外桃源般的田园,隐在山谷之中,小桥流水草屋,屋前还有几片地耕得整整齐齐,夜se下却看不清楚种着什么,草屋中透出微弱的灯光,门前站在数道人影,一眼就看到刚才先来一步的归三清。

    归三清迎了上来,说:“我请老夫妇去备些热饭菜,今晚我们就借宿在他们的粮仓里头,我刚才已经铺了稻草,今晚大家将就休息一下,两位姑娘暂时委屈一下。”说的是燕子卿和孙慕莲,燕子卿说:“我们风餐露宿走惯了,前辈不用担心。”其实这还是她第一次行走江湖,但场面话说得还很漂亮。

    归三清率领众人往粮仓走去,粮仓在草堂旁边不远,木头建造,还比较宽敞,但挤进二十多人还是嫌挤,所以南宫弟子就没有进去,自告在外守夜,南宫骥拍拍他们肩膀,点了点头。

    南宫弟子退出后,留在粮仓内的众人席地而坐,相顾无言,不多久,就有一对老夫妇送来饭菜,老夫妇放下木托后,向采瑛散人合十敬礼,采瑛散人单手竖掌点头致意,老夫妇就退了出去,不久又给外面的南宫弟子送来饭菜。

    众人开始吃饭,虽然只是粗茶淡饭,但这么多天逃命奔波,很难吃得上一口热饭,倒也吃得十分有滋味,只是南宫骥因为父丧,心中苦闷,没有胃口,孙慕莲替南宫骥夹了一些菜在碗里,南宫骥望着孙慕莲,眼中含泪,孙慕莲微微一笑,南宫骥点点头开始扒一些饭,看得出两人心中有些默契。

    一席饭简单吃完,楚天阔倒也有几分饱足,南宫骥虽然打起jing神吃饭,但吃得也实在不多。老夫妇又回来,把碗筷残羹收了起来拿出去,老妇人退出去的时候说:“我去请做些干粮,让你们明天带着上路。”众人朝老夫妇点头欠腰致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