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107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曾经我没有爱过你,但是现在不同了……”

    赵烨之一把握住了柔的手,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再次遭受了打击,我回来后,仍旧难以从愤怒中解脱出来,我甚至忽略了你,忽略了你那么多年,可是……当知道你就要离开我,阴阳相隔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紧张,我这才明白,我最需要的女人是你,不是蒋乐乐……”

    直接将她苍白的手伏在自己的面颊上,赵烨之怜惜地摩挲着:“我会好好对你,将全部的爱都给你,好好珍惜你,不再奢望那种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更不想和顾东瑞争一日之长短,我只要你……”

    “烨之……是,是真的吗?”

    柔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又是欺骗吗?可她真的很想听,也愿意听……

    “不知从何时起,其实你已经进了我的心里,只不过我并没有觉察,也许越是在身边的,我越容易忽视……”

    俯身凝视着柔的眼睛,唇轻轻地在她的面颊上亲了一下:“快点好起来,以后不要做傻事了,你知道吗?未来的几十年,将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光。”

    苏妩柔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激动得泪光闪动,她差点一冲动就死了,错过了这样亲切感动的话语,她是幸福的吗?是的,她很幸福。

    下午,苏妩柔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她依偎在赵烨之的怀中,脸色虽然仍旧苍白,却洋溢着淡淡的微笑。

    “告诉你,你怎么知道我去了海翔……”赵烨之很想知道,柔是怎么知道的,这个举措,害得他差点失去了妻子。

    “有个电话,一个女人打来的,说你去海翔找蒋乐乐了……”柔轻声说。

    “一个女人的电话?”

    赵烨之眉头一皱,最近他接触的女人只有蒋乐乐的姐姐蒋熏衣,难道是她?心中猛然一震,不是她还会是谁?蒋熏衣是一个极其贪婪的女人。

    “我不会放过她的!”赵烨之的拳头狠狠地握住了。

    “谁?”柔又开始紧张了。

    “是蒋乐乐的姐姐,一个贪婪的女人,她一定想让你难过,如果你这次傻乎乎的死了,她下一个目标就是我……”

    赵烨之紧紧地抱住了妻子:“你以后不要做这样的傻事了,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我和孩子都需要你。”

    “我以后不会了……”

    苏妩柔叹息地倚在赵烨之的胸膛前,这次鬼门关的巡回,让她看透了许多,也原谅了赵烨之过去的错误,她相信,她和他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

    蒋熏衣匆匆地离开了海翔,回到了家里,看到爸爸竟然死赖在这个家,顿时厌烦了,她一定要尽快寻找出路,摆脱这种让她觉得愤怒的关系。

    蒋熏衣听说赵烨之的夫人自杀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只要那个女人死了,她的机会就来了。

    傲慢地扬起了皮包,蒋熏衣打算假惺惺地去看望一下赵夫人,希望那个女人最好不要抢救过来,死了更好。

    可就在蒋熏衣走出家门不远,她发现了一辆警车呼啸着向家里开去……

    “警察?”

    蒋熏衣的腿都软了,她直接躲避在了不远处的一辆轿车后面,心怦怦地狂跳了起来,怎么会有警察到家里去了,不会是摄影师的事儿……

    事实就是这样,警方经过周密的调查,在死者的指甲缝儿里发现了一些皮屑,对这些皮屑进行了分析,证明不是死者本人的,如果不是死者本身的,就可能是杀人凶手的。

    在影视基地杀死了摄影师,这个凶手也是影视基地里的人,通过不断地了解,得知影视基地的爱丽丝和摄影师有过不正当的关系,而且当天两个人好像很不愉快,自从摄影师的尸体被发现之后,爱丽丝这个女人再也没有回过影视基地。

    警察将目标锁定了爱丽丝,调查显示,这个女人真名叫蒋熏衣,那些皮屑在一天前被证实,正是蒋熏衣的。

    杀人凶手毫无疑问,就是这个叫做蒋熏衣的女人。

    蒋熏衣的双腿不断地抖动着,现在怎么办?杀人要偿命的,她可不想就这样被抓住,替那个该死的摄影师偿命。

    最后的希望,蒋熏衣想到了赵烨之,他那么有钱,花上个几千万帮她摆平这件事,一定可以,现在有钱人的社会,钱能通神。

    可是赵烨之会这样做吗?

    妹妹蒋乐乐拒绝了赵烨之,现在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唯一可以you/惑赵烨之的只有身体了。

    “我的身体……”

    蒋熏衣挺了一下胸/脯,就算自己曾经是那个男人的诱饵,现在他老婆死了,赵烨之的状况,肯定需要女人安慰,她可以求求他,也许他一时迷惑……对于有钱人来说,那并不难……

    匆忙地拨打了赵烨之的电话,蒋熏衣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赵烨之的身上。

    赵烨之刚从医院外面买了稀粥回来,正要向病房走去,衣兜里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赵烨之立刻锁住了眉头,这个女人还真够大胆,这个时候还敢打电话过来,这个阴毒的女人,将事情差点就搞乱了。

    电话接通了。

    “赵先生……是我啊……”蒋熏衣娇滴滴的声音说。

    “我知道是你……有事吗?”赵烨之尽量压制着火气,他需要做的是,尽量甩掉这个女人,不要让她再接近他和他的家庭。

    “离开海翔也不带着我,害得我走了好远才拦到了车……”

    蒋熏衣嗔怪地说,虽然语速慢条斯理,可她的心比任何时候都焦虑,希望马上转入正题,让赵烨之出面,拿钱买命。

    “哼……我以为你会在你妹妹的海翔多住几天。”赵烨之冷笑着。

    赵烨之的态度让蒋熏衣有点没底儿:“你知道的……我们姐妹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呵呵,何况她根本不是蒋家的女儿。”

    赵烨之真没有心情和蒋熏衣聊天了,他看了看时间,柔该吃点东西了,不然体力很难恢复。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要挂了。”

    “别,别……”

    蒋熏衣急忙制止着,她咬住了唇瓣,说出了自己的恳求:“帮帮我,帮帮我好吗?只要你帮了我,要什么都可以,我们今晚见面,在酒店,开/fang间,我什么都答应你……”

    “开fang间?”

    赵烨之皱起了眉头,他对这个女人的身体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而这个女人竟然认为她浑身都是引/诱男人的资本,一个完全不知所谓的女人。

    “我其实早就暗恋赵先生了,心里一刻见不到都觉得思念,我可以……可以叫你烨之吗?”蒋熏衣的声音又开始扭捏了。

    “有事就说吧……我现在很忙。”赵烨之有点不耐烦了,她还是叫他赵先生把,这种不远不仅的关系也该结束了。

    “我,我……被误会杀了人,可我真的没杀,没有啊,都是诬陷,那个家伙想强/bao我,我只是推开了他,却不知道……他怎么死了,现在警方到我家里去了,你帮我啊……”

    杀人?

    赵烨之一惊,想不到蒋熏衣打电话来,竟然是为了这个?关于刚才的一番话,他能相信多少,像蒋熏衣这种女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也许真的杀了人……

    “我听到这样的消息,感到十分遗憾,可你让我怎么帮你?你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男人……不是警察。”赵烨之冷笑着。

    “你不是普通男人,你有很多钱,只要有钱就可以的……”

    蒋熏衣急切地说着,赵烨之会帮助她的,只要他帮了她,她以后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说实话吧,我知道你真的杀了人……”赵烨之冷笑着。

    “是的……帮帮我。”蒋熏衣低声说。

    “哼……”

    赵烨之冷哼了一声,既然杀了人,就该偿命,她几乎又间接地杀了他的妻子,作恶的人必定要遭到报应。

    “不如我们出来见面吧,赵先生,你知道的,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如果你实在不喜欢我,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我知道你喜欢我妹妹,我帮你把她骗出来,给她喂药,到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样总可以表现自己的诚意了吧,蒋熏衣尴尬地笑着。

    “你真是个特殊的女人……”

    赵烨之无奈地摇着头,这种事儿,她竟然能想出来,要给蒋乐乐下药,虽然他已经得不到那个女人了,也打算从此放弃了,但从始至终,他也没有想过要伤害蒋乐乐。

    “我会让你很满意的,所以帮助我,那对于你来说是举手之劳……”蒋熏衣突然觉得信心十足,一个男人夸一个女人很特殊,一定代表了非凡的意义。

    “在我们常见的那个咖啡厅等我,我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到那里……”

    赵烨之放下了电话,拎着稀粥走进了病房,柔已经醒了,护士正在给她检查身体,看起来状态和以前一样了。

    “喝粥吧,明天我就带你回家……”

    “嗯……”柔看着赵烨之送到嘴边的稀粥汤匙,面颊渐渐红了,心好像喝了蜜糖一般。

    “你不去忙工作吗?”柔询问。

    “我哪里也不去,这三天就陪着你……”赵烨之目光坚定,他半个小时之后不会出去,不过那个咖啡厅,会有人等待着蒋熏衣。

    蒋熏衣高兴地挂断了电话,万分兴奋,她算了一下时间,应该可以出发了,事情这么容易就摆平了,她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到的。

    “我不会坐牢的,哈哈……”

    蒋熏衣开心地笑着,她涂抹了口红,半个小时之后,到达了那间咖啡厅,可是迎接她的不是赵烨之,而是三个警察,面对闪亮的手铐,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赵烨之竟然出卖了她。

    因为杀人证据确凿,蒋熏衣无法逃脱罪责。

    坐在看守所的椅子上,蒋熏衣已经抖成了一团,赵烨之不但没有帮她,还整了她,她现在马上就要面临审判。

    还有谁能帮助她,蒋熏衣绝望地看着手上的手铐,她想到了妹妹蒋乐乐,吃一个妈妈的奶长大的,也许她不会看着自己就这么完了。

    “我能打个电话吗?”蒋熏衣哀求着警察。

    “打给谁?如果没有律师,会有人给你指派。”警察瞥着蒋熏衣,想不到这么年轻的女人,竟然敢动手杀人?

    “我找我的妹妹……”

    蒋熏衣的声音好小,她期待能再次出现奇迹。

    电话打通了,可惜接电话的不是蒋乐乐,而是顾家的三少爷顾东宸,男人的态度很冷淡,只是应了一声,就挂断了,显然她悲切的声音没有得到顾家三少爷的同情。

    挂断电话之后,蒋熏衣心里没有底儿了。

    ********************海翔********************

    蒋乐乐坐在顾东瑞的病床前,顾东瑞手指能动,已经很多天了,最近他的嘴唇也能乐乐启动,医生说,这是一种好现象。

    “多亏顾先生平时的身体状况好,不然很难这么快有这么大的起色,我几天还在担心呢,看来都是多余的。”

    “他还需要多少时间?我什么时候才能听到他的声音。”

    蒋乐乐激动地看着医生,她每天都能听到顾东瑞的好消息,这让她处于对未来的狂烈憧憬中。

    “现在我可以很明确地下结论,最多需要两个月!”医生微笑着。

    “噢,我的天……太好了。”

    蒋乐乐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兴奋,直接将医生抱住了,她真的好感激这个资深的老医生,如果不是他,顾东瑞可能早就死了。

    “夫人,夫人……”

    老医生很是尴尬,受到这样的优待,医院里的医生,他是第一个了。

    蒋乐乐尴尬地放开了医生,面颊有些红了,她是太兴奋了,想象着顾东瑞能好起来,比什么都让她激动。

    这时顾东宸走了进来,他拿着一个文件夹,这是今天的一些工作,因为二嫂怀孕反应严重,下不了车间,他代为运作了,但是结果一定要上报的。

    顾东宸在蒋乐乐的身后做着工作汇报,听起来有板有眼,这个家伙终于上了正轨。

    “你现在有些事情,已经不需要二嫂做主了。”蒋乐乐回头微笑地看着顾东宸,对这个家伙,她已经改观了许多。

    “那怎么行……我还差得远了。”

    顾东宸对自己还没有信心,他虽然在努力改变,却仍旧需要一个指引的方向,现在他特佩服蒋乐乐,每天的工作一定要向她请示,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如果你二哥好了……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蒋乐乐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顾东瑞,真希望他马上就好起来,也许她太贪心了,两个月也等不及了。

    “我二哥会好起来的,还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顾东宸有些支吾,似乎不想说出来。

    “什么事?船厂好像已经不错了。”蒋乐乐疑惑地看着顾东宸。

    “是你的姐姐,她……出事了……”顾东宸终于说了出来。

    “我姐姐出事了?”蒋乐乐松开了顾东瑞的手站了起来,茫然地看着顾东宸,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姐姐几天前不是还出现在了海翔吗?她还将赵烨之带来了。

    提到姐姐,蒋乐乐的心里十分苦涩,虽然不是亲生的,却仍旧有牵肠挂肚的感觉,真希望姐姐能明白,不要做人那么自私。

    “你姐姐涉嫌杀人……确切地说,是杀了人,现在被警察拘捕了。”

    “杀人?拘捕?”

    蒋乐乐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姐姐就算胆子再大,再自私,也不可能杀人啊。

    “她杀了环球影视的摄影师,证据确凿,估计就算不是死刑,也要……”顾东宸下面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蒋乐乐的脸色已经变了。

    “她杀人了……”

    蒋乐乐已经无暇思考了,她要离开海翔,去见姐姐,无论如何,她要想办法帮助姐姐,就算不能帮她摆脱杀人罪名,至少也不能让姐姐被执行死刑了。

    当蒋乐乐转过身的时候,顾东瑞的手指颤动着,他什么都听到了,似乎这段时间,所有的不幸,灾难都降临在了心爱女人的身上,先是海翔,接着是赵烨之的出现,现在又是蒋熏衣……蒋乐乐怀孕了,怎么可以出去为了蒋熏衣奔波,如果他可以站起来,他一定要将这件事扛起来。

    “二嫂,你别冲动,现在去也没有用,我们能做,只是给她请个好点的律师,因为警方的证据太充足了,你见她一面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来处理,有二哥的面子,那些警察不会难为我的。”

    顾东宸不希望二嫂去奔波,这个时候,二哥不能出面,只能他站出来了。

    “我去见见她……”

    蒋乐乐俯身拉上了顾东瑞的被子,轻声说:“你好好养病,这些事,你先不要管,东宸会帮我的。”

    望着顾东瑞凝重的额头,她知道,他在担心她。

    “既然你这么着急,我现在就带你去!”顾东宸收起了手里的文件,如果要想办法救蒋熏衣,必须在起诉之前努力一下,也许还有转机。

    顾东宸带着蒋乐乐离开了海翔,因为顾东瑞的关系,得到了警长的特殊接见。

    “蒋熏衣的案子也看过了,如果没有抓住她,怎么办都好,现在她落网了,想摆脱这个罪责是不可能了,很明确地说,你们来晚了,她杀人是事实,唯一能替她做的,只能是有利的辩护。”

    “她真的杀了人?”蒋乐乐面颊难看。

    “毫无疑问。”警长点着头。

    蒋乐乐离开了警长办公室,见到了被关押的蒋熏衣,她已经没有了那种飞扬跋扈的神情,眼睛也红肿了。

    蒋熏衣看到蒋乐乐似乎看到了希望,被抓进了几个小时了,唯一来看望她的是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救救我,我没有杀人,真的没有,他死了跟我没有关系,没有……”

    蒋熏衣有些激动,她感觉自己已经距离死亡越来越近了,她仍旧在撒谎,希望博得蒋乐乐的同情,故意杀人,藏尸,逃脱,罪责不轻,她会被枪毙的,一定会的。

    “姐,我给你请了最好的律师,所以不要再撒谎了,对律师说实话,让他想办法,争取从轻处理吧?”蒋乐乐无奈地叹息着。

    “不是的,妹妹,我的好妹妹,我,我……我也不想撒谎,可是我害怕,我害怕死……你有钱,你有很多钱,不但海翔有,韩国也有,你替我出钱,将我弄出去,我不想死……那对于你来说,太容易了,你的爸爸妈妈有钱,老公有钱,你可以的,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

    蒋熏衣歇斯底里地说着,在她的眼里,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妹妹就是生活在蜜糖里的女人,随便一点糖水,就可以解决她的难题了。

    “现在不是钱的问题,姐姐,证据确凿,你杀了人,就算都赔偿了,你还是要坐牢,我能保证的只是……会让你尽快出来。”

    蒋乐乐劝说着蒋熏衣,有时候权利和金钱无法凌驾在法律之上,特别已经公开了的事实。

    蒋熏衣一听,立刻尖叫了起来。

    “你说来说去,我还是要坐牢,是不是?”

    “是……”蒋乐乐再次冷眼地看着姐姐,她为什么还不知道悔过?那是一条人命,不是儿戏,她害怕死,害怕坐牢,就没有想过,别人也不想死吗?

    “你不是来帮我的?你想看我笑话?”蒋熏衣歪着脑袋,羞恼地看着蒋乐乐。

    “姐姐,你在说什么,我是来帮你的,我已经在运作了。”蒋乐乐反驳。

    “带我走,马上就走!证明给我看,你是有诚意来的。”蒋熏衣怪叫着。

    “姐姐……”蒋乐乐无奈了,她以为自己是神吗?她可是杀人犯啊。

    “我恨你……”

    蒋熏衣绝望地站了起来,她转过身,向看守所内走去,她以为可以安然无恙地出去,蒋乐乐竟然说她要面临坐牢的可能,她的大好青春就这样没有了。

    可她却没有想过,杀人偿命,她应该得到法律的制裁。

    看着姐姐不理解的背影,蒋乐乐觉得头疼欲裂,顾东宸走了过来,将蒋乐乐扶了起来,叹息着。

    “她不会领情的,你只要做到内心无愧就可以了,律师我已经叫人找了最好的,他说希望能从误杀的角度多找找机会,但因为蒋熏衣杀人后隐秘起来,没有自首,所以可能……她不能获得假释和过分轻判。”

    “我明白……”

    蒋乐乐捂住了嘴巴,她也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姐姐蒋熏衣可能面临多年的牢狱之灾。

    走出了看守所,蒋夫人和蒋先生正匆匆地下了车,亲生女儿出事,蒋万风也没有那么轻松,他的样子看起来苍老了许多,蒋夫人满脸泪水,见到了蒋乐乐,好像见到了救星一样,直接扑了上来。

    “乐乐,救救你姐姐,救救她……”

    “妈……”蒋乐乐没有办法改口,在她的心里,无论这个女人做了什么,都是用奶水养活了她的女人。

    “求求你,你有钱,有很多钱,妈给你跪下了……”

    蒋夫人直接屈膝,为了亲生女儿,她放下了尊严,蒋乐乐吃惊,一把拉住了她。

    “你这是做什么?我没有不管她,我正在想办法……”

    蒋乐乐觉得冷汗直冒,这才是亲生妈妈对女儿的态度,她竟然为了不争气的姐姐,要给养女跪下,这种无情的举措,让蒋乐乐觉得她们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了。

    “妈妈就这么一个女儿,你要帮她,不能让她死了……”

    蒋夫人哭泣着,蒋乐乐呆呆地看着这个女人,是的,蒋夫人说的没错,她只有蒋熏衣一个女儿,从始至终,蒋乐乐只是他们的棋子和工具而已,她们没有当她是什么女儿,只是救命的稻草。

    “她不会死的。”

    蒋乐乐拉开了蒋夫人的手,默默地咬住了唇瓣,她知道自己没有必要感到伤心,因为她也有一个爱着自己,怜惜自己的妈妈,这比什么都强。

    蒋夫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马上更正着:“妈妈不是那个意思,你也是我的女儿,只是……”

    “只是她是亲生的。”

    蒋乐乐叹息了一声,轻轻地拍了拍蒋夫人的肩膀:“放心吧,就像你和姐姐说的那样,海翔有钱,韩国也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姐姐在金钱的庇护下,不会死的。”

    顾东宸冷眼地看着这一切,突然觉得蒋乐乐很可怜,他将车开了过来,停在了蒋乐乐的身边。

    “回到二哥的身边去,这里我来处理。”

    “好……”

    蒋乐乐完全信任了顾东宸,直接进入了轿车,在蒋夫人和蒋万风殷切的眼光中,轿车缓缓开去。

    望着倒视镜里的两个曾经的亲人,蒋乐乐感慨叹息着,她知道,她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遥不可及。

    经过了法律程序,律师接手了这个案子,虽然极力寻找证据,想以摄影师强bao蒋熏衣,蒋熏衣自卫反击为理由进行申辩,但蒋熏衣勾/引摄影师在先,两个人有过暧昧的rou/体关系,无法认定当时在废弃仓库里发生关系,是强迫行为,这让蒋熏衣的案子陷入了死区。

    海翔给摄影师的家属赔偿了一大笔钱,虽然家属在这方面不再追究,但法不容情,判处蒋熏衣有期徒刑十年(有法律依据)。

    面对这样的结果,蒋乐乐再次见到了蒋熏衣,已经面色苍白的姐姐嘴唇颤抖着,她抓住了蒋乐乐的手。

    “我不想坐牢,我不想……十年……我的青春,我什么都没有了……”

    “我已经尽力了,姐姐……我已经尽力帮你了,你要相信我……”蒋乐乐真不忍心看到姐姐这样,可法律已经做出了宣判,姐姐必须接受。

    松开了姐姐的死命抓住的手,蒋乐乐没有那么轻松,她仍旧希望能有转机,又在海翔外面奔波了半个月有余,却无法改变判决结果,蒋熏衣入狱了,开始了漫漫十年的牢狱生活,蒋家无法面对十年的刑期,彻底和蒋乐乐决裂了。

    钱真的能通神吗?有时候道德和正义不会让金钱在社会上形成人性的毒瘤。

    蒋乐乐无法掩饰自己的沮丧,她擦拭下了泪水,开着车回到了海翔,已经扔下海翔的工作半个月,不知道顾东宸是否能支撑住,好在她已经安排了大部分工作,希望回去后仍旧井井有条。

    车子在熟悉的路上奔跑着,开到了那片熟悉的公路边,蒋乐乐停了车,推开车门,看向了远处的森林,她还记得,她逃了进去,接着被蛇咬了,然后顾东瑞为了救她……那样的一幕多么亲切。

    “东瑞,我回来了,以后再也不离开海翔……”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如果顾东瑞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做?他不会在乎任何人的眼光,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可以了,是的,问心无愧,她也该和她的丈夫一样,只要光明磊落,其他的什么也不在乎。

    关上了门口,蒋乐乐鼓起了劲头,竟然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顾东瑞,虽然他还昏迷着,她也要回到他的身边,握住他的手,向他倾述心里的苦和无奈。

    到了海翔,蒋乐乐刚下车,海瑟迎了上来。

    “夫人,你在海翔外忙了半个月,人影不见,先生也不让我给你打电话,说等你处理好了一切再回来。”

    什么?

    蒋乐乐皱起了眉头,海瑟是什么意思?

    “先生不让我给你打电话?”蒋乐乐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海瑟是什么意思,顾东瑞已经,已经醒了?

    “是啊,先生醒了……只是暂时无法离开医院。”

    海瑟颤声说,他别提多高兴了,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先生突然睁开了眼睛,第一句话吃力的话,就是问蒋乐乐回来了吗?看到先生突然醒来,大家都十分震惊,连医生都张口结舌,也许是一种爱的力量,让顾东瑞冲破了身体的束缚,提前醒来了。

    “醒了……”

    蒋乐乐的面上一喜,比医生预期的还要快,顾东瑞真的醒了,下面的话她什么也没有问,而是扔下轿车,飞快地向医院跑去。

    和风迎面扑来,洋溢着淡淡的薰衣草香气,那气味就好像是他的怀抱,让蒋乐乐感到无比温玫和兴奋。

    他醒了,蒋乐乐的心在欢笑着,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她可以扑进他的怀里,让他安慰她的委屈。

    他醒了,未来的日子里,将有安慰她,关心她,她不会在觉得孤单。

    奔跑进了医院,蒋乐乐差点撞上了走来的护士,她面带笑容地道歉着,却仍旧没有停下脚步,当她推开顾东瑞病房的门时,已经气喘吁吁了。

    病房里,病床上,顾东瑞倚在枕头上,已经睁开了眼睛,护士正在给他喂药,他的目顺着护士的肩头瞥向了蒋乐乐,眼睛里灵光闪动,瞬间充满了渴望,那双俊朗深邃的眸子没有因为疾病而有任何黯淡。

    他看着她,喝下护士喂的药水,期待更浓了,面颊上露出了一个坦然热切地笑容,这是一个让蒋乐乐激动,几乎晕倒的笑容,他真的好帅……

    “东瑞……”

    蒋乐乐捂住了嘴巴,泪水夺眶而出,是真的,海瑟没有欺骗她,顾东瑞真的醒了。

    “夫人……”

    护士听到了夫人的声音,忙收起了药,转过身,低着头离开了床边,微笑着从蒋乐乐的身边走过,大家都希望他们这对夫妻早日团员,而不是这样一个奔波,一个默默无声。

    蒋乐乐仍旧呆呆地站在那里,直到顾东瑞吃力地向她伸出了双臂……

    “我是不是在做梦?”

    蒋乐乐看着张开的双臂,他要拥抱她,于是她飞奔着,扑上了上去,直接投进了顾东瑞的怀中,激动地啜泣了起来,他的怀抱还是那个坚实温暖,让她的人和心都融化了。

    “是梦……东瑞,抱着我,不要让我醒了……”她的面颊用力地贴着他的胸膛,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她真不要睁开眼睛,因为一睁开眼睛,顾东瑞可能还是昏迷着的。

    “不是梦……乐乐……”他的手指轻轻地抚mo着她的发丝,触碰着她的面颊。

    那丝丝触碰让蒋乐乐的浑身都在颤抖,是的,不是梦,他有问题,有声音,有感觉,她可以闻到熟悉的味道,洋溢着她的心和鼻腔。

    “我昨天醒的……”

    无力的手指轻轻地抚mo着蒋乐乐的唇瓣,他一直倾听着她,感动着她,却不能起来将她紧紧搂住,现在他终于做到了,再次将心爱的女人拥在怀中,这就好像是一种奢望,当这种奢望达成时,他倍感欣慰。

    “为什么不让海瑟给我电话?”蒋乐乐两只小手勾住了顾东瑞的脊背,一刻也不愿离开这个怀抱,她变得如此贪婪。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