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鹊桥局,玄机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楚天阔到城隍庙后面的小酒馆中寻风神相,没有见到,却听到酒馆中一个背门而坐的老者出言招呼他,楚天阔绕到老者前面,只见一个样貌略有呆滞的白须老者正就着微光看摆在桌面上的围棋盘,那老者双眼显得浑浊无神,像是常年思索耗尽了心神一般,楚天阔心念一动,猜到老者身份,待要叫出,老者举起手指示意楚天阔不要出声,好像会打扰到他沉思似的,于是楚天阔张大着嘴没叫出来,默默在老者对面坐下。

    观看眼前棋盘,布满了黑白棋子,楚天阔不懂围棋,也看不出门道,只见黑白棋子犬齿交错,纠缠不清,也看不出哪一方胜哪一方败。再看老者,愁眉深锁,举着白棋子犹豫不决,似乎陷入了困局,苦苦思索着,浑然忘记了时间。楚天阔就这么盯着老者一段时间,渐渐有点无聊,风神相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但又不好贸然离开,只有耐着性子去看那棋局,因为不懂棋艺,楚天阔只能看黑白子的圈地范围,算哪方占地大,但算着算着楚天阔就迷糊了,许是盯着看太久,眼前的黑白图案变成了一片混沌,如同灰泥白沙混在一起搅拌,浑噩不清,但慢慢地混沌渐趋明朗,形成了一个太极阴阳图,但这个太极阴阳图却不是静止的,中间阴阳交合的线不断的揉动着,仿佛黑白阴阳在博弈,此进彼退,互有攻守,突然,楚天阔感觉脊椎尾骨一热,像突然春芽破土而出般冒出了地面,但吐出的是一股热气,只觉这股热气沿着脊椎,应着太极阴阳图的揉动节奏往上游走。楚天阔感觉自己的脊椎像青竹拔节般节节拔高,热气顺势蔓延上来,楚天阔感到从未有过的舒坦。热气顺着颈椎冲上头顶百会穴,顿时天门大开,灵台澄净,感应天象,自然而然地含胸拔背,虚灵顶劲,天人合一,不知不觉地楚天阔进入了人我两忘之境。

    楚天阔不知道这个棋局蕴含着一套玄妙独特的内功运气心法,这套心法在传统内功心法上的十二经脉和奇经八脉外,另辟蹊径,从天地阴阳造化上参透出人体内的阴阳分界,就是脊椎骨,脊椎是天地感应而生的密线,承接着人体会阴和百会的天地之交,只要能打通其中密线的关节,让天地相通阴阳相合,自然能与天地同息,内劲源源不绝,在人体小周天外形成一个大周天。脊椎是人体内的一条独立的明脉,千百年来武林中人只会十二经脉和奇经八脉,却忽略了这条最显而易见的明脉,以致于最终功法上打通奇经八脉后再无进阶的可能。这套明脉心法就是一套超凡入圣的进阶心法,本身需要十分深厚的阴阳交融的内力,而楚天阔在洪泽湖柳忘蓑的茅庐中被幽冥楼楼主寒热双掌击中后,就已经汇合了体内的阴阳内功,因此此时修习这个心法再恰当不过。

    楚天阔在入定中将自己的内家功力炼至化劲的地步,浑身真元内敛,筋藏劲道,似无形而有气,似静止而有动,端得是处处无力却又处处有劲,人劲合为一体,草木皆可化为劲,他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另一个境界,但又感觉不到有什么进步,就好像置身静中,静而生慧,但又不知道自己聪明多少。一切仿佛如水到渠成、日升月落般自然,楚天阔感觉时候到了,睁开眼睛,一切如常,只是酒馆内似乎亮堂了一些,围棋老者惊诧地看着他,不知道楚天阔搞什么名堂。他哪里知道楚天阔在这阴暗嘈杂之地,竟然练成了内功的化劲,刚才只要有稍微打扰,楚天阔可能就走火入魔了,这本是要在静室闭关修炼才行,而楚天阔无意中在竟在闹市中完成,也许这就是大隐隐于市的机缘吧,看似喧嚣的地方其实最是无人打扰。

    楚天阔看着围棋老者盯着自己,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挠了一挠,没发现有什么异样,他如果照镜子就知道为什么围棋老者盯着他,因为就这一入定之后,他浑身劲道内敛,化入身体每一寸肌肤,反而没有了之前那种锐利与锋芒,整个人神气内敛,骨棱化圆,看似平常无奇,却又外圆内方,浑身透着一股神韵与侠气,令人感到如沐春风的和煦,楚天阔不知道他已经修到了一种宗师般的王者之气,难怪围棋老者对楚天阔这一会儿的变化惊讶不已,不知道刚才楚天阔在修炼什么功夫。

    围棋老者见楚天阔转醒,就不去看他,转头盯着自己的棋盘,楚天阔顺眼望去,棋局还是刚才那样,没有下过一子,楚天阔虽然糊里糊涂的洞悉了这黑白棋子的变化之道,对棋艺他还是不懂的,但因为明白了其中的变化后,现在看棋盘,却又看出了另一番东西。

    现在楚天阔看这棋局,黑白棋子不是气的变化,而是招式的舞动,棋子之间腾挪躲闪,变幻莫测,楚天阔将黑白棋子看成两个对决的人,整个棋盘划分为三十六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两道人影在对决,当然不是真实的招式,而是势与意的招式,楚天阔从棋子的势中看出的招式的攻守极其暗藏的变化,真正的高手学武已经不是一招一式的模仿了,而是意的传承,意得到了,招式自然就有了。楚天阔看着棋子,心中大叹精妙,不自觉在头脑中演练起来,一块区域一块区域的演练,楚天阔使剑,所以不自觉就用剑法来演练。待得三十六块区域都演练完,楚天阔发现整个棋局都融合了起来,只剩下两股大势力在争锋,此起彼伏你退我进,楚天阔脑中的招式越来越快,快到最后变成了一道影子,把所有的招式都融汇在一起,变成一剑向自己刺来,楚天阔想都不曾想,化指为剑迎着来剑刺去。

    楚天阔突然听得一声大喝:“你干什么?”然后手被人一把抓住,但楚天阔眼中只有那一剑,径自刺去,终于把棋盘上那一剑破去,楚天阔感觉成了,至于什么成了他不知道。待楚天阔回过神来,只见桌子对面老者又惊又怒地看着他,手还在颤抖,而自己一指点在棋盘上,楚天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抬起手臂,却发现自己一指在棋盘上戳了一个指印,楚天阔大吃一惊,自己怎么劲力变得这么大,这可是一个铁铸的棋盘,自己一指之力竟可以戳出一个坑来,莫非这棋盘不是铁铸的,只是漆了铁色的油漆?楚天阔心中疑惑,顺手摸了莫棋盘其他地方,却是钢铁无疑,心中奇怪自己怎么劲力变得如此大,却不知自己刚才已经练就了化劲。

    围棋老者看着更是瞠目结舌,他刚才试图阻止楚天阔动棋盘,刚抓住楚天阔的手就被一股大力震开,手酥麻发抖,待楚天阔把手拿开,老者看到棋盘被戳了一个指印,更是又心痛又惊恐。棋盘本是用木料制成,以榧树木为佳,好的棋盘要取三百年以上榧树之木,截取木材之后要干燥三十年,称为“休眠”,用这种木料造出来的棋盘是最珍品,不仅棋子拍上去时声音空灵悦耳,而且木质硬中有软,不管敲多少棋子,键盘也不会酸痛。当然,一个珍品棋盘还要求盘面上的刻线要精准,线不可中断要一气呵成,只有刀法名家才能做出好的棋盘。围棋老者有这样一个榧木棋盘,但哪里舍得带在身上四处跑,所以他才找自家锻铁兄弟铸造的这个可以对折的铁棋盘,用的是精钢石,不仅敲击声悦耳,而且坚硬无比,可当兵器使用,他十分钟爱,不料竟被楚天阔戳了一个指印,他气得就要拍案而起。

    突然,老者看着棋盘上那个指印,冷静了下来,思索一番后,突然兴高采烈起来,大声叫道:“原来破局手是这里,没想到啊没想到,山穷水尽又柳暗花明,妙招妙招,你怎么想到这一着的?”最后一句是问楚天阔。

    楚天阔还没答话,门外一道人影飞进来,说:“聂老痴,你怎么又念叨你的棋谱了?”却是风神相,风神相看见楚天阔,点头说:“你来了,咦,你气色不对,难道受伤了?不对不对,精气内敛,返璞归真,道行又高了,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楚天阔满脸疑惑,站起来对风神相抱拳说:“风前辈,我倒是受了点伤,但没吃什么药,哪里来的返璞归真。”

    风神相坐下说:“我听说了漕帮的事了,这一战你已经威名远扬了。”

    围棋老者插嘴说:“不要说什么威名了,说说你是怎么相处这一着棋的。”

    风神相说:“哦,楚兄弟,你看到了,这就是聂十九,他一生痴于棋艺,所以我们叫他聂老痴,不过他原名也不是聂十九,他原本叫聂士钊,后来嫌‘士钊’说起来像‘十招’,好像自己下棋只会十招似的,于是就自己改名叫聂十九,因为棋盘纵横各有十九道线。”不出所料,这围棋老者就是陆上八仙之一的“黑白先机”聂十九,但楚天阔却不知原来他这名字还有这来由。风神相转身对聂十九说:“这就是之前我提到的,莫北望的义子楚天阔,也就是柳老大让老杨夫妇护送的那个年轻人。”

    聂十九却不管这个,拉着楚天阔说:“先不管这个,小兄弟,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这破局之着的?”

    风神相吃惊的问:“你这千古迷局被破了?”盯着棋盘,却看到那指印,啊的一声,惊讶地瞪着楚天阔,许是那棋局太深奥,或者是指戳铁盘的功力太高深,风神相也想听听楚天阔的解释。

    楚天阔被他们盯得不好意思,期期艾艾的说:“晚辈其实不懂棋理,刚才纯粹是乱点的,点坏了聂前辈的棋盘,还望恕罪。”

    聂十九叫道:“什么?你不懂棋?怎么可能有人不懂棋?不懂棋怎么可能一着就破了这迷局,不可能,不可能。”聂十九仿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之事,好像这世上的人都该懂得下棋似的。

    楚天阔哭笑不得,说:“晚辈真的不懂下棋,刚才只是看着这棋盘布局,感觉像是阴阳太极图,顺着棋路在脊椎上运气,直通百会,倒也十分舒畅,然后再睁眼看时,棋盘上就变成一片黑白之气在舞动,像是武功招式,最后竟有一招凶招朝我刺来,我出招反击,就点中了那里。”一番话,听得聂十九和风神相瞠目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聂十九神情有些颓然,没想到楚天阔真的是误打误撞把棋局破了,这可扼杀了他苦苦思索的乐趣。风神相却另有所悟,只见他细细地端详棋盘,说:“莫非这千古棋局之中藏着一套上乘武功?”

    一句话点醒了聂十九,聂十九也专注得看着棋盘,两人却只看出一点端倪,却连不成招式,良久,风神相才叹了一口气说:“你我懂棋艺,所以用棋理来看,自然看不出功法来,只有楚兄弟不懂棋理,按图像来看才能看出武功招式心法来,这都是机缘,不可强求。”

    聂十九有颓然而坐,说:“然后我刚才看你闭目练功,睁开眼睛后整个人神气内敛,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看来这棋局却实另有玄机,你后来指力可以穿铁,想来也是得自这套心法。”

    风神相说:“而且,其中的武功招式的破绽,也正是这棋局的破解之手,所以楚兄弟一招出手,才正解了这千古棋局,万物之道都是相通的,招式破,棋局解,前辈高人苦心孤诣造这棋局,实在是天纵英才。”

    聂十九说:“这是我多年前在汴梁一个旧书摊买的残破棋谱其中最玄奥的一局,叫‘鹊桥局’,当时惊为天人,一直十分珍惜,但也是当棋谱来玩味,虽然名字不伦不类,却不料竟还藏有玄机,这棋局之名就暗示了是一套内功心法,武林中将打通任督二脉成为搭鹊桥,意为阴阳融合,这‘鹊桥局’恐怕就是一套阴阳相济的内功**。果然还是如你所说,一切都是机缘,不过对我而言,这等奇局比任何内功心法都要重要,便宜这小子就是了。”

    楚天阔挠了挠头,颇为不好意思,自己误打误撞竟又得到一项武林秘技,自叹何德何能承受此天赋,但心中也不乏欣喜。风神相拂须说:“没想到这等奇书,竟流落到街头,要是哪个不开眼的拿来当草纸,那可就真是暴殄天物,毁了前辈高人的一番心血。”

    他们还在嗟叹这等奇书奥秘竟然流落街头旧书摊,殊不知当年创下这等玄妙功法之人,确实是百年难得的一位聪明绝顶之人,天文地理,道法密藏,文才武学,书画琴棋,算数韬略,以至医卜星相,奇门五行,无一不会,无一不精,此等奇人自是百年一遇,身后弟子少有能接其衣钵的,于是高人就把一生所学著书传世,唯有武学一门,因为怕所传非人,于是隐入琴棋书画之中,以琴谱、棋谱、书画贴之行传世,高人认为但凡修习琴棋书画之人,修养品性自然不会差,假以时日说不定可以领会到其中的武学玄理,那自然是造福于世,即便没有悟到武学,传下的琴棋书画也足供后人研究。岂料后人将此类琴棋书画的谱帖当成文人雅士的玩意,慢慢就流落到书市为读书人所藏,最后渐渐残旧而流于旧书摊,却也是明珠暗投,但又何尝不是龙潜于渊,只待有缘人因缘际会,自会绝技重现,高人著书的目的,本就是留给有缘人的,至于经由什么方式,那就是凡人难以洞察的天机了,总算有一局残局在淮阴城的一个小破酒馆中被楚天阔所参悟,这就是机缘。

    棋局之谜既解,聂十九知道还有事要谈,就把棋子收起,棋盘叠起放在一边,楚天阔想起早上罗乃毅说的事,就说:“我听闻最近中原武林有不少江湖侠客被暗杀身亡,漕帮怀疑可能和幽冥楼有关。”

    风神相点点头说:“我也听说了,这次来漕帮挑衅的就没有幽冥楼的人,说明他们各司一方,幽冥楼负责暗地里暗杀江湖侠客。我听说,这次来犯的有辜沧海的儿子,可有此事?”

    楚天阔说:“确实有一人,四十岁模样,乌蒙看出他使的是‘天罡**’,所以揣测他的辜沧海的儿子辜道吾,而此人也是去年在蜀中伏击我和义父,杀害我义父的首领。”

    风神相说:“连辜道吾都败在你手下,看来混元教气数已尽,你确实是中原武林的福星,你不用担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日后定当能寻得辜道吾的。”

    楚天阔说:“辜道吾还不是这次遇到最厉害的。”风神相和聂十九闻言一动,心想还有更厉害的人物来了,莫非辜沧海亲自来了?楚天阔说:“另有一人一路追杀从少室山回来的乔帮主,把乔帮主赶入西锦山,漕帮众人被杀得七零八落。”

    风神相和聂十九惊道:“辜沧海?”

    楚天阔摇摇头:“我闻讯赶到,正好遇上那人,那人所使的却不是‘天罡**’,他还会使一门江湖失传多年的秘技‘元婴啼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