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73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一直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她觉得虚弱无力,最后选择了一处公园的长椅坐了下来,周围都是谈情说爱的情侣,他们一双一对地相携着,这是蒋乐乐曾经幻想过的情景,她和自己的男友,一起走在庄园的小径上,他们在树荫下聊天,甚至亲吻……

    那种幻想的情景中,他应该有着一双深对的目光,英俊的面庞,磁性好听的声音,建议果断的性格……

    只是一瞬间的,蒋乐乐十分狼狈地打断了自己的幻想,她脑海中的那个形象,竟然是顾东瑞。

    “我是怎么了?”

    蒋乐乐捂住了面颊,强迫自己远离那个男人的影像,她怎么会中了那个男人的毒,将美好的男人形象想成了他。

    腹中的饥饿,让蒋乐乐摆脱了毫无意义的幻想,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衣兜,一分钱都没有,看来她要挨饿了。

    想想真是可笑,从小衣食无忧,没有揣过零花钱,甚至最大的支票都摸过一千万的,现在却弄得身无分文?

    直接站了起来,蒋乐乐看了看天色,已经有点晚了,她现在面临的不是温饱问题,关键的是,她要找个落脚的地方,不然就要睡在大街上了。

    离开的时候,蒋乐乐已经充分地想到了这个情景,但却没有想到会这么难。

    一直顺着街市行走着,蒋乐乐又累又乏,肚子又开始隐隐作疼了起来,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下去,不但解决不了住所的问题,连肚子里的宝宝都要抗议了。

    在一处奢华的建筑前,她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了一个招聘广告,好像这里要招聘高素质的女侍应,还要求品貌端正。

    女侍应?不知道要不要怀孕的女人,蒋乐乐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她实在太饿了,她必须硬着头皮去问问。

    蒋乐乐抬起头,看着建筑上的大字“环球影视中心。”

    这是拍电影的地方吗?好像不是,应该是影视公司的一个俱乐部,因为进进出出的都是一些穿着礼服的男女,十分体面。

    大门口,站着一个穿着正统西装的中年男人,他正恭敬地向客人门哈着腰,应该是一个管事的。

    蒋乐乐直接走了过去,低声地询问。

    “请问,这里是不是招聘女侍应,不知道我可不可以?”

    “你?”

    显然,蒋乐乐的美貌让管事的人稍稍有些发怔,完全超出了女适应的外貌条件,但看到蒋乐乐的肚子之后,他皱起了眉头。

    “你是孕妇?我们这里可是严格的会所,不要孕妇,那会影响这里的形象。”

    “哦……”

    早知道会失败,不过被这样说出来,还是有点难受,看来她的肚子让她要挨饿了。

    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男人跑带了管事的面前。

    “真是糟糕,钢琴师刚才赶来的路上出车祸了,好像撞断了双腿,十分严重。”

    “怎么会这样,马上就会有宴会,赫连先生很重视,如果搞砸了,我们都得滚蛋。”

    影视中心的管事的额头上冷汗直冒,不知道如何是好,临时找钢琴师已经来不及了,可是不找,又没有钢琴师,赫连先生最喜欢听钢琴曲的,而且十分挑剔。

    他们的钢琴师出车祸了?蒋乐乐刚要移动的脚步停了下来,不觉露出了笑容,她的机会来了,找女侍应,她大了肚子,做不了,钢琴师总不能在乎大了肚子吧,不知道她可不可以暂时替代,她的钢琴技艺从小一直坚持在学,获得很多大奖,应付一个宴会应该不会太差。

    两个男人愁容满面,这个时候好的钢琴师都不可能闲着了。

    “真是,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车祸呢?他就不能明天吗?真是太不凑巧了……”

    “啊?”

    男人傻眼了,难道出车祸,还要选时间吗?主管一定是急得晕头了。

    正在两个男人发愁,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蒋乐乐开口了。

    “先生,我会弹钢琴,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我不要报酬,只希望你们能给我提供一点吃的,找个地方住一个晚上。”

    蒋乐乐的要求实在不高,她明天一早就会离开这里,绝对不会给他们增加麻烦。

    只要过了今晚,她会一边打工,一边寻找爸爸和妈妈,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个惨剧,她都需要一个答案,让她彻底死心。

    “你?”管事的上下打量着蒋乐乐,不敢相信她的话,这个女人刚才要应征女侍应,这会儿就要代替钢琴师了?真是能开玩笑。

    “你真的会弹吗?我们这里可不是开玩笑的,弹不好,你可以走,我们却要丢了饭碗。”另一个男人补充着。

    “我可以的,索性你们也临时找不到人,不如让我先演奏一下,如果觉得可以,就让我代替那个钢琴师,暂时度过难关,如果不行,我马上走。”

    蒋乐乐可怜巴巴地看着管事的,这样做,大家都没有损失,何乐而不为呢?给她一次机会,也不吃亏啊。

    管事的男人低头思索了一下,好像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了,他对那个男人的说。

    “带她去试试,如果行,让她穿上宽松的衣服,挡住肚子,凑合一个晚上。”

    “行……”

    男人点了一下头。

    蒋乐乐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机会总算来了,她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留在这里,解决暂时的温饱问题。

    “跟我来,如果可以,要懂得这里的规矩,看你穿得也不差,应该明白的。”

    “我明白,一定要好好做。”

    跟在了男人的身后,蒋乐乐低着头,因为她和顾东瑞出席过一次赵烨之和苏妩柔的婚礼,应该有一些上流社会的人认识她,她不能在这个时候被人认出来,那就不好办了。

    她一路跟着那个男人,目光偷偷地四下看着,这里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豪华,到处金碧辉煌,好像宫殿一样,想必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影视公司,只是不知道那个被称呼为赫连先生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喜欢听钢琴,应该是一个很雅致的男人。

    一直被领进了一个僻静的大客厅里,男人指了指钢琴。

    “快点,上面个乐谱,弹奏一半就可以了。”

    “好的,先生。”

    蒋乐乐走到了钢琴前,端坐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看向了那首曲子,只是一眼,蒋乐乐心里就有数了,这首曲子,她很熟悉,不用看谱就可以弹奏下来。

    轻轻活动了一下手指,蒋乐乐的十跟手指落在了琴键上,当悠扬的钢琴曲从蒋乐乐的手指间流淌出来,她高雅的气质伴随着美妙的旋律,男人竟然看得痴了,真是个奇迹,竟然找到了一个这么出色的钢琴师。

    “好了……”

    男人拍了一下巴掌,叫停了蒋乐乐。

    蒋乐乐顿时紧张了起来,难道她弹奏得不好吗?为什么没有到一半就让她停下来了,她一时有些手足无措,马上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如果这个不行,她今天真的不知道去哪里好了,睡在大街上,她必须想想睡在哪里才能安全一些。

    “不好意思……打扰了。”

    蒋乐乐转过了身,思绪凌乱地想象着,天桥下,都是流浪汉,商店门口,很容易遇到流氓,小区里,不知道有没有狗突然出现,有些狗会咬人的……

    想想那种情景,蒋乐乐就觉得后怕……

    “小姐,你去哪里?”男人叫住了蒋乐乐。

    “我还得想别的办法,钢琴不是不行了吗?”蒋乐乐觉得好委屈,难道她的钢琴技艺真的那么烂吗?

    “你误会了,我刚才叫停你,是希望你赶紧换衣服,宴会就要开始了,我要提前带你进去,因为你的肚子,我不想大家看到你是个孕妇。”

    “你是说,我可以?”

    蒋乐乐惊喜地指着自己的鼻子,妩/媚的大眼睛眨动着,让那个男人顿时丢了魂儿,还真是一个勾/人的小女人。

    “是的,你可以,甚至比他弹奏的都要好,所以你有资格担任这个角色,请准备一下吧,也许演奏好了,会在这里留上一个月,两个月,一直等那个钢琴师回来,我们会给你很丰厚的报酬。”

    男人微笑着说,语气轻缓,已经不再是刚才在门口的不信任。

    “我可以,你说我可以?真是太好了!”

    蒋乐乐如果不是肚子不舒服,一定会一下子跳起来,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她要好好珍惜,正欣喜若狂的时候,她的肚子突然咕噜噜地叫了起来,好像她还在饿着……于是她不好意思地看向了那个男人。

    “我能不能先吃点东西,饿了好久了,怕没有力气……”

    “当然可以,你在这里等着,我叫人送吃的和衣服过来,然后带你去宴会会场。”

    就这样,蒋乐乐得到了她的第一份自力更生的晚餐,穿上了宽松的蓝色衣裙,挽起了长发,优雅地跟在了男人的身后,像一个女皇一样向宴会厅走去。

    就在她出现在宴会厅的钢琴后时,一抬头,却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男人从宴会厅的大门外走了进来,只是这一眼,蒋乐乐顿时面色苍白,差点摔倒在地上,那不是刚刚挣脱的顾东瑞吗?

    顾东瑞竟然来了这个宴会?这个研究船舶的男人,好像什么人都认识一样,各种各业,无孔不入。

    真是冤家路窄,这样也能遇到?

    蒋乐乐满心彷徨,心里有些慌乱了,她想躲避目光,却还是忍不住看了过去,似乎那个男人的身上有一种让她不得不侧目的吸引力,事实上,他在人群里很突出,但表情却是最阴郁的。

    一定是她和赵烨之离开的事实,让这个男人仍旧觉得恼火不堪,蒋乐乐索然伤神,他这样生气,只是伤了自尊而已,他真的有那么留恋她吗?

    曾经的痴缠似乎还在眼前,近在咫尺的两个人,却有着不同的想法。

    顾东瑞走进了会场,将烟蒂扔进了一边的烟灰缸里,他傲慢地整理了一下领带,目光环视着宴会厅,并没有注意到蒋乐乐的存在,或许他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和身边的男人说话,也是心不在焉。

    他穿得十分得体,显得高大、挺拔,鹤立鸡群,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深邃的双眸无法掩饰他的英俊和冷漠。

    接到环球影视总裁的邀请电话,顾东瑞开车离开了海翔,也许换个环境,和朋友聊天,会让他暂时忘记了那个贪婪的贱/人,可到了宴会厅,似乎没有那么轻松,热闹的氛围,让他的心更加烦乱了。

    “怎么了,好像有心事。”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拍着顾东瑞的肩膀,顾东瑞马上回过头,这个男人正是环球影视的总裁赫连宇阳先生,一个年轻有为的实业家,他的爸爸是皇斯岛的橡胶大王赫连晨峰,妈妈是著名的模特林雨柔,这家环球影视就是他的妈妈林雨柔一手创办的。

    赫连宇阳是长相俊美的男人,继承了父母的优点,精致绝伦,曾经被花花公子杂志称赞为亚洲第一美男子。

    他举止优雅,清高,说出话来,中气十足,充满了男人味儿,据说赫连先生的周围,都是绝色美女,但能让他看在眼里的女人却少之又少。

    “有点小事,不过没有关系……”

    顾东瑞转过身,看向了赫连宇阳,在影视圈子里,这个年轻的男人很有影响力,只是他看起来太俊美了一些,可能这是遗传了他父亲和母亲的优良血统的原因。

    “那就喝一杯,不要锁着眉头,这可不像你的从前不可一世的风格。”赫连宇阳递给了顾东瑞一杯红酒,两个人端坐下来,开始闲聊了起来。

    顾东瑞喝着杯里的液体,已经品尝不出酒中醇浓的味道,他最近嘴里的味觉都是苦涩的。

    让他一直不能释怀的是海瑟带回来的消息,蒋乐乐竟然堕胎了,这个事实让他犹如野/兽一般狂躁,身体隐藏的阴暗一面展示了出来。

    他猛喝着红酒,猜测着此时,蒋乐乐会在哪里?拿掉了他的孩子,一定搬进了赵烨之为她准备的爱巢,要钱有钱,要爱有爱,白痴的女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这个贱/货,顾东瑞的手指用力,将酒杯紧紧地握在手中,他的心里都是对蒋乐乐的鄙视,但这种鄙视之中又夹杂难忍的思念。

    钢琴前,蒋乐乐的脸色十分难看,用手遮住了面颊,一边的男人奇怪地看着蒋乐乐。

    “怎么了?”

    “没,没什么?”

    蒋乐乐注意到顾东瑞坐下了,才收回了目光,虽然那个男人没有发现她,却仍旧让她觉得不安,蒋乐乐不知道自己怕的是什么,她已经不欠这个男人的了,应该有一个好的心态才是,可能过去的阴影太严重了,让她没有办法不畏惧这个男人。

    “我可不可以戴个帽子?”蒋乐乐恳求着。

    “戴个帽子?那会遮挡你的脸,你不知道你长得很迷人吗?”

    男人毫不掩饰对蒋乐乐的赞美,这是确实是一个出色的美女,很难想象这样的女人竟然会无人照料,有孕在身,流落在外面。

    蒋乐乐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必须遮住她的面颊,假如这样不小心被顾东瑞看到了,那个男人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男人觉得戴个帽子也无所谓,就给了她一顶碎花帽子,蒋乐乐戴上了帽子,才敢坐在了钢琴前。

    “可以开始了,希望赫连先生不会觉察到变化。”男人稍稍有些担心。

    “我会尽力的。”

    蒋乐乐深吸了一口气,手指放在了琴键上,随着钢琴悠扬的声音响起,会场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琴声的优美让在场的客人无法不瞩目过来,稍有些音乐细胞的人都明白,这琴声出自高人之手。

    蒋乐乐渐渐沉醉在琴声之中,心情也慢慢平复了下来,每当她的手指触摸到钢琴,她的心就会完全释然,就算有烦恼,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顾东瑞的红酒杯停在了唇边,眉头皱了起来,他的目光在搜寻着,因为他听到了熟悉的韵律,那是竹林公寓里常听到了的钢琴声。

    蒋乐乐,这个名字再次涌进了顾东瑞的脑海,他直接站起了,心情再次波澜起伏了起来。

    是幻觉吗?顾东瑞的目光落在了角落的落地窗前,绿色植被的景观中,放着一架雅马哈的大钢琴,钢琴的后面,是一个穿着蓝色衣裙,戴着碎花帽子女人的侧影。

    顾东瑞的目光微眯着,目光无法从女人的身上移开,不但琴声熟悉,就连这个身影……

    “怎么换琴师了?”

    赫连宇阳奇怪地看向了钢琴,这里的琴师应该是个男人,怎么换了女人,他伸了一下手,示意身边的侍应过来,然后附耳说了一句什么,侍应应声离开了,一会儿功夫,一个男人恭敬地跑了过来。

    “赫连先生,有什么吩咐?”

    “钢琴师怎么回事?”赫连宇阳疑惑地询问着。

    “对不起,先生,原来的琴师出了车祸……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暂时找了一个替代,如果您觉得她弹奏的不好,我叫她马上停下来,让她离开。”

    男人顿时冷汗直冒,难道先生不满意了吗?

    “不用,弹奏得很好,我只是问问……”赫连宇阳淡然地说。

    “她叫什么名字?”

    顾东瑞听得真切,直接插嘴质问着那个男人。

    “不,还不知道,是,是那个钢琴师推进来的,说是她国外的同学,很优秀,因为着急,没有来得及询问。”男人撒谎了。

    男人不敢说出实情,蒋乐乐只是大街上随便拉来的孕妇,这里都是上流社会的富豪,商场名流,不可以轻率对待,他心里有点胆怯和后怕。

    还好这个女人的钢琴弹奏得出神入化,让赫连先生十分满意,灵机一动,他给她编造一个高雅的身份,不至于引来赫连先生的斥责。

    显然,赫连先生相信了,他根据琴艺来判断,这个女人有很深的钢琴造诣。

    顾东瑞听了之后,稍稍有些失望,一个钢琴师推荐进来的?还在国外深造过,自然不可能是蒋乐乐,他将嘴边的红酒直接倒在了嘴里,重重地放下了杯子,心里竟然有一分失落,他真的希望能在这里遇到蒋乐乐。

    强烈的思念突然袭来,顾东瑞的心不可遏制的痛楚,他看向了自己的双腿,想到了那些她陪伴,鼓励他,无比温玫的日子,如今却事实而非,不知道那个女人当时到底有没有用心,还是他用心太多了。

    顾东瑞的目光一直盯着那个女人,希望她能抬起头来,可惜,那个女人的帽子压得很低,始终无法看清她的脸,作为客人,顾东瑞也不好直接走上去,那样太唐突了。

    但这个身影,真的好像她……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

    一种想见到的***支配着顾东瑞,他按奈着心情,默默地凝望着弹奏钢琴的女人,再次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思念之中。

    “以后可以考虑让她长期留下来,给她丰厚的薪水。”赫连宇阳吩咐着。

    “是,先生,这真是太好了,刚好她需要一份工作,她知道了一定很高兴。”男人替蒋乐乐感到开心。

    “嗯,一会儿她弹奏完了,带她过来,我要见见她。”赫连宇阳轻轻喝了一口红酒,意味深长地说。

    “好的,一会儿我带她过来见见先生。”男人松了口气,点着头应声离开了。

    顾东瑞听说赫连宇阳要见见这个女人,心里的期待再次升腾了起来,他也很想知道这个女人长得什么样子,她会不会连容貌都那么像她?

    “她很像我认识的一个女人。”顾东瑞若有所思地轻声说。

    “哦?

    赫连宇阳调侃地笑了起来说:“说不定她就是你认识的女人!其实这个世界很小……”

    “怎么可能?她怎么会有这样的身份?”

    顾东瑞冷冷一笑,蒋乐乐是什么女人,贪婪,堕落,为了更高的追求,有时候不择手段,也许她此时已经成了赵烨之的私人收藏,成了那个男人的黑市情/妇。

    情/妇……

    顾东瑞嘲弄地撇了一下嘴角,他怎么这么白痴,竟然弥足深陷,就算现在,他也没有办法那么释怀。

    “哈哈,你现在真是变了,让我都不敢相认了,最近是不是被什么女人弄得神魂颠倒了,前段时间,可有你的桃色新闻……”

    赫连宇阳只是听熟人说起了顾东瑞,带着一个女人出席了一个公开的场合,还真让他吃了一惊,因为他听说顾家是要和韩国尉迟家结亲的,这样的做法,让这件事泡汤了,由于工作繁忙,他也没有时间去详细关注那条关于顾东瑞的巨大绯闻。

    此时却当成了笑话提起来了。

    “人总会犯一些错误,我也不例外……”

    顾东瑞眉宇阴郁,那次带蒋乐乐去参加赵烨之的婚礼,是他为了提高那个女人的身份,推掉韩国小姐来海翔的举措,那条绯闻,当然指的就是那次荒唐行为,此时想想,还真是愚蠢,为了一个不值得的女人,埋没了海翔的大好前程。

    “是的,每个人都会犯错误,我一样。”

    赫连宇阳的目光再次看向了蒋乐乐,眼中蕴含着一层深意,他虽然看不清这个女人的面颊,却能感受到她的独有气质,这是一个特别的女人。

    不知道帽子下面,会是一张怎样的面颊,这个念头勾起了赫连宇阳的极大兴趣。

    “真的很想知道……钢琴后面坐着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今天勾起了我极大的兴致,有种让我想知道的神秘感。”

    “也许这只是女人引诱富豪的一种手段,你上钩了。”顾东瑞鄙夷地笑了起来。

    “你把女人想得太坏了。”赫连宇阳疑惑地看向了顾东瑞,刚才他的下属也说了,只是临时找来的,不是什么引诱的伎俩。

    “不是我把女人想得太坏了,而是我遇到了一个看起来最美,却最坏的女人。”

    “莫不是她偷走了你的心,然后又踩上了一脚。”赫连宇阳轻/fu地继续调侃着,能让冷酷的男人顾东瑞这样懊恼的女人,应该很不一般。

    “我是个没有心的人,何来的心被偷走,只不过是男人下/半身的错误罢了。”

    说的好生轻松,男人下/本身的错误,一般都是床上的那些事儿,当然离开了床,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漂亮的女人,总是让男人身不由己……”

    赫连宇阳的目光迥然地看向了钢琴后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女人,他有了一种探求的***,真希望这曲早早结束,这样,他就可以看到庐山真名目了。

    一曲终了,引来一片掌声,蒋乐乐仍旧低着头,不敢让别人看清她的脸,今天不知道要弹奏多少,还是一曲就可以了。

    “先生对你的琴艺很满意,所以允许你留下来,薪资方面,你可以和主管谈谈,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那个男人走了过来,高兴地告诉蒋乐乐,她得到了老板的赏识。

    “太好了,非常感谢。”

    “不要谢我,这是你的琴艺太好了,赫连先生给予的认可,你也解救了我和主管,我们还要谢谢你呢?”

    “我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蒋乐乐欣喜若狂,想不到这么轻松就得到了她的第一份工作。

    “一会儿赫连先生要见见你……”男人说。

    “见我?”

    “是的,他对你很感兴趣,一定是你的琴艺太娴熟了,先生一向喜欢钢琴好的人。”

    “哦……”

    蒋乐乐有些犹豫,这样走过去,不会遇到顾东瑞吧?

    “先生就坐在那边。”男人向前面指了指,想让蒋乐乐现在过去。

    透过钢琴的边缘,蒋乐乐尽量压低了帽子,目光胆怯地看了过去,只是那一眼,她马上惊恐地低下了头,脊背上冷汗直流,怎么搞的,她没有看清赫连先生,却看到了顾东瑞。

    蒋乐乐直接将面颊躲避在了钢琴的后面,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了,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老板要见她呢,这样直接走出去,就算有帽子,也会被顾东瑞一下子认出来。

    不行,她不能这样走出去,顾东瑞这种坏男人从来不会将她往好处想,从骨子里,就认为她出生就是为了you惑男人的,出现在这种场合,不会认为她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勾/引这里的有钱男人。

    曾经一句句刺骨冰冷的话语,让蒋乐乐望而却步,但是违抗赫连先生的命令不出去……好像又没有合适的理由……

    一份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若是激怒了老板,很可能被辞退了。

    “我能不能不去?那么多客人,我有点害怕……”蒋乐乐压低了帽子,用手遮住面颊,找着借口。

    “赫连先生说要见你,是抬举你,你怎么可以不去呢?”

    男人拉下了脸,这个女人真不识趣,在这里,能留下来,还不是老板的一句话,如果惹火了赫连先生,她刚得到的工作就要失去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蒋乐乐觉得好为难,心也矛盾的纠结了起来,她不是害怕见到什么赫连先生,而是害怕赫连先生身边的那个家伙。

    “真是阴魂不散……”蒋乐乐低声抱怨着,好像每次她的面前出现曙光的时候,顾东瑞都会突然出现,直接将她的希望破灭掉。

    “你说什么?”男人听得不太真切,却知道那不是一句什么好话。

    “不是,我是说……”

    蒋乐乐低下头,刚巧看到了自己隆起的肚子,突然灵机一动,她有了一个十分充足的借口:“我这样大着肚子,出去和赫连先生说话,大家万一误会就不好了,以为我是个阴魂不散纠缠赫连先生的大肚子女人,现在的记者最喜欢无中生有了……”

    蒋乐乐说得倒是合情合理,万一有人误会,赫连先生被一个大肚子女人纠缠住了,不是麻烦了。

    “对呀,我刚才也没有和赫连先生说起你的状况,这样唐突的出去了,先生不是说不清了?”

    男人顿悟了一般,抓了一下头发,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他几乎忘记了,这个女钢琴师是个有了身孕的女人。

    “我看……我还是继续弹奏吧,等宴会结束了,我再去见赫连先生也不迟,我想……先生会原谅我的苦衷的。”

    蒋乐乐绝对不会这个时候走出去,惹火上身。

    和顾东瑞好似夫妻一样一起生活了五个月,从头到脚那个男人都看过,摸过了,怎么可能认不出来?一旦被顾东瑞看到整个身影,他一定会将她一把揪出来,所以必须更宴会结束了,人都走了,她才可以撤出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弹奏了。

    颤抖的手指放在了琴键上,蒋乐乐深吸了一口气,很快悠扬的琴声再次响了起来,宴会也正式开始了。

    顾东瑞捏着酒杯慢慢的摇晃着,目光仍旧没有从钢琴后的女人身上移开,他满眼都是疑惑和不解,可惜……另一个曲子开始了,那个女人并没有走过来,而是接续弹奏了起来。

    “一个敬业的女人。”

    赫连宇阳不但没有责备,而是赞叹了起来,以前的钢琴师一首曲子中间都要休息,而这个女人似乎不知疲倦。

    “你找了一个很不错的钢琴师。”顾东瑞嘴角一挑,邪魔地轻笑了起来。

    “也许还是个特别的女人,你没有感觉到她身上的独特气质吗?”赫连宇阳目光瞄着钢琴,他对这个女人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了。

    独特气质?

    顾东瑞皱起了眉头,这句话又让他想到了那个特殊的女人蒋乐乐,她的身上就有一种难以解释的气质,让男人神魂颠倒,为之倾倒。

    “不要太为女人的气质倾倒,也许她的本质会让你大失所望。”顾东瑞冷哼了一声。

    “我想不会的。”

    赫连宇阳神往地说着。

    顾东瑞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只有经历的人才有资格说话,如果让赫连宇阳遇到了蒋乐乐,他就不会这么自鸣得意了。

    目光再次看向了钢琴后的女人,顾东瑞的目光完全定格了。

    女人似乎累了,稍作休息之后,扬起小手,纤细的手指,熟悉的动作,她轻轻地揉捏着肩头,只是一瞬间的,他看到了她的下巴。

    完全一样的下巴……顾东瑞这时真的忍耐不住了,为什么看起来钢琴后面坐着的女人,就是蒋乐乐,直接将酒杯放下,顾东瑞激动地站了起来。

    他眼睛盯着那顶碎花的帽子,大步地向钢琴走去,不管她是谁,他都要将她的帽子摘下来,看清她的脸,顾东瑞的心是颤抖的,他不敢假想那是蒋乐乐,因为那个女人刚刚做了引产,绝对没有可能这么快就坐在这里弹奏钢琴……假如是她,可能那个引产……

    顾东瑞的心潮再次澎湃了起来,他真的希望是她,假如她为了他保留了那个孩子,就算恳求,他也要将她带回海翔。

    也许是他太专注了,忽略了周围的环境,这时一个女侍应不巧端着托盘走过来,一下子撞在了他的身上。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