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98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妈妈,你和爸爸,快来了,有好多饺子,我们一起吃吧。”

    “好,妈妈马上就来……”

    蒋乐乐挂断了电话,转身想要说话,唇又再次被覆盖住了,顾东瑞大力地吻着她,良久才松开了她,凝视着她的眼睛。

    “我的小***……”

    “别闹了,儿子叫我们去吃饺子。”

    “不急,还有时间……”

    顾东瑞说完,在蒋乐乐的肩头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眼睛血红地盯着她,好像一头发/情的猛/兽一般:“你真能折磨人……”

    “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蒋乐乐羞涩地低下了头,又不是第一次了,他怎么……

    “以后千万不要主动……不,不,也许你应该这样,只是我……有点控制不了。”

    顾东瑞亲昵地整理着蒋乐乐的衣服,眼睛仍旧盯着她红艳艳的面颊,忍不住有亲了一下:“我这算不算成功了,我的小猎物。”

    “谁是你的猎物?”蒋乐乐一阵羞恼,直接挥出了拳头,他直接抓住了她的手指,一根根地亲吻着:“你不是我的猎物,那我一定是你的猎物……”

    大手轻轻一拉,蒋乐乐直接进入了顾东瑞的怀中,这时优雅的舞曲响起,他携着蒋乐乐,在烛光之中舞动了起来。

    他是一个高超的舞者,步履娴熟,蒋乐乐随着他旋转着,烛光在她的周围形成了一条条亮丽的彩色丝线,这个曾经一直伤害她的人,现在成了最痛爱她的人。

    时间在舞曲中流淌着。

    良久蒋乐乐才伏在顾东瑞的怀中,轻声地说。

    “这好像在做梦……”

    “不是梦,是真的。”

    顾东瑞捏了一下蒋乐乐的面颊,难耐刚才的激情,他试图再次继续的时候,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今天好像是我们新婚,这些电话……”

    顾东瑞很是无奈,他掏出了手机,看到了熟悉的号码,不觉笑了起来。

    “是你的哥哥……”

    电话接通了,顾东瑞不等说话,对方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质问。

    “顾东瑞,nda鉴定结果到底怎么回事?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尉迟傲风的声音十分愤怒,几乎震耳欲聋,顾东瑞顿时怔住了,为何尉迟傲风会有此一问,好像他还没有来得及打电话通知他们尉迟水光的事情。

    显然dna鉴定的消息长了翅膀,不翼而飞了。

    “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我还没有通知你!”顾东瑞皱起了眉头。

    “顾东瑞,你真是做事滴水不漏,竟然还隐瞒着我们这个事实,如果不是今天一份神秘电传到了尉迟家,我们还蒙在鼓里。”

    “我没有想过隐瞒任何人,今天才知道的结果,因为太忙没有打电话给你们。”顾东瑞十分坚决,他没有必要隐瞒,蒋乐乐有没有这个尊贵的身份,她都是顾夫人了。

    “你这个混蛋,你还强/bao了水儿!”

    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将顾东瑞炸晕了,知道dna鉴定结果也就罢了,还知道了五年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尉迟傲风怎么知道的?谁又告诉了他?

    现在就算结婚了,让尉迟家知道当年的事情也十分棘手,顾东瑞毫无准备,他要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家族,作为亲人,他们只想爱惜自己的女儿,怎么能允许发生那样的事情。

    “你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明天我就要来中国,不管你是否威逼着水儿和你结婚,还是水儿因为有了你的孩子,万般无奈才决定嫁给你,我都要带她回到韩国。”

    接着电话挂断了,可想而知,尉迟傲风是多么恼火。

    蒋乐乐怔怔地看着顾东瑞,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才说几句话,顾东瑞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是海翔吗?一定是海翔出事了对吗?”

    “不,不是海翔……”

    顾东瑞将目光看向了蒋乐乐,这件事原本他打算当作秘密,一直藏在他和乐乐的心理,只有他尽心弥补,让蒋乐乐幸福也就罢了,想不到还弄得尉迟家人也知道了,现在可怎么办?怎么说,强/bao也是事实,他当初那个缺脑筋的决定让她十分被动。

    “不是海翔,难道是灿平……”

    在蒋乐乐的心里,也就这么几件事儿了,她顿时紧张了。

    “别胡思乱想了……”

    顾东瑞抚摸着蒋乐乐的面颊,良久地凝视着,他爱这个女人,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就算有再大的风浪,都要承受,他镇定了一下心神,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直接向公寓外走去。

    “花,我的花……”

    蒋乐乐挣脱了顾东瑞,转身将玫瑰花拿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收到玫瑰,还是这么一大束,怎么舍得留在这里呢?

    “真是个女人……”

    顾东瑞回身直接将她和玫瑰一起抱起,向轿车走去:“走,找儿子去,我们一起吃一顿美味的饺子。”

    “有人会看见的……”蒋乐乐嗔怪地说。

    “谁,公寓周围的保镖吗?他们正在忙着收蜡烛,哪里有心情看我们。”

    顾东瑞叫人点了那么蜡烛,要想全收起来,可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饺子餐厅里,灿平开心地吃着,顾东瑞和蒋乐乐及时赶到了,灿平更加兴奋了,因为他发现,妈妈好像不生爸爸的气了。

    吃过了饺子,顾东瑞抱着儿子,拉着蒋乐乐的手,离开餐厅,回到了别墅,整个路上,蒋乐乐都觉得顾东瑞好像心事匆匆,想问却又放弃了,如果他想告诉她,刚才就直接说了。

    蒋乐乐哄了孩子睡觉之后,回到了卧室,看着熟悉的环境,长长的松了口气,她现在终于算有一个家。

    有了自己的丈夫……这个字眼儿让她有些娇羞了,刚才在公寓的烛光,还有那束玫瑰花,抬起头看向了窗口,玫瑰花已经插在了花瓶里,艳丽争芳,散发着好闻的香气。

    “脸这么红,想我了吗?”

    伸手,有力的手臂抱住了她,顾东瑞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才没有……”蒋乐乐羞涩地低下了头,事实上,她确实在想他,因为他送给了她一束象征爱情的玫瑰花。

    “喜欢,天天送你,送一辈子……”顾东瑞亲吻着蒋乐乐的耳垂儿,酥痒迅速扩散开来,接下来的,不再是话语,一直积郁在心里的热情此时倾泻了出来。

    她仰面倚在他的身上,他轻轻地脱下了她的衣服,一双大手抚mo着她的身体,一路下滑,引来了蒋乐乐一阵阵战栗和娇yin,

    昏暗的卧室里,不断传出喘息之声,挂满汗珠儿的身躯在暗夜中闪着光亮,顾东瑞抱着心爱的女人,富有节奏的动作,疯狂地索要着,他不知自己为何这样痴恋纠缠,也许是因为明天,尉迟傲风就要来了……

    那一夜,他只是稍稍停歇之后,还会冲进来,窗帘凌乱,床单脱落了,她仰面倒在床上,疲惫而又兴奋地看着仍旧在身上猛冲的男人。

    “你好像一头野/兽……”

    “在自己爱的女人身边,没有男人不像野/兽!”

    顾东瑞亲吻着蒋乐乐嫣红的面颊,翻身倒在了床上,回身将蒋乐乐搂在怀中,身上仍旧热气蒸腾着,他梳理着蒋乐乐湿漉漉的发丝,仍旧不舍地吻着她的面颊。

    “我困了……”

    蒋乐乐缩了一下身子,钻进了顾东瑞的怀中,她此时是那么满足,舒适,渐渐地睫毛低垂,进入了梦乡之中,如果没有烦恼,没有忧伤,她就像一个孩子,天真仍旧挂在她的脸上。

    夜光和谐,顾东瑞怜惜地凝视着她,真怕一闭上眼睛,她既会消息不见了。

    顾东瑞虽然疲惫,却无法入睡,他算计着时间,尉迟傲风如果马上坐上飞机,他可能半夜就能来到中国。

    下半夜两点半,顾东瑞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他睁开了看了一眼时间,皱起了眉头,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马上起身,不安地看了一眼蒋乐乐,生怕吵醒了她。

    蒋乐乐似乎也听到了,翻身搂住了他的腰,呢喃着。

    “好困啊,是谁啊?”

    “我去看看,你继续睡……”

    顾东瑞拉开了蒋乐乐的手,俯身亲了一下她的面颊。

    “嗯,早点回来……”蒋乐乐换了一个姿势,继续沉睡着,她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顾东瑞穿好了衣服,匆匆地走到门前,神色凝重地拉开了房门,门外海瑟的脸露了出来。

    “先生,尉迟先生来了,说要见你,我看他很疲惫,一定是赶了一夜的路。”

    “他真的来了……”

    顾东瑞皱起了眉头,示意海瑟不要大声,他不想让蒋乐乐听到,更不想吵醒她。

    直接迈开步子向楼下走去。

    客厅里尉迟傲风风尘仆仆地站在茶几旁,一脸的怒容,拳头握得咯咯直响,他几乎一刻也没有停留,直接搭乘飞机来了中国。

    到了这里,已经半夜了,他没有心情入住酒店,直接来了顾东瑞的住处,他要教训这个狂妄的中国男人,发xie心里的怒气。

    “为什么这么匆忙,明天再来也不迟!”顾东瑞走了上来。

    “你希望我一辈子不来才好!你这个混蛋!”

    直接一拳挥出,尉迟傲风毫不客气地打了出去,他不能原谅自己,也不能原谅顾东瑞,当知道蒋乐乐是自己亲妹妹之后,他百感交集,回忆无法控制,酒店里,蒋乐乐只穿了一件t恤,身无分文,被流氓调戏,落魄的样子也知道,她当时多么无助,在海翔再次相遇,蒋乐乐留着泪水哀求着他,叫他带她离开,他听信顾东瑞的话,竟然残忍地将自己的妹妹扔下了,任由顾东瑞折磨,还怀孕生子,真是可恶。

    他错过了苦苦寻找的妹妹,让妹妹在痛苦中挣扎,他这个哥哥还残忍,顾东瑞更是没有人性,不管当初的理由是什么,这个男人欺负了他的妹妹。

    顾东瑞被打得很重,他直接跌倒在了沙发里,捂住了面颊,抬头无奈地看着尉迟傲风,挨打是必然的,但他希望尉迟傲风不要带走蒋乐乐。

    “我很抱歉……”顾东瑞低声说。

    “你对我妹妹做的,我恨不得杀了你!”

    尉迟傲风再次扑来,一把揪住了顾东瑞的衣领子,第二拳再次打来,那个电话是多么的刺耳,一个男人冷冷地告诉他,顾东瑞不但去强/bao了他的小妹妹,还禁锢了她的自由,她的妹妹好像囚犯一样生活在海翔,被羞辱怀孕,成了单身妈妈。

    这对于一个哥哥来说,这是什么,是不能容受的痛苦,尉迟傲风铁青的面颊,第三拳毫不客气的挥出。

    “她那时只有十八岁,你说她是个dang/妇,贱人,你那么折磨她,你还是人吗?”尉迟傲风的眼睛是红的,他鼻腔酸涩疼痛,恨意难消。

    “当时的状况,我没有办法分清……”

    顾东瑞十分沮丧,五年前对蒋乐乐的做虐,他就算说也说不清,解释了谁又能相信,恶果已经酿成,懊悔也没有用了。

    “别以为骗了我的妹妹和你结婚,她就会留在你的身边,顾东瑞,她是我们尉迟家的女儿,我的妹妹,没有人可以这样羞辱她,尉迟家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回复自由,我想……没有你,她会嫁得更好!”

    尉迟傲风一把将顾东瑞推了出去,拿出了一支烟,目光瞥着楼上,他要等妹妹醒来,然后一起回韩国。

    被一顿痛殴,顾东瑞并不介意,但是要将蒋乐乐带走,他不能接受。

    “她现在是我的妻子,她爱的是我……”

    “那是她太无知……”尉迟傲风点燃了香烟,坐在了沙发里,目光微眯着盯着窗外,天就要亮了,他马上就可以带着妹妹和外甥离开中国了。

    顾东瑞摸着自己的嘴角,面颊,肩头,到处都是尉迟傲风的拳头,他完全将自己当成了沙袋发xie了,这些拳头似乎不能将曾经的伤害消除。

    “你不能带她走!”

    顾东瑞不会妥协,虽然尉迟家还不能相信他可以给蒋乐乐幸福,但他要努力证明,他是个合格的丈夫。

    “这个你阻止不了。”

    “我一定会阻止,因为我的妻子不会和你走的。”顾东瑞冷冷地说。

    “你别做梦,以为这样的联姻,我们会给你什么,你记住,尉迟家不会和海翔合作,你娶我妹妹一分便宜都占不到。”

    尉迟傲风拍着茶几,顾东瑞打什么算盘,这么匆忙结婚,还不是因为蒋乐乐是尉迟家的女儿。

    “那就最好了……”

    顾东瑞淡然一笑,只要能得到蒋乐乐的心,其他的他什么都不在乎,他拿出了一支烟,也点燃了,两个男人坐在沙发里猛抽着。

    “谁告诉你,蒋乐乐是尉迟水光?”顾东瑞突然开口。

    “赵烨之……你不会不认识吧,他曾经是海翔的工人,他亲历了所有的事情,如果不是他,我妹妹现在还困在海翔,你打算让她做一辈子海翔的囚犯。”

    尉迟傲风额头青筋直冒,他还想狠狠修理顾东瑞,但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打人,而是带妹妹回韩国。

    “又是他……”

    顾东瑞真恨不得当初用枪直接毙了那个卑微的男人,他现在敢公然和主人对抗了。

    “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你滚出我的视线,我要等我妹妹醒来。”尉迟傲风别开了目光,闭上了眼睛,他很累,需要休息一下。

    “我叫人给你安排房间……”顾东瑞忍着怒气,好哥们,好朋友,现在成了仇人了。

    “不必!”

    尉迟傲风将烟蒂熄灭,倚在沙发上小憩了起来。

    顾东瑞无奈起身,叫海瑟给尉迟傲风拿了一条毯子,然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轻轻地走到了床边,俯身看着床上仍旧沉睡的女人,这是他的妻子,名正言顺的女人,可她也是尉迟家的千金小姐。

    “不要离开我,乐乐……”轻轻搂住她,蒋乐乐嗯了一声,蜷缩在了他的怀中,一副听话乖巧的样子。

    蒋乐乐醒来的时候,顾东瑞细密的吻再次覆盖上来,在她的眼睛,鼻子,唇上缠绵着,她羞涩地推开他。

    “不要了,我要起床了。”

    蒋乐乐的小手抚mo着顾东瑞的下巴,发觉他连胡子都没有刮,好扎人啊。

    顾东瑞顺势抱住了她,沙哑的声音说:“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好肉麻……”

    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蒋乐乐的面颊红艳艳的,她凑上去,亲了一下顾东瑞的面颊,看清顾东瑞的脸之后,蒋乐乐不觉她怔住了,他怎么满脸是伤,嘴角还有血丝……睁大了眼睛,蒋乐乐看得真切,他的面颊上有很多瘀青。

    “你和人打架了?”蒋乐乐担忧地询问。

    “这个……”顾东瑞尴尬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和面颊,不是打架了,是被打了,他为了将来的幸福和内心的愧疚,没有还手,这可是开了先河了。

    “只是小伤……”他的眉宇仍旧紧锁着,看起来更加沉稳老练。

    “痛吗?”

    蒋乐乐怜惜地伸出了手,用手指触碰着那些瘀伤,打得还真够狠的,不知道谁能将顾东瑞打成这个样子。

    “被打不痛,心里却很痛……”

    顾东瑞抓住了蒋乐乐的手,假如她决定和哥哥一起离开,他的心会四分五裂,不舍地握着她的小手,顾东瑞深邃的目光盯着她的眼睛,难得一见的怜爱,让他如此依恋。

    “我不会和海瑟一起出去的吧,他也受伤了吗?为什么不给你擦药?”

    蒋乐乐怎么会想到尉迟傲风打了顾东瑞,更不知道尉迟傲风已经来到了中国,她的亲人来迎接她了。

    “我没有和海瑟出去……”

    “算了,你不想说,我就不问呢了,我找药来给你擦一擦……”

    蒋乐乐披上了睡衣,打算给顾东瑞去找药箱了。

    “不用了,乐乐……”顾东瑞抓住了她的手,心里惶惶不安,外面的男人具有绝对的权威,他代表了尉迟家族,蒋乐乐会拒绝哥哥的要求吗?

    “顾东瑞,你到底怎么样了?”蒋乐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没有什么,你别担心了,这是我们新婚的第二天,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去度蜜月?”虽然顾东瑞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

    “蜜月?对啊,我结婚了,不过,我很想去韩国看看妈妈……通个电话也可以,”

    蒋乐乐羞涩地低下头,度蜜月一定很浪漫吧,她还真是满心的渴望,但是想到nda的鉴定结果,尉迟夫人就是自己的妈妈,她的心又渴望着扑进妈妈的怀抱,将那份爱贪婪占/有。

    “你的哥哥尉迟傲风来了。”

    顾东瑞不愿隐瞒,因为只要蒋乐乐下楼就能看到自己的哥哥。

    “我的哥哥……”

    蒋乐乐呆了一下,马上露出了笑颜,是啊,现在那个好心的韩国男人是她的哥哥了,她现在就可以见到一个亲人了,心中一阵欣喜,蒋乐乐显得有些紧张了,她慌忙寻找着自己的衣服,责备地说。

    “怎么不不早告诉我,我好早点起来迎接他,现在都几点了……他一定等急了,不知道他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妈妈怎么样了?她怎么没有一起来?”

    蒋乐乐很激动,她找到了自己的衣服,看了看了,又觉得不够得体,于是打开了衣帽间,一件件地选着,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尉迟先生了,但这次意义不同,她要穿一套正装,让哥哥看看,其实她也能溶于家族的氛围。

    深邃的目光盯着在卧室里走来走去的纤细身影,顾东瑞的眉头紧锁着。

    “我这样穿好看吗?”

    蒋乐乐选了一套自认为满意的衣服,在顾东瑞的面前开心地转了一个圈,征求着他的意见。

    “好看。”顾东瑞审视着蒋乐乐,此时此刻,他才真正的意识到,蒋乐乐的尉迟家血统,穿上正式的衣装,她看起来高雅怡人。

    “我去见哥哥了,你也来。”

    蒋乐乐一把拉住了顾东瑞的手,心里的郁结打开后,她变得活泼可爱,爱的光芒在她的面颊上闪烁着。

    顾东瑞就这样被蒋乐乐拉着向门口走去,当蒋乐乐的手刚摸到门把手的时候,顾东瑞一把抱住了她,唇直接落下,将她牢牢吻住。

    良久,他才粗/喘着放开了她,烁烁的目光盯着他。

    蒋乐乐觉得顾东瑞的表现有些奇怪,似乎她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一样。

    “你到底怎么了?”

    顾东瑞无奈地放开了蒋乐乐,该相见的人还是要相见,他想阻止是不可能的,看着蒋乐乐向楼下跑去,顾东瑞倚在了房门上,沮丧地叼住了一支烟,想了想,又将香烟扔在了一边,随后跟了下去。

    客厅里,尉迟傲风见到蒋乐乐走了下来,马上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他几步走上去,一把将蒋乐乐抱在了怀里。

    “水儿,大哥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哥……”

    是的,这句话说到了蒋乐乐的心里,她真的好委屈,哥哥多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却浑然不觉,甚至在痛苦的时候,她也不能得到他的帮助,她该生气吗?可蒋乐乐不能怪他,那个时候,每个人都认为她是蒋万风的贪婪女儿。

    悲伤的泪水滚落下来,似乎所有的不幸都过去了,她的幸福从四面八方涌来,让她应接不暇。

    “现在你不必留在顾东瑞的身边了,车就等在门外,叫上灿平,东西不用收拾了,跟大哥去韩国,你的家在韩国,不过,顾东瑞欠你的,大哥会让他慢慢偿还。”

    尉迟傲风阴郁着目光,他不会就这么罢休的,强/bao他的妹妹,这口气,他一定要出,绝对不是打几拳那么简单,这个仇,尉迟家和顾家不管过去是什么关系,现在结下了。

    “什么?去,去韩国?”

    蒋乐乐一下子傻了,她一点准备也没有,大哥是什么意思,让顾东瑞偿还什么?

    “对,妈妈住院了,你必须去看看她,她想,都要想疯了,这样的大起大落,让她已经承受不了了。”

    这句话是关键,妈妈病了?蒋乐乐的整个脸色都变了,她一直担心的就是这个,就怕妈妈回去后想不开,竟然真的病了。

    “我要去韩国……不过要和顾东瑞商量一下,看看他这几天……”

    不等蒋乐乐说完,尉迟傲风一把抓住了蒋乐乐的手腕,愤怒地说:“为什么要和他商量,你到现在还惧怕他吗?”

    “不是的,哥,我和他已经结婚了,我们……”

    “那不算数……”

    尉迟傲风冷冷地说,他低头看了一下时间,才十点多,来得及,不知道灿平起来了没有。

    正说话着,灿平从外面跑了进来,一头的汗水,当他看见尉迟傲风的时候,立刻认出了他,这不是舅舅吗?

    “舅舅,是你吗?”

    “当然是舅舅。”现在好了,孩子也来了,尉迟傲风直接走上去,将灿平抱了起来,然后拉住了蒋乐乐的手:“现在就走。”

    “可是……”

    蒋乐乐担心妈妈,却又觉得这样走怎么有点奇怪呢?为什么大哥好像恨透了顾东瑞一样。

    “没有可是,大哥知道你生气,吃尽了苦头,没有得到应得父爱和母爱,但妈妈辛苦地生了你,那年她难产,差点没命,加之你被抱走,这二十几年,她一直思念着你,尉迟家已经受到了惩罚,现在她需要你……每一分钟对她来说都很重要。”

    “妈……”蒋乐乐听了这句话,鼻子一酸,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也许妈妈现在正在哭泣,nda的结果让她不能承受,因为她主动离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楼梯上,顾东瑞走了下来,冷漠地看着尉迟傲风,他急于将蒋乐乐和孩子带回韩国,一定没有打算让她们母女再回来。

    “这里是我的家,尉迟傲风,你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能带走我的妻子和孩子。”

    他的声音愤怒,带着强烈的谴责,过去的,他承认错了,难道就不能给他弥补的机会吗?尉迟傲风就能保证一辈子不犯错误吗?虽然这个错误有点让尉迟傲风难以接受。

    “她是我的妹妹。”尉迟傲风咬紧了牙关。

    “可她却是我的妻子!”

    面对怒目而视的两个男人,蒋乐乐有些搞不清楚了,他们的关系不是一向很好吗?怎么突然反目成仇了?

    “顾东瑞,我妈妈病了,我必须去一趟韩国,等妈妈好了,我会回来的。”蒋乐乐解释着,只是离开几天,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爸爸……”

    灿平看到了顾东瑞,直接挣脱了尉迟傲风的怀抱,向顾东瑞跑去。

    顾东瑞俯身将儿子抱了起来,亲了他的小脸一下,目光再次看向了尉迟傲风。

    “你会让她们回来的,是不是?”

    “不要以为孩子可以牵制水儿,顾东瑞。”尉迟傲风皱起了眉头,一个很麻烦的问题,这个孩子是顾东瑞的亲生骨肉,一份割不断的关系,让尉迟家处于很尴尬的局面。

    “我从来没有打算用孩子来牵制乐乐,但是如果你要带走蒋乐乐,可就不好说了。”顾东瑞冷冷地笑着,蒋乐乐不会放弃孩子,就不会离开他。

    “你们,你们怎么了?我只是去看看妈妈……”

    蒋乐乐不解地看着他们,现在的状况好像两个男人在争抢她们母子。

    “时间要到了,我已经买了机票,跟我走吧。”

    现在不是说明来意的时候,尉迟傲风只希望妹妹和外甥上了飞机再说,他要让妹妹和孩子留在韩国,不再回来。

    尉迟傲风已经叫人办好了所有的手续,只要蒋乐乐坐上飞机,就不再是蒋乐乐,而是尉迟水光。

    蒋乐乐走到了顾东瑞的面前,将孩子抱了过来,轻声地说。

    “我只是去韩国几天,很快回来,蜜月……”

    “我等你……”

    顾东瑞没有理由不让蒋乐乐去看生病的亲生母亲,更没有理由不让尉迟夫人看见女儿和外孙,此时他有多少不舍和担忧,但他发誓,假如尉迟家不让蒋乐乐回来,他将直接登机去韩国,亲自登门,将蒋乐乐和孩子带回来。

    “嗯……”

    蒋乐乐将灿平放下,拉着他的小手走向了尉迟傲风:“我们去看姥姥,几天就回来,好不好?。

    “好。”灿平应着。

    尉迟傲风将灿平抱了起来,拎着蒋乐乐向门外走去。

    顾东瑞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蒋乐乐和灿平的身影,一直目送她们进入了轿车。

    坐在轿车里,蒋乐乐突然有丝不安,当她再回头看去的时候,轿车已经发动了,她只看到了别墅的大门口,顾东瑞忧郁的身影。

    ****************韩国****************

    尉迟傲风下了飞机,尉迟家的加长豪华车已经在机场等候了,下车的是尉迟商会会长尉迟明拓,他目光硬朗地看向了蒋乐乐和孩子,这就是他的女儿和小外孙吗?

    “乐乐,这是爸爸……”尉迟傲风提醒着蒋乐乐。

    爸爸?

    蒋乐乐心情激动,她迫不及待地举目望去,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这位成熟稳重,仍旧挺拔的高大韩国男人,他的眼里都是烁烁的慈爱之光,这才是她的亲生父亲,而不是那个为了利益,将自己卖掉的蒋万风。

    “爸爸……”

    蒋乐乐飞快地跑了上去,直接扑进尉迟明拓怀中,还有什么比亲生父亲的怀抱还要安全,他会真的疼她,爱她。

    “水儿……”

    尉迟明拓皱了一下眉头,寻找了那么多年,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女儿,见到她的一刻,他知道自己错失了多少,孩子已经长大了,亭亭玉立,还有了自己的孩子,只是她的年纪似乎太小了……这早就有了宝宝,她的姐姐们还都是单身。

    搂住自己的小女儿,尉迟明拓还是露出了笑容,只要回来了就好,这样这个家就完整了。

    “爸爸……”蒋乐乐紧紧地抱着尉迟明拓,这才是真的,她糊涂了二十几年,也被人欺骗了二十几年。

    “妈妈,他是谁呀?”灿平胆怯地拉了一下蒋乐乐的裙角询问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尉迟明拓,第一眼他就喜欢上了这个男人,他和爸爸一样高大,挺拔。

    “我来看看,这是我的小外孙是吧……”

    尉迟明拓拍了拍女儿的脊背,松开了她,然后俯身凝望着灿平,这是尉迟家的第一个孩子,想不到竟然这么大了。

    “我叫顾灿平!你叫什么名字?”灿平扬起了下巴,骄傲地说。

    尉迟明拓看着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家伙,甚是喜欢,他摸了摸灿平小脑袋,用汉语说。

    “我是尉迟明拓,你妈妈的爸爸……”

    “姥爷!”

    灿平十分聪明,妈妈的爸爸就是姥爷了,因为妈妈的妈妈是姥姥,于是他撒娇地伸出了手臂,直接勾住了尉迟明拓的脖子。

    “姥爷,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吗?我们可是第一次见面。”

    听了这句话,蒋乐乐万分尴尬,直接斥责着灿平,怎么可以这样没有礼貌呢?刚见面就想要礼物。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