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121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前夫得寸进尺,新番外(蒋乐乐篇)121

    尉迟素紫愤怒了,她用力一挣,直接从顾东宸的脊背上掉了下来,一下子摔在了潮湿的沙滩上,如果没有雨披,她就再次弄湿了自己。舒睍莼璩

    “你干什么?我已经很累了……”

    顾东宸喘息着,俯下身伸出了手,想将尉迟素紫拉起来。可小女人似乎真的生气了,一把将他的手打开了。

    “不用你管我,走开,我自己可以回去,走不回去,我可以爬回去。”她的脸涨红了,呼呼地喘息着。

    顾东宸收回了手,站在她的身边,无奈地说:“不要闹了,已经很晚了,大家会说闲话的。”

    “我不在乎,索性我和顾三少爷在一起也不可能有什么好名声了,随便他们说好了。”

    伤心的泪水含在了眼里,先是赫连宇阳,她以为可以是个好归宿,想不到那个男人喜欢自己的妹妹,然后是金以武,是个登徒子,现在是顾东宸,她的感情道路为什么这么艰辛,做女人,做到她这个份儿上,真是难受死了。

    “我发誓,如果我这样离开海翔,我就像上次那样,随便找个男人嫁了,这样一了百了。”

    “你敢!”

    顾东宸怒喝了出来,他想让她找个好男人,不是让她随便找个男人嫁了,那还不如嫁给他,因为他已经打算好好做人了。

    “你凭什么管我?无聊!”

    尉迟素紫抽了一下鼻子,支撑着站了起来,该死的沙滩,让她的腿更软了,没走几步,她再次蹲在了地上,气恼地挥着手臂,她真是没用,竟然走不动了。

    “我背着你……”顾东宸走到了她的身边。

    “不需要……”尉迟素紫宁可这样蹲着,也跟他走。

    “好了,大小姐,最多我回去考虑一下……只要你能承受我的那些绯闻,和可能的闲言碎语,我会……”

    “真的!”

    不等顾东宸说完,尉迟素紫惊喜地站了起来,直接投进了顾东宸的怀里,死死地抱住了他,她好高兴,他能接受她。

    顾东宸无法形容自己的心,他看着扑向自己的女人,心里的那丝甜蜜在不断地上升着,他相信自己不会再受到其他女人的you惑,永远珍爱她一个。

    可是……就算他肯接受这个女人,二哥,二嫂,还有尉迟家的人,会用什么眼光看待他?他们会认为他的老毛病又犯了。

    再次将尉迟素紫背了起来,顾东宸知道自己必须想别的办法将这件事平息掉,让尉迟素紫回到韩国去,这个女人只是暂时迷恋他而已,他不会让她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他们大约走了两个小时,才看见了别墅白色的影子,尉迟素紫十分疲倦了,她在顾东宸的脊背上打着瞌睡,

    尉迟素紫睡得很踏实,很沉,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她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自己的妹妹蒋乐乐。

    “水儿……”

    “姐,你感觉好点了吗?从昨天晚上回来,打针之后,你就一直昏睡,我一早赶回来,听海瑟提及,很着急……”

    蒋乐乐欣慰地看着大姐,好在她只是发烧,没有什么其他的大碍。

    “我淋雨了。”尉迟素紫回答着,她的目光在房间里搜索着,却没有发现想看到的男人,不觉有些失望了。

    “昨天晚上是暴风雨,你怎么出去了,真是让人不放心,如果不是东宸半夜将你背回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蒋乐乐埋怨着姐姐,都那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顾东宸人呢?”尉迟素紫低声地询问着,她几乎记不清什么时候回来的,只知道打针的时候,有人一直抱着她,她喊了几声痛,就睡过去了。

    “他今天上午走了。”蒋乐乐说。

    “什么时候回来?”

    尉迟素紫的面颊是羞红的,顾东宸答应了她,给他们的感情一次机会,不知道有没有和水儿夫妇说明。

    蒋乐乐将水杯端给了姐姐说:“他可能需要一年半载的才能回来。”

    “啊?”

    尉迟素紫直接惊呼了出来,什么一年半载的,顾东宸去了哪里?

    “船厂需要派技术工人到美国学习,回来教授大家新的技术,原本是派陆工程师一个人去的,可顾东宸今天早晨提出一同出去,这样可以多一个人掌握,能牢固一些,我们也觉得这是个机会,他既然想去,我和东瑞当然举双手赞成了,呵呵,以前,叫他出国他都不愿意,想不到现在主动要求去了。”

    蒋乐乐微笑着,这个三弟终于有长进了,只要学好了技术回来,就可以帮他二哥扛起重担了。

    “出国?”

    尉迟素紫直接傻眼了,顾东宸不是说……原来那只是他的缓兵之计,他只想让她乖乖地跟着他回来。

    “飞机早就起飞了……”蒋乐乐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起飞三个多小时了。

    “骗人,你敢骗我,顾东宸!”

    尉迟素紫一把掀开了被子,飞速地向门外跑去,一直冲到了别墅的广场上,佣人们正在忙碌着,暴风雨之后,很多地方需要精心打扫。

    呆呆地看着远处的大海,尉迟素紫哭泣了起来,什么都来不及了,顾东宸已经飞往了美国,他扔下了她。

    失魂地走了回来,看到了客厅里看着她的妹妹。

    “姐姐,你怎么了?”蒋乐乐疑惑地看着尉迟素紫,姐姐的表情……好像……她的心不由得纠结了起来,她不希望那是真的。

    蒋乐乐忐忑不安,她最害怕的就是姐姐爱上顾东宸,在蒋乐乐的心里,永远也无法挥去那个男人卑劣无耻的一面。

    尉迟素紫进入了客厅,刚好顾东瑞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好多了吧?”

    “好多了。”尉迟素紫坐在了沙发里,目光有些呆滞,一年半载?如果顾东宸想躲避开她,可能几年都不会回来,除非她死心了。

    “嗯,明天收拾一下,和乐乐一起回韩国,我这里有些事情要处理,就暂时不去了。”顾东瑞手里拿着文件,三弟走了,很多工作他要亲自打理了。

    “我不回韩国。”尉迟素紫直接说了出来。这让蒋乐乐和顾东瑞都愣住了,她不回韩国,要去哪里?

    “我去美国找顾东宸。”尉迟素紫坚定地说,她现在完全相信了,顾东宸不是想象的坏男人,他躲避着她,就是希望不让自己染上他的污名,一个处处为他着想的男人,她还在意什么呢?

    “去美国?大姐?”

    蒋乐乐走过来,惊愕地看着姐姐,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姐竟然要去美国找顾东宸?

    “对,我要去美国找他,而且我还要和他结婚。”

    直接站了起来,尉迟素紫向楼上走去,她要抓紧时间,要在第一时间见到那个男人,告诉他,不管什么都不会动摇她的心。

    看着姐姐的背影,蒋乐乐良久无语,她的肩头都在颤抖着,似乎是一种不满,她看向了自己的丈夫顾东瑞。

    “到底怎么了?你弟弟……”

    “你看看你的脸都气白了。”

    顾东瑞走过来,轻轻地搂住了蒋乐乐的腰身,劝慰地说:“你应该早早就预料到的,记得在韩国吗?你大姐的婚礼上,东宸进去之后,只和你大姐说了几句话,你大姐就跟着他走了,这已经说明了问题……”

    “可是……”

    蒋乐乐不想在这里说顾东宸的坏话,可事实上,每个人都知道顾东宸的为人,他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大姐好。

    “没有可是,乐乐,你不能阻拦什么,你大姐也不会听你的,就好象……当初的你和我,你大哥那么阻止,你还是回到了我的身边,这是一种信任,你相信我,就像你大姐相信东宸一样。”

    顾东瑞轻轻地抚mo着蒋乐乐的长发,闻着她身上you人的芳香,他多么珍惜这个女人。

    “你弟弟不会对大姐好的。”

    “他会的,知道他为什么去美国吗?”

    “不知道,为了学习?”

    “不是,为了你大姐,他说他不想毁了一个女人的幸福,我想那个女人就是你的姐姐。”

    “我的姐姐?”

    蒋乐乐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一直讨厌出国的顾东宸决定出国了。

    蒋乐乐无法再阻拦姐姐,看着姐姐提着行李走出了海翔的别墅,她的心不在这里,早就飞到了遥远的美国。

    “也许这是姐姐的归宿,希望东宸不要辜负她。”

    蒋乐乐轻叹一声依偎在了顾东瑞的身上,目光之中已经没有那份担忧,姐姐不是个糊涂的人,一定有什么原因让她如此义无反顾,爱情谁也说不清其中的奥秘,只有感觉到了的人,才知道它的滋味儿。

    “我想……不会的……”

    顾东瑞轻轻搂住妻子,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小宝贝正在长大,那乐乐的隆起,让他倍感欣慰。

    “看来我庸人自扰了。”蒋乐乐的面颊上终于露出了笑脸。

    “你应该多关注一下你的丈夫,他现在好像被冷落了……”

    “哪里有?”蒋乐乐有些羞涩了。

    “既然没有冷落我,就看着我……”顾东瑞将蒋乐乐的面颊转过来,深情的目光迎视上去,蒋乐乐抬起眼眸,露出羞涩的神情,她看着他,真情流露。

    “东瑞……有你在身边真好,每次依偎着,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就好象一座大山,那么坚固,稳定。”蒋乐乐感叹地说。

    “我可不想成为一座大山,我只想做蒋乐乐的老公,偶尔享受一下老婆的温柔。”顾东瑞戏虐地端起了蒋乐乐的下巴继续说:“我该怎么疼你呢?不如……”

    顾东瑞眼里的***让蒋乐乐用力地捶了他一下说:“想什么呢?大白天……”

    “大白天不可以想吗?我的老婆……”

    顾东瑞说完,用力一把将蒋乐乐抱起,带着优雅的微笑向楼上走去。

    “不行,东瑞……”

    “怎么不行,我轻点,不会伤到他……”

    “你真坏……”

    “老婆不就喜欢老公的坏吗?一会儿让你看看我有多坏……”

    “嗯……”

    柔情环绕着海翔别墅,薰衣草的香气充盈在空气中,蓝天上鸟儿在不停的欢叫飞翔,船厂里工人忙得热火朝天。

    ****************************************

    美国……

    顾东宸住进了预定好的公寓,按照预定的学习计划,是学习半年,但他到了美国之后了解要学的技术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知识实在太匮乏了,以往的时光都浪费掉了,他不能放弃武装自己的机会,他决定一直留下来学够三年。

    就在他第二天参观了美国先进的船厂之后,回到公寓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提着行李的女人,她一改以往的风格,穿着一身休闲的装束,头发束起来马尾,那不是尉迟素紫吗?

    揉了一下眼睛,顾东宸以为自己看错了,再定睛看去,仍旧是她。

    尉迟素紫看到了顾东宸,直接将行李扔在了地上,飞快地奔跑了过来。

    顾东宸完全失神地抱住了她,人仍旧处于惊愕之中。

    “你,你怎么来了?”

    “找你,陪着你……”尉迟素紫直截了当地说。

    “你别闹了。”顾东宸生气地说,这不是开玩笑的,跟来美国,亏她能做得出来。

    “不是开玩笑,我已经决定了,这辈子都跟着你,如果你不要我,我现在马上就去跳海!”

    “这里没有海。”顾东宸不安地说,好像尉迟素紫铁了心要和他在一起了,他虽然还在抗拒,可他的心却洋溢着幸福的感觉。

    “那我跳河。”尉迟素紫不示弱地继续说:“总之,你不让我跟着你,你就是杀人凶手。”

    “素紫……”顾东宸用力地抱住了她:“你真的不嫌弃我吗?”

    “不嫌弃,是你嫌弃我……”尉迟素紫的眼睛红了。

    “我怎么会嫌弃你,你那么好,那么美,那么纯洁,和我的不堪比起来,你就好象完美的天使……”

    “我不要当完美的天使,我只想当你的女人,让你一辈子只要我一个,对我好,疼我……”

    这是尉迟素紫的梦想,为了这个目的她已经破釜沉舟了。

    “誓言都是苍白无力的,素紫……我不想在这里向你保证,假如你信任我……”

    “我信任你,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说了,我告诉我妈妈,我们早就住在一起了,因为小矛盾分开了,才出了结婚的闹剧,而且我说我有了,妈妈就没有办法反对了,爸爸也很无奈,似乎默认了。”

    “素紫,我刚刚树立起来的形象又被你破坏了。”

    “你哪里还有形象……”

    尉迟素紫将面颊凑了上去,tiao逗地看着顾东宸,开心地说:“你不想给未来老婆一个吻吗?”

    “未来老婆……”

    看着尉迟素紫的红唇,顾东宸的面颊露出了欣喜之色,他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说:“我们这就去结婚,立刻!”

    “立刻?”

    尉迟素紫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顾东宸的话。

    “既然你已经和大家说了,你是我的人,我也不能没有什么表示,我们去结婚,让他们知道,我是个想负责人的男人。”

    “我就知道……你会要我的!”

    尉迟素紫直接跳了起来,搂住了顾东宸的脖子。

    美国的这个婚礼很简单,只有牧师和新婚夫妇,一个恬静却温玫的婚礼,他看着她,她看着他,四目相对的一刻,他们彼此明白自己的心意,只要是真心的,何需那些旦旦的誓言。

    *****************海翔*****************

    “素紫结婚了,看,还邮寄了照片。”蒋乐乐惊呼着。

    “我看看……”顾东瑞走过来,拿过了照片,那是一幅尉迟大小姐和顾东宸的合影,顾东宸似乎哭笑不得,而尉迟大小姐则拉着他的耳朵对着镜头大笑着,顾东宸虽然被拉得别扭,却难以掩饰他神情之中的幸福。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看到这样的照片,顾东瑞大笑了起来,看来这是宿命,弟弟终究被这个女人管束了。

    “没想到,我大姐这么欺负人啊……”蒋乐乐也笑了。

    “你不是也欺负我吗?”顾东瑞调侃地说。

    “谁欺负你了?”蒋乐乐有些害羞了,她的目光仍旧盯着那张照片,感叹地说:“我现在才发觉,他们看起来很般配……”

    “你的姐姐带给了我弟弟阳光,也改变了他。”

    “听说他们要在美国生活三年,东宸要深造。”蒋乐乐说。

    “相信三年之后,东宸回来,将是海翔最尖端的人才。”顾东瑞感叹着,想不到弟弟的转变这么大,他这次可以放心了。

    ****************三年后****************

    釜山老宅。

    老奶奶已经爬不起来了,仍旧愿意听孙媳妇唱一段黄梅戏,重孙子辈份的都来了,老太太觉得自己很庆幸,就算马上咽气也没有遗憾了。

    长孙尉迟明拓将她扶了起来。

    “都来了吗?”老太太眯着眼睛看着。

    “都来了,所有人都来了。”

    顾东瑞夫妇带着两个孩子,灿平,还有小炜博,都是男孩,他们准接第三胎,他们的小公主,蒋乐乐现在很少参加娱乐活动了,她的很多乐趣放在钢琴上,如果不是家里离不开她,她肯定会去国外继续她的音乐生涯。

    不过很多事情难以两全,顾东瑞殷切的眼神让她不能抗拒,似乎作为女人的宿命,她将自己的全部交给了这个男人,而他就像他说过的,除了工作繁忙之外,什么都听老婆的话,霸道嚣张的顾二少变得异常温和。

    “真不习惯啊,为什么要穿这样的衣服。”顾东瑞看着自己身上的韩服,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脱掉西装,换上韩国人的传统服饰。

    “你是尉迟家的女婿,就一定要忍耐了。”蒋乐乐羞涩地看着自己的丈夫,看不出来,东瑞穿什么都那么帅气。

    “看来只能这样了。”

    顾东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妻子的身上,然后转过身,一把将蒋乐乐搂住了。

    “我发觉你穿上韩服,看起来更温柔了。”

    “仅仅看起来温柔吗?”蒋乐乐反问着丈夫。

    “是看起来温柔,内里也很温柔……”

    顾东瑞搂住了妻子的纤腰更正着,他怜惜地吻着蒋乐乐的面颊,就在他的唇要下落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了,尉迟老夫人尴尬地看着他们,显然她走错了房间。

    “奶奶……”蒋乐乐推开了顾东瑞,有些不好意思了。

    “奶奶老糊涂了,找错房间了,你们……继续……”尉迟老夫人微笑着,她今天最开心了,儿孙满堂,让她乐得合不拢嘴巴了。

    赫连宇阳也百忙之中和妻子尉迟素玫来到了釜山,他们有了两个孩子,大女儿还有一个小儿子,素玫看起来还是那么随意,脸上洋溢着幸福,她现在已经是皇斯岛的女主人了,婆婆现在的乐趣就是陪着孙女儿和小孙子。

    顾东宸夫妇已经学成回国了,他们晚一些,尉迟素紫肚子正大呢,预产期就快到了,这个浪/荡三少爷终于找到了可降伏他的人,几乎什么都听老婆的,只要老婆说的,就算是错的,也是对的,他在珍惜自己得来不易的家。

    “每年的祭祖都是奶奶出面,今年却是我了。”白素青这个不是韩国人的韩国媳妇,也习惯了祭祖的仪式,也明白了为什么家族这么坚持这天的重要意义。

    “等傲风结婚了,你也可以轻松一下了,让未来的儿媳妇管这些,我们也享受一下其中的乐趣。”尉迟明拓对妻子说。

    说到这个长孙的婚事,还真是有些愁人,不知道尉迟傲风在想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