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地底行,完归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楚天阔和沈轻云开始从蓬莱岛地底火山处往来路走,楚天阔把巨蟒卷成一道圈,挂着肩上带着走,蛇尸非常沉重,但楚天阔不忍让沈轻云背这等腥臭之物,所以把轩辕剑交给沈轻云背着,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回走。沈轻云步子矫健落地无声,楚天阔看出她内功修为大有长进,也替她高兴,心想也许以沈轻云的轻功,可以纵上山洞,抓到他们悬在空中的绳索,把两人救出这地底山洞。

    刚离开火山口不久,楚天阔就听到火山口那边发来阵阵吼声,带有一种不可一世的威严的吼声,吼声一声接一声,到后面竟变成一种哀嚎,带有无限的孤寂的哀嚎,楚天阔知道那是火狮子的吼声,只是不知道它为何转喜为悲。转念一想才明白,火狮子一定是发现了巨蟒被杀死了,虽然它们yin阳相尅,可以历数千年相斗而共存,甫一发现蟒蛇被杀死掳走,不由得欣喜不已,但不久就发现蟒蛇实在是它唯一的对手,甚至于是它活着的乐趣所在,火狮子是在为它的对手的哀嚎,这实在已经超过了本xing上的敌对,而是一种致敬,一个没有对手的高手往往是寂寞的,火狮子似乎意识到了它未来的孤独。楚天阔突然想到了陆惊麟,陆惊麟在天馈谷隐居的岁月该是多么孤独啊。

    走了很久才摆脱了火狮子的吼声,楚天阔顿时松了一口气,火狮子的吼声不断在提醒他对蟒蛇的杀戮,按说蟒蛇和火狮子在这地底与世无争,实在是自己为了私yu而闯入杀生,这个念头让楚天阔极为不舒服,好在走在地底下,时时jing惕着是否有危险,慢慢也摆脱了杀生的念头。

    好不容易才走回下来的山洞底下,抬头看只见一片漆黑,看不见绳索,不知道有多高,还有水不断流下,楚天阔知道是下来时沈轻云震裂的石头中流出的水,水流出的地方就是绳索所在。沈轻云把轩辕剑交给楚天阔,说:“你拿着宝剑,我们借用宝剑刺入石壁借力来登上绳索的地方,只要避开有水的那一面石壁就可以了。”

    楚天阔不好意思地说:“你可以纵跃上去,我恐怕……”

    沈轻云说:“我会用布索带你,我先上去,然后用布索将你甩上去,你上去后把剑插入石壁定住身体,我再借力上行,这样连环上行,应该很快可以到绳索的地方。”楚天阔本不愿意被人向甩鞭子一样甩上甩下,但除此之外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也只能同意沈轻云的方法。

    于是沈轻云拔身而起,高高飞起,似乎使力太大飞得过高,沈轻云等身体稍稍下降了些才出剑插入石壁,把身体定住,然后另一只手布索垂下来缠住楚天阔的手臂,一提一甩,楚天阔就感觉一股大力带着自己往上飞去,飞过了沈轻云再往上飞去,差不多高出了布索的长度,布索就把楚天阔往石壁上带,楚天阔宝剑对着石壁,轻轻插了进去把身形稳住,沈轻云的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楚天阔朝底下喊:“可以了,沈轻云你上来吧。”

    沈轻云在底下说:“用布索把你的手掌和剑柄绑在一起。”楚天阔遵命而行,沈轻云要楚天阔这么做是为了她可以用布索传力将剑从石壁中拔出,楚天阔对沈轻云的心细大感钦佩。绑好手掌,楚天阔喊道:“好了。”接着就感到手中布索被用力一扯,接着就看到一道人影倏忽往上飞去,如同鬼魅,沈轻云渐渐把火狮血珠和黑果的奇效功力融为已用了。只听见噗的一声,宝剑插入石壁的声音,然后楚天阔就布索上感到一股力传来,手臂不由往外提剑,然后人与剑就被带着往上飞去。

    就这么用布索使叠罗汉,楚天阔和沈轻云慢慢向上爬升,经过二十多个回合,楚天阔终于来到了裂缝出水的地方,他叫道:“沈姑娘,我们到了。”接着就看到沈轻云飞身而来,抓住了绳索,与楚天阔面对着面,说:“你先上去。”

    楚天阔点点头,足蹬石壁往绳索上跳,就在他身子飞出的时候,布索一股力传来助他把宝剑从石壁中拔出,楚天阔顺利抓住了绳索,手掌上的布索这时也脱手而去,楚天阔为沈轻云的内力大为折服,那布索他是紧紧绑住的,沈轻云在那端轻轻运劲就可以解开结,这份内力实在令人叹服。楚天阔把轩辕剑插回背上的剑鞘,说:“沈姑娘,那我先上去了。”

    一切顺着来时的路,两人经过一番折腾,当然主要是楚天阔折腾,因为他没有内力而且背负最重,不时要停下来休息、喝水,但所谓积跬步可致千里,不知道攀爬多久,两人终于看到了上面洞口的光亮。楚天阔挣扎爬上去,就在差不多要到洞口的时候,洞口出现了齐柏泰的身影,齐柏泰见到他们大喜,说:“可把你们等回来了。”说完就帮忙把绳索提了上去,楚天阔和沈轻云终于返回了地面。

    楚天阔还在大口喘气,齐柏泰就对他身上的巨蟒干尸啧啧称奇,沈轻云气定神闲地向齐柏泰解释这蛇的来历,还给他看手背上结痂的伤口,听得齐柏泰大呼惊奇。楚天阔喘够了气,说:“齐前辈,我们下去多久了?”

    齐柏泰伸出四根手指说:“这是第四天了,我们都已经准备再派人下去打探了,没想到你们就上来了。”

    楚天阔和沈轻云不约而同地说:“这么久?”他们在地下不眠不休,没有意识到已经过了这么多天。

    齐柏泰点点头说:“古语有云,山中一ri世间千年,可能就是这样吧,山中无ri无月,没有时辰变化,也就不知道外面的ri落月升,不管怎样,顺利回来就好了。”

    沈轻云说:“齐叔你一直在这里候着吗?”

    齐柏泰点点头说:“园主让我每天在这里盯着以防有什么异动,刚才我已经打发人去跟园主说加派人手下去,园主还没有传话过来,没想到你们就回来了,也罢,我们直接回去禀报吧。”说完就上来把楚天阔身上的蟒蛇干尸解下来自己背着,三人走出山洞,往山下走。

    走不了一会,就看见薛鹊带着净严和尚和宗伯驹往山上赶,净严、宗伯驹身上各有一大捆绳索,可见是要派他们下地底去寻人。薛鹊看到齐柏泰一行就停下,扬了扬手。齐柏泰一行加快脚步感到薛鹊身处之地。众人都被齐柏泰身上的巨蟒所吸引,薛鹊摸了摸蛇皮,闻了闻味道,带有喜se地问:“这是地底下捕杀的?”

    齐柏泰说:“神医,边走边说。”于是一行人转上向山下走去,净严和尚和宗伯驹在前面领路。

    薛鹊说:“游老在修养,让我带净严和伯驹上来,如果沈姑娘还没有回来,就让他们下去寻人,没想到就回来了,还带回这样的宝物。”

    楚天阔说:“神医识得这蟒蛇?”

    薛鹊说:“我仅在古书上看过记载,从未见过,我觉得那是上古时代才有的,没想到蓬莱地下竟藏有这样的远古奇物。古书《洪荒神异经》中有记载在地底奇深处有一种金角蟒蛇‘金牯蟒’,据说可以无限长大,据说最大可以长到盘旋起来像一座小岛,书中说有人驾船见到海中有小岛,靠上去后发现整座小岛竟是一条盘旋的蟒蛇,这种就像远古传说。这种蟒蛇乃是极yin之物,蛇牙有剧毒,但蛇胆乃是奇果,服之可增补数十年功力。蟒蛇浑身皮甲刀枪不入,火烧不穿,蛇骨柔韧而坚硬,蛇尖那个金角,乃是坚硬无比的金刚角,无坚不穿。按古书上的描述,跟这条巨蟒极其相似,如果这确实是‘金牯蟒’,那蛇胆就是我们寻找的极寒之物,可惜这蛇已成干尸,相比死去多时,蛇胆早已腐化而尽。”

    楚天阔闻言,后悔不已,说:“其实蟒蛇是被我们杀死的。”

    薛鹊大惊,说:“那怎么已成干尸?”

    楚天阔说:“它被我喂食了一种极热之物,浑身血肉消融而死。”

    薛鹊闻言十分懊恼地说:“暴殄天物,暴殄天物,那蛇胆乃是极为珍稀之物,可惜可惜,你怎么无端地去喂它东西,喂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齐柏泰说:“神医莫急,楚兄弟自是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楚天阔说:“当时情势危急,也是事有凑巧,要不是这段凑巧,我就被这蟒蛇吃了,我给它吃的是一种火狮子的血珠。”说完,把怀中的火狮血珠拿出来递给薛鹊,并且将火狮子的形状描述了一番。

    薛鹊审视着血珠,大声惊呼,说:“我就知道这地下必有极阳之物,这就是这极阳之物,楚兄弟,你没保住那蟒蛇胆,失去了疗伤的机会,但好在有这血珠,也有了一半的机会。从你的描述来看,那异兽应该是《洪荒神异经》中提到的‘火麒麟’,浑身冒火,眼如赤珠,皮坚肉厚,高大矫捷,威猛无匹,其血炙热,遇土即结,乃有阳热奇效,可补多年功力,这蓬莱岛果然是宝地啊,各种奇珍神兽都集齐了,得一宝就可以跻身上乘高手之列,看来你们机缘不错。”说着转头对沈轻云说:“你服用了这麒麟血珠吧?”

    沈轻云吃了一惊,净严和宗伯驹也吃了一惊,纷纷回头看沈轻云,沈轻云点点头说:“我当时被蟒蛇咬了,用血珠解毒。”

    薛鹊点点头说:“这就是了,难道你功力大进,眼中有异彩,这是祥兆,非有机缘不可得,这血珠单独服用,用内力克化七七四十九天,也可吸收为已用,增进功力,只不过寒热交融会加快吸收,不过楚兄弟,唯有你不可单独服用,一定要两者同时服用方能疗你内伤,这点你要切记。”楚天阔郑重地点了点头。

    正说着,众人已经回到了游任余的“补阙园”了,老仆人老鲁将众人引到练功室,室内一边的竹炕上,游任余盘膝而坐,竹炕前面一张略矮的大竹台,凌云鹤和乔晚对着游任余,也在静坐之中。

    游任余听到响声,睁开眼来,打量着薛鹊众人,众人抱拳作揖,游任余下了炕走过来,凌云鹤和乔晚也站起来跟在游任余后面。游任余走到沈轻云和楚天阔前面,说:“我从没怀疑过你们能回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楚天阔说:“谢游前辈关心。”

    薛鹊说:“何止回来,还带回了一件绝世珍宝,你看这具蟒蛇干尸。”引着游任余走到蟒蛇边上,游任余看着蟒蛇双目放光,薛鹊把麒麟血珠递给游任余,说:“还有这个。”然后,就把这“金牯蟒”和“火麒麟”的来历又说了一番,楚天阔则将在地下的所见所闻详细地解说了一番,一番经历让众人惊呼不已,说到“火麒麟”受伤逃跑、蟒蛇胆消融殆尽,众人都觉得不胜可惜。

    听说解说,游任余长叹一口气说:“天意不可违,神医,你说那黑se莲花的果子是什么造物?”

    薛鹊抿着嘴沉吟一会说:“如果没有猜错,那是‘乌参’,传闻在极yin之地有这种异果,百年开花,百年结果,可解百毒,增补功力,看来沈轻云这次福报匪浅啊。”听薛鹊这么说,其余四大弟子对沈轻云都有一种艳羡之意,恨不得自己也能吃上这等异果,增加个上百年功力,沈轻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轻云受之有愧,当时实是迫不得已,死马权当活马医,不料却浪费了这等至宝。”

    游任余抬手止住沈轻云:“这是机缘,有得有失,你受之无愧。”转头将麒麟血珠交给楚天阔,说:“这血珠就交给你,待你ri后寻得yin寒之物,配合疗伤,可能天意如此,要让你受多点劫难,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恢复武功的,这次虽然失之交臂,但你不可泄气。”楚天阔恭敬地接过血珠,说:“多谢游前辈赠药,晚辈谨遵教诲,定当全力寻药,不敢有意思懈怠。”见游任余把珍贵的血珠交给楚天阔,乔晚脸上气呼呼的。

    游任余说:“这次入地采药实在是迫不得已,所谓人有人道,兽有兽道,地下应该是这等奇珍异兽的地方,我们不应该轻易下去打扰,你们记住,决不可妄闯地下,打扰底下生灵,我希望自然共处。”游任余不许众人再次入地采药,四大弟子都有一丝遗憾,乔晚尤其愤愤不平,说:“师父,那‘火麒麟’还活着,我们下去采点血珠,也可增长功力,这样对付魔教更有把握。”

    游任余摆手制止乔晚,说:“道法自然,第一不可有杀心,不得已杀则不可赶尽杀绝,我们蓬莱岛绝不是靠奇花异果来修炼的,只要潜心专研,这身武学修为就足够了,异果虽然,毕竟是取巧,只有点滴修炼,方是正道。再说,逼急了这等灵物,不知道它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你们要记住,什么时候实在迫不得已需要血珠,我会派人下去采,但没有我同意,你们断不可私自下去,明白吗?”楚天阔一听,也暗自心惊,自己的内力原本有很多得自天馈谷中的火云果,也是取巧,也许上天收回是要让自己胼手胝足重新修炼,走入正道呢!

    乔晚虽然不服,但也不敢顶撞,与其他人一同抱拳称是。

    游任余对薛鹊说:“神医,你看这蛇的尸身还有什么效用?”

    薛鹊说:“刚才我一路也在想这个事,我想有大用途,第一,蛇皮用药酒泡后,可以裁剪为软皮甲,刀枪不入,不过这要借助你们的利刃;第二,蛇骨可以研磨成粉,加上药材制成药丸,可强筋壮骨,解毒去病,至于说这金角,我倒没想到可以做什么用,做兵器太小,只能做摆设。”众人一听有这等东西,都眼中放光,游任余说:“你看这蛇皮可以缝成多少件软皮甲?”

    薛鹊打量了一下蛇尸,说:“缝制成软甲长衣的话,勉强可以制成五件,如果缝成软甲背心,也许可以多出一两件。”

    游任余看了楚天阔一眼,楚天阔知道游任余是想分一件给自己,但他怕引起凌云鹤乔晚的敌意,急忙说:“那缝成五件长衣刚好,蓬莱五侠正好一人一件。”

    游任余说:“这是你俘获来的,理当应该有你一份成品,而且你现在内功未复,有个软甲防身会安全些。”

    楚天阔说:“晚辈从蓬莱岛所得甚多,不敢再有奢求,这蟒蛇本就是蓬莱岛的宝物。其实这等软甲是高手对敌时方寸之间才有奇效,相反我功夫太弱,反而用处不大,如果非要送我什么的话,就把那金角给我做个纪念吧。”

    游任余见楚天阔坚决推辞,知道他心高气傲,不愿意受蓬莱岛太多恩惠,于是点点头,说:“既然如此,那就照你的意思做,把蛇皮做成五件长衣,金角给你做个留念。”转身对薛鹊说:“神医,这是蛇的事情就请你多加照料,下来七天我要闭关修炼,有什么事情找柏泰办理,可好?”

    薛鹊恨不得有这样的机会料理这等奇珍异宝,欣喜不已地答应,说:“你放心闭关去,这蛇交给我就好,保你出来后就能看到几件稀世珍宝。”

    游任余点点头,对五位弟子说:“下来几天你们除了自身修炼,还要练习五轮阵,七天后我要考教你们。”五人齐声称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