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7章 招是不招?

作者:黑暗崛起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特种教师最新章节!

    还沒好好地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

    前往燕大的路上,叶皇正缓缓的开着车子在有些拥堵的马路上往前挪动着,一阵空灵悦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來,

    拿出手机,接通电话,

    “喂。”

    “公子,有动静了。”对面的刑干戚开口说道,

    “你们现在在哪里。”

    “巷子口的民房里,我们抓了几个常威那小子的手下,您要不要过來一下。”

    “打草惊蛇沒有。”

    “应该沒有,听说,这常威前面刚吸了点白粉,现在正在飘飘然呢。”

    “等我一刻钟,我这就过去。”

    说着,这边叶皇挂掉电话,然后抬头往前绵延不绝的车流看了一眼,无奈的拍了拍方向盘,,继续在这蚂蚁爬一般的马路上往前凑着,

    直到走上立交桥叶皇这才总算是被解放出來,踩下油门绕了一个远路赶去了燕大,

    差不多二十分钟左右,叶皇将车子停在了燕京大学不远处的一条老巷子前,然后提着钥匙走进了巷子内,

    刚进巷子,便看见了等候在一条胡同口的刑天,

    “公子。”

    “沒打扰你和紫晴幽会吧。”

    “沒有,正巧她也在家里闷得慌,就出來透透气。”

    被叶皇这样说,刑天依旧是有些腼腆,脸色发红的挠了挠头,

    说起來,自己跟紫晴能够好上,还多亏眼前公子的从中撮合,若是靠自己估计还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那就好,走吧,过去看看。”

    拍了拍刑天肩膀,两人迈步往巷子里走去,

    两人在巷子里七拐八拐最终在一栋民居前停了下來,刑天敲了敲门,片刻之后房门从里面打开,

    “公子。”

    开门的人对着叶皇恭敬的喊了一声,

    “嗯。”

    点点头,叶皇示意对方让开路子,随即两人弯身而入,

    进入之后,叶皇这才发现,这是一处类似于库房的建筑,是由以前的老民房改造而成,

    里面堆积着一些货物,外面则是几张大学里一样的床铺,都是上下层,一共有七八个位置,上面还有着铺盖,一些衣物凌乱的摆放着,一股潮湿的味道充斥屋内,

    在墙角叶皇还发现了吸毒用的针管和一些安全套,估计是一些人鬼混留下的东西,

    “你们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这库房位于深巷内,从外面看谁也想不到这会是一间库房,老刑几人找到这一处地方,叶皇倒真有些意外,

    这老家伙又不属耗子的,总会往这地方钻吧,

    “是邢先生让抓到的几个人带我们过來的,他说怕打草惊蛇。”

    被刑干戚点名从叶家调过來的一名保镖对叶皇解释道,

    “难怪。”

    点点头,叶皇释然,

    “人呢。”

    “在里面,叔正在审理呢。”

    刑天说道,

    “这老家伙不会又再虐人吧。”想到这老小子一段时间沒有松散筋骨了,叶皇还真有些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里面修理人了,

    叶皇这么一说,跟在他身后被刑干戚带來的几个保镖都是一脸的尴尬,

    从这几个人被捉回來,邢先生可不就沒停下手來,几个人早就被揍成猪头了,

    沒有再说什么,叶皇迈步往里面走去,还沒走到尽头,老远叶皇就听到了里面凄惨的叫声,

    “哎哟喂,这位爷,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您就手下留情一下吧,再打就沒命啦。”

    “求求你,饶命啊……”

    “我们什么都说了啊,您还打啊……”

    哭天抢地的哭喊声在堆积的物料背后传了过來,

    “都交代了,骗鬼呢,看你们一个个长得猴精猴精的就知道你们还有沒交代的,我可跟你们说了,现在交代了什么都好说,过会等我们公子來了,你们再交代,那就不是挨一顿揍这么简单了。”

    “哎哟喂,这位爷,不是我们不交代啊,我们只是普通的酒吧工作人员,能知道些啥啊……”

    “就是,就是,我们都交代了,您就是再打也说不出什么來啊。”

    被刑干戚打得挤在一起的三个人顶着熊猫眼,肿着腮帮子的确是凄惨无比,却是不肯在多说什么,

    “妈了个巴子的,别让老子动粗,信不信,现在就把你们沉了未名湖。”

    刑干戚破口大骂起來,

    原想着在公子來之前把这几个人知道的底子给折腾出來,哪想到这几个人嘴巴倒是挺硬,沒用的交代了一大堆,连做事戴多大的套儿几乎都交代了,结果自己想要知道的却是交代的很少,

    死咬着牙关子,就是不承认,

    “就你这种审人的法子,你就是沉了密云水库也沒用。”

    就在刑干戚要破口大骂的时候,身后却是传來了叶皇的声音,

    赶忙的转头,老刑恬着脸看着叶皇,

    “嘿嘿,公子,怎么这块就过來啦。”

    “我再不过來,这三人真让你沉了未名湖咋办。”叶皇打趣道,

    “哪能呢,这不是气的嘛,这仨小子打死也不说,我这一气,就骂了一句。”

    “行了,把他们带出來好了,就你这法子,人死了也沒用。”

    摆了摆手,叶皇示意几个人上前把人抬出來,自己则是往门口走了过去,

    “人在哪里捉到的。”

    “在燕京大学里面,我让天子过來的时候,这三小子鬼鬼祟祟的从西门町里出來,我就跟了上去,天子人一到,就让我给捉來了。”

    刑干戚跟在旁边答应道,

    “问出什么來沒有。”

    “问出一些,这常威的确对萧小姐恨之入骨,准备今天报复,不过至于怎么报复还不清楚,这仨小子死也不说。”

    “人被你关这地方,他们说才怪。”

    白了刑干戚一眼,叶皇轻哼了一声道,

    “这跟我关这地方也有关。”

    刑干戚不解,

    “叔,你把人关在里面又打又骂,是个人都会以为你会杀人灭口,他们说了会死,不说还有可能活,倘若是你,你说还是不说。”

    相比于刑干戚的模糊,刑天却是清楚的很,

    这种套路以前看抗战剧他可是看到过不少,稍微联想一些就明白,

    “我擦,我说这仨小子被揍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了,怎么还不说呢。”

    刑干戚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大骂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