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落雁矶,火葬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燕子卿从噩梦中醒来,只见孙慕莲已经醒来,正关切的看着自己,于是说:“孙妹妹,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孙慕莲摇摇头,说:“我自己刚才就醒了,看见你在梦里大叫,所以就把你摇醒了,姐姐没事吧?”

    燕子卿说:“没事,做了个噩梦而已,你要不再多睡一会。”

    “不用了,我想去看看我爹。”说完,眼睛又开始红了。

    “好,我带你上甲板上去。”说完,起身扶着孙慕莲,出门往甲板上去。

    天已经大亮了,经过连夜行船,不知道已经顺着扬子江走了多远,但至少应该离开了葛家的势力范围。镖师们都已经醒来,在甲板上四处走动,燕过涛还是站在船头凝视着船前行的方向,楚天阔和牛冲在左侧船边上谈着什么,大家看到燕子卿和孙慕莲上来,都闭口不说话,看着她们,点点头算打招呼。燕过涛听身后人声安静下来,转过身来,看着燕子卿和孙慕莲,边走向她们边说:“孙姑娘,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保重啊。”

    孙慕莲说:“谢谢燕大侠的关心,我会的,我想看看我爹最后一眼。”

    燕过涛领着她走向孙三清的遗体,揭开白布,孙三清双目紧闭,脸如白蜡,孙慕莲一见,再度失声痛哭,燕子卿在旁边抚着她的背安慰,大家伙就这么围着孙家父女,听孙慕莲哭诉,仿佛在给孙三清送别。

    看孙慕莲哭过半晌,担心她伤心过度对身体不好,燕过涛开口说话了:“孙姑娘,眼下还需要找个地方给孙老哥下葬,让他入土为安,下来还有事要做,你千万要保重身体啊。”

    孙慕莲一听,哽咽着说:“我爹半生漂泊在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回家置田安家,我想把我爹带回家里去安葬。”

    “我听子卿说你们是天水人氏,路途遥远,恐怕无法把遗体带回去,这样吧,我们找个滩头靠岸,然后把孙老哥火化,然后把骨灰收好,由你ri后带回家乡安葬,你看可好?”

    孙慕莲知道自己困难的处境,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于是点点头说:“请燕大侠做主,我来生再给燕大侠做牛做马报答。”说完就要跪下。

    燕过涛赶紧扶起她说:“使不得,你是子卿认的妹妹,这就是我们家的事,我们先把这事处理了,再说其他好吗?”

    孙慕莲点点头,回到父亲的遗体身边,呆呆的看着。

    燕过涛召集大家过来,说:“一会我们找个靠岸的地方,收拾点柴火,把孙老哥的遗体火化了,牛冲,你一会和邱福去附近小镇买点蜡烛纸钱和酒,我们给孙老哥送送行。”说完,挥手让大家各自忙去。

    燕过涛招呼楚天阔过去,说:“你去和船老大商量一个靠岸的地方,偏僻一点,但又得能买到蜡烛纸钱,去吧。”楚天阔领命而去。

    一会,楚天阔回来说:“我与船家商量过了,往前大概三十里,有一个落雁矶可以停靠,距离附近市镇也就五里路,我们可以在那里办葬礼。”

    燕过涛点头,问孙慕莲:“孙姑娘,你没意见吧?”

    “一切但凭燕大侠做主。”

    “好,那就让船家在那里靠岸。”

    船行驶了大约两盏茶的光景,徐徐停下,但见是一个密林围着的一片滩头,没有码头,所以船无法直接靠到岸边,只能隔几丈远抛锚,然后用小舟把人送上岸去。

    于是众人动手分批把遗体、物什弄上岸去,牛冲和邱福最早上岸,然后就沿着密林中的小路去往市镇买蜡烛冥币,其他众人则分散收拾柴火以备生火,不多时,一个木柴堆就堆了起来,孙三清的遗体就放在上面,孙慕莲替父亲擦了脸,梳了头发,显得干净而安详。

    孙慕莲抚着父亲的头发说:“爹,女儿不孝,不能送你回家敛葬,只能就地火化,待来ri女儿将你骨灰带回家,再让你入土为安,爹你安息吧。”说完伏地大哭。

    这时牛冲和邱福带着一干物什回来,众人帮忙把蜡烛点上,冥币扬起,摆上三个杯子倒满酒,众人面对遗体占成一排,燕过涛开口说:“天水孙三清,携女过宾江,遭遇土恶少,无辜丧丰台。我等虽有缘相会,却无缘相识,只能在此给老人送行,望黄泉之路,鬼神莫拦,九泉之下,含笑瞑目,燕家镖局众人拜送。孙老哥,喝完这杯酒上路吧。”

    说完,燕过涛把一杯酒洒在地上,然后低头鞠了个躬,燕家众人也跟着鞠躬。孙慕莲以孝女身份磕头还礼。

    鞠完躬,燕过涛上前说:“孙姑娘,你看是不是可以点火了。”孙慕莲含泪点点头,燕过涛挥手示意,邱福、齐泰拿着火把上前把火堆点燃,火势瞬间腾空而起,把孙三清吞噬,孙慕莲隔着火堆痛喊:“爹……”

    燕过涛看着火海说:“孙老哥,你放心走吧,孙姑娘我们燕家镖局会好好照顾的。”

    众人把冥币点燃,就这样安静地看着烈火烧尽孙三清的遗体,没有人出声,只有孙慕莲的抽咽时断时续,像一首招魂曲,回荡在扬子江上。

    火化完,孙慕莲动手把父亲的骨灰装到一个坛子中,拿布包扎好,然后跟随众人回到货船上。

    燕过涛见葬礼已了,就吩咐船家行船赶路,然后召集众人过来,说:“各位,从今ri开始,孙慕莲姑娘就是子卿的妹妹,也是我们燕家的女儿,各位赏老夫一个薄面,以后给孙姑娘也行个方便,我燕过涛先谢过众位兄弟。”

    众镖师纷纷说不敢当,只听见牛冲说:“以后孙姑娘就是我们的二小姐,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孙慕莲见这场面,慌忙跪下对燕过涛说:“小女子出身寒微,不敢高攀,怕消受不了这等福气,如果燕大侠不嫌弃,按先父意思,收留我给姐姐当个丫环,我就满足了。”

    “诶,孙姑娘你言重了,我们出身草莽,讲究义结金兰,子卿与你一见如故,今天就由我做主,让子卿认你这个妹妹,除非你是嫌弃我们燕家。”

    “慕莲不敢,只是……”

    “没有什么只是了,只要你不嫌弃我们燕家,你就是子卿的妹妹。”

    “那…….”

    “你也不用犹豫了,这事就这么定了。”

    “一切听燕大侠安排。”

    “你也不要叫我燕大侠了,我比你爹年纪小,这样,你叫我燕叔叔吧,我就叫你慕莲了。”

    孙慕莲说:“慕莲给燕叔叔磕头了。”说完就往下磕头。

    燕过涛忙拦住,扶起孙慕莲说:“傻姑娘,使不得,这不是折我寿嘛,我们江湖中人不兴这套繁文缛节。”转头对燕子卿说:“子卿,你也过来见见你的新妹妹。”

    燕子卿走过来,亲亲热热地说:“以后你就是我妹妹了。”

    孙慕莲叫了声姐姐,燕子卿高兴地说“乖”,说完燕子卿就笑起来了,逗得孙慕莲也浮出一点笑意。

    燕过涛见孙慕莲心情有所好转,说:“慕莲啊,我们这趟镖要走到应天府去,所以暂时不能护送你回家给你爹落葬,待我们到应天府交完货,然后回来再送你到天水,就委屈你跟我们走这趟镖。”

    孙慕莲说:“一切听燕叔叔安排,我回家的事也不用急于一时。”

    “好好好,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走镖辛苦,你就跟子卿一个房间,平时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你燕姐姐。”

    “我随爹爹走村串户,什么苦都吃过,这点苦不算什么。”

    “江湖不仅苦,还险恶,这些以后让你燕姐姐慢慢讲给你听。”

    “燕叔叔,我有个不情之请。”

    “什么事情,你说?”

    “我想习武。”

    “嗯,江湖险恶,学点武艺防身也是需要的,我的掌法过于刚猛,不适合你们女子,这样,让你燕姐姐把我们燕家的‘越云刀法’传给你,下来船只停靠大的码头,再上岸给你买一把雁翎刀。”

    孙慕莲闻言大喜,说:“谢谢燕叔叔燕姐姐,我想学好武艺,终有一ri要替我爹报仇。”

    燕过涛吃了一惊,忘了孙慕莲还有杀父之仇,算起来,她的杀父仇人是施玉禄,这人可非同小可,凭自己燕家的刀法,恐怕很难胜过施玉禄——燕过涛还不知道施玉禄被楚天阔所重创,不由得担心的说:“慕莲,学武最忌心有戾气,这样容易走火入魔,报仇是一条很远的路,要吃很多苦,最好先把仇放入心里,专心练武修心,等到ri后有所成就,再谈报仇不迟。”

    这番道理孙慕莲一个小姑娘哪里懂得,但燕过涛的谆谆教诲又不能不听,她说:“慕莲谨记燕叔叔教诲。”

    燕过涛见孙慕莲虽然口中这么说,但是眼中还是燃烧着一股怒火,知道她还没有放下仇恨,只能暗叹一口气,说:“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要用心去学,去吧,今天你也累了,先四处走走休息一下。”

    孙慕莲道了个安,就往船尾走去。

    燕过涛对燕子卿说:“我还是担心慕莲报仇心切,学起武来太拼,yu速反而不达,所以你教刀法先从基本的教起,让她打好基础,暂时不要教那些凶猛凌厉的招式,以免她走火入魔。”

    “我知道了爹。”

    “可以每天传授点内功心法,让她固本培元,也好修身养xing。”

    燕子卿点点头,燕过涛接着说,“好了,你上面你照看一下,有事和牛冲商量,我先回去休息一下。”

    燕子卿说:“爹你放心去休息吧,一切有我。”

    “就是有你我才担心啊,爹最担心你急躁的个xing,凡事多想想,不要意气用事。”说完,也不听燕子卿的辩解,走回船舱里去了。

    楚天阔一个人正在船尾,望着江水静静发呆,突然听到有脚步声靠近,脚步轻盈却又没有一丝内功底子,他知道一定是孙慕莲,果然他听到孙慕莲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郭大侠,我来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楚天阔装作才发现来人一样,回头说:“哦,是孙姑娘啊,孙姑娘不用客气,行侠仗义本来是我们学武之人份内的事,何况,燕姑娘是我们东家,燕姑娘有事我们当然要代其劳。”楚天阔说完干笑一声。

    “郭大侠谦虚,如果不是郭大侠拼命相救,慕莲现在恐怕……”

    “孙姑娘不要多想,这次是我疏忽,才让贼人有可乘之机,不然令尊也不会……”楚天阔见孙慕莲眼眶又红了,知道自己又提起她的伤心事了,暗骂自己大嘴巴不会说话,好不容易孙姑娘刚稍稍放下这个事,自己又哪壶不开提哪壶。“孙姑娘,你别这样,我这人嘴笨,你不要介意。”

    孙慕莲收敛一下心神,说:“没事的郭大侠,是我失态,没有你们出现,我和我爹恐怕都遭毒手了,你对我的恩德,我没齿难忘。”

    楚天阔稍稍有点宽心,看着眼前这个失去父亲的女子,突然想起自己生世不明,而义父横遭暗算也殒命岷江,深知这种失去至亲的痛苦,不禁对孙慕莲生了几分同情之心,说:“孙姑娘,过去事就不要再想了,要坚强活下去,先人在天有灵也希望我们好好活下去。燕家镖局上下待人都不错,你不要见外,当自己是这里的一份子。”

    “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我还要跟燕姐姐学习武艺,终有一天我要替我爹报仇。”

    楚天阔没想到一个弱女子竟然抱有这样的志向,转念一想,恰恰是自己把施玉禄这么穷凶极恶的采花大盗放走,如果自己下手了结了他,至少替孙姑娘保了仇,那么孙姑娘就不用念着报仇,也不用面对施玉禄这样危险的人物。想到着,楚天阔暗恨自己妇人之仁,想他施玉禄目露邪光,怎么可能不是作恶多端,自己偏偏放过了他。他担心的问:“孙姑娘其志可嘉,但那贼人武艺高强,报仇之事,恐怕不是短期内可以做到的。”

    “无论用多少时间,我都要学好武功,手刃仇人。”

    楚天阔看着她眼中闪过的寒光,暗暗担心她会走入暴戾的邪道。孙慕莲接着说:“郭大侠你从贼人手里把我救下来,你武功肯定比他高强。”孙慕莲以惊人的直觉判断出了楚天阔的实力。

    “没有没有,我只是把他吓跑了。”楚天阔连连摆手说,但也否认自己武功比施玉禄高,对一些难以回答的问题,楚天阔尽量不回答,避免说假话骗人。“如果是我打跑了他,你会不会怪我放走你的杀父仇人?”

    “不,郭大侠,如果可以,我希望亲手为我爹报仇。”

    楚天阔见孙慕莲内柔外刚,而且眼中透着聪慧,虽然有意想传授她一些武功,但看她执着于报仇,恐怕现在传授她上乘武学反而容易助长她的戾气,还是让她跟着燕子卿学学刀法,打好基础再说吧,于是说:“那你好生跟燕姑娘学,打好基础,然后拜访名师磨练武艺,才能大成,切记心浮气躁,贪功求进,否则容易走火入魔,功败垂成。”

    “谢谢郭大侠指点。”

    “我不是什么大侠,只是一个跑江湖的,你不要叫我大侠了,我痴长你几岁,你叫我一声郭大哥吧。”

    “那你也不用一口一个孙姑娘,你跟燕叔叔一样叫我慕莲吧。”

    “这如何使得,当家的是长辈可以这么叫,我是镖师,当然得叫你孙姑娘,正如我叫燕姑娘这样。”

    孙慕莲见说服不了楚天阔,略微有点失望,换了个话题说:“郭大哥你在燕家很久了吧?”

    “我前几天才到燕家镖局的,正好赶上燕家接到这趟镖,要寻个懂水路的人,我就去试试,当家的就要了我,跑完这趟镖,赚点盘缠,我就接着闯荡江湖,所以船到应天府,我恐怕就要和你告辞了。”

    孙慕莲大吃一惊,幽幽地说:“原来郭大哥也要离开啊。”

    “有机会我路过乐山会去看你们,你知道吧,燕家镖局就在乐山,我们就是从那出发的。”

    “在江湖上闯荡,一定很痛快吧?可以快意恩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孙慕莲一脸仰慕。

    “等你学好功夫到江湖上闯荡就知道了,没有那么痛快,还有很多麻烦,还经常缺钱用。”

    “我听说戏的讲就很痛快。”

    “他要说不痛快,你们就没人愿意听了。”楚天阔哈哈一笑答道。“至少我就经常缺钱用,四处奔波,犹如丧家之犬。”

    孙慕莲将信将疑,说:“江湖真的这么难闯?”

    “江湖有快意恩仇的时候,也有凶险狡诈的时候,你行侠义的时候也要躲避凶险狡诈的暗算,难不难就看个人的际遇了,但最主要的是一定要修炼好自己的功夫,不然在江湖上一步都闯不过。”

    孙慕莲听着这番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