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零章 阴阳合,转机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楚天阔和薛鹊在洪泽湖中柳忘蓑归隐的茅庐中找到了柳忘蓑,但此时幽冥楼楼主和教头已经先一步在此等候,柳忘蓑在与幽冥楼主的内功较量中落了下风,受了内伤,楚天阔知道自己三人根本没有机会打败这两个对手,面对幽冥楼主的挑衅,自然也无法回应。

    幽冥楼主似乎也不着急动手,问道:“游任余伤势怎样?”

    薛鹊冷冷地说:“大功告成,让辜沧海前来受死足矣。”

    幽冥楼主说:“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武功再高也敌不过自然衰老,游任余早就不足为患了。”

    薛鹊说:“不足为患?那你们还派人截药?”

    幽冥楼主见大话被戳穿,却也不恼,转头问楚天阔:“那个救你的唐门女子呢?”他指的是当初在蒙山口击退教头的唐婉,原来他还忌惮有唐门人埋伏。

    楚天阔含含糊糊地说:“想见识唐门暗器,你会见到的。”

    幽冥楼主哈哈一笑说:“有机会我一定见识一下。”突然正se道:“我不愿意与八仙为敌,我只带走这年轻人,大家各走一边,如何?”陆上八仙的实力和名望也让他有所忌惮。

    柳忘蓑说:“恐怕我想同意,地下的杨百万伉俪也不会答应。”

    幽冥楼主说:“你真的打算把八仙都引入这条万劫不复的路?为了这么一个小子,值得吗?”

    柳忘蓑说:“这已经不是这个小兄弟的事了,这是中原和魔教的恩怨了,再说我们都老了,战死沙场也不枉此生了。”

    幽冥楼主咬咬牙,一字一顿地说:“好个不枉此生,那我就成全你们,不止是你们,剩下五仙我也要一个个找出来杀掉。”幽冥楼主说完最后一个字时,气也已经凝聚好,话一说完,身影即动,直扑想柳忘蓑和楚天阔。与此同时,教头也拔剑出鞘直刺薛鹊,看来两人想速战速决,尽快杀掉敌人。

    薛鹊医术高明,武功也不弱,只见他从药箱中拿出一只短锄磕开教头的来剑,原来薛鹊的武器的采药懂得短锄,只见短锄在他手里勾、挑、拨、挂、砍,倒也虎虎生威,一时与教头杀得难解难分。

    这边厢,幽冥楼主双掌分袭柳忘蓑和楚天阔,楚天阔不敢硬接,立即拔剑直刺来掌,柳忘蓑击出一掌,乃是硬碰硬的打法,幽冥楼主以一敌二却也不慌不忙,一掌接上柳忘蓑的掌,另一手化掌为弹指,就要在楚天阔剑身上一弹,楚天阔哪敢让他的手指弹上,立刻变招,唰唰唰几剑急劈幽冥楼主脸门,岂料幽冥楼主身如鬼魅,所有剑招都落了空,最后仿佛自己撞上去似的,楚天阔的剑迎向了幽冥楼主的手指,只听见一声嘭一声当,嘭的一声是与柳忘蓑的对掌,柳忘蓑被硬硬击退,倒退五步撞在茅庐土璧上,土璧被撞开一个大洞,柳忘蓑一口又一口鲜血吐出。当的一声是幽冥楼主手指弹在楚天阔的剑身上的声音,楚天阔如遭电击,虎口剧痛,宝剑脱手飞出插在土璧上,幽冥楼主的身形也因为柳忘蓑的掌劲而缓了一缓。楚天阔见柳忘蓑被击退,恐怕自己三人很难幸免,于是抱着必死之心,扑向幽冥楼主,双拳击向幽冥楼主胸口,虽然明知道以卵击石,只抱着希望阻挡一下敌人,替柳忘蓑争取一个时机。

    幽冥楼主看楚天阔不要命的打法,哼的一声,心想了结一个是一个,遂运气双掌齐出,分运两种绝世掌法击向楚天阔的双拳,这双掌,犹如狂风扫叶般,把楚天阔击飞,楚天阔如遭锤击,一大口鲜血喷出,身子如败絮般往后飞去,撞开土墙倒在土石堆中,眼看着九死一生了。

    柳忘蓑见状,大喝一声,从墙角取出一根钓鱼竿来,鱼竿一甩,丝线带着鱼钩就往幽冥楼主身上勾去,幽冥楼主出掌一劈,但鱼钩毫不受力,轻飘飘地荡开,柳忘蓑运杆如飞,丝线翻飞,鱼钩划出一道道光亮,把幽冥楼主困住,但始终无法进的了幽冥楼主的掌风之中。突然间,柳忘蓑觉得手下鱼线变得凝滞了,睁眼细瞧,却原来幽冥楼主手中的yin寒掌发出寒气,把鱼线鱼钩都冻住了,就在柳忘蓑招式被限制时,幽冥楼主另一掌却挟带着烈阳之势击出,虽然柳忘蓑这鱼线不是一般的线,乃是鱼骨炼胶而成,坚韧无比,但经这么冷热交加,顿时断碎落地。招式被破,柳忘蓑只有用鱼竿使出棍法与幽冥楼主周旋,鱼竿呼呼作响,但对幽冥楼主丝毫不起作用,只见他双掌齐出,就把柳忘蓑的鱼竿震断,然后拧身又双掌击向柳忘蓑,柳忘蓑只有运气对掌,做最后一搏。

    就在这时,一声破空响飞向幽冥楼主,来势凶猛,撕风裂空地怪响,幽冥楼主心知有高手来了,以为是唐门中人,但这么迅猛的暗器,恐怕唐门中也只有两三人能发的出来。不敢掉以轻心,分一掌运烈阳掌风,拍向来袭的劲风,飞来之物遇上烈阳掌劲,来势被阻而且冒出青烟,似乎被烤焦了,最后掉落地下,却是一小块被烤黑的石头。幽冥楼主分了一掌出去,柳忘蓑这才堪堪挡住幽冥楼主的一掌,但却也感觉yin寒入侵,极为不舒服,需要运气化解,原来幽冥楼主另一掌是yin寒掌。

    幽冥楼主停下手,望向石头袭来的方向,只见楚天阔从倒下的土堆中慢慢站了起来,刚才那一记石头就是他扔出的,幽冥楼主大吃一惊,低声道:“这不可能,没人能接得了我的‘寒冰玉魄掌’和‘烈阳罡风掌’合击,何况是一个没有内力的人,这不可能。”

    就在这时,薛鹊被教头一剑刺伤,连连倒退,但教头见幽冥楼主没有出手,自己也停了下来。薛鹊武功虽高,但不如医术那么举世无双,杨氏夫妇都丧身在教头的剑下,薛鹊自然也抵挡不住教头的剑,如果不是幽冥楼主这一停,教头早就趁势要了薛鹊的命了。

    楚天阔站起身来,朝幽冥楼主说:“多谢楼主赐教,我们再过两招。”

    楚天阔怎么突然恢复了武功?原来,刚才幽冥楼主刚才双手分使“寒冰玉魄掌”和“烈阳罡风掌”击向楚天阔,而这两种掌法恰恰就是幽冥双煞两人用来击伤楚天阔令其内功尽失的掌法。“寒冰玉魄掌”和“烈阳罡风掌”是幽冥楼的绝学,一般护法长老是两人分练,各掌yin阳,不可合练,因为本质上这两种掌法是互斥的,如果不懂调和心法而擅自合练,轻则内功散尽,重则经脉错乱而暴毙。yin阳调和的心法只在幽冥楼主一脉相传,没有外传给护法长老,只有幽冥楼主及其传人可以yin阳双掌合练,发挥出比单练叠加更强大的威力,刚才游民楼主一心想致楚天阔于死地,于是双掌分使两种掌法,务求一击而诛。

    果然冥冥中自有天意,楚天阔的内伤恰恰只有这样yin阳两道巨大的等量掌力才能化解,稍差一分都不行,再也没有比一人使两种掌法击出的力道更均等的了,这两股yin阳掌力进入楚天阔体内,原本在胸口处交汇撞击,震碎其五脏六腑,但楚天阔原本就一身内力郁结在五脏六腑,经过这么两股yin阳掌力震荡,反而活络起来,而两股外力也yin阳交合,汇成一股摧古拉朽的气流,将郁结在五脏六腑的真气都冲破化解开来,楚天阔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气流在体内继续膨胀,似乎要撑破他的身体,撕碎他的血肉,这股气流不仅是他散功之前的真气,还有他后面所修炼的轩辕真气,以及幽冥双煞和幽冥楼主的yin阳掌力,其强大自是世所罕匹。就是这么一股强大的气流,犹如黄河决堤般势猛无匹地流过十二经脉和奇经八脉,冲开了各处经脉要穴,再流回气海丹田,仿佛万流归宗,气流冲入丹田后令丹田自转,生生不息,气流周天循环已然形成,更奇妙的是,“轩辕神功”最后一层的yin阳大和合也在此时经由这么一股雄浑的真气摧古拉朽地达成了。经此一击,楚天阔的百脉俱通,yin阳调和,一身真气混为一体,宛如如臂使指收放自如,与自然周天循环一致,达到了洪荒时期先民的那种质朴之气,这是武人练武、道人炼丹的目标所在,而现在楚天阔经由一种鬼使神差的巧合,都达到了。

    楚天阔脚未动身体一晃就进了茅庐内,顺势拔出插在土璧上的轩辕剑,站在幽冥楼主面前。幽冥楼主能明显感到楚天阔的气势非常恢宏,除非有极高强的内功,不然不能散发这么强的气势,怎么可能,刚才此人还是毫无内力,怎么突然间就如有神助功力大进。

    楚天阔说:“我被幽冥双煞的yin阳双掌所伤,经脉闭塞,刚才得楼主双掌成全,疏通经脉,另我功力复原,实在感激不尽。”楚天阔倒也是一片真心感谢,因为不管恩怨如何,账也是要一笔一笔算清的,但这话幽冥楼主听来如同讽刺,好像是说他掌力不行似的,又像是揶揄幽冥楼主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有伤到人反而树了一个强敌,幽冥楼主恨得牙痒痒地,倒是教头双眼放光,似乎看到了楚天阔身上如利剑般的锋芒。

    幽冥楼主说:“我能让你复原了,也能把你打回原形。”说完,不再废话,一掌拍向楚天阔,楚天阔内力恢复并且升高一个境界之后,眼力就不是之前那样了,加上这段时间与游任余的论道,对剑法领悟的心得此刻都复苏了出来。只见他迎着幽冥楼主的掌势,疾如闪电的一剑刺去,势如风雷,幽冥楼主岂敢缨其锋,遂游动身形变动掌法,顿时漫天掌影翻飞,楚天阔身处风口浪尖,却不疾不徐,左刺一剑右拨一下,样子彷如游任余在五轮剑阵之中,却招招jing妙,破了幽冥楼主的掌法。幽冥楼主看对方气定神闲就抵住了自己的掌法,感到不妙,于是故技重施,双掌分使“寒冰玉魄掌”和“烈阳罡风掌”,企图把对手冻死或者烤焦或者在冰火交融之下真气涣散,一冷一热两道罡风浮起,把楚天阔困在其中。

    幽冥楼主不仅yin阳合练,掌力也比幽冥双煞强得多,yin掌奇寒,阳掌炙人,即便是楚天阔散功之前也讨不了好,可是复功之后真气yin阳融合,楚天阔早已不惧怕寒热,所以幽冥楼主的掌力对楚天阔而言只是大小而已,冷热无尤。楚天阔迎着幽冥楼主的掌影劲风,一式剑招挥出,似“逆流”又似“停渊”,似有章法又似无章法,就这么一剑刺去,两道人影裹入一片掌影剑光之中,四周劲风激荡,很快,两人直冲向上,把茅庐顶撞开一个大洞,两人升起后落在茅庐前面的空地上,时而飘飞在芦苇丛上交手,时而落到沙地上过招,只见人影腾挪,招来剑往,飞沙走石,煞是胶着。

    幽冥楼主掌风所到之处,芦苇不是冻僵,就是冒烟着火,随着两人身影变动,芦苇丛有多出着火,亮堂了许多,柳忘蓑、薛鹊和教头都无心交手,走出茅庐看楚天阔和幽冥楼主的大战,薛鹊不时用恨恨的眼光盯着教头。

    这时,场中交手两人似乎也进入了分胜负的时候,双方招式变快,劲风交缠,鼓动这着火的芦苇乱飞,烟火之中只看到两道人影疏忽往来。忽然,两人人影倏合骤分,风吹过,烟火散尽,阵中两人相对站定。楚天阔握剑的手腕上衣服被烧焦,冒着阵阵青烟,而鬓角上却有一些冰屑,但依然气定神闲,宝剑下垂,剑尖上有一丝血迹。幽冥楼主肋下黑袍裂开,随风翻飞,裂口处一片濡湿,似有血流出,显然是被楚天阔划伤,两人就这么对峙着,一动不动。

    突然,幽冥楼主退开两步,站定身子,教头奔到他身边,楚天阔用剑指着他说:“我恩怨分明,你虽然想杀我,但也助我恢复武功,今天我留你一命,希望你好自为之,下次再碰上,我绝不留情。”

    幽冥楼主哈哈大笑说:“你最好杀了我,因为我不会因为你放过我而下次对你留情。”

    楚天阔说:“回去告诉辜沧海,想进中原,先杀了我再说。”

    幽冥楼主冷哼一声:“不要不自量力,别以为胜了我就天下无敌了。”

    楚天阔剑指教头说:“你可以走,教头留下。”楚天阔心想是该为杨氏夫妇报仇。

    教头抽出他那柄黑剑,无所畏惧地往楚天阔走去。

    “让他们走。”柳忘蓑突然发话,薛鹊闻言一震,说:“柳老大,你怎么……”

    柳忘蓑走向前来,对楚天阔说:“这是我们八仙的仇,就让我们几个老骨头来报。”不等楚天阔答复,转头对教头说:“我现在没有能力留下你们,但你们记住,我不会善罢甘休,我会找上门报仇的,你们走吧。”薛鹊大叫:“柳老大!”柳忘蓑摆了摆手。

    幽冥楼主退了两步,纵身倒飞,引入芦苇丛之中,教头不无遗憾地说:“真想领教一下你的剑法。”说完,摇摇头,也跟着幽冥楼主而去,转眼两人都不见了。

    楚天阔插剑入鞘,对柳忘蓑一抱拳,薛鹊劈头就问:“为何要放走教头?你明知道杨百万夫妻两人是被他所害?”

    柳忘蓑淡淡地说:“这仇我要留着和其他兄弟一起报。”柳忘蓑指的是其他五仙,薛鹊见说服不了他,而教头都已经跑了,恼恨柳忘蓑的迂腐,转头不去理他。

    柳忘蓑也不理薛鹊,对楚天阔说:“没想到你有这么大的麻烦,如果我知道你有这么大的麻烦,我就自己护送你了,不会让老杨他们去送。”

    楚天阔作揖道:“前辈大恩大德,晚辈楚天阔没齿难忘,连累杨百万前辈伉俪,晚辈抱愧不已,特来向前辈请罪。”

    柳忘蓑摆摆手说:“妖魔横行,此乃天意,你没有罪,我有罪,我们这几个老骨头不能再躲了,这次要和幽冥楼好好较量一番。”

    楚天阔说:“晚辈愿效犬马之劳,为杨氏夫妇报仇。”

    柳忘蓑说:“幽冥楼让我们来对付,今ri之后,辜沧海和幽冥楼会将你列为对手,ri后江湖上少不了对你的追杀干扰,辜沧海一定会设下重重圈套对付你,你自己好生应付。”

    楚天阔见柳忘蓑一意孤行,却也不便坚持,遂问道:“前辈你如何得知杨氏夫妇战死在蒙山,从而赶去收尸的呢?莫非是幽冥楼故意放出消息?”

    柳忘蓑从怀中拿出一个布包,打开来,里面是一根银针,柳忘蓑说:“我接到一封传书,用针钉在我的船上,待我追去已见不到人影了,轻松了得,信上说杨兄弟夫妇在蒙山遇难,我才赶忙过去,也只能替他们收了尸,运回彭城安葬。”说完长叹了一口气,薛鹊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楚天阔知道是谁给柳忘蓑留的信了,唐婉,只是不知道她是如何知道杨氏夫妇和柳忘蓑的身份,从而找到柳忘蓑的,这个问题恐怕知道问她本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