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仙人踪,隐市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楚天阔从柳忘蓑的口中知道,是唐婉用银针送信给柳忘蓑,告知杨百万夫妇在蒙山遇难的消息,这么一来对唐婉的敌意又少了几份,但唐门行事向来诡异莫测,实在不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算盘,以及唐门在这场武林战争中到底扮演什么角se,楚天阔担心最后不得不要与唐门为敌,那自己与唐婉将处于敌对的处境,这个念头让他颇感不安。

    柳忘蓑说:“我没有想到事情这么严重,当此之时在这东海附近,最大的事就是蓬莱岛接药的事情,所以我推测你是送药的人,刚才见你和老薛一起来,我更无疑问了。”

    楚天阔说:“前辈对我一无所知就让人暗中护送,晚辈愧不敢当。”

    柳忘蓑说:“从你踏上我的船那一刻,我就知道你身怀异宝,知道你这柄重剑绝非凡物,但你步履又没有内力,所以我推测是有内伤,必是遭仇家追杀。一路上我们话虽不多,但看得出你不是什么邪魔歪道,所以我才让老杨夫妇暗中盯着你,我当时没有意料到你会是送药人,不然也不至于犯下这个错。对了,你是怎么受伤的,又怎么会在幽冥楼主的掌击下恢复功力的?”

    楚天阔就将与幽冥双煞决斗受伤散功之事以及薛鹊对他的诊断都向柳忘蓑讲了个明白,最后说:“刚才幽冥楼主恰好使用一yin一阳两种掌法击中我,正好撞开了体内淤积的真气,方才得以恢复内力,实属侥幸。”

    柳忘蓑恍然大悟,说:“传闻幽冥楼长老是yin阳分练,只有幽冥楼主才能yin阳两套掌法合练,恐怕当此之世也只有他有这等功力可以助你疗伤,真乃天意也。”

    柳忘蓑说完,招呼楚天阔走回茅庐之中,薛鹊坐在刚才幽冥楼主的位置,柳忘蓑和楚天阔也围桌而坐,柳忘蓑问:“游岛主的伤势怎么样了?”这话虽然是问楚天阔,但楚天阔知道柳忘蓑是在问薛鹊,希望冰释前嫌。

    薛鹊心里还有气,嘟囔说:“功力恢复了,不过始终年纪大了,对付辜沧海不敢说稳cao胜券。”

    柳忘蓑见薛鹊搭话,颇为欣慰,说:“武功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往往不是拼内力了,胜负只在一两招之间,我相信游岛主的剑法造诣可以克制住辜沧海。”

    薛鹊说:“其实十八年前,哦不对,现在应该算十九年前了,当年那场大战,其实游岛主也并没有胜得了辜沧海,如今此消彼长,胜负难料。”

    柳忘蓑说:“这个ri后就见分晓,而且现在武林豪强辈出,我不担心没人抵得住混元教。”说完,转头看楚天阔,眼带嘉许,似乎让楚天阔肩负起对抗魔教的重任,说:“你师承自哪里?我从没见过你的剑法,也没听过你的大名,莫非是哪位隐世高人的弟子?”

    楚天阔说:“晚辈原本是籍籍无名之辈,是漕帮莫北望的义子,自幼在旁边的淮yin城长大。”

    柳忘蓑满脸诧异,说:“那我们可是大水冲到龙王庙啊,我在这淮扬水路走,颇得莫爷关照,也有几面之缘,我甚是仰仗莫老的为人,当然他不知道我是柳忘蓑,倒不是有意瞒他,只是这些虚名不提也罢。不过上回听说你们这次去蜀中取药失利,我还以为你们都……”

    楚天阔说:“晚辈和义父这次取药遭到不明黑衣人暗算,义父殒命岷江,我受伤落水,却机缘巧合漂入一处山谷,得到一代剑侠‘陆惊麟’的遗作,学成他的剑法,才有此武艺。”

    柳忘蓑叹服道:“奇遇,奇遇,你因祸得福机缘匪浅,陆惊麟在我刚出道时候就已经归隐了,当时他被尊为武林剑圣,你是他的隔代传人,有这样的成就也是正常,你切勿辜负这身绝学。”

    楚天阔说:“晚辈定当竭力为武林出力。”

    柳忘蓑说:“你下来有何打算?”

    楚天阔说:“晚辈打算回漕帮向乔帮主禀明情况,然后再去蜀中追踪那批暗算我们的黑衣人,为义父之死讨个公道。”

    柳忘蓑点点头,说:“应该的应该的,相信这伙黑衣人和混元教脱不开关系,你一定要防备他们暗算。”

    薛鹊这时忍不住插嘴:“柳老大,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什么时候召集其他人?”

    柳忘蓑说:“老薛,你不是八仙了,这事你就不要管了,你是神医,只要你不介入江湖风波,正邪都不会动你一根汗毛的。”

    薛鹊脸涨得通红,大声道:“柳老大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薛鹊?我薛鹊也算老八仙的人,难道我与孔梅贞的交情比你们要浅吗?我认识孔大小姐四十多年了,难道让我放着她的仇不报?”薛鹊越说越怒,最后竟气得说不出话了。

    柳忘蓑淡淡地说:“我们这些遗世孤老只是苟延残喘于世,死不足惜,但你不是,你是仁心妙手,武林还需要你,你不该跟我们一起。”

    薛鹊冷冷一笑说:“那你太小看我薛鹊了。”

    柳忘蓑说:“我没有小看过你,我一直认为你是我们八仙中最有能耐的,你的技艺对武林弥足珍贵。”

    薛鹊说:“再珍贵也是身外之物,朋友的仇不能不报。”

    柳忘蓑一拍桌子,震得茶碗一跳,但这么一动气,似乎又牵动了内伤,柳忘蓑剧咳了一阵,薛鹊伸手想替柳忘蓑把脉,柳忘蓑缩回手不让薛鹊把脉,柳忘蓑咳嗽消停下来后,对薛鹊说:“我们年纪都大了,再意气用事就让年轻人笑话了,你这身家传医术对武林、世道都至关重要,如果在你身上失传,你不仅是你薛家的罪人,也是武林的罪人。”一番话说得薛鹊冷汗淋漓,他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们薛家单脉相传,他无子嗣,隐居的药王谷中虽然有几个弟子,但都还没有得到他的真传。

    柳忘蓑说:“我们没有什么本事,所以可以尽管去和幽冥楼拼命,你不同,你要把一身医术传下去,这样吧,等你找到传人把医术传了下去,你再来报仇。”

    薛鹊颓唐松下身子,说:“传完医术,怕什么都晚了,你们不是报了仇,就是已经死了,或者两者兼备,那还需要我干什么?”

    柳忘蓑说:“我们没能报仇,你就替我们一起把仇报了,我们报了仇,你就多祭几杯酒给我们就可以了。”

    薛鹊叹了一口气,无言以对,生平第一次感到艺多是压身的,习得越多,有时候负担就越大。

    楚天阔听着这两个世外高人的争辩,对他们干云豪气敬佩不已,更多八仙的情谊感动不已,有人肯在自己死后拼命报仇,多少是一种安慰。

    柳忘蓑见薛鹊被说服了,站起来说:“大家都饿了吧,我去煮点鱼吃,楚少侠,明天我再送你上岸,这里离淮yin已经很近了。”

    楚天阔点点答应了,本待起身去帮柳忘蓑煮食,但柳忘蓑阻止了他,自己去弄了,楚天阔只有坐下来,与薛鹊相对无言。

    一夜无话。

    翌ri,楚天阔起了个大早,却见柳忘蓑早已起来备好了船,昨夜薛鹊给柳忘蓑又服了两颗“仙芝玉露丸”,伤势已无大碍。薛鹊也已经起来,神情颓唐,似乎一夜没有睡好,懒洋洋地坐在一张石凳上。

    柳忘蓑招呼他们说:“走,我们回老鱼头的码头,然后你们分头走。”

    薛鹊懒洋洋地起身往柳忘蓑的乌篷船上走去,楚天阔随之而上。薛鹊上船后就问:“你准备如何联络其他五人?”

    柳忘蓑把船撑离沙洲,回头说:“信我已经修好,一会我让老鱼头捎给大货栈的王掌柜,让他交给各路跑帮的带去。”原来,薛鹊的药王谷就在梁山里的一处隐蔽的山谷,而其他五仙平时都出没在华北各地,因此柳忘蓑需要修书让人送去。柳忘蓑补充到:“老疯子在淮yin,我准备让楚少侠把信顺便带去。”麻衣神相风神相在他们八仙中被人戏称为老疯子。

    楚天阔听说让自己带信,说:“好的,晚辈一入淮yin就先去拜访风前辈。”

    柳忘蓑从怀中拿出一封信,看看信封上字样,交给楚天阔,楚天阔见信封上写着“淮yin城隍庙疯癫神算启”,楚天阔一见,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城隍庙那老乞丐就是风神相?”柳忘蓑笑笑说:“不是那个老疯子是谁。”

    楚天阔见过城隍庙那个神算,衣着破破烂烂的,疯疯癫癫的,双眼放着吓人的jing光,在城隍庙边上摆了一个算命摊子,脾气还不好,经常说算命人作恶多端叫他们回家等死,久而久之也就没什么人找他算命,他也懒得招揽生意,就每ri在庙旁支起摊子睡觉,因为穿着破烂犹如乞丐,所以偶尔有些善心小姐老太会丢几个铜板给他,他也不拒绝不言谢,睡醒了就把铜板拿去换酒喝,偶尔城隍庙的庙祝会给他送点吃的,就这么在城隍庙一直待着。也不知道他在城隍庙待了多少年,楚天阔小时候去城隍庙就见过他,那时候小孩都叫他算命疯子,楚天阔见他可怜还给过他铜板,后来觉得老头眼神太癫狂,心里害怕就很少再去,长大了路过城隍庙也还见过那算命疯子,但楚天阔万万没有想到,那竟是大名鼎鼎的陆上八仙之一的麻衣神相风神相,原来是大隐隐于市,那么鼎鼎大名的人物,居然甘心在一个城隍庙边受尽冷眼,这份修为胸襟就很不容易,楚天阔打心底暗暗佩服,楚天阔向来不喜招人耳目,也想籍籍无名的行走江湖,快意恩仇,但随着他对抗的敌人越多越强,势必名气将渐渐大起来,最后恐怕反为盛名所累,楚天阔开始思考如何隐于市了。

    柳忘蓑见楚天阔久久不说话,问道:“你以前见过老疯子对吧?”

    楚天阔点点头,说:“路过城隍庙时多次见过,却有眼不识高人,有罪有罪。”

    柳忘蓑哈哈一笑说:“你言重了,老疯子放浪形骸,恰恰就是不想让人认出来,我喜欢躲在闹市之中,你别看他疯疯癫癫的,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甚至比任何人都看得远,他看破了太多天机,自知泄露太多天机要遭天谴,所以就甘愿一箪食一飘水这么清苦度ri,这是在积德祈福。”楚天阔没想到风神相装疯卖傻还有这样的深意,对他的敬佩又多了一层。

    话说间,乌篷船已经靠上了老鱼头的小码头了,老鱼头远远看到来船,就站起候着,看到船靠近,说:“柳爷来了?昨晚见你那个方向冒烟,还以为有什么事,本想今天过去瞧瞧,没想到你们就来了。”柳忘蓑想是昨夜幽冥楼主掌风点燃了芦苇冒起了烟,才让老鱼头看到,于是淡淡得说:“昨晚没事,只是蟊贼来访,被我们赶跑了,劳你费心。”柳忘蓑说着把缆绳扔给老鱼头,老鱼头把懒神绑在木柱上,楚天阔和薛鹊依次跳上岸。

    楚天阔张望了一下,问:“余大爷,我们的车子呢?”

    老鱼头朝木屋那边嚷了几声,一会就看到有人把马车从屋子后面拉出来,老鱼头回头问:“这么快就走了?”

    薛鹊嗯的一声,没有继续说什么,柳忘蓑这时也已经跳上码头,接话说:“我这里是寒舍,大家来喝喝酒就够了,真住还住不下。”老鱼头嘿嘿两声,不再说什么,蹲下身补他的渔网。

    柳忘蓑把薛鹊和楚天阔送到马车那边,楚天阔说:“薛前辈,你路途远,车子你赶走,我离淮yin近,两个时辰就赶到了。”梁山在彭城往北,据此地有几ri路程。薛鹊点点头,指着那匹老马说:“车子一匹马就够了,这匹马你带走吧。”楚天阔心想也好,这匹老马他在彭城买下来,一直跟着,真要分开还有几分不舍,就解了缰绳把老马牵了出来。

    薛鹊这时从车上药箱中翻出一个小瓷瓶递给柳忘蓑,说:“这时‘仙芝玉露丸’,你留着防身,受伤的时候服一两颗,能帮助恢复。”柳忘蓑知道薛鹊的药好,接过收入怀中。不一会,薛鹊已经收拾停当准备赶路了,楚天阔也牵着马候着,薛鹊向柳忘蓑说:“柳老大,那我走了,到时人到齐了商量大计,我再来听听你们的大计。”

    柳忘蓑见薛鹊心中还有气,宽慰他说:“你放心,有动静我会让人通知你的,我们不会不声不响就出动的。”

    薛鹊抿嘴不说话,点点头,眼神带有一丝悲凉,头也不回对楚天阔说:“后会有期了楚兄弟,还会再见的。”说完一抖缰绳,马就跑了起来,绝尘而去。楚天阔对着薛鹊的车影摇着手大声说:“薛前辈,后会有期。”等到薛鹊的马车转弯看不见了,楚天阔才向柳忘蓑告别,柳忘蓑说了句:“保重,江湖重任,你要多担当些,我们老了,只能替你们护驾驾,最终还是要靠你们呐。”楚天阔抱拳说:“多谢前辈教诲,我不敢忘记前辈和杨氏夫妇的恩德,我一定不负前辈们所望,为武林正道出力。”

    柳忘蓑点点头,挥了挥衣袖示意楚天阔走,楚天阔抱拳作揖道别,转身牵了马就走,老马无鞍无法骑行,楚天阔心想到县城要配个马鞍才行。

    很快地楚天阔就走入了洪泽县,他知道穿过洪泽县,就是淮yin城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