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德兴盛,送镖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燕过涛见南宫骥已走,说:“胡掌柜,那请验货吧,早ri交接完成,我们也可以早ri了解这桩生意。”

    胡掌柜闻言哈哈一笑,说:“燕镖头真是快人快语,难怪万掌柜说燕镖头是值得托付的侠义之士。”说完朝后面的人招招手,出来两个伙计上来前解开一辆车的麻绳,搬下一个箱子,也不拿钥匙开锁,拿刀把铜锁撬开,打开箱来,箱里满满躺着一大块玉石,胡掌柜走向前去,抚摸着玉石,脸上表情古怪,燕过涛担心他一旦确认货物没错就要下令袭击,所以跟在胡掌柜身后,一旦情况不对就出手擒住这个胡掌柜再说。

    胡掌柜摸了摸玉石,哈哈大笑,说:“瞧我心眼小的,燕镖头送的镖怎么可能有错,该打该打,来啊,把货搬进仓里去。”

    几个伙计就上前来一箱箱抬着往身后的仓楼中走去,燕过涛见状,说:“胡掌柜,既然货物没错,我等就此告辞了。”燕过涛想着楚天阔不在,此地实在不宜多留。

    胡掌柜哈哈一笑说:“燕镖头何必这么着急,我在前堂备着酒席招呼众位壮士,希望燕镖头赏个脸,再说,我这余下的酬资还没奉上呢,燕镖头怎么就走了呢哈哈哈。”

    燕过涛一想有道理,押镖的不拿酬劳,显然难以自圆其说,但被拖在这里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胡掌柜虽说备了酒席,但丝毫没有意思要把燕家的人招呼到内堂去,只顾着说:“正好鄙人还有些事要问一下燕镖头,不知道燕镖头这一路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阻?”

    燕过涛说:“这一路倒也风平浪静,只是刚出乐山不久遇上了那边一伙水路强盗,不足为患,而后就再没有遇到什么强梁了。”

    胡掌柜点点头说:“蛟龙帮实力不弱,但遇上燕镖头肯定讨不到好。”

    燕过涛说:“胡掌柜怎么知道是蛟龙帮,我并没有说是哪路强盗来劫。”

    胡掌柜一愣,哈哈一笑掩饰了过去,说:“江湖消息都传开了,蛟龙帮拦截燕家镖局反被打跑的事早就传遍武林,大家都为燕家行侠仗义,重挫这种为非作歹的强梁而大声叫好。”

    燕过涛心想,武林人士怎么会那么在意西南边一个小镖局和一个强盗帮的恩怨,恐怕是那伙黑衣人传来的消息,胡掌柜以为把燕家捧一下就可以搪塞过去,却不知捧得太过了,或者是对中原武林不够了解,反而令人生疑。燕过涛却也不揭穿他,说:“惭愧惭愧,燕家只是尽力保镖而已,谈不上行侠仗义,只是尽自己本分,没想到武林中人对我们小小镖局居然这么过誉。”

    胡掌柜神se一变,仿佛意识到自己说过头了,岔开说:“不知道燕镖头,你们一路下来,有没有路过香溪口?”

    燕过涛心想终于来了,说:“是指秭归县那个香溪口吗?这里倒也路过,胡掌柜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胡掌柜说:“我们商号有另一批货走陆路,走入香溪口那一带突然没了踪影,不知道燕镖头路过,有没有听说什么事情?”

    燕过涛说:“还有这事?我倒没听说那边有什么事发生。”

    胡掌柜说:“没听说?那有没有遇上什么事?”

    燕过涛眉头一挑说:“难不成胡掌柜的另一批走陆路的人,押送的也是老夫船上这批货?”

    胡掌柜说:“江湖险恶,不得不防啊。”

    燕过涛说:“区区玉石,却也值得这么劳心?”

    胡掌柜不答这话,说:“燕镖头遇没遇上我们这帮兄弟?”

    “送货的人没遇上,倒是遇上一伙鬼鬼祟祟的黑衣人。”

    “哦,燕镖头把这伙黑衣人怎么了?”

    “来历不明,鬼鬼祟祟,似有所图,已经被我们歼灭了,难道那就是胡掌柜你们的人?”燕过涛故作惊讶地说。

    胡掌柜神se大变,干笑一声:“没想到燕家居然藏龙卧虎,能一举歼灭我们二十名好手,是我们小看燕家了。”

    “胡掌柜你们实在不应该派出两队人马来送货,你看闹出这样的误会。”

    胡掌柜脸一阵红一阵白,显然被气得七窍生烟,说:“看来燕镖头是什么都清楚了,何必还在此装傻充愣呢?”

    燕过涛哈哈一笑说:“镖行规矩,东家不说,我们跑腿的自然不能点破。”

    胡掌柜沉下脸说:“好好好,那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说实话我没有想到你们还会送镖来。”

    “燕家镖局应下的东西,就一定会做到,除非我们都死了,再说我们为什么不会送来?无论是玉石还是暗器,对我们都一样。”

    “对我们不一样,无论谁发现了暗器,我们绝不会让他们活着。”

    燕过涛又一阵大笑,说:“胡掌柜刚才还说要说亮话,怎么这会又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我都知道,无论燕家知道不知道送的是什么,你们都不会放过我们。”

    胡掌柜见谎言被戳穿,一阵脸红,随即想到这已经是一伙砧板上的肉了,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们走出“德兴盛”了,随即也就释然了,说:“燕镖头既然知道有来无回,为何来执意送镖前来。”

    “燕家镖局虽然地处偏远,是一个小镖局,但也是祖辈打下的招牌,不能在我手里毁了,接了镖就要把镖送到,接错了镖也不能逃避。”

    胡掌柜拍拍手掌,说:“佩服佩服,燕镖头敢作敢当,比很多沽名钓誉之辈强多了,胡某佩服。”

    “再说,燕家镖局不能不明不白着这个道,好歹也得来要个说法,究竟为何要运送这批暗器到应天府?”

    胡掌柜踌躇满志地说:“虽然不能让你们走出这个大门,但我也没有权利向你透露这个事情,只能说成大事都需要有代价,而不巧,燕家镖局恰好是这个代价。”

    “是不是代价还不好说,也许燕家恰好是你们的索命无常,冥冥造化有时候是很难讲的。”

    胡掌柜眼睛眯成一条缝,说:“燕镖头果然有大家风范,我们最大的失策是没想到燕家镖局实力竟如此之强,能杀我们二十个弟兄,实在出乎我们意料。”

    燕过涛哈哈一笑,说:“这就是我说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意思。”

    胡掌柜眼光闪过意思杀机,说:“那我倒要领教一下这个天意的何方神圣。”说完,双腿稍稍分开,手掌慢慢提了起来。

    燕过涛知道对方已有杀心,遂凝神定气,聚力于掌。燕家众人见大战在即,分成一个圆圈,防止敌人合围,那几个“德兴盛”搬货的伙计见情势不对,早就远远躲开了,箱子才搬了几件。

    胡掌柜突然喝了一声,身形一纵一掌向燕过涛拍来,轻飘飘似乎毫无力道,但燕过涛却面se凝重,单掌推出,却是排云掌的“翻云覆雨”,只见双掌相接,嘭的一声响,胡掌柜身形退回,晃了一晃,而燕过涛却倒退了两步,后背撞到车上的箱子上,只见两个大箱子轰隆倒地,木箱破碎,玉石断开,钨金暗器散落了出来。

    燕过涛知道对方功力高过自己,硬吃下自己一掌而毫不后退,自己却被他的内力震得退后两步,还靠后背卸力到木箱上才定下来,饶是如此,胸中血气还是翻腾不已,久久无法平息,一口热血涌到喉咙,燕过涛咬咬牙才把血咽回去。

    胡掌柜双手负到后腰,说:“你不是能杀我们二十名弟兄的人,还有哪位高人没有出手,请指教。”说完,环视燕家众人。

    燕家众人见燕过涛在胡掌柜手下都吃了亏,一时不敢轻举妄动,燕子卿心里气恼楚天阔关键时刻不知道跑哪里去,但见对方咄咄逼人好像燕家没人似的,燕子卿心里又气不过,于是上前拔刀一撩,刀锋划向胡掌柜的胸腹,燕过涛知道女儿不及对手,但胸中紊乱气息还没平复,一时说不出话来。

    胡掌柜见燕子卿一刀划来,脚跟不动身体轻轻向后一倒就避过了刀锋,然后出手如闪电就要抓燕子卿的刀背,燕子卿不待刀势走老,缩手转腕回砍胡掌柜手掌,饶是胡掌柜内功高强,也不敢拿肉掌硬碰利刃,改爪为指,双指就要夹住燕子卿的漫云刀,燕子卿眼见刀锋就要被夹住,情急之下灵机一动,纵身飞转,刀随身转,用尖刃刺向胡掌柜,胡掌柜见双指夹剑已经行不通,变指为弹,在燕子卿旋转的刀身上狠狠的弹了一下,燕子卿只觉一股排山倒海之力从刀上传来,震得自己手臂酸麻,宝刀差点脱手,宝刀失去后劲,无力地下垂,胡掌柜乘势一掌拍向燕子卿门面,燕子卿感到一股凌冽掌风袭来,一个“灵鹄翻身”后退堪堪躲过这道掌风,但收掌风所迫,着地后仍倒退了几步。

    胡掌柜也不追击,施施然站着说:“刀法不错,但还不足克制我们二十名弟兄,难道你们燕家就是这样了?你们是用了什么下三滥手段才得以歼灭我们那伙弟兄的吧?”

    燕子卿怒斥道:“我们燕家才不会用下三滥手段,即使是对付你们这伙鬼祟之辈。”

    胡掌柜被怒斥,也不生气,冷冷一笑说:“既然没有高人出来应战,那我也不多费心神了,痛快点送你们上路。”说完,一声长啸。

    燕家众人以为四周围埋伏就要攻出,都作势要战,但长啸过后,却无任何动静,胡掌柜脸se一变,说:“原来还有后着,是我小看你们了,哪路高人请出来吧。”

    突然一道凌厉劲风从两边一座仓楼角楼里she向胡掌柜,胡掌柜不敢怠慢,出手一弹把来袭的劲风弹开,却是一只寻常弓箭,但胡掌柜知道,这是自己派在屋顶上埋伏的弓箭手所使用的弓箭,看来弓箭手已经被灭;更令胡掌柜吃惊的是,自己手指弹开这支来箭时,却被这支箭的劲力震得手指生疼,俗话说十指连心,指头受痛直钻心腑。胡掌柜暗暗心惊,没想到燕家潜伏着这样的高手,恐怕今天自己讨不到好处,但好在后援马上就该到了。

    抬头一望,却见角楼里站着一个留着胡子背负长剑的人,却不是楚天阔是谁。

    原来,楚天阔在燕家的船靠岸后就溜上岸来,飞身上民舍屋顶,在屋顶上展开陆地飞行的绝技,顺着屋瓦一路如轻烟般向东北角飞去,身影快如投林飞鸟,并没有引起街面上的行人的注意。

    出了内城东门,楚天阔跳落到街面向人打听到了“德兴盛”的方位,遂疾步赶往,不多时便赶到“德兴盛”外面。恰在此时,一个伙计模样的人骑马飞奔而至“德兴盛”门口,跳下马后匆匆跑进“德兴盛”。

    楚天阔心念一动,想及此人可能是来报燕家镖局到达的消息的,只要跟着此人就可以见到主事之人。楚天阔见“德兴盛”店门口有两个小厮在走动,自是不能在这里纵身上楼,于是闪身入“德兴盛”旁边小巷,只见门楼侧面在围墙之上没有开出窗户或者伸出屋檐,从上至下一片光滑,令人无从攀援立足,并且“德兴盛”院内还有高耸的仓楼,如果有人在仓房顶上守卫,很容易可以看到飞身潜入的人,楚天阔暗暗佩服这座商号布局之巧妙,不容易悄无声息地潜入。

    楚天阔绕到“德兴盛”背面,只见正面高齐楼阁的砖墙,只在中间开了一个偌大的木门供运货的车辆出入,此时大门也是紧闭的。后巷无人,楚天阔飞身而上,双手攀住墙顶,仅露双眼窥探院内,只见三面环楼的院子如同一个马场,中间竖起十几个仓房似的木楼,每座木楼上的都有两三个壮丁,此时所有壮丁都面向正门那面的堂楼,听着一个声音的训示,由于视线被遮挡,楚天阔看不到说话人的声音。

    楚天阔见所有人的视线都没有朝向自己这面,于是手一撑,飞身而上直扑最近的仓楼,轻轻站在角楼边侧,透过窗口,只见楼上站着三个壮丁,脚底下放着弓箭,面朝主楼那侧,只见主楼上的外廊上站着一个掌柜样的人,胡须雪白发亮,楚天阔知道如果胡须发白只是jing血耗尽,但如果白而亮,那就是内功jing湛而外化,可见眼前这掌柜实乃内功高强的武林中人,只听见这掌柜轻轻的说:“我们的客人马上就到了,大家伙准备一下,一会听我信号,好好招呼一下我们的客人,决不能让任何一个客人不尽兴,明白吗?”

    楚天阔听得这掌柜声音虽细,但入耳清晰,足见是用内功送出,不过言下之意却是要将燕家镖局众人一网打尽。只听见所有壮丁齐声喝了声:“明白”,掌柜手一挥,壮丁们就纷纷把角楼上的窗口关上,楚天阔见这楼上壮丁把对面窗子关了,转身过来要关自己这面窗,当机立断,跃身入内,运指如飞,不容他三人反应过来,就把三个壮丁点倒,昏睡过去。

    楚天阔把朝向主楼的那面窗子开了一小缝,只见主楼上的掌柜已经走开了,而这十几座仓楼上的窗子都已经关上,楚天阔环视了一下大院中这十几座仓楼的布局,楼角相连,互为犄角,在这楼上布弓箭手,整个院子内没有死角,燕家镖局走入这仓楼间,恐怕凶多吉少,“德兴盛”只要借此地利,就足以把燕家镖局一网打尽,恐怕就算自己在也只能保命而无法救出众人,于是楚天阔放弃了回去报信的想法,打算把这埋伏瓦解掉,这样“德兴盛”的jian计就无法得逞,燕家镖局就能全身而退了。

    楚天阔见这仓楼之见有廊道想通,遂沿着廊道潜往接连的仓楼,楚天阔敲了敲仓楼的入口,里面一个声音不耐烦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过来?”说着把入口的门打开,楚天阔不容他说话,一指点倒他,闪身入内,在另外两个壮丁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把他们点倒,悄无声息,楚天阔知道那掌柜内功高强,如果有什么异响很容易被发觉,所以行动起来非常小心,无声无息。

    就在楚天阔游走在这仓楼之间一步步制服埋伏的弓箭手之间,燕家镖局押着货来到了,楚天阔看着燕家众人在一个矫健青年的引路之下来到,心想“德兴盛”竟然安排了人前去押送,只是那矫健青年送完货就走了,而“德兴盛”的大门就此关闭起来,楚天阔知道埋伏即将出击,不敢怠慢,把剩下几个仓楼上的弓箭手一一放倒。

    楚天阔放倒了最后一座仓楼上的弓箭手,就听见那掌柜在底下一声长啸,该是示意弓箭头出击,然而此时所有的弓箭手都已经被楚天阔放倒,楚天阔正待露面,却突然听到有一连串飞行的窸窣脚步声从几里外传来,步履极其轻,来速极快,暗道不妙,“德兴盛”还有后援,心中盘算一下,不再犹豫,甩手一箭飞向胡掌柜,推开窗子现出身来,对燕过涛说:“当家的,此地不宜久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