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117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前夫得寸进尺,新番外(蒋乐乐篇)117

    “你从来没有意识到你需要什么?你不需要我,你只需要你的工作和讨好我的爸爸和妈妈,金风影,我要的是一个男人,一个让我爱慕的男人,而不是一个木头,现在也不想隐瞒你,赫连宇阳和我的相遇虽然有些尴尬,但……我们之间的感觉却强过于你,我已经决定了,我们解除婚约,我会嫁给他,就算是一个赌注,我也会去那么做。舒睍莼璩

    尉迟素玫说完这句话,气力都不够用了,她终于说出来,心里却安慰了许多,这个让她倍感负担的婚约该结束了。

    金风影看着尉迟素玫坚定的神情,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处于一种没有办法挽回的尴尬境地,态度恶劣只会将事情弄得更糟,于是他一改愤怒的表情,哀求地看着尉迟素玫。

    “素玫,我刚才只是太生气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原谅我吧,我只是嫉妒而已,不要解除婚约,我是爱你的,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会疯掉的。”

    “不是的,我没有和你生气,只是原来我们都没有好好想过,决定订婚也太草率了,他的出现,让我更加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金风影,我们不合适,就算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所以我们还是……”

    “谁说不会幸福,你没有尝试怎么知道?我会给你幸福的,素玫,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你和其他的男人的关系……还有孩子,如果你想留下来,行,我也支持你的决定,会当他是亲生的一样,我发誓……只要你嫁给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金风影举起了手,誓言旦旦地说着。

    只要现在素玫不提出解除婚约,他什么都答应,不就是一个孩子吗?他可以再让素玫生,生属于他们的宝宝。

    似乎这样的妥协也毫无效果,尉迟素玫无奈地摇了摇头,金风影这样哀求绝对不是原谅了她的错误,而是一种挣扎,最后挽回婚约的一种无奈之举。

    “不要这样,你没有必要放下自己的坚持,你在意的,不然不会闹成现在的样子,金风影,我已经决定了,对不起!”

    坚定地收回了目光,尉迟素玫不想说话了,她扭开了面颊,希望谈话就到这里吧,金风影也是个律师,应该明白她表达的意思,也该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造成了一定的解决,就没有办法挽回了。

    是缘分安排她去了中国,也是缘分让她酩酊大醉进错了房间,却找对了人,赫连宇阳一个闯进她心扉的男人,就算推也推不出去,心就这样为他沦落了。

    金风影颓然地看着病床的尉迟素玫,没有可能了,他真的失败了。

    “你真的打算嫁给那个男人?”

    “是的。”尉迟素玫只说了两个字,态度十分坚决。

    “你会后悔的,他只是个花花公子,你不过是他床上的一个女人而已。”

    “他不是的,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直觉?可笑的理由,好吧,随便你,像你这样的女人,就算娶了,我也会戴上不知道多少绿帽子。”

    漠然转过身,金风影满心愤恨,他做错了什么,什么也没有,是这个女人背叛了他,现在又离开了他,他成了一个可怜可悲的人。

    尉迟素玫看着金风影的背影,他刚才不介意的话都是假的,他不知道有多介意,甚至记恨在心。

    但愿他是真的放弃了,也给她一份心灵上的解脱。

    金风影拉开了病房的门,他看到了正在急切等待的赫连宇阳,目光之中的幽怨更深了,他恨死了这个中国男人,如果不是他,他现在就快和素玫结婚了。

    “赫连宇阳,你真行……”

    说完这句话幽怨的话,金风影直接向医院外走去。

    赫连宇阳猜也能猜出来尉迟素玫已经断然提出了解除婚约,不然金风影不会看起来那么狼狈。

    轻轻地推开了病房的门,发现病床上,尉迟素玫低着头,似乎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尉迟素玫听见了开门声,抬起了头看向了赫连宇阳。

    “我跟他说明白了……”素玫虽然释然了,却仍旧觉得有些不安,因为金风影的那个眼神似乎没有那么坦然。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

    赫连宇阳走到床边,坐下来,握住了尉迟素玫的手,深情地说:“是我抢走了属于他的女人,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不会那么坦然。”

    “我感觉有些不安……似乎我们在一起的事实,造成了很多麻烦……”

    “很多事情很难十全十美的,就好像我们的相识,很晚,如果早一些,就不会有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赫连宇阳用手指梳理着尉迟素玫的发丝,虽然相识的晚,感觉去那么强烈,目光落在尉迟素玫的小腹上,想象着自己的宝宝正在发育着,他什么都不在乎了。

    “我差点失去了他……”尉迟素玫mo着自己的小腹,愧疚地说。

    “我也被你吓坏了,不过我更担心你……”赫连宇阳的眼眸看过来,让尉迟素玫的低落的心再次涌起狂潮。

    ***************尉迟别墅***************

    三天后,尉迟素玫顾复出院了,因为是怀孕初期,医生叮嘱还是要多多休息,不要太忧虑了,那会影响孩子的健顾。

    回到了别墅,尉迟家带着愧疚的心,正式和金风影提出解除婚约。

    金风影如约,带着律师来了,他仍旧看起来十分文雅,看着那份解除婚约的文件,金风影的双手发抖,目光无限留恋尉迟别墅的奢华,这里就好像是一个总统府,是韩国最气派的居所,可惜,现在却已经没有了他的落脚之地。

    拿起了笔,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枚钻石戒指交还在了他的手里,他和尉迟素玫的婚约正式结束了。

    扔下了笔,金风影最后看了一眼尉迟素玫,转身大步向别墅的门外走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尉迟家的人都觉得惋惜,一个好男人,却没有得到女儿的青睐,也许就是这个“好”字,成了这个男人的症结。

    尉迟素玫坐在沙发里,气色已经好了许多了,赫连宇阳因为对素玫的体贴照顾,很快取得了尉迟家的喜爱,大家似乎也接受了他,尉迟傲风虽然还呈现出他的冷漠,却也不对赫连宇阳再动拳头了。

    大姐尉迟素紫拿着一本杂志,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看着,显得心不在焉,她的目光却仍旧忍不住瞥向赫连宇阳,很快又躲避开了,她的心里一阵阵酸楚,就算没有了希望,她仍旧喜欢这个男人。

    一百零八元还在她的手里,虽然她不理解那是什么意思,却舍不得丢弃。

    得不到的总是好的,在尉迟素紫的眼里,天底下没有什么男人比得上赫连宇阳,可是这个出色的男人就要成为自己的妹夫了。

    赫连宇阳趁着大家都在,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希望能得到尉迟家的支持。

    “我打算尽快和素玫结婚。”

    “我们没有什么意见,素玫不能大着肚子还没有出嫁,那会损毁尉迟家的声誉。”尉迟商会会长对此没有意见。

    “素玫喜欢就好。”

    白素青也了解一些这个男人的背景,良好的家境,正统的教育,在中国享有的口碑,这些让她稍稍安心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尉迟傲风开口了。

    “既然要结婚那就尽快,我去安排,不过婚礼必须在韩国举行,我要让整个韩国媒体知道,我的妹妹风光出嫁了。”

    尉迟傲风的态度十分霸道,男人结婚,自然要将新娘娶回家,在自己的家举办婚礼,赫连宇阳的婚礼应该在中国,可他却希望在韩国举行。

    赫连宇阳皱了一下眉头,知道尉迟傲风在担忧什么,他犹豫了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行,就这样定了,皇斯岛,我不会大办了,因为素玫的身体吃不消。”

    多么体贴的一句话,赫连宇阳完全可以举办两次婚礼,一次在韩国,一次在中国,可是为了素玫,不能让她太劳累,他决定只举办一次,就在韩国。

    这句话让尉迟傲风顿时无话可说了,一个堂堂皇斯岛的未来男主人,环球影视的总裁,能为了素玫的身体,低调处理婚礼,确实不容易。

    尉迟傲风轻咳了一声,心里已经开始赞许这个中国男人了,相信他会对自己的妹妹很好的。

    “你能这样决定,我很佩服……我的妹妹就交给你了。”

    走到了赫连宇阳的面前,尉迟傲风伸出了手,和赫连宇阳紧紧握住,目光抱歉地看着赫连宇阳的鼻子:“我没想过要打你的鼻子,只是当时太生气了没有看准就挥出了一拳。”

    “那我是不是可以还回来?”欧亚宇阳调侃地说。

    “当然不可以。”

    尉迟傲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那是替我妹妹打的。”

    “相信我,我会对素玫好的。”

    “我相信你。”

    尉迟傲风终于露出了笑脸,这让赫连宇阳也轻松了许多。

    “现在好了,我的女儿要出嫁了。”

    白素青高兴地抱住了素玫,终于她的一个心思了结了,素玫出嫁之后,就剩下素紫了,素紫也答应相亲了。

    一直坐在一边的大姐尉迟素紫突然放下了杂志,她已经忍耐着听了好久了,于是目光黯然地看着大家。

    “我也有事要宣布,大家不要觉得太吃惊,因为我也要结婚了。”

    “结婚?”

    白素青惊呼了出来,没听说大女儿喜欢哪个男人,怎么突然说要结婚了?

    “是,结婚,和金以武,金社长的大公子。”尉迟素紫挺直了脊背,似乎想证明,自己也是个有魅力的女人,不知道多少男人和她成了好事呢。

    “金以武……好像安社长上次提出来过,他很喜欢我们家的素紫。”尉迟会长想起来了。

    “金以武也在你爸爸的商会上班,看起来好像挺斯文的,也肯干。”白素青补充说。

    “那只是表面,我还是调查一下再说吧。”

    尉迟傲风永远都不相信任何人,像金以武那样的男人,他不是没有见识过,表面斯文,内心龌龊,大妹妹要出嫁,还是要慎重考虑一下。

    “不用了,素玫都可以这样嫁人,我为什么不行?我已经决定了,不举行婚礼,直接登记,然后旅行结婚。”

    尉迟素紫任性地站了起来,三天,她只需要三天,就可以将自己嫁出去,羞恼的目光再次看向了赫连宇阳,他说过要来韩国提亲,却是来向妹妹提亲的,她的什么脸都丢光了。

    赫连宇阳感到了那双羞恼目光的直视,也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会这么着急结婚,她想向他证明,她是一个有人要的女人。

    曾经的错认难以挽回,但赫连宇阳实在想不明白,尉迟大小姐怎么会这么轻率呢,结婚不是儿戏,岂能赌气。

    和素玫比起来,赫连宇阳确实没有办法喜欢这个女人。

    “我的婚事不用你们管,我自己来运作。”

    尉迟素紫冷漠地扔下了这句话,向楼上走去。

    客厅里的每个人仍处于恍然之中,好像一天之间,两女儿都要出嫁了,只不过,为何让人有种十分别扭的感觉,两个婚礼似乎更像一场竞赛。

    大姐离开之后的最后一眼,看在了尉迟素玫的眼里,她不觉皱起了眉头为何大家看赫连宇阳的眼神那么奇怪?

    赫连宇阳要回酒店了,尉迟素玫坚持要去送他出门。

    两个人走在了甬道上,素玫突然拉住了赫连宇阳的大手,将他拉到了一处平静的绿化景观里,目光痴痴地看着她。

    赫连宇阳楞了一下,马上露出了戏虐地微笑。

    “真是个调皮的女人,想和未来老公独处一会儿是不是……我也和你一样,刚才真怕你不送我……其实我很想……”

    手指轻轻撩开她的发丝,赫连宇阳的目光落在了她粉红的唇瓣上,现在她是他的准女人,他可以大大方方地品尝她了。

    “不是……”

    尉迟素玫用手挡住了凑近的唇,赫连宇阳却直接吻住了她的手,眼神仍旧那么痴迷,他真想将她抱起了,抱上他的车,然后拉回他的酒店……

    “我好想你……”

    “别这样,我有事要问你?”尉迟素玫捶打了他一下,怎么那些斯文一下子都没有了,他坏坏的一面又显露了出来。

    “问吧,不过问完了,要给未来老公一个热吻,不然我会睡不着的。”赫连宇阳放开了她的手,倚在了景观树下,目光徜徉地盯着尉迟素玫。

    被这样盯着,尉迟素玫的面颊红了,良久她才回过神来,低声询问。

    “大姐,我是说……大姐好像……”

    “是因为这个,你看出来了?”赫连宇阳脸上的戏虐没有了,他紧绷住了面颊,原本不想说的,但既然素玫看出来了,就没有必要隐瞒了。

    看出来了?

    尉迟素玫的心头一震,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了上来,难道赫连宇阳和大姐……他怎么可以招惹了大姐,又来招惹她?

    尉迟素玫不愿相信赫连宇阳是那样的男人,因为她已经打算以身相许,为他生下这个孩子,可事实却是……

    “你,不会和大姐,你们在我之前就认识了……”

    尉迟素玫想着大姐的那双幽怨眼神,立刻捂住了嘴巴,完全不能呼吸了,那不是真的,不是的,她没有办法接受,赫连宇阳到底心里的女人是谁?

    “我没有,素玫,那是误会,一个错误!”

    赫连宇阳不得不将在海翔遇到她的大姐的事实说了出来,他误将素玫的大姐当成了她,还展开了追求的攻势,并应允了来韩国求婚,可就在那之后,他遇到了真正的她,一切都无法说清是谁的错。

    “你追求了大姐?还答应了她到韩国求婚?”太荒唐了,尉迟素玫呆若木鸡,怪不得大姐看起来不开心,还匆匆决定要嫁给金以武。

    毫无疑问,大姐受伤了,她决定嫁给金以武不是因为爱情,而是羞恼的结果。

    “我不知道你们家有双胞胎姐妹,当时我就觉得感觉不对,但以为那只是陌生的原因,我给了她一百零八元,就是你在酒店留给我的,她当时也没有反驳,我完全误会了,就算离开海翔的时候,我还觉得疑惑……直到遇到了你,才知道为什么那种感觉不对,你们虽然长得一样,却完全不同……素玫,相信我,我对你着迷了,才会认错人了。”

    赫连宇阳十分紧张,他抚mo着尉迟素玫的面颊,现在看来,虽然她们是双胞胎,却有很多不同,素玫看起来更柔和淳朴,眉目之间都是让他倾倒的魅力。

    “宇阳,大姐喜欢你!”

    尉迟素玫说完之后,无奈地哭泣了起来,头无力地伏在了赫连宇阳的怀中,她看得出来,大姐受到了刺激,在拿一生的幸福开玩笑。

    “我已经解释了,素玫……我的心里只有你,所以对于你大姐,只能说声抱歉,我要你,也要我们的孩子。”

    手臂轻轻揽住素玫的腰,赫连宇阳的唇落在了她的发丝上,耳边,无限怜惜,他不能没有这个女人,就算一样的容貌,谁也不能取代了她。

    “我担心大姐……”

    尉迟素玫不安地抬起头,希望赫连宇阳能意识到这件事对大姐的影响。

    “她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解释,道歉,做的再多,只会让她想的更多……素玫,我想要的女人是你……”

    唇瓣移到她的面颊,滑过她的鼻尖,寻找着她的唇……

    you惑在蔓延着,尉迟素玫渐渐被这种深情感染,当温/热落下,她不能再回避自己的心,矜持之后,开始忘/情地回吻着赫连宇阳,身体也软在了他的怀中。

    花香弥漫,暗影浮动,相依相偎的人,烦恼在彼此的依恋中抛去,尉迟素玫也不明白,她从何时开始迷恋这种感觉的,她深深地被这个男人吸引了。

    那一吻结束之后,尉迟素玫羞涩地眨动着眼睛,微微地喘息着,心怦怦乱跳着,微妙难以言语的感觉在扩散着。

    “结婚,我必须马上得到你。”

    端起了她的下巴,赫连宇阳的眼里都是索取的***,但他知道现在不是***膨胀的时候,他必须控制自己狂乱的心。

    “爸爸和妈妈不是已经答应了吗。”素玫的面颊有些红了。

    “一个月的时间有点太长了,我想尽快带你离开,回到我的住处……”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蛊惑着尉迟素玫的心。

    “才一个月……”

    “已经很漫长了。”赫连宇阳盯着尉迟素玫的眼睛,难道她不需要和他度过每个浪漫的夜晚吗?

    专注痴恋的眼神让尉迟素玫羞涩难当,她推了一下赫连宇阳,娇嗔地说: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现在……也早遭了,你先走吧,我回去看看大姐……”

    尉迟素玫惦起脚尖儿,在赫连宇阳的面颊亲了一下,转身向别墅走去。

    “等等,素玫……”

    赫连宇阳再次将她拉回来,眼睛里已经充盈了***的血丝,他凝望着她,最后叹息一声,热吻又落了下来。

    “不要……”

    ***必须控制,不然素玫也会在这种攻势下妥协……

    “我一刻也不想放开你,一周之内,我会尽快和你哥哥安排婚礼……”

    赫连宇阳放开了素玫,压抑着自己的心,然后毅然转过身,向自己的车走去,拉开了车门,他还是回头看向了尉迟素玫。

    “你是我的,素玫……”

    是的,她是他的,她已经无怨无悔了。

    看着轿车开出了尉迟别墅,尉迟素玫才转过身,向客厅里走去,客厅里,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在一起谈论着什么,一定她和大姐的婚事。

    “去,上楼吧,你也累了。”白素青催促着女儿,结婚的事儿不用孕妇操心,有家里这些人足够了。

    “嗯……”

    尉迟素玫点着头向楼上走去。

    在楼梯口,她意外地看到了大姐,大姐尉迟素紫穿着宽松的水粉色睡衣站在走廊里,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来回游走着。

    “这么晚了,怎么还喝酒?”

    尉迟素紫走上去,询问着,知道姐姐心里的郁闷,却不能直接说出来,甚至她觉得有些对不起姐姐,好像她抢走了姐姐心仪的男人。

    “赫连先生走了?”

    尉迟素紫的目光溜在妹妹的身上,他们姐妹在外人眼里几乎一模一样,妹妹平时男孩子气息足一些,随意性强,正常来说,应该不会是男人心仪的对象,到底赫连宇阳喜欢妹妹哪一点?

    面对姐姐这样的目光,素玫有些不自在。

    “他走了……”素玫不敢走近姐姐,只是不远不近地站着。

    “你很早就认识赫连先生了?却和金风影订婚?”尉迟素紫的唇瓣乐乐颤动,她实在不理解,为什么妹妹会脚踩两条船,金风影,赫连宇阳,她真是会打如意算盘。

    尉迟素玫在大姐的面前低垂了下了头。

    “我和他的相识十分意外……”

    “可你却有了他的孩子,那会是意外吗?”尉迟素紫将酒杯里的酒一口喝了下去,然后转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等等,姐……你和金以武的婚事是不是有点……”

    不等尉迟素玫说完,素紫愤然转身,疾步走到了她的面前,不悦地说:“那是我的事儿,我觉得他合适,他就合适。”

    “你那只是赌气!我太了解,你根本看不起金以武!”尉迟素玫希望姐姐明白,有些事情虽然很痛,却不能因为痛走错一步,特别是婚姻。

    “赫连宇阳告诉你了?这么说,你什么都知道了?想说我自作多情?那你可要失望了,我现在告诉你,其实没什么,我是因为喜欢金以武才同意和他结婚的,你多心了,回去睡觉吧,我也困了。”

    尉迟玫语回手拉开了房门,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房门外,尉迟素玫呆呆地站立着。

    门内,尉迟素紫倚在门上,她知道自己不该对妹妹这样,那不是妹妹的错,但她的心实在难以接受妹妹就要和赫连宇阳结婚的事实。

    就在她躺在床上的时候,金以武的电话来了,那个男人似乎仍旧兴奋,在电话里说着一些暧昧情话,说他多么倾心尉迟小姐,早就想给她幸福了,是素紫没有正眼看她,现在他的心愿终于实现,说不出的高兴。

    高兴?

    尉迟素紫放下了电话,也许妹妹说的很对,她并不喜欢那个男人,一切都是因为赌气,可话已经说出了口,她似乎不想再退回去了,何况刚才金以武的话也够甜蜜,她的心稍稍有些释然。

    *********************************

    蒋乐乐放下了电话,幸福地跑出了客厅,刚好顾东瑞从竹林看他的藏獒回来,一身随意的工作服,一双黑色的大皮靴,走起路来坚定有力,他已经完全好了,看起来又是一个硬朗的汉子,海瑟不远不仅地跟在他的身后。

    “东瑞……”

    蒋乐乐飞快地奔了过来。

    “别跑,小心……”

    顾东瑞慌忙迎了上去,她肚子里有宝宝,竟然还这么不注意。

    “有好消息,我太兴奋了,你知道,大姐和二姐都要结婚了,她们都找到了合适的爱人,我要去参加她们的婚礼。”

    蒋乐乐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她抓住了顾东瑞的手臂,就差跳起来了。

    “你看看你……又要当妈妈了,还和小孩子一样。”

    顾东瑞用手指刮了一下自己妻子的鼻子,蒋乐乐羞涩地低垂下了眼眸,他仍旧那么溺爱她,当她是手心儿里的宝贝。

    “我们收拾一下,带着孩子,去参加她们的婚礼,顺便看看妈妈,爸爸……奶奶,老奶奶,还有哥哥,我突然之间有激动。”

    “好,都听你的,我的老婆大人。”

    顾东瑞上前一步,将蒋乐乐的肩头搂住了,直接将她圈在怀中,向别墅走去。

    海瑟站在他们的身后,羡慕地看着先生和夫人背影。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先生和夫人更加般配的夫妻吗?应该没有了……”

    海瑟羡慕得要死了,自己也是男人,为什么就没有人喜欢的,就在这时,小兰端着一碗汤走了过来。

    “喂,海瑟,我做汤做多了,这碗喝不了了,给你吧。”

    “给我?”

    海瑟指着自己的鼻子。

    “喝不喝,不喝我倒掉了。”小兰嗔怪地说,这汤可是她亲手做的,不是什么剩下的,不知为什么,看到海瑟跟着先生匆匆茫茫的,竟然有些心疼了。

    “喝,当然喝。”

    海瑟抢过婉,大口地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傻笑着。

    小兰看着海瑟喝汤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顾东宸从海边的方向走了过来,这几天他一直熬夜学习二哥教授的知识,想不到二哥的脑袋里竟然装了那么多的经商经验,够他学习很久的了。

    “我二哥和二嫂在别墅里吗?”顾东宸询问着海瑟。

    海瑟慌忙放下碗,藏在了身后,脸色有些窘迫,现在是工作时间,偷着喝汤是要被惩罚的,不知道三少爷会不会发火。

    “先生和夫人在里面,不过夫人说……好像要和先生去韩国。”海瑟胆怯地看着三少爷,好像三少爷并没有介意他喝汤的事情,这让他的不安减轻了许多。

    “现在海翔很忙,怎么二哥和二嫂要去韩国了?”顾东宸皱起了眉头。

    “好像说是夫人的大姐和二姐要结婚了。”

    “尉迟小姐结婚?”

    这句话让顾东宸的脸色变了,虽然这几天很忙,他仍旧不能忘记尉迟大小姐,可是此时却听到尉迟小姐结婚的消息。

    “是啊,夫人亲口说的,两个姐姐都结婚。”海瑟重复着。

    “我知道了。”

    顾东宸突然觉得好失落,他想进入别墅,可是想了想还是向海边走到,走在了海滩上,看着茫茫的大海,来回飞翔的海鸥,尉迟素紫的样子立刻钻进了他的脑海中。

    “顾东宸,你在想什么,她不喜欢你,你的卑劣过去,根本不配有女人喜欢,她有更好的男人呵护……”

    捡起了一个鹅卵石,狠狠地扔进了大海,他大声地喊着。

    回应他的只有溅起的浪花,鹅卵石没入大海,消失不见了。

    海滩上,几个女人走了过来,她们穿着xing感的短裙,露着肚子的小衫,她们很远就互相耳语着什么,看着顾东宸窃窃地笑着。

    “那不是顾三少爷吗?”

    几个女人调笑着,她们是顾东宸曾经想好的几个女人,也在油轮上和这个男人疯狂过。

    女人们很快围了上来,左一个右一个凑上来。

    “三少爷,你自从上次油轮事故之后,很少理会我们姐妹了,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想你……”

    “听说三少爷在船厂担当了重要角色,工作很忙,现在三少爷可有钱了。”

    “是啊,我最近啊,手头有点紧……”

    “我的钻戒拉卡太小了,你不知道,和我一起的姐妹有那么大的鸽子蛋啊……”

    看着这些围绕在身边的女人,顾东宸从来没有这么心烦过,他突然一把将围在身边的女人推开了。

    “滚,都给我滚开!”

    顾东宸的心情糟糕透了,他驱赶了那些女人,然后转过身,沮丧地向船厂走去,一路上他在思虑着,其实性在男女之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如果不参杂任何感情,就是肉yu的发xie,可心里一旦有了一个影子,一个她,性会变成了一种别样的期待,就好象他对尉迟玫语的期待一样。

    “她不是我的……”

    是的,尉迟素紫不属于顾东宸,他现在是一个不值得女人付出的男人,更没有资格打电话给尉迟大小姐,因为那个女人不会信任他。

    没有人知道顾东宸的心思,这个消息严重打击了他,他更加投入工作,也变得沉默寡言,那些莺莺燕燕也没有机会从这个浪/荡少爷的身上刮走一分钱了。

    ********************韩国尉迟别墅********************

    蒋乐乐下了飞机,心都瞬间飞走了,她想念妈妈,爸爸还有姐姐。

    顾东瑞抱着自己的儿子,拉着蒋乐乐的手。

    “这次你安心了,可以亲眼看到自己的姐姐出嫁。”

    “嗯,我好开心啊。”

    感受着大手里的温暖,蒋乐乐的目光热切地看着顾东瑞,幸福在她的面颊上荡漾开了。

    尉迟别墅真是热闹,两个女人同时出嫁,来的宾客络绎不绝,花车一辆辆等在门外,虽然赫连宇阳的婚礼在韩国举行,可这并减少他作为慈善家的人气,从中国赶来的,世界各国奔赴韩国的宾客数不胜数。

    “看,我的天,那么多人?”伴娘向外张望着。

    “我好紧张啊。”尉迟素玫走到了窗口,向下看着,她只看到了人影攒动,分不清谁跟谁了,到处都是鲜花和气球,喜庆的气氛洋溢着。

    “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羡慕尉迟小姐呢,赫连先生可是出名的慈善家,有名誉,有社会地位,还有家世,他的爸爸是橡胶大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