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马不停,救急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楚天阔跟随乌蒙到淮阴城外云外楼喝酒论剑,乌蒙对刀剑的一番见解极大地启发了楚天阔,使他对武学又多了一层理解。两人坐而论道,并没有具体招式,但却对天下武学都概而述之,所讲的都是极为简单但又非常玄妙的意境,两人虽然年纪相差一大截,但武功修为相近,不过楚天阔经验则大大不如于乌蒙,所以还是乌蒙说的比较多,就这么相见恨晚地畅谈了一个多时辰,酒也喝了两大坛,楚天阔原以为自己的酒量不足以抵挡这么多酒,但第一阵晕眩过去之后,身体就习惯了,再也无需运气化酒,皆因他在天馈谷中所使用的火云果已经融入血液,对酒、毒都有化解作用,故楚天阔能陪着乌蒙畅饮。

    谈刀论剑之后,乌蒙说:“刀刃叫天,刀背叫地,刀锷叫君,刀把叫亲,因为刀是张扬的形状,所以刀鞘叫师,取接受师父管束之意,合起来就是天地君亲师。刀剑都是利器,人有利器必生杀心,所以需要刀鞘来管束,刀鞘貌似无用,但实际最是重要,如果你懂得了用刀鞘,那你就达到无刀胜有刀的最高境界了,你可明白?”

    楚天阔明白乌蒙是用刀来讲道,刀鞘剑鞘同理。他从来没有想过刀鞘的含义,经乌蒙一点拨,竟对这个象征师道的刀鞘起了崇敬之心。

    乌蒙不介意楚天阔是否懂,接着说:“刀鞘是一把刀的开始,也是一把刀的终结,如果师父无法管教好,是不会授刀的,所以说刀鞘是一把刀的开始,真正的刀客,如果觉得所遇非人,就宁愿刀法失传也不愿意所传非人,师父对沙黎苍就是如此,看到沙黎苍杀心太重,无法约束,怕传他刀法后杀戮太重,所以才没有传他真传,逼得沙黎苍生了杀心,做下这大逆不道之事。”

    楚天阔明白了乌蒙这番话的意思,乌蒙即是在说自己师门的恩怨,也是在说武林绝学的传承和刀法的至高境界,楚天阔作揖说:“听闻前辈一席话,晚辈受益匪浅,多谢前辈。”

    言至此,酒已酣饭已足,道也将尽,楚天阔问:“前辈下来就回终南山?”

    乌蒙点点头:“我要带沙黎苍这个逆徒去见师父,再陪伴师父一段时间。”

    “你是说祭奠秋朔野他老人家?”

    “不,”乌蒙压低声音说:“真的是见,其实师父还健在。”

    楚天阔大惊,没想到秋朔野还活着,说:“那那那他老人家得多大寿龄啊?”

    “一百又二十了,武林中人由于修道炼气,一般体质优于常人,寿命本就长,如果多加修养,活过百岁也不成问题,师父当年被沙黎苍暗算,中了毒,见沙黎苍要抢走秘笈,还是提气给他一击,把沙黎苍打飞了出去,沙黎苍虽然身受重伤,但也撕去了三招‘泣神刀法’,而师父因为强用内力,以致于毒气蔓延入经脉,以致于双脚残废,再不能行走。不过不能行走后师父反而专心练气悟刀,不断刀法登峰造极,元气也得以增长,故才得以如此长寿,所以有时候祸福相依,虽然沙黎苍背叛师门,暗算师父以致于师父残废,但师父也得以长寿百年,刀法精进,所以师父嘱咐如果沙黎苍肯悔改回终南山闭门思过,不再涉足中原,就饶他一命,可惜他还是不选这条路,所以我不得不替师父收回他的刀法。”

    楚天阔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么多曲折,大感唏嘘,说:“秋老前辈胸襟宽广,网开一面,在下好生佩服。”

    “多年来江湖传闻师父早已不在人世,我也不去辩解,我不想有人去打扰师父清修,也正是如此师父才得以活到如此高寿,我也怕沙黎苍会再次去偷袭,因此我也很少回终南山。”说道这里,乌蒙叹了一口气,“但人命终有尽时,再强的真气也抵御不了衰老,这两年从陪着师父的老仆传来的信看,师父已经快油尽灯枯了,所以我才需要解决掉这个师门叛徒,以了师父这个心愿。”

    楚天阔点点头表示理解,乌蒙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如果你有空,不妨跟我去趟终南山,我想师父他老人家一定十分乐意见到陆惊麟的传人。”楚天阔也很兴奋,秋朔野是当今武林的耆宿,而且可能是唯一和陆惊麟打过交道的人,楚天阔也很想去向秋朔野问道,只是他还有其他事,要去寻访燕家父女和孙慕莲,以及去唐门追查义父之死,这是当前要做的事情,恐怕暂时无法前往终南山去,楚天阔把这个意思向乌蒙一说,乌蒙也表示理解,他说:“那等你办完了事再上山来吧,有缘的话会遇上的。”说完,就用手指蘸了一点酒,在桌子上画了一个终南山的路线图,以及秋朔野隐居之地,画完之后让楚天阔牢记,楚天阔使劲盯着,仿佛要把图画刻入头脑,过一会他才说记好了,乌蒙就顺手把图画用手抹掉,乌蒙江湖经验极为丰富,做事十分细心。

    诸事交代完毕,两人结账出了酒楼,乌蒙就和楚天阔拱手道别,说:“江湖险恶,你现在肩负中原重任,为混元教所忌惮,他们一定会千方百计要置你于死地,你自己凡事小心,我们有缘在终南山再见。”

    “谢前辈提点,晚辈定当加倍小心,有机会再上终南山拜访你和秋老前辈,前辈一路保重。”

    乌蒙作了个揖后,转身就北上而去,乌蒙在市集上不方便用轻功,但只见他随意一跨一倾一拧,就穿过了人群而去,瞬间走得看不见人影,可见是用了陆地飞行的身法,只是步法更为悠闲潇洒,仿似闲庭信步,实则一日千里,楚天阔暗暗叹服,江湖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送走了乌蒙,楚天阔就独自往淮阴城走去,由于大战已过,又酒足饭饱,楚天阔就不忙着赶回城里,于是信步而走,一路看看湖光山色,春水绿叶,倒也十分惬意。来时快步疾走跑了两盏茶,楚天阔足足用了大半个时辰才走到淮阴城门口,刚要入城,就见北边疾步奔来一个人,定睛一看,却是一个白胡子老头,楚天阔认得来人,大吃一惊,这个老者正是曾经到蜀中寻访莫北望的卢肈功,漕帮的北方水路特使,只见卢肈功灰头土脸,满眼血红,状若癫狂,嘴角还有血痕,脚步有些虚浮,似乎有内伤,手中的铁算盘竟被打歪了一角,拿在手里像块破铜烂铁。

    卢肈功没有看到楚天阔,只顾着跌跌撞撞跑往城门去,楚天阔疾步上前,拦住卢肈功,卢肈功听得有风声扑来,也不辨敌友,一记铁算盘就砸来,口中大喊:“老子和你们拼了。”

    楚天阔没料到卢肈功问都不问打,又不好硬取,只得一个避让,一边说:“卢伯伯,是我啊,楚天阔。”但卢肈功不闻不问,只顾拿算盘砸来,招式凌乱,竟像是心智大乱之象。楚天阔不知道卢肈功出了什么事,连连退步避开,街上行人看到卢肈功的疯样早就远远躲开了。

    楚天阔退了几步躲开卢肈功的进攻后,判断卢肈功是受了什么刺激以致心神大乱,认不得人,眼下只有先把他制服了,避免神智涣散太久无法恢复,这么想定,就迎向卢肈功,出手迅如闪电托住他的手腕,一转一黏一拉,就把卢肈功的劲力卸掉,但却不会伤到他。楚天阔另一首迅速点中卢肈功的下颚,一股真气从指尖灌入,卢肈功如遭电击,仰头大叫,然后手捂两耳退开身去,楚天阔松开他的手腕,卢肈功突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跌倒在地。

    楚天阔赶紧上前扶住卢肈功,卢肈功幽幽转醒,双眼红丝退去,似乎恢复了神智,看见了楚天阔,说:“天阔贤侄,是你?赶紧带我回漕帮,找人救帮主。”

    楚天阔闻言大惊,说:“乔帮主怎么了?”

    卢肈功身子似乎已经脱力,但还挣扎着爬起来,楚天阔搀扶着他,卢肈功站起后说:“没时间了,边走边说,先送我回漕帮,再派帮中精英去解救帮主。”楚天阔于是搀扶着卢肈功,大步流星地往城里赶,楚天阔提起真气发足飞奔,速度十分之快,卢肈功见楚天阔轻功如此了得,也有些惊诧,但他没时间多问,只顾说乔力之事。

    原来,乔力带着卢肈功和几个随从,前去少室山少林寺会见七大派掌门,共商对付混元教和唐门之事。之前,青城派与唐门起了冲突,青城派召集了各派高手一同对付唐门,但其余六大派多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唐门起冲突,但又不能饬了青城派的脸面,于是都只派了少数几个弟子前去助阵,也是婉转向青城派掌门江振庭表示六大派不太支持与唐门冲突之意,不料青城派还是一意孤行,率众前往唐门,唐门由唐门总管唐天劲和天字辈长老唐天野率领,与七大派联盟发生了几场遭遇战,各有死伤,但七大派伤亡更多一些。江振庭也在唐门天字辈长老唐天野手下吃了败仗,但似乎唐门还不愿意和七大派完全撕破脸皮,并没有赶尽杀绝,江振庭率领七大派弟子和一些江湖豪客,狼狈而归。

    少林方丈圆慧大师见事态扩大,于是召集七大派和漕帮帮主一同前往少室山密谈,商讨对付唐门的计策,因为唐门虽然宣称与去年莫北望在蜀中被伏击之事无关,但也没有说那是什么人,以及如何在唐门眼皮底下兴风作浪,而与青城派的纠葛也不清不楚,所以这次几大武林头目聚集,就是要商讨与唐门是战是和。

    漕帮因为是与唐门交易的参与者,送药使莫北望又在蜀中丧命,因此漕帮帮主乔力也被邀请参加,据卢肈功说,他们一行从少室山下来后往淮阴走,走至鹿邑县外的十八里铺时遭遇一个灰衣怪客的拦截,乔力出手也被打伤,靠着漕帮两个弟兄舍命阻扰,卢肈功等人来掩护了乔力逃出生天,一路快马加急往淮阴赶,但灰衣快客一直紧追不舍,漕帮弟兄不断舍身断后也无济于事,始终挡不住灰衣怪客的追杀。所幸也一路得以逃身,逃到了淮阴城西北三百里的西锦山,凭着对地势熟悉,在山中和灰衣快客周旋,灰衣怪客暂时奈漕帮的人不得,但漕帮众人也出不了山,但灰衣怪客的武功出神入化,又善于追踪,在山中来去自如,发现漕帮的人也只是时间问题。卢肈功为了引开敌人,舍身暴露行踪,被灰衣快客一掌劈歪了铁算盘,震伤经脉,倒地不起,但灰衣怪客没有仔细检查卢肈功的死活就去追踪另一个动静,这就让卢肈功逃过了一劫。卢肈功自昏迷中转醒之后,内伤不轻,知道自己无力再战,于是当机立断,拼命赶回淮阴,准备约齐人马前去解救乔力,这才跑到淮阴城外就遇上的楚天阔,卢肈功内伤不轻,而有长途奔波,加上心忧帮主,心智大乱,一心只知道要感到漕帮,外界人事一概不晓,恍如疯癫,才有对楚天阔动手之误会。

    楚天阔扶着卢肈功进城往漕帮总堂赶时,听到卢肈功零零乱乱的一番叙述,自己稍加分析才得出事情的真相,果然如楚天阔所料,混元教不仅派了沙黎苍和化名顾护院的辜道吾来围攻漕帮,还派人高手截击乔力,只不过对方竟有这样的高人,把乔力和一众漕帮人员像丧家犬一般追杀数百里,这人的武功得高成什么样子?楚天阔接过卢肈功手中的铁算盘,掰了掰竟十分坚硬,知道是精钢炼就,而那灰衣怪客能一掌就把算盘劈弯,楚天阔暗暗咋舌,恐怕自己也要拼很大的力量才能做到,此人武功如此高强,莫非是辜沧海亲自来了?楚天阔想到这点,竟有些兴奋,他想也许拼了命可以提前结束这场正邪之争。

    楚天阔弄清事实后,就没有把卢肈功往总堂送,而是送到了附近漕帮的一处货栈,漕帮头目都认得卢肈功和楚天阔,纷纷上来扶住卢肈功,楚天阔风风火火地说:“给我备一匹快马,我要出城,另外尽快把卢爷送到总堂去。”上午楚天阔的威名早就在漕帮传开了,于是立时有人答应着跑去张罗马匹,另外有人找来一张竹轿,把卢肈功扶上竹轿,两人抬轿,四人伴行轮换抬轿,准备妥当后,楚天阔说:“卢伯伯,我先赶去西锦山助乔帮主一臂之力,你到总堂通报后,再派人前来接应。”卢肈功从刚才楚天阔的轻功身法中知道楚天阔武功已非吴下阿蒙,点点头说:“万事小心,不可逞强。”楚天阔点点头,冲抬轿的人一示意,轿夫立马奔跑起来,急急往漕帮总堂方向而去。

    这时候一匹栗色骏马也被牵了过来,这是漕帮备着报急信用的,因为楚天阔的威名,所以特地牵出最好的骏马,楚天阔不再客气,拱手作揖后,翻身上马,往城外飞奔而去,所幸漕帮货栈靠近河道,地方略微偏僻,行人不多,所以楚天阔得以信手由缰,放马飞驰。

    转眼间就飞驰出了淮阴城门,楚天阔一蹬马肚子,马吃痛,加快脚步往西北方向跑去,那是西锦山的位置。西锦山在淮阴城和宿迁城交界之处的群山之间,几座小山脉连绵刚好构成了两城的分界,就那西锦山是一座孤峰,与山脉不相连,独矗在山脉的西南角,就是所谓的断头崖,西锦山一面是山坡,另一面就是峭壁悬崖,只有插上翅膀才能飞过中间的山谷,到达对面山中。由于与大山脉不相连,自然就无法躲入群山之中,因此卢肈功才担心迟早乔力会被灰衣怪客逮住,那就再无侥幸之念了,因此楚天阔不敢有丝毫耽搁,催马疾行。

    就这么全力飞奔一个多时辰,才赶到西锦山东南角,这栗色马是城里送信的快马,不耐长途,终于不支倒地,口吐白沫,楚天阔乘势飞出,也顾不上马匹,遂展开轻功身法,兀自往西锦山的入口奔去,全力奔行两盏茶光景,楚天阔才赶到西锦山在西南角的入山口,不敢耽搁,立马顺山路飞奔而山,身如魅影,疾若流星,衣袂带风刮落了不少树叶。

    突然,楚天阔听到一声长啸,啸声十分洪亮悠远,恐怕不是乔力所能发出,想来是那灰衣怪客震慑乔力的啸声,可见他快赶上乔力了,于是楚天阔气沉丹田,一声如巨钟的狮吼发出,吼声极为充沛,声响又大,震动山林,惊起了阵阵飞鸟,不少蛇鼠走兽以为山中大王来了,纷纷逃离,这一声狮吼在山林中远远传去,如滚雷般一路惊鸟吓兽,树叶簌簌往下掉,楚天阔要让敌人知道他的对手在这里,他准备好应付下来的硬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