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为解毒,屠蛇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沈轻云在蓬莱岛地底遭到巨蟒的噬啮,身中奇毒,楚天阔砍伤地底火狮子,取得火狮血珠给沈轻云解毒,不料服下火狮血珠后,沈轻云身上寒毒虽解,但还留有一股残毒未解。

    楚天阔看着沈轻云手中黑线晕染开来,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余毒未清?要不再服用一颗火狮血珠吧?”

    沈轻云摇摇头说:“不是,寒毒已解,这是蛇毒。”原来那地底巨蟒之毒不仅奇寒无比,还带有一股奇毒,两毒交加,威力无匹,中者少有幸免。

    楚天阔闻言,倒抽一口冷气,没想到火狮血珠仅只能克化寒毒,无法解蛇毒,还有什么解药呢?楚天阔想起潭水中那株黑莲,蟒蛇守护着那株黑莲,也许正好可以解蛇毒。但一想到那条巨蟒盘旋在潭水中,楚天阔就不寒而栗,不过眼下沈轻云中毒不轻,即便是再艰险,楚天阔也义无反顾地要硬着头皮去闯一闯。只见楚天阔对沈轻云说:“我听江湖老人说,在毒蛇七步之内,必有解药,我回去潭边去找解药,你在这里能否应付?”

    沈轻云抬头看楚天阔,说:“那蟒蛇虽然受伤,但还不致命,你踏入它的领地,它一定会出击,你不是对手,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我可以克制住毒气回到地面向薛神医求教。”

    楚天阔看着她渐渐变黑的手臂,毒气发作速度很快,摇摇头说:“毒散发得很快,而且你现在不能动用真气,我们暂时无法沿来路返回,恐怕赶不及见到薛神医,再说这等奇毒,薛神医未必可以马上调配出解药,所以还是我去寻找一下解药来的快些,你不用多说,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拿到药后一定赶回,我带一颗火狮血珠防止蟒蛇寒毒,这一颗你收着。”说完不待沈轻云说话,把一颗火狮血珠放在沈轻云手中,转身就走,沈轻云一直在运气抵御毒气,无法起身来阻拦,只能叫唤楚天阔不要去,但楚天阔一意孤行,转眼就走入了山坡那面的花丛之中。

    楚天阔边走边想,巨蟒肯定视那黑莲为珍宝,不会随便让自己取走,冒然前去必有一番恶战,而自己没有内力可跟它拼斗,很难取胜,自己丢命事小,但沈轻云也会跟着赔上xing命,楚天阔实在不忍心再见有人为自己而受伤、丧命。楚天阔心想还是得用计,五行相克,火狮子属火,怕水,巨蟒盘旋在潭水中,属yin,那就会怕火,恐怕这地底下,就是巨蟒和火狮子相峙相斗的战场,两者彼此相斗不知道已经延续了多少岁月了。

    楚天阔从那些枯树上折下一些枯枝,在潭水边堆成一堆,只要蟒蛇上岸来,就用火堆把它困住,然后再趁空夺取黑莲,做完这些准备,楚天阔把火狮血珠藏在束腕中,然后就找了一些碎石子,一块接一块地往潭水中丢,冀望把巨蟒引上岸来。连续丢了半晌,始终不见动静,楚天阔不禁想难道蟒蛇受伤太重,流血而死?断不至于,自己的轩辕剑虽利,但它那一身软甲皮极其坚韧,只能浅浅地划开一道伤痕,不能致命。巨蟒没有出来,恐怕是对岸上的人有所忌惮。

    就在楚天阔想要放弃丢石子,决心入水一拼的时候,潭水下冒出一阵气泡,接着巨蟒从水下伸出头来,眼睛闪着寒光,远远地盯着楚天阔,楚天阔拔剑出鞘,剑尖指着蟒蛇,蟒蛇似乎有些颤抖,它认出了这柄剑,曾经划伤它的那柄,蟒蛇鼻子粗重地呼吸,似乎更为忌惮。楚天阔突然注意到自己的剑刃一边有丝乌黑的冷光,一边有丝殷红的光,一回想才明白,应该是刚才割伤蟒蛇、划伤火狮子留下的痕迹,乌光是蟒蛇的,红光是火狮子的,蟒蛇可能是被火狮子的气味震住了。

    楚天阔继续朝蟒蛇丢石子,试图把它激怒,引他上岸来攻,但蟒蛇只是冷冷地看着楚天阔,蛇信不断吞吐,令人胆颤。

    没办法,楚天阔只有一步步朝蟒蛇逼近过去,蟒蛇冲楚天阔张大嘴巴,似乎要把楚天阔吓唬走,到楚天阔依然往前进,楚天阔越走越慢,因为他知道一旦跨过某条线,进入蟒蛇的地盘,无论如何它都会出击的。越来越近,蟒蛇吐信越来越快,楚天阔握紧轩辕剑,继续往前挪动脚步。突然,一道金光闪动,巨蟒直扑楚天阔,身未至,一股腥风已经扑鼻而至,楚天阔闻之yu呕,连忙往旁边一扑,避开蛇头,岂料这时,巨蟒的蛇尾刚好摆到,它似乎已经知道楚天阔的躲闪之法,楚天阔猝不及防,提剑来挡,但巨蟒一扫之势飞沙走石,势不可挡,楚天阔只感到噗得一声,然后自己就被一股大力撞出两丈远,落地后一口鲜血当即喷出。虽然一扫而把楚天阔扫飞,但巨蟒似乎受到刺痛似的迅速收回尾巴,楚天阔感觉刚才相撞之下,宝剑如同碰到皮鼓,还没有来得及划拉开来就被震飞了,照理巨蟒不至于受伤,抬头再看,只见巨蟒尾巴有一阵青烟飘起,似乎被火灼伤,尾巴处有一道细细的灼痕。楚天阔抬起轩辕剑,红光那一侧也有一丝青烟,这才明白,刚才划伤火狮子的利刃上留有狮子血,这等炙热之物对蟒蛇来说无异于毒药,所以刚才利刃碰到蟒蛇,造成了类似火烧的伤痕。

    蟒蛇似乎对楚天阔更忌惮了,不敢继续扑上来,楚天阔慢慢往潭水边挪动身子,蟒蛇死死盯着楚天阔,随着转动身子。楚天阔摸到枯枝堆旁边,用剑一扫,枯枝如杂草般一线铺开,然后取出火折子吹燃扔进枯枝中,顿时**,噼噼啪啪地燃烧起来,在蟒蛇和潭水只见形成一道火墙,蟒蛇似乎知道了不妙,张大嘴巴一口粗气吹来,烈火顺风吹到楚天阔眼前,楚天阔连忙跑入潭水中,事不宜迟,入水后楚天阔连忙往黑莲那边游去,希望蟒蛇没那么快闯过火墙。

    楚天阔一心往黑莲那边游去,没有看到的是,蟒蛇见楚天阔往黑莲那边游去,显得十分焦急,愤怒地隔着火堆朝楚天阔张牙吐信,最后,一股剧烈的罡风从蛇口中吐出,把枯枝吹散,火墙出现了一处裂缝,蟒蛇顷刻便冲过火墙潜入潭水中。

    楚天阔举着剑在水中艰难地游行,突然感到一阵yin冷,有种危险潜伏在后面,他停下来,知道蟒蛇已经进入潭水了,这是它的天下,在水中蟒蛇来去自如,自己只能任它宰割。但楚天阔绝不愿意束手就擒,他把长剑沉入水中提着,只要哪里有暗劲袭来就不惜与之同归于尽,就这么静静地等着,四周都是一片寂静,静得似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楚天阔知道蟒蛇在酝酿着致命的一击,它绝对不会放过这个闯入它禁地的敌人。忽然,四周一圈暗劲袭来,楚天阔心里暗惊,不知道该往哪里拼去,只有胡乱往一处提剑刺去,不料这一剑刺了一个空,突然四周的暗劲袭到身上,原来是巨蟒在楚天阔四周围了一个圈,似乎一举把楚天阔绞死。楚天阔一剑刺空,知道不妙,蟒蛇在水中比陆上灵活得多,蛇身绞住身体之后,楚天阔感到一股巨力要把自己拦腰拧断似的,忽然,一股劲风从水面上自楚天阔身后袭来,楚天阔知道那是蛇首来袭,上身拧转挥剑直刺蛇首,只听叮得一声响,楚天阔宝剑与蟒蛇头尖的金角相撞,楚天阔手臂顿麻,蟒蛇似乎也没有想到楚天阔的宝剑如此沉重,蛇首一震而偏,再度咬来,楚天阔来不及挺剑而刺,只有横举着剑,抵住蟒蛇的金角,又一股大力撞上,楚天阔胸口一闷几yu吐血,突然蛇身又在楚天阔身上绕了一圈,加重绞缠,楚天阔感觉肋骨快被勒断了,这是蛇首又抬起,又咬了下来,楚天阔横起剑再一档,这回没有撞上蛇的金角,剑身竟被蛇咬住了,一股大力就要往外扯,楚天阔一时着急,另一只手就去往蛇首拍去,突然,腕中一道黑影往蟒蛇口中飞去,瞬间滑入蟒蛇体内,顿时,蟒蛇如遭电击,放开楚天阔的宝剑,浑身抽搐,蛇身松开了楚天阔,挣扎着往黑莲那边游去。

    原来刚才楚天阔情急之下把藏束腕里的火狮血珠甩到蟒蛇口中去,那血珠是阳极之物,与蟒蛇相尅,一旦进入蟒蛇体内,便如同火球落雪地,慢慢地把蟒蛇的血肉都融化了。看到蟒蛇游往黑莲处,楚天阔心念一动,它要用黑莲就火狮血珠的热气,遂死死抱住蟒蛇,不让它游向黑莲处,但蟒蛇垂死之际奋力游去,楚天阔在水中岂能拦住,身体不由自主被拖着往黑莲那边而去,一点点的靠近,楚天阔死死抱着蛇身往另一边游去,但那里扯得过巨蟒,眼见蛇首接近了黑莲,蛇信就已经探到了黑莲了,突然那朵黑莲竟然慢慢了绽放了开来,露出花瓣中一枚乌黑发亮的人参形状的果物,芳香迷茫了出来,沁人心脾。

    就在这时,蟒蛇呼吸变得粗哑怪啸,伴随着一阵剧烈抽搐扭动,楚天阔随着蛇身被甩上又落下,极其难受,但不敢松手。一阵剧烈折腾过后,蟒蛇的呼吸声慢慢小下来直至变成一线咝咝作响的声音,蛇身也不再扭动。楚天阔感觉蟒蛇身体在缩小干瘪,最后竟变成了皮包骨样的一具蛇干尸,血肉俱消,楚天阔吃惊不已,没想到火狮血珠对蟒蛇竟然有这么大杀伤力,万物相克之理果然不假。楚天阔拖着蟒蛇的干尸,游向黑莲,只见那异果有拳头大小,乌黑透亮芳香扑鼻,端是宝物,楚天阔小心翼翼地把黑果切下来,尽量不伤其花茎,也许它还能再结果。

    取了黑果后,楚天阔拖着蟒蛇干尸游回岸上,甫一上岸,才发现自己早已筋疲力尽,刚才在水中还不觉得,一上岸就摊倒在地,大口喘气不已,回想刚才的恶战和蟒蛇的临死挣扎,犹自心惊不已,只要有一丝差错,恐怕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也许游任余说的机缘未尽是有道理的,自己虽然武功尽失,但总还不至于陷入绝境,想到这层,楚天阔又燃起了希望。

    休息片刻缓了口气,楚天阔把蟒蛇头提起来看,只见两眼只剩黑洞,蛇鼻上的金角犹自闪闪发光,蛇信也已经被消融掉,只剩一副骨架,很难想象这副骨架刚才还异常矫健凶猛,取人命与弹指间。休息够了,楚天阔就拖着蟒蛇干尸往花丛外走去,蟒蛇虽已是干尸,但骨粗体长,也有上百斤,楚天阔一步一个脚印,穿过花丛,回到沈轻云所在的山坡。只见沈轻云闭目打坐,脸上隐隐有一股黑气,楚天阔大吃一惊,没想到蛇毒蔓延如此之快,抛下蛇尸,赶往沈轻云身边,沈轻云听见脚步声,睁开眼睛,眼神开始迷离,看着楚天阔,突然浮出一个笑容,然后晕倒过来。楚天阔扶起瘫倒的沈轻云,叫道:“沈姑娘,你振作点,沈姑娘,我已经找到解药了。”

    沈轻云幽幽地睁开眼,看着楚天阔举到她眼前的黑果,看得出来这是极yin异果,说:“这是极寒之物,和火狮血珠一起,可以治疗你的内伤,吃了它们,你的武功就恢复了,我的毒可以让薛神医来治。”

    楚天阔急匆匆地说:“你的毒不能等,命比武功重要,你吃了它。”说完,把黑果塞到沈轻云嘴边,沈轻云不张嘴。楚天阔怒道:“你如果不服用,那我就把这奇果扔进火坑去,我也不要这什么劳什子的武功了。”说完,作势要扔手中的珍果,沈轻云轻叹一口气说:“我服用就是了。”

    听沈轻云这么说,楚天阔收回手势,把黑果送到沈轻云嘴边,喂着沈轻云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吃下黑果,沈轻云体内似乎浮现出一片紫青se,沈轻云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重新坐直了起来,开始打坐调息,只见一股紫气从沈轻云身体中散出,慢慢的紫气氤氲宛若仙人,沈轻云的脸se也由黑变紫再变红,最后变成一种带有玉se光泽的脸se,美貌绝伦,楚天阔如此亲近芳泽,不禁看呆了。

    紫气充盈全身,沈轻云手臂上的黑se被逼回到手背上,就见从蛇牙伤口中飘出一阵黑烟,消散于无形,待手臂上黑se褪尽,蛇牙伤口慢慢开始结痂。过一会儿,紫气开始被吸回沈轻云体内,转眼就消弭干净,沈轻云脸se如常,睁开双眼,只觉jing光四she,神采奕奕又带有一种澄澈的顿悟。楚天阔知道她体内的毒解了,而且内功大进。

    沈轻云睁眼就看到楚天阔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饶是她向来冷艳,也不仅有些害羞,嗓子干咳了一声,楚天阔这才回过神来,尴尬地挠挠头避开沈轻云的眼光。沈轻云脚下一转拧身而起,不料突然整个人往上飞去,她大吃一惊,楚天阔一见沈轻云往上飞,连忙抓住她的脚把她扯回了,沈轻云借力卸力,这才坠下身子,稳稳地站住。

    沈轻云充满惊奇地看着自己的手脚,楚天阔说:“吃了蟒蛇之果和火狮之血,内力大增,你刚才还是用之前的用力方式,所以就……”

    沈轻云眼睛闪过一丝惊喜,转瞬而逝,带有一丝遗憾地说:“如果不是我,可能你自己可以吃到这两样东西,内功就可以恢复了。”

    “如果不是你,我早被蟒蛇咬死,或者被火狮子吃了。正如游前辈说的,这就是机缘,你该有此劫也有此果报,或者我注定不能恢复武功了,但我无怨无悔了,我想我已经放下恩怨了。”

    沈轻云知道楚天阔在暗示自己背负的白猿之仇,说:“刚才我好像已经堕入了一到黑暗之中,头上只有一线微光,而且很快就要被黑暗吞没,我觉得我快死了,我好像看到养育我的白猿在等着我。吃下那珍果之后,那一线微光中突然放she出万丈金光,把周围的黑暗都驱退,变为一片洁白的光亮,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平和,这大概是死而复生的安宁。我在那片白光中看不到任何的恩怨仇杀,喜怒嗔痴,我仿佛看到了师父之前给我讲的因果业报。”楚天阔知道沈轻云也慢慢克服了心魔,颇为欣慰地说:“沈姑娘你境界又高了,这趟地底没有白来。”

    “可惜对你的伤势没有帮助。”

    “怎么没有?你忘了还是一颗火狮血珠吗?”一语提醒了沈轻云,沈轻云从袖子中拿出那枚火狮血珠交给楚天阔,楚天阔接过来说:“只要再去寻访一株天山雪莲,就可以治疗好我的伤势了,已然是大幸了。再说,我们还有一具蛇骨。”说着,指着那具巨蟒干尸,沈轻云一见巨大的蟒蛇变成干尸,也十分惊奇,说:“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喂了它一颗火狮血珠,可能蟒蛇xing寒,受不了热物炙烤,血肉都被消融了,只剩下皮和骨架,我准备带回去给薛神医看看,也许还有什么奇效妙用也未可知。”

    沈轻云点点头,说:“那我们赶快回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