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77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帮我找机会接近赫连先生,哦,我错了,几乎忘记了赫连先生是你的,那么,导演,让我接近导演,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让那些男人神魂颠倒,也许下一个大红明星就是我了……”

    蒋熏衣激动地拉住了妹妹的手,这样总可以了吧,她是影视基地的钢琴师,又体面又高贵,一定可以的。

    “姐姐!”蒋乐乐无语了。

    “你到底帮不帮?”

    “我不想你堕落下去。”

    “那不关你的事,这样,我们来交换,你帮我,我帮你找到爸爸,怎么样?”

    “爸爸……”蒋乐乐失神了,她想见到爸爸,她想质问他,到底为了什么?

    “如果你不帮我,不但见不到爸爸,还会让姐姐被更多的男人玩/弄,你知道吗?一个普通女人想出道,有多难?我必须让所有小喽罗都满足,姐姐快成ji/女了!”

    是的,蒋乐乐不能否认,假如她不帮助姐姐,姐姐会勾/引所有可能勾/引的男人,那个摄影师就是其中之一,想象着姐姐被不同的男人压着,疯狂发xie,她心里就觉得气恼,与其这样,不如让她只属于个别男人。

    而且她真的很想见到爸爸。

    “让我见到他,我会给你安排见到导演。”蒋乐乐妥协了。

    “什么时候见爸爸?我知道他一定会去一个地方……”蒋熏衣得意地说。

    “今天晚上我们就去,明天我给你安排见导演。”

    蒋乐乐一分也等不及了,她已经被爸爸卖了五个月,应该有个答案了。

    “没问题,我们现在就走,不过你给我点钱,打车的钱。”蒋熏衣伸出了手,她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

    与其说是打车钱,不如说是伸手要钱花,她将自己的妹妹当成了摇钱树,蒋乐乐无奈,只好拿出了刚刚领到的生活费,递给了蒋熏衣。

    “真是小气,当了人家的情/妇,才拿出来这么点钱来。”蒋熏衣鄙夷地看着这点钱,讽刺说。

    “我说了我不是什么情/妇,只是雇佣的钢琴师,才工作几天,有这些不错了,算了,信不信由你,走吧。”

    蒋乐乐想到了赫连先生的话,不要太介意,不然流言会更甚。

    “走吧,这会儿爸爸一定在。”蒋熏衣轻/fu地笑着。

    蒋乐乐叮嘱小清和那个女佣,不许告诉任何人她出去了,然后跟随着蒋熏衣出了公寓,雇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向街市开去。

    车子在一个偏僻的巷子前停了下来,蒋熏衣带着蒋乐乐向一栋古老的老宅走去,走到了门前,推了一下门,门竟然是从里面锁上了。

    蒋乐乐想要敲门,蒋熏衣就阻止了她。

    “爸爸不希望我来找他,怕我挥霍他的钱,如果知道是我来了,一定会从后门溜掉的。”

    蒋乐乐无奈地皱起了眉头,这倒是爸爸的风格,如果没有利益,他绝对会缩后,就算自己的女儿也不例外。

    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爸爸了,蒋乐乐的心情还是无比激动,同时眼睛也湿润了,他看到女儿这样大着肚子,不知道会不会感到懊悔?

    蒋熏衣拿出了一把平时用的钥匙,在门锁上巧妙地转着,很快门被打开了,蒋乐乐怔怔地看着姐姐,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开锁?

    “还不进去,爸爸不会在这里待太久的。”蒋熏衣之所以知道爸爸在这里,是因为白天给爸爸打了电话,爸爸左右言他,不告诉他的具体位置,但是她听到电话里那个女人讲古董的事了,所以一定会在古董店过夜。

    蒋熏衣拉着蒋乐乐一步步地向里面走去,隐约的,蒋乐乐听见了女人哼哼的声音,她的连顿时红了,这样闯进来,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快点,犹豫什么……”蒋熏衣小声地说。

    “爸爸真的在吗?你不会搞错了吧?”蒋熏衣也随着姐姐小声地询问着,怎么感觉姐姐在擅闯民宅呢。

    “管他了,你说了要见爸爸的,我可是带你来了。”

    蒋熏衣才不管那些,她不需要尊重这个男人,他除了生了她,什么都没有管她。

    蒋熏衣毫不客气地推开了虚掩的卧室门,直接走了进去,卧室里开着昏黄的灯光,大床上正上演香yan的一幕,蒋万风果然在里面,他光着身子,甩着身上的赘肉,正骑在一个中年女人的身上猛撮着。

    “有人!”床上的女人一声尖叫,用力地推着蒋万风。

    门外,蒋乐乐看到这样的一幕,鼻腔一酸,悲愤伴随着泪水涌了出来,爸爸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卖了,不但不思悔过,竟然还有心情玩女人。

    她别开了目光,身体向后躲避,站在了门外。

    蒋万风红着眼睛,回过头,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蒋熏衣,不觉火了。

    “你怎么进来的?我不是不让你找我吗?”

    他气急败坏地拿过了裤子,直接套在了身上,匆忙地穿着,这样被女儿盯着看,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蒋熏衣却不以为然,司空见惯了,她坐在了床边的沙发里,慢条斯理地说。

    “只是找你有点事儿,白天找不到你,晚上就不信你会睡在大街上。”

    “我在忙……”蒋万风咬着牙关,这个女儿被前妻带坏了,简直就是小太妹,难道就不能在门外等等,非要让他难堪吗?

    “忙啊?那继续忙吧,我在这里等着,不管在意我的,我可不在乎……”

    蒋熏衣漫不经心地看着床上的女人,继续说:“这个女人比我妈妈好吗?肚子那么大,是不是有了,还是赘肉啊?”

    床上的女人直接拉住被子盖住了走形的身体,冲着蒋万风大声叫喊着。

    “蒋万风,把你的野种带出去,不要留在我的家里。”

    “好,好,我马上赶走她。”蒋万风讨好地说着,他现在和这个女人混的熟悉,很多钱都是花这个女人的,自然不敢得罪她。

    但蒋万风拉扯蒋熏衣的时候,蒋熏衣直接甩开了他。

    “你以为我喜欢找你吗?是我妹妹蒋乐乐找你。”

    “乐乐?”

    这句话吓了蒋万风一跳,怎么可能,乐乐应该在海翔的,记得那天,契约失效后,顾东瑞来找他,出价五百万买他的女儿,说顾家大少爷顾东明缺个陪床的女人,当时他考虑了一下,索性庄园也没有了,蒋乐乐也不是什么chu/女了,能拿到五百万很不错了。

    于是他将女儿卖给了顾东瑞,然后拿着五百万离开了庄园,直接出国到了赌城,五百万虽然不少,但蒋万风想翻本变得更多,结果被人圈牢,直接赔了个低底儿朝天。

    在国外一直混了几天,实在混不下去了,他就勾搭了古董店的老板娘,弄点零钱花花,有一天不巧碰见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蒋熏衣,本想从女儿身上刮点钱,可是自己的女儿也过得不如意,还想要他的钱。

    葛朗台就是葛朗台,害怕被女儿粘住,直接来个人间蒸发。

    现在听说蒋乐乐找来了,他还很是有点做贼心虚。

    蒋万风向门口张望着,好像没有蒋乐乐的影子。

    “别看了,她在门外。”

    蒋熏衣为了成名,大红,自然不会在乎妹妹为什么找爸爸,她直接拉住了爸爸的手臂,将他拉出了房间。

    “不知道她找你干什么?总之你必须见见她,不然她不会帮我的。”

    门外,蒋乐乐强忍着泪水,漠然地转过身,她终于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只在那一刻,紧绷的神经撑不住了,她直接哭了出来,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

    “为什么,爸爸,为什么要将我卖给顾东瑞?”

    蒋乐乐满心的疑问岂止是一个为什么可以解开的,她有太多的困惑,也许最重要的问题是,爸爸真的爱过她吗?

    蒋万风看到蒋乐乐,内心有些狼狈,其中有很多秘密他没有公开,让他欲言又止,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只是个摇钱树。

    不过现在摇钱树已经变成了钱,却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当意识到蒋乐乐可能是从海翔跑出来的时候,蒋万风有点害怕了,顾东瑞不会因为蒋乐乐的出逃,从他索要那五百万吧,他现在可是一个子儿都拿不出来了,这种担心让他直接恼火地吼了起来。

    “你不在海翔呆着,跑出来做什么,真是疯了,赶紧回去……”

    “我不回去,那不是我想待的地方,爸爸,告诉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就算你不爱我,也该给我起码的尊严,你卖了我,我成了一个dang/妇!”

    蒋乐乐无法平静,她变得歇斯底里,什么淑女,什么优雅,都是爸爸让她勾/引男人的武器,她练就的那些本领,是豪门男人的最爱。

    面对蒋乐乐的质问,蒋万风显得有些狼狈,他不觉得自己错在了哪里?如果不是他,蒋乐乐早就饿死了。

    “我养了你十八年,该有点回报了,你以为我欠那个白痴的那点钱,够培养你的吗?五百万,我都亏死了。”

    什么亏死了?蒋乐乐瞪视着爸爸,爸爸在说什么,谁是那个白痴,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不说了,总之,爸爸收了钱,不能退回去,你赶紧给我回海翔!”

    蒋万风直接伸出手,想将蒋乐乐从古董店推出去,却意外地注意到了一个状况,蒋乐乐的肚子是隆起来的。

    蒋乐乐摇着头,什么都明白了,任何的解释都变得苍白无力,她的爸爸抚养她,只是处心积虑要将她变成花花绿绿的钞票。

    泪水已经干涸了,哭声嘶哑了,蒋乐乐的心也冷了,她突然恨透了这个男人,一个生了她,却将她摧毁的父亲。

    “你怀孕了?”

    蒋万风瞪大了眼睛,蒋乐乐竟然怀孕了,还这么大的肚子,怎么说孩子也有五六个月了,这个孩子是谁的,是不是海翔大少爷的,他记得顾东瑞说过,买了蒋乐乐,送给他的大哥?

    男人有了女人,怎么会不要呢,特别是蒋乐乐这样水嫩嫩的,看起来很诱人的,想到海翔的病秧子还挺厉害的,这么快,就搞大了蒋乐乐的肚子。

    “孩子是谁的?”

    蒋万风眼睛一亮,惊喜地上前一步,什么也顾不得了,在这个贪婪男人的眼里,此时的蒋乐乐就是一个超肥的摇钱树,五百万算什么,至少值个几千万了,因为她有了海翔的种儿。

    “爸爸……”

    蒋乐乐后退了一步,顺着爸爸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肚子,心中一惊,她几乎忘记了,她这个肚子里有着顾东瑞的孩子,爸爸可以五百万卖了她,就可以再为了更多的钱,将她送还给海翔。

    “孩子是顾家的是不是?”蒋万风的眼里都是钱的影子,他看到了很多,很多的钱,这次可以一下子翻身了。

    一句让蒋乐乐心惊肉跳,爸爸卖了她不说,现在又在打这个孩子的主意,假如他知道这个孩子是顾东瑞的,一定认为她的肚子就是摇钱树了。

    绝对不能承认。

    “不,不是……”

    蒋乐乐现在好后悔,她不该为了执著的答案来找爸爸,爸爸根本就不爱她,他只爱钱,她又一次将自己送到了危险的边缘。

    “什么不是,顾家的大少爷很能干啊,让你有了顾家的种儿,算算时间,谁敢说不是呢?我的宝贝女儿,乖乖的听话,跟爸爸去海翔,有了这个孩子,就算你是他们买的,他们也会善待你的。”

    蒋万风一步步地接近蒋乐乐,哄骗着她。

    现在的蒋乐乐已经不是当初听话的乖乖女了,爸爸让她去医院检查,她就老实的去了,结果落得被卖的下场。

    “我不去海翔,我不去!”蒋乐乐转身就想跑。

    蒋万风怎么会让发财的机会跑掉了,他突然伸出大手,一把将蒋乐乐的手腕抓住了,态度张狂地说:“钱,海翔有的是钱,你这个白痴。”

    “不!”

    蒋乐乐看着爸爸,这个男人的眼睛已经红了,变得让她不敢认识,她被爸爸的样子吓坏了,她不能回去,绝对不能再回去了,傻乎乎的被卖了一次,绝对不能有第二次。

    “这不是海翔顾家的孩子,是……是其他男人的,你忘记了吗?我……我不是……”

    她在海翔医院,被检查出来不是chu/女,爸爸应该不知道是谁占/有了她?所以可以解释这个孩子的来由。

    “犯贱吗?给我闭嘴,就算是其他男人的,就可以赖在那个病秧子身上,别说,他还没有碰了你,他只是生病了,可没有残废。”

    蒋万风才不管,他直接拉住了蒋乐乐的手臂,向古董店外面拖去。

    蒋熏衣站在原地,傻眼了,她不知道该帮爸爸,还是该妹妹蒋乐乐,更想不明白,妹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听的云里雾里,稀里糊涂。

    “姐姐,救救我,你忘记了吗?我会帮你的……”蒋乐乐挣脱不了爸爸的束缚,只好恳求着姐姐。

    “她是我的女儿,不可能违背爸爸的意思,宝贝熏衣,不要管她,她值几千万,到时候爸爸分给你。”

    蒋万风的一句几千万,很好用,蒋熏衣掰着手指头,张大了嘴巴,哦,好大的数字,她连十万都没有见过,怎么可能奢望几千万?

    眨巴了一下贪婪的眼睛,她随后追了出去,她决定选择旁观,既不帮爸爸,也不帮妹妹,因为谁占了上风,对她都没有坏处。

    古董店的门外,蒋乐乐绝望地看着天空,痛恨自己的经历的一切,以为可以重新开始,却再次沦为爸爸的棋子。

    孩子在肚子里猛踢着,他似乎在抗议这种卑劣的行为,可惜他没有办法帮助妈妈,因为他还需要在妈妈的肚子生活很长时间。

    蒋乐乐捂着肚子,尽量安抚肚子里的宝宝,哀声恳求着。

    “孩子真的不是顾家的,爸爸,放了我,求求你。”

    “到了海翔再说,哈哈,谁知道你是不是撒谎,从小培养你,什么都满足你,没有理由让我落魄到了什么都没有的地步。”

    蒋万风哪里肯放了蒋乐乐,他直接伸出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因为路边停了几辆违规停放的车辆,出租车只能暂时停在了外侧,司机摇下车窗,伸出了脑袋。

    “快点,我只能等一分钟,你们走下来!”

    现在太晚了,想在车河里找到一辆出租车也不容易,蒋万风拉着蒋乐乐直接冲上了马路,他在外侧拉开了车门,用力地将蒋乐乐向里面推着。

    蒋乐乐哪里肯妥协,只要上了车,她就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不要,爸爸,你不能这样对待我,我是人,不是工具。”

    “对于我来说,你就是钱,你和你的孩子都是钱,哈哈!”

    蒋万风开心地大笑着,他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用力地将蒋乐乐推进了车里,就在他打算抬腿上车的时候,突然后面一阵摩托飞驰着开了过来,摩托手只是片刻的走神,就导致了可怕的后果,直接将蒋万风撞飞了出去……

    “爸爸!”蒋乐乐尖叫了起来,面色变得煞白。

    蒋万风的身体在车门外侧翻了一个跟头,重重地摔在了马路中间,那个摩托车直接一个大转弯,回头发现形式不妙,一脚油门不见了踪影。

    出租车司机也吓傻了,他瞪大了眼睛,嘴巴颤抖,自己违规停车,让客人从外侧上车,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爸爸……”

    蒋乐乐拉开了车门,下了车,呆呆地走到了爸爸的身边,还不等她蹲下去,身后的出租车直接开走了。

    蒋万风躺在血泊之中,他在不断地抽搐着。

    “爸爸,爸爸……”蒋乐乐惊恐地蹲在了地上,试图将蒋万风抱起来,可是她没有了力气,只能看着蒋万风无声地挣扎着。

    “救救他……”

    蒋乐乐恳求地站起了起来,看着那些停止在周围的车辆,一双双冷漠的眼睛,一道道刺眼的光亮,难道就没有人肯出手帮帮她吗?

    一个孕妇,一个受伤的人,她现在需要帮助。

    马路沿儿上,蒋熏衣被突发的状况吓傻了,她捂住了嘴巴,一步步地后退着,终于一个转身迈开步子,飞速地消失在了人之中,她对这个爸爸没有感情,甚至痛恨他,这场车祸,蒋万风就算不死,也会残废,她没有钱救治他,更不想将来服侍一个半死不活的废人。

    “救救他,他要死了!”

    蒋乐乐凄厉地大喊着,终于有个好心人下了车,将蒋万风和蒋乐乐弄上了车,向医院开去。

    蒋乐乐看着浑身是血的爸爸,完全呆滞了,她不能呼吸,眼前一阵阵漆黑,虽然埋怨爸爸的无情,可是此时,她却盼望着爸爸千万不要死了,一定要坚持住,只要他还活着,自己似乎还有一个可以期盼的家。

    进入医院后,直到蒋万风被推进了抢救室,她才麻木地向帮忙的人道谢。

    帮忙的人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匆匆离开了,医院里只剩下了蒋乐乐一个人坐在手术室外等待着,她看着身上染上的血迹,浑身发抖,最后无助地啜泣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蒋乐乐一直等到了后半夜,医生才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终于将他从鬼门关抢回来了,不过还处于深度昏迷之中。”

    “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蒋乐乐站起来,急切地询问医生。

    “现在想要让他清醒都难,也可能这辈子都躺在病床上,准备钱吧,住院费和治疗费。”

    准备钱?蒋乐乐明白医生的意思,爸爸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他需要一大笔钱维持生命状态,也许有一天会出现奇迹,但是那个奇迹有多远,没有人可以给她确切的答案。

    找到了爸爸,却以落了一地的失望和痛苦,蒋乐乐倚在了墙壁上,呢喃地说着。

    “我去筹钱……”

    “一会儿他推出来,你可以看看他,但是我们医院希望这笔钱能尽快到位。”医生看着蒋乐乐的肚子,不确信这个大肚子女人是否会扔下这个伤者桃之夭夭,这几年因为治疗费用庞大,扔下病患不再出现的数不胜数。

    “我明天就来。”

    蒋乐乐不会丢下爸爸,她的心里仍旧有难舍的依赖。

    看着爸爸满身管子被推了出来,蒋乐乐哀声地捂住了嘴巴,仍旧难以相信,刚才还大力拉扯着她的爸爸,就这样没有了生息。

    她完全茫然地离开了医院,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一进门,小清就吓得尖叫了出来,因为蒋乐乐的身上都是血迹。

    “怎么了?你……”

    “不是我的,我没事……”蒋乐乐发呆地坐在了椅子里,一个棘手的问题是,她到哪里去弄那么多的钱。

    赫连先生,蒋乐乐叹息了一声,看来她想摆脱那个绯闻是不可能了,因为她需要恳求赫连先生,先预支给她一笔薪资。

    “你身上有血……”小清仍旧惊魂未定。

    “不要问了,小清,我想静静……”

    蒋乐乐深吸了口气,想镇定心神,却还是垂头哭泣了起来,她的命为什么会这样,大了肚子,失去亲人,现在又处于这样的困苦中,难道真的像顾东瑞说的那样,她需要男人来挡在她的面前吗?

    “我给你放水……”小清不敢多问了,她进入了洗浴间,给蒋乐乐放洗澡水去了。

    换洗了衣服,蒋乐乐疲惫地躺在了床上,她太累了,头一挨着枕头,就一觉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猛然坐了起来,蒋乐乐惊慌地看着时间,真是糟糕,上班要迟到了,还有医院,她的爸爸需要钱就命……

    她急匆匆地爬了起来,觉得一切都乱套了,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

    感到影视基地的时候,李嘉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赫连宇阳竟然也在了,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一样。

    “什么时候不迟到不好,偏偏选择今天,不知道日程都排满了吗?你不能因为大了肚子,就搞这样的特殊。”

    李嘉训斥着。

    “对不起……”

    蒋乐乐没有办法解释,她直接坐在了钢琴,也许是心理有事,惦记着爸爸,怎么弹都不应手,李嘉简直就是无语了,刚要开口数落蒋乐乐,赫连宇阳开口了。

    “别弹了,她有心事,换个人,让她到我的办公室里来一趟。”

    赫连宇阳显得有些不悦,昨天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她怎么好像还是很在意的样子,难道那些流言她真的那么在意吗?

    进入了办公室,蒋乐乐低着头站在他的面前。

    “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难道你在乎那些恶狗的狂吠吗?看看你的状态……”

    “赫连先生,不是因为流言……”

    蒋乐乐知道赫连宇阳误会了,急忙解释着。

    “不是因为流言,是因为什么?我看你完全心不在焉。”

    “是因为……”蒋乐乐犹豫着,经过了昨夜爸爸的无情,蒋乐乐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信心,那种背弃让她厌恶蒋乐乐的身份,所以她不会说出爸爸受伤的事实。

    “我需要一笔钱……”蒋乐乐直接说了出来,接着补充着:“我可以预支我的薪水,只要两个月的,就可以暂时解决我的状况,赫连先生。”

    “预支薪水?发生了什么事儿?”赫连宇阳皱起了眉头,难怪蒋乐乐弹琴的时候会心事重重,原来是真的有了困难。

    “我可以不说吗?我发誓我会一直在这里尽心工作。”蒋乐乐十根手指节节泛白,希望赫连先生不要觉得她是贪婪的女人。

    “你到底有什么秘密隐瞒着我?”赫连宇阳微眯着目光审视着蒋乐乐,她的脸色很差,好像没有休息好一样。

    “没有……”蒋乐乐低下了头,她没有什么秘密,只是不愿提及那个身份而已。

    “苹斯,应该不是你的名字……”

    “先生?”蒋乐乐惊愕抬头,赫连先生怎么知道自己不叫苹斯?

    蒋乐乐无法掩饰内心的狼狈,难道赫连宇阳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还是他听说了什么?只是猜测而已。

    蒋乐乐的目光再次低垂下来,心中暗自担忧,赫连宇阳和顾东瑞是朋友,假如她告诉了赫连先生自己真实的名字,就等于告诉了顾东瑞。

    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蒋乐乐可以想象,顾东瑞会采用何种卑劣的手段将孩子从她的身边抢走,想到了这里,蒋乐乐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我不想逼你,你能隐瞒身份,自然有你的苦衷,但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真的很欣赏你。”

    这种欣赏是发自内心的,赫连宇阳乐乐一笑,面前的女人有着一双迷人坚毅的眼神,他有理由相信,这个叫苹斯的女人这样的隐瞒,定是出于一种无奈。

    目光下落,扫过蒋乐乐的肚子,不知道她这样避讳自己的身份,是否和这个孩子有什么关系。

    “谢谢赫连先生能体谅……我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赫连先生的下属,会一心一意对赫连先生工作。”

    蒋乐乐真害怕赫连宇阳一直追问下去,面对这样一个好心人,她觉得愧疚,如果他执意要问,她也许会说出来。

    可是赫连宇阳没有继续问下去,他不会揪着蒋乐乐的苦衷一路追赶,良好的教养,让他知道如何尊重别人的**。

    “知道吗?我很有钱,你完全可以伸手向我索要,而不必预支你的薪水。”

    赫连宇阳拿出了一张支票和一支笔,在蒋乐乐的面前摇了一下:“赫连家经常做慈善募捐,我想……你现在的状况也许需要支助……”

    “不要!”

    蒋乐乐直接惊呼了出来,她不要施舍,不要怜悯,她可以通过自己的手解决现在的难题,急迫的蒋乐乐直接伸出了双手,坚定地说:“赫连先生,你看我的手,很健顾,没有残废,我不需要慈善支助,你只需要提前预支我的薪水。”

    “哈哈,你真是个特别的女人。”

    赫连宇阳很是满意蒋乐乐的表现,假如她欣然接受了他的支票,也许他会感到失望,慢慢地放下了支票,赫连宇阳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人事部的电话,让他们提前给蒋乐乐发放三个月的薪水,并额外补发了一些奖金。

    电话打完了,蒋乐乐才松了口气,连声道谢之后,她匆匆地出了赫连宇阳的办公室,她要马上拿到这笔钱,然后赶去医院,只要帮爸爸将一切安置好了,她才能安心下来。

    望着蒋乐乐推门而去的背影,赫连宇阳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真是一个坚强自爱的女人,她的身上有着其他女人没有的魅力。

    再次拿起了电话,赫连宇阳敲击着桌面,有些犹豫不决,他可以叫人跟踪这个钢琴师,密切关注她的行踪,她的身份就会暴露出来,可是……一想到她坚定的表情,他还是放下了电话,也许他应该给这个女人一点点时间,让她主动承认她的身份

    蒋乐乐拿到了三个月的薪水和奖金,打了一辆出租车,奔医院而去,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下了车,直接去了缴费的窗口。

    “我来补缴蒋万风先生的治疗和住院费用。”

    蒋乐乐捏着手里的钱,不知道这些钱能够维持多久的,爸爸的状况很糟,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她需要努力工作,赚更多的钱来维持爸爸的生命。

    小护士坐在电脑前,查询了一下,然后疑惑地看向了蒋乐乐。

    “他的费用有人上午结算过了,还续交了这半年的住院费。”

    “已经结算了?”

    蒋乐乐一惊,拿着钱的手收了回来,怎么可能?爸爸的钱有人结算了?难道是姐姐蒋熏衣?不可能的,昨天发生了车祸,姐姐直接跑了,她都不知道爸爸住在哪家医院,怎么可能赶来交钱,而且那是一大笔费用。

    可如果不是姐姐,还能是谁?

    蒋乐乐继续询问。

    “我想知道,是什么人交了费用?”

    “记不清了,上午缴费的人很多,可能是个男人。”护士不耐烦地说着,然后拿起了一些单子计算了起来,不再理会蒋乐乐了。

    男人?

    蒋乐乐实在想不起来,爸爸还有什么要好的朋友?

    正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蒋乐乐的耳朵里,让她的心立刻警觉了起来。

    “看来他暂时不能清醒了,想知道当年的事还需要找到他的妻子,但他们离婚十几年了,那个女人带着孩子不知所踪,想找到很不容易。”

    是顾东瑞,蒋乐乐心头一震,听到这个声音,她说不清心里的滋味儿,有委屈,也有悲伤,算算时间,他们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他是不是还当她是一个小dang/妇?

    蒋乐乐突然苦笑了一下,自己是怎么了,期待那个男人改变对自己的看法吗?根深蒂固的印象,怎么可能几日不见,就改变了呢?

    脚步声似乎越来越近,蒋乐乐一惊,直接转身跑到了一个拐角处躲避了起来。

    ps:推荐啊~~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