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东海滨,遭辱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东海之滨,望夫崖下碧波湾,有一排吊脚竹屋,由竹枝架起避免chao汐浸没,竹枝颜se早就失去了那种翠绿,显然经过多年风吹雨打ri晒chao沁,中间偶有新竹片,看得出时常有人维修,整座竹台还相当坚固。竹屋前是一个竹片铺成的大平台,此时两男一女三个青年正围坐在一张竹制桌子边,椅子也是竹子编制的,就连桌上的茶杯也是竹筒,但造型十分古朴雅致,颇有匠思,竹筒上刻有两个字“竹苑”,似乎是这处竹建筑的名称。

    三个青年身着素se麻布袍服,款式一样,只是男子身上长袍是淡棕se,女子的是白se。三个青年都是二十三、四岁模样,两位男子都仪表非凡,丰神俊朗,左边一位嘴角紧闭,这是常年沉默寡言的表征,也让他看上去多了一些威严,右边的男子嘴角有些上扬,颇有点不可一世的清高和孤傲。那位白袍女子清新脱俗,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派娴静却美得夺人心魄,如同一尊玉雕的菩萨像,令人不敢直视。这么三个人,迎着初升的旭阳在这东海之滨端坐,遍体金光,让人感觉不似凡尘俗人,倒像是神仙下临,或者是修道成仙的大士。

    三人遥望东海,在不远处海zhong yang漂着一艘大船,有二层木楼,像镇江扬子江面上的花楼,但更大,也有桅杆可以远航,此时大船在雾霭中若隐若现,倒有几分像是仙人舟渡。

    突然那个孤傲的青年开口:“距离惊蛰还有三天,还不见人来,现在的人办事越来越让人不放心,这要耽误了时候,师父的伤可就难以恢复了。”

    威严的青年说:“请人办事总难免要受人掣肘,有你这个少帮主在,我估计他也不敢拖拉,可能一路波折耽误了吧。”

    孤傲的青年狠狠地说:“最好他在惊蛰前送到,要是不能及时送到,我绝不轻饶他。”

    女子开口说:“乔师兄你不要意气用事,这一路千里之遥,难免会有阻挠,何况还有一群不明身份的黑衣人在追踪,送药人也殊为不易,乔师兄还须体谅他的苦劳为是。”

    威严的青年说:“沈师妹说的有理,现在只能静心等候,盼望送药人能及时送到。即便晚到,他也已经尽力了,不宜妄加责备,也许这就是师父常说的万般皆有命,不可强求之吧。”

    孤傲的青年见被孤立了,脸se一变,轻声说:“凌师兄教训的是,我记下了。”

    原来这三人乃是十八年前游任余在中原各大派遴选的五大弟子之三,那威严的青年是武当大弟子凌步青的长子凌云鹤,另一个男青年是漕帮总瓢把子的独子乔晚,那女子自然就是峨眉掌门慈林师太的关门弟子沈轻云。由于这次取药出现风波,蓬莱阁怕有人到东海之滨夺药,于是游任余让自己的弟子出来助阵,以免遭了敌人突袭,也算是历练几个弟子。

    游任余十八年前收的五个弟子,因为是同时收的,就按年级做辈分排名,凌云鹤年纪最大排名大师兄,余下依次为少林净严和尚、华山宗伯驹、漕帮乔晚和峨眉沈轻云,凌云鹤以大师兄之尊,说话自然有分量,乔晚也不敢不听从。

    凌云鹤说:“据说送药人得到奇遇,武功大进,漕帮的堂主都自忖不是对手,想来纵有艰难险阻应该可以准时送到吧。”

    乔晚哼的一声说:“江湖草莽之辈,能大进到哪里去?学武要自幼学起,如果幼年没有学习上等武功打好基础,长大后就算学到绝世武功也终无法达到化境,我记得师父曾经这么说过。”言下颇为不屑。

    沈轻云说:“师父也说过,如果有很高的悟xing,加上很巧的机缘可以易经洗髓,是有可能成就武林宗师的,师父说他自己也并非自幼开始练剑,也是后来得遇高人传功灌顶才得到大成的。”

    乔晚撇撇嘴说:“师父这种造化岂是随便就能有的?哪有那么机缘巧合,我猜测阿,那送药人就是从某个山野遗老那学了套花样不断剑法,江湖上的人物没见过就以为多厉害,其实虚有其表,不信等他来我们找他切磋一下。”

    凌云鹤说:“神州大地奇人异士何止千万,武林绝学层出不穷,绝对不能小看,师父他老人家也常常告诫我们,他只是武林一派,绝非首屈一指。漕帮的消息说,他一人在蜀中杀了十几个蒙面人,恐怕武功绝非泛泛,你不要轻易出手免得不讨好。”

    乔晚说:“我看是那些蒙面人太不中用,要不就是传闻言过其实了,如果他真的这么厉害,这一路岂不是遇人杀人遇鬼杀鬼,谁能挡住他,就不用延误了这么些ri子,让我们在这里吃海风吃了大半个月,还不如在岛上练功。”

    凌云鹤说:“练功在哪里都可以练的,出岛前师父特地传了你一招‘推波助澜’,你练成了没有?”

    乔晚一听,期期艾艾地说:“快练成了,回去就可以向师父演练了。”

    凌云鹤似乎不愿意多谈这么话题,问沈轻云:“齐叔去多久了?该回来了吧?”

    沈轻云答道:“天微亮时候过去的,说是昨晚半夜有海鹰携信到‘采芝舫’,他去看是不是师父另有指示,可能还要回信,不过看时候也快回来了。”说完,又望着海中见那艘大船,原来那就是“采芝舫”,蓬莱岛的渡船,传说这有这艘船走得到蓬莱岛,其余船只出海从来找不到蓬莱岛。

    突然,凌云鹤头一偏,似乎听到什么动静,接着沈轻云也侧头倾听,过半晌说:“有客人。”

    乔晚倾耳去听,只听到一阵马蹄声、车轱辘声在靠近,分辨不出有多少人。

    凌云鹤说:“只有一个人,莫非是我们的送药人。”说完,站起身来,走到竹台一侧,沙滩上空无一人,乔晚和沈轻云跟在凌云鹤身后。

    这时,一辆马车从小道上拐进沙滩,老马在沙滩上走得不是很顺畅,慢吞吞地朝“竹苑”走过来,待马车走进,凌云鹤看到驾车人是一个因为脸se苍白而失去英气的年轻人,身上衣服破烂而有血迹,显然是经过一番厮杀,正是前来送药的楚天阔。

    楚天阔停了马车,跳下马车,仰头对着凌云鹤三人抱拳说:“请问齐柏泰齐老前辈在吗?”齐柏泰是游任余的老仆,也正是凌云鹤口中称的齐叔,名义上随时老仆,但跟随游任余多年,游任余也传授他武艺,算是游任余半个徒弟与使者,这十来年都是齐柏泰来此地接莫北望送的药,楚天阔之前随莫北望送药见过齐柏泰,这次没有见到自然先问起他,只要齐柏泰在,这就是蓬莱岛的人无疑了。

    凌云鹤见楚天阔一跳落地,脚下生尘,竟无丝毫内力,这是送药人吗?凌云鹤抱拳回礼说:“这是齐柏泰老先生下榻的地方,老先生现在不在,阁下有何事指教?”

    楚天阔说:“在下有些东西要交给齐老前辈,不知几位是齐老前辈什么人?”见不到齐柏泰,楚天阔有点不太放心。

    乔晚挤上前说:“那容你来盘问我们,我问你,你是不是漕帮派来的?我是乔晚。”

    楚天阔闻言大惊,没想到游任余派出了他的亲传弟子来接药,他之前没见过乔晚,遂抱拳作揖说:“原来是少帮主,在下楚天阔,是莫北望的义子,为完成义父遗愿送‘九元还神丸’前来。”

    乔晚说:“把药给我,我自会修书一封让父亲好好犒赏你一番。”

    楚天阔说:“我只是完成义父遗愿,区区小事不敢劳烦乔帮主费心,如果可以,我想等齐老前辈来亲手把药交给他老人家。”

    乔晚脸se一变说:“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你想要叛离漕帮?”

    楚天阔说:“不敢,只是好久没见到齐老前辈,想拜会一下齐老前辈而已,少帮主切勿多疑。还有,我只是跟随义父给漕帮跑腿,但我并未拜漕帮堂口,严格来说我不是漕帮的人,也就无叛离之说了。”

    乔晚大喝一声:“好大的胆子,莫北望见到我都要客客气气的,你竟然这么狂妄,今天要是不教训教训你,人家还以为漕帮没有规矩了。”说完就要跃下动手,凌云鹤伸手一拦。

    乔晚怒道:“凌师兄,这是我们帮里事务,你要是不让我出手,我怎么对得起我爹和漕帮。”

    凌云鹤淡淡的说:“你不仅是漕帮少帮主,你更是蓬莱岛的传人,对送药给蓬莱岛救命的人,怎能如此无礼。”一番话把乔晚说的哑口无言,乔晚怒而拂袖。

    凌云鹤接着对楚天阔说:“楚兄,既然你要见齐先生,就上来等一会吧,齐先生上‘采芝舫’去了,不过就快回来了。”凌云鹤是想看看楚天阔的真的不会武功还是装的,所以邀请他上竹台。

    楚天阔四处探望了一下,竹台并没有楼梯可供上下,想来这里的人来去都是飞上飞下,根本无需梯子,但现在自己根本无力飞上这个高台,尴尬地说:“在下就在此等候一下齐老前辈。”

    凌云鹤说:“楚兄莫非是放心不过在下?还是看不起我们,不愿意上来同坐?”凌云鹤开始怀疑这个送药人,难道敌人派来暗算蓬莱岛的人?所以不愿意暴露武功?

    楚天阔说:“我身上有伤,不方便动气,就在此候着吧,多谢凌大侠。”楚天阔见乔晚叫他凌师兄,知道此人定是凌云鹤无疑。

    凌云鹤说:“乔师弟,楚兄有伤,你下去帮他一下。”凌云鹤决定试探一下楚天阔的虚实。

    乔晚一听这话,心神领会,也不见他蹲下起跳,身子就直直地拔起落到楚天阔身边,楚天阔大惊,知道乔晚要试探自己,刚才出言得罪了乔晚,乔晚绝对不会让他好过。果然,乔晚伸手向楚天阔的手臂,看似要去搀扶其实对着手臂上的要穴,用劲一抓可以让人半边身子酸软无力,楚天阔哪敢被他抓住,翻手反扣乔晚手腕,乔晚冷哼一声,他看楚天阔出手无力,就任由楚天阔抓住手腕,然后运气灌注手臂。

    楚天阔才刚抓住乔晚手腕,就觉一股劲力传来,感觉如同抓在一块钢铁上般手指生疼,乔晚反手扣住楚天阔手腕,往外一甩,楚天阔顿时翻飞出去,乔晚感觉楚天阔身体沉重异常,瞄见他背上长剑,顺势一抓剑柄,楚天阔身体带着剑鞘飞出,长剑出鞘来,一声清吟,连绵悠长,回响不绝,这一声把蓬莱岛三个青年都吸引住了,都盯着乔晚手中这柄剑。

    楚天阔被摔了一个结实,虽然坠在沙地,但也摔的骨头都快散了,但他忍住不痛叫出来,爬起来看到轩辕剑落在乔晚手中,大叫道:“不许碰我的剑。”

    乔晚还在仔细端详手中的宝剑,听见楚天阔叫声,抬起头来看着狼狈不堪的楚天阔说:“你的剑?你懂得用剑吗?”

    楚天阔说:“懂不懂都是我的剑。”

    乔晚哼的一声说:“暴殄天物。”说完,手一甩,剑直往楚天阔身上飞去,这百来斤的重剑一掷之势何其了得,楚天阔看着长剑飞来却已来不及避开,无论躲哪一边都会中剑,伸手要来夹住长剑,但他知道自己未必能夹住乔晚这一掷之力,但他已不甘心受辱,不如死得其所痛快。

    突然,横地里飞来一道劲风把来剑撞开,叮的一声巨响,宝剑被撞开,插入楚天阔旁边的沙地,兀自摇晃不已,楚天阔看往旁边,来撞的劲风竟是一柄竹子削成的刀,竹刀,已被震裂了。往竹刀飞来方向望去,是在海中间,一艘小船正往海岸这边驶来,更远处是一艘大船——“采芝舫”。小船船首站在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紫铜se脸庞,飘着白须,一身青布衣,正是齐柏泰,船尾一个摇船的汉子。刚才那只竹刀应该就是齐柏泰所发,这么远距离以这么一片竹刀可以震开乔晚掷出的重剑,这等功力怕只有蓬莱岛的人才有。

    小船靠岸,齐柏泰一脸严肃,对凌云鹤说:“公子,出手重了,这是送药的楚兄弟。”他不对乔晚说,直接对凌云鹤说,知道乔晚以凌云鹤为首。

    凌云鹤也没有想到刚才乔晚出手那么快那么狠,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所幸齐柏泰刚好感到制止,凌云鹤面有愧se地说:“齐叔,是我们鲁莽了。”转向楚天阔作揖:“楚兄,多有得罪,还望恕罪。”

    乔晚见齐柏泰出面,凌云鹤也已经赔礼,自己老大不愿意的也只能向楚天阔赔笑说:“刀剑不长眼,没想到楚兄这么不小心,楚兄没事吧?”好像错就错在楚天阔武功太差似的。

    楚天阔收剑入鞘,心中有气,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赔礼道歉,自己也不能发作,只能应付两句打发过去。

    齐柏泰走进楚天阔,抱拳施礼说:“年轻人好动,楚兄弟你海涵,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不知道药是否带来了呢?”

    楚天阔作了个揖,然后把油布包掏出给他,齐柏泰打开油布包检视了一下,伸鼻子到袋口闻了闻,放心地把油布包系紧收起,转身对那个摇船的汉子说:“回去通知舫上,午后即刻启程回岛,你太阳正中时候过来接我们。”摇船汉子领命而去。

    齐柏泰看着楚天阔一身破烂血污,说:“楚兄弟一路披荆斩棘,来,上去休息一下,你身上的伤口也需要包扎一下。”见楚天阔面露难se,知道他没有力气飞身上去,正待搀扶他,突然一条白se布条垂了下来,一个声音说:“楚少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搭着上来吧。”楚天阔如闻仙乐,抬头一看,见白衣女子手中握着布条,看着楚天阔,楚天阔知道她是沈轻云,刚才没有细看,此时一看,竟觉如同仙女,蓬莱岛出来的人物果真不凡,不由得看痴了。

    齐柏泰出言催促说:“沈姑娘一番盛意,楚兄弟你就不要推辞了。”一言惊醒楚天阔,惊觉失态,忙拉住白布,突然感到一阵大力往上提去,自己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上飞去,待高出平台一点力道就消失了,楚天阔一翻身站到了竹台上,力道控制恰到好处,楚天阔暗中佩服,手中突然传来一阵牵扯之力,却是自己还抓着布条,沈轻云轻扯了一把,暗示楚天阔放手,楚天阔脸一红连忙松手,沈轻云若无其事把布条收起,收进衣袖中。楚天阔向沈轻云作揖说:“多谢沈姑娘。”

    沈轻云轻轻一笑,没说什么走回竹桌边上,身姿轻灵飘逸宛若仙女,楚天阔见她仅凭一条白布就轻而易举地把自己连同轩辕古剑带起,这份功力相当不简单,心中多了几份景仰。

    齐柏泰随后飞身上来,拉着楚天阔往竹桌走去,对凌云鹤三人说:“你们应该都已经认识了,我就不多介绍了,这次蒙楚兄弟舍生送药,总算及时赶到,今晚我们就回蓬莱岛,你们去收拾一下,我替楚兄弟料理一下伤口。”

    凌云鹤三人闻言,就起身返回竹屋中去了,留下楚天阔和齐柏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