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葛家堡,藏身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楚天阔跻身上前,穿过人群,这时但见燕子卿一把雁翎刀正弹开对手的长剑,雁翎刀顺势一划,在对方脸上划了一刀,顿时只见鲜血直流,伴随着一声惨叫,伤者捂住脸连退几步,所退之处,众人纷纷退开。

    伤者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一身白se丝绸长衫,公子哥样子,满面血污让原本有些俊俏的脸看起来有点狰狞,只听见他恶狠狠地说:“你…你…你竟敢破我相,你别想活着出走宾江。”说完,往人群外跑去,地上几个明显被打倒的家丁也连忙爬起来跟着主人跑去,段飞追着一个跑得慢的家丁,扬鞭要打,家丁忙不迭得跑得更快了。

    只见燕子卿收刀入鞘,走到旁边一对像是卖艺的父女身旁,父亲年老体衰,身上衣服打满补丁,怀抱一把破旧的二胡,女儿十七八岁样子,虽是破旧衣服,但是样子眉清目秀,清秀可人,犹如出泥荷花,十分惹人怜爱。

    燕子卿说:“老人家不要说了,你们赶紧出城去吧,躲得越远越好。这里我来应付。”

    老人家说:“姑娘你赶紧走吧,刚才那恶少是城里葛大员外的儿子,平ri里在宾江城里横行霸道,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百姓虽然不堪其扰,但是他爹葛员外财大气粗,和县太爷称兄道弟,所以都敢怒不敢言。我们父女四处漂泊,上个月来到宾江,就听说葛家公子的恶迹,所以平时我们都不敢到大馆子去卖艺,没想到今天还是遭遇到了他。你刚才伤了他,他不会放过你的,葛家势力庞大,你不要管我,赶紧逃吧,但求你好事做到底,把小女慕莲带上,做个贴身丫头,我老头一辈子记你的恩德。”

    老人家的女儿慕莲一听父亲要自己留下,哭着道:“爹不走,我也不走,我们父女相依为命,我怎么能丢下爹一人在这里任恶人宰割。”说完抱着父亲大哭起来。

    燕子卿说:“你们两个一起走,我替你们挡着,你们速速离开宾江,我没事。”

    老人家摇摇头说:“没用的,我们身薄力弱,走得不快,葛家势力庞大,我们没有走出宾江就会被他们抓住,姑娘,还是你带着我们家闺女走,这样说不定能逃出去。”

    燕子卿朗声说到:“我燕子卿从来不做逃命的事,管他葛家势力大小,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把我怎样?”

    老人家见劝不动燕子卿,恐怕求生无望,连连叹气,抱着女儿哭在一起。

    楚天阔上前去,问:“燕姑娘,怎么回事?怎么惹上葛家了?”

    燕子卿对楚天阔素无好感,撇撇嘴说:“没你事,出事由我顶着,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楚天阔只有问段飞,“段兄,发生什么事情?”

    段飞说:“刚才老人家父女在这里拉二胡卖唱,不料被葛家恶少寻见,硬说姑娘是他们府里的丫环,要抢人,老人家自然不放,葛家的恶仆开始打人,燕姑娘路过看见这等欺负人的事,自然出手相助,没想到葛家恶少见燕姑娘姿se,竟出言轻薄,燕姑娘这才出手教训这帮恶棍。”

    楚天阔这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事情发生至此,燕子卿毁了葛家少爷的容,葛家自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对于葛家,楚天阔来过宾江多次,自然有所耳闻,葛家财雄力厚,不仅宾江城,周围县城都有生意,在西南一带也算是横行霸道,无所顾忌,葛家自知树大招风,因此花重金礼聘了几个江湖邪道高手做护院保镖,听说这几个高手武功都极为高强,不易对付,而这些邪道高手和葛家也一拍即合,联起手来作威作福,因此葛家在这一带才能如此张狂,一般的侠义人士出手,都反而被葛家的护院所伤,漕帮西南堂堂主任万里对葛家也颇为忌惮。

    楚天阔小声对燕子卿段飞二人说:“事到如今,不宜公开与葛家为敌,不然恐怕我们的船也走不了,以葛家的势力,扣押我们的镖不再话下,恐怕把我们都抓入牢房都可能。”

    燕子卿意识到自己家的镖还在码头,说:“那怎么办?”

    “如今只有让老人家父女速速出城,我们躲过耳目,再上船开拔。”楚天阔说。

    “你没听到老人家说,他们走不出几里路就会被抓回来的吗?”

    “但现在没有更好的方法,如果我们带他们上船,肯定避不过葛家的耳目,葛家势必会派人拦截,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如今应该以保镖为重。”

    燕子卿怒冲冲地道:“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老人家他们父女被葛家掳掠杀害吗?难道我们就这样见死不救?镖重要得过人命吗?”

    楚天阔闻言一怔,自己心中牵挂送药,既然无视于江湖的不平,这样还怎么自称为侠义之士?就算自己把药送到,替中原武林挽回一点力量,但眼前这对父女却都已经命丧黄泉,我将何以自处?义父时常教导我,“侠之者,助善于难,惩恶于行,公义为先,不计私利”,而我执迷于所谓武林大局,竟不顾这些市井恶xing,算什么侠士?燕子卿虽然心直口快,做事冲动,但是古道热肠,行侠仗义,反而比老江湖们更明白侠的意义。

    楚天阔意识到自己的错处,脸一红,向燕子卿作了个揖,说:“燕姑娘所言极是,是郭某小人之肠,郭某受教了。”

    燕子卿没想到楚天阔这么谦逊,被自己怒斥还向自己拜谢,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楚天阔接着小声说:“但现在实在不宜跟葛家硬碰硬,这样,我们兵分两路,我知道在宾江城外顺着扬子江百里外有个叫丰谷的江边小镇,那里有个小码头,以前漕帮走货会在那里装货,你和段兄先回船上,然后让船老大开船到丰谷镇等我,我把这父女送到安全地方,就到丰谷镇跟你们会合。”

    燕子卿说:“这趟浑水是我趟的,要送人也是我去送,你们先回船去跟我爹说。”

    段飞插话说:“这可使不得,要是你不回去,我们没法和当家的交代。”

    楚天阔说:“段兄说的有道理,我们为燕家所雇,自然要分担燕姑娘的事,再说燕姑娘你也不认识丰谷镇的路。”

    燕子卿根本不吃这套,说:“我一定要送到他们父女安全我才放心,这样我跟你去送。”

    楚天阔知道燕子卿的脾气,连燕过涛都没办法,自己不可能说服得了她,再说情势危急,不容再议了,于是对段飞点点头,说“那就只能这样吧,段兄你先回船报信,晚上子时在丰谷镇码头接我们,船老大应该知道那个地方,记住,先绕几个圈,避开耳目再上船。”

    段飞知道这是最好的安排,于是答了声好,往路旁岔路跑去。

    待段飞不见了身影,楚天阔和燕子卿分别扶着卖唱父女,往城外方向走去,楚天阔知道现在四个人在城里走动过于明显,葛家只要一打听就知道他们的去向,分头行事的话楚天阔又不放心,于是四人挑着偏僻小巷走,迂回往宾江城东城门走去。

    四人走到东城门下,远远看到守城门的兵丁正在关城门,兵丁旁边一个骑着马的仆役,看装束跟刚才打倒的葛家恶仆一样,应该是葛家派人将宾江城几处城门都关闭了,楚天阔没想到葛家行动这么快,希望燕家的船已经开出,不然可能被葛家扣住。

    楚天阔心忖,如果现在强行闯关,虽然可以闯过,但是势必会引起跟朝廷冲突,而且容易惹来葛家的追踪;如果越墙而过,现在光天化ri,也会引入注意,最好的方法是躲到夜幕降临,在夜se掩护下,飞墙而出,但现在距离天黑还有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内要躲避葛家的搜捕并不容易。

    楚天阔对燕子卿说:“现在不宜出城,待一个时辰后乘夜se飞过城墙出去。”

    燕子卿说:“你在宾江有没有什么安全的藏身之所?”

    “这倒没有,容我想想有什么地方可以避避风头。”楚天阔不能把漕帮卷进来。

    “照我说,躲什么躲,直接杀到葛家去,把他们家端了,看他们还能不能作威作福,这样一了百了。”

    楚天阔心中一动,说:“好主意,现在葛家四处在外面找人,葛家肯定防备不严,我们去躲在葛家正合适。”

    燕子卿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对,我们这就走,我知道葛家的方位,跟我来。”

    于是四个人跟随着楚天阔,迂回在宾江城的小巷中,往葛家走去。穿过两条大街,拐过若干条小巷,一盏茶功夫,就来到一个高墙大院的后巷,只见这大院的墙比一般人家的墙要高得多,足有四五个人高,一般人根本无法攀爬得上,楚天阔指着高墙:“这就是葛家宅子,当地人称葛家堡。”

    楚天阔趴在墙上听了一下院内动静,没有声响,朝燕子卿点点走,于是楚天阔搀着老人,燕子卿搀着女子,飞身上墙、落地,只见身处在一个偏院中,一条廊道把这一角隔开来,只有一口井以及栽着几根无jing打采的竹子。

    楚天阔领着他们,顺着廊道往内院走去,一路都不见人影,估计都忙着在外面追捕燕子卿他们,走到内堂处,只见一座双层木楼横贯两边,两边有通路前往前院,这应该是主厢房,这是,二楼上一座房间传来一阵惨叫:“啊…..疼疼疼,你们这群庸医,滚,滚,滚,如果不能把这疤痕去掉,拿你们人头来见。”只听见一阵重物落地,瓷器碎裂的声音,接着房间门打开,两个郎中模样的人急急忙忙夺门而出,跑下楼梯,往前院而去。楚天阔认出刚才是葛家恶少的声音,正在请郎中治疗伤口。

    楚天阔向燕子卿做了向上的手势,两人分别搀着卖艺父女,飞上上二楼廊道上,从门口侧边往房间里窥探,只见葛家恶少一个人躺在船上,脸上扎着绷带,绷带上染有血迹,看来伤口不浅,葛家恶少痛的不断呻吟,手捂着伤口。

    楚天阔四人进入房间,把房门关上,葛家恶少听见房门声响,大声叫嚷,“不要烦我。”说完回过头来,见到楚天阔四人,惊愕得说不出话来,燕子卿说:“你要是敢叫嚷,三招之内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不信你就试试。”

    恶少哪敢不信,自己脸上的伤口还疼的直跳,顿时不敢出声。

    楚天阔把卖艺父女安顿坐下,两父女对葛家恶少心有余悸,躲在一旁不敢正眼瞧葛家恶少。楚天阔走向葛家恶少,说:“葛公子,冤家宜解不宜结,今天你受伤,也是你多年来横行无忌的报应,如果以后改过自新,多行善事,大家放下恩怨,岂不是一段佳话。”

    葛家恶少见楚天阔说话和善,以为他们是来求饶的,顿时恶狠狠的说:“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毁容之仇,我非报不可,我敢保证你们活不过今天午时三刻,等我家护院回来,你们一个都跑不了,到时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燕子卿一听怒火中烧,把刀一拔说:“不知悔改的东西,如果我们活不过午时,我现在就一刀了结你。”

    葛家恶少见势头不对,悻悻地把嘴闭上。

    楚天阔又说:“我们并非害怕你们葛家权势,只是不想把事情做绝,只要你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各走各路,你看如何?”

    葛家恶少摸不清楚这一男一女的来路,一个像要求饶,一个像要斩草除根,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于是干脆就不说话,楚天阔见他没有说话,也没有悔改的意思,出手一点点中他的昏睡穴,让他昏过去。回头对燕子卿说:“我们就在这休息一下,估计一时半会不会有人来打扰心情烦躁的葛公子的。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点食物过来,吃完我们晚上好赶路。”说完,就开门闪身而出。

    楚天阔出去后,燕子卿这才有空和卖艺父女攀谈一下,燕子卿说:“老人家尊姓大名?你们从哪里来?”

    老人家说:“老头我姓孙名三清,这是小女孙慕莲。”孙慕莲点头致意。“我们是西北天水人氏,家中土地遭灾,老伴饿死,我年轻时跟戏班跑过,会拉点二胡,小女从小跟我练唱曲,唱腔不错,因此我与小女就出来卖艺混口饭,走村串巷,想着宾江城富甲一方,可能能多点赏钱,所以就过来,没想到遇上这事……”孙三清说完,连声叹息,潸然泪下。女儿孙慕莲抱着老父,也是泪如雨下。

    燕子卿见父女两受尽磨难,历经坎坷,也感到十分难过,说:“孙老伯别担心,我们会送你们到安全地方,逃离这葛家的魔爪,一切都会没事的。”

    孙三清含泪点头,慢慢止住了泪水,说:“还没请教姑娘芳名?”

    “我叫燕子卿,刚才那个男的是我们镖师,叫郭楚天,我们押镖经过宾江城,正好赶上这恶少作恶,这才忍不住出手。”

    “多谢燕女侠出手相救,大恩大德,老头没齿难忘。”

    “孙老伯不用客气,路见不平出手相助本来就是我们练武之人的本分。”

    正说着,房门又被打开,楚天阔闪身而入,手提一个布包,在桌上解开,但见几个瓦罐中各装着鸡鸭鱼肉,素菜,还有馒头,楚天阔拿出筷子分给大家,说:“还是热的,多吃点,晚上还要赶路。”

    四人坐下吃东西,孙三清许是太久没有吃过这样丰盛的菜肴,忍不住大口咀嚼,狼吞虎咽,孙慕莲毕竟是少女,桌上又有楚天阔这样的青年侠客在,即便是饥肠辘辘却也细嚼慢咽,但可见吃的津津有味。燕子卿开始向楚天阔讲述孙家父女的故事,楚天阔听完也同感悲痛,下定决心要把孙家父女安全送出,还要赠送一点银两让父女两回乡置办田地过ri子。

    四人填饱肚子,天se也已经开始暗下来了,楚天阔让大家准备一下,天se再暗一点就动身,然后就往葛家恶少的躺着的床上走去。

    楚天阔解开恶少的昏睡穴,恶少昏沉沉地转醒过来,回头一见楚天阔,才一阵寒颤似的惊醒,楚天阔说:“承蒙葛公子款待,我们酒足饭饱,正要离去,在此向葛公子告辞,希望葛公子能不计前嫌,洗心革面…”

    “如果再让我们听到你的劣迹,我一定回来取你狗命。”楚天阔还没说完,燕子卿嫌他说话婆妈,忍不住插嘴威胁葛家恶少。

    葛家恶少哼了一声,未置可否,楚天阔知道这个恶少还没有悔改,但念他年纪还算轻,不忍就此了结他,于是jing告他说:“半年后我会路过此地,如果再听到你的劣迹,我向你保证一定不会像今天这么好过了。”

    这时,楚天阔听到葛家堡前门有嘈杂人声,像是一队人马回来的样子,知道不能久留了,这是一个脚步声只往这座楼而来,紧接着传来咚咚咚的跑上楼的声音,一个急切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少爷少爷,我们关闭了城门,料想下午那个恶女子跑不掉…”话说到着,一个仆人推门进入房间,一瞧正好看到“恶女子”燕子卿就在眼前,惊讶得说不出话,燕子卿抽刀指着他的咽喉,说:“你怎么知道我们跑不了?”

    仆人吓得说不出话来。

    燕子卿再追问:“你们怎么知道我们没有出城,或者搭船而走?”

    仆人结结巴巴地说:“城门守卫说没有看到像你们这样的人出城,码头上我们也有人,都没有看到你们出城。”

    燕子卿知道葛家没有把船都拦截下来就放心了,扬起刀作势要砍,只见仆人一激灵,吓得晕过去了。

    楚天阔看天se已经暗了下来,于是伸指一点,再次戳中葛家恶少的昏睡穴,让他陷入昏迷,回头对燕子卿说:“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出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