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72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见护士没有直接回答,一个男人冲着其他的几个男人使了个眼色,几个男人绕过了窗口,直接推开住院部的门冲了进去。

    “你们,你们干什么?”护士见几个男人冲了进来,吓得面色苍白,直接站了起来,却不敢大声叫喊。

    “我们只想知道,他给什么人?办理什么手续,告诉我们,就相安无事,不然……”

    窗口外的男人握紧了拳头,在小护士的面前挥了一下。

    “我说……”

    小护士几乎吓破了胆,她低下头,看着电脑的屏幕说:“病人叫蒋乐乐,做人工引产。”

    “这还不错,好了,你们出来。”

    黑衣男人示意里面的人都出来,然后向医院外走去,几个男人守在了医院的门口。

    小护士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里,目光偷偷地看着大门口,那几个人还在,好像黑社会一样,她愣是没敢打电话报警,生怕惹了什么厉害的人物。

    **********海翔***********

    顾东瑞坐在客厅里,嘴里叼着香烟,微眯着目光,他的周围萦绕了丝丝缕缕的烟雾,茶几的烟灰缸里都是半截的烟蒂。

    蒋乐乐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了,他就一直坐在了这里吸烟,一只接着一只,思绪混乱纷飞着。

    天渐渐黑下来了,他环视着偌大的客厅,除了海瑟站在客厅的大门外不敢进来,这里显得异常的空旷冷清。

    目光落在了角落的轮椅上,顾东瑞脱离这个轮椅才仅仅有一天一夜而已,可这一天一夜的巨大变化却让他真的无法接受。

    “先生……”

    海瑟轻手轻脚地走到了顾东瑞的身边,低声地喊着他。

    “说……”顾东瑞吸了一口烟,将烟蒂按在了烟灰缸里,目光乐乐抬起,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跟踪的人找到了赵烨之的车,它停在了一个医院的门口。”

    “医院的门口?”

    顾东瑞纲要抽出的香烟直接扔在了桌子上,神色一凛,看向了海瑟,他无法忘记书房里的肆虐,蒋乐乐的双/腿之间,淡淡的血丝……她走的时候步履蹒跚,摇摇欲坠,会不会……顾东瑞的面色顿时惨淡,目光阴历地瞪视着海瑟,急切地说:“她怎么样?孩子呢?”

    “先生,他们没有见到夫人,只看到了赵烨之,赵烨之帮夫人办理了出院手续……不过……”海瑟低下了头,知道下面一句话如果说出来,顾东瑞一定火冒三丈。

    “什么不过?有什么话不能说?”顾东瑞怒视着海瑟,最近这个家伙总是吞吞吐吐,变得好像女人一样扭扭捏捏。

    海瑟皱了一下眉头,低声说:“夫人住院,是为了做人工引产……”

    “你说什么?”

    顾东瑞怒了,一把揪住了海瑟的衣领子,不敢相信海瑟说出来的话,蒋乐乐竟然一离开海翔,就迫不急待地做人工引产了,将他的种子从身体里彻底剔除?

    “他们询问了住院部的护士,护士就是这么说的,千真万确,夫人到那家医院接受的是人工引产!”

    海瑟重复着,他也觉得恼火,夫人就那么痛恨先生吗?先生放下姿态让她留下孩子,还要娶了她,她竟然这样无情,想拿掉先生的孩子。

    “她真的这么做了?”

    顾东瑞松开了海瑟的衣领子,一屁/股跌坐在了沙发里,完全被这个事实打击了,她不想要他的孩子,从知道怀孕那天开始,她就一直没有放弃这个念头。

    事实上,对于一个只有十八岁,美丽如花的女孩子来说,怀孕生下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会让她的身价大打折扣,蒋乐乐如果想攀附豪门,找到更有钱的男人,就必须让自己毫无牵挂。

    顾东瑞突然大笑了起来,他是怎么了?五个月以来,他完全看不清自己了,竟然期待一个贪婪无度的女人为他付出,甚至为他生下孩子,还要给这种女人一个婚礼?

    “先生,还跟着吗?我叫他们守在医院附近了。”海瑟继续说。

    “让他们回来……”

    顾东瑞失望地扔下了打火机,捏住了额头,什么都不需要了,一切都结束了,蒋乐乐只是他的一个美梦,如果梦醒了,他也该将心收回来了。

    ****************************************

    蒋乐乐睁开了眼睛,天已经黑了,病房里亮起了明灯,她环视着病房,首先看到的是赵烨之关切的眼睛,他竟然还在。

    低垂下目光,蒋乐乐看向了自己的小腹,小家伙似乎也睡醒了,勤快地锻炼着身体,小拳头挥舞着,他还是健顾的。

    蒋乐乐欣慰地看向了赵烨之,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她早现在还困在海翔,如果不是他,她的孩子可能就没有了。

    “谢谢你……”蒋乐乐由衷地说了声感谢。

    “不要说谢谢,这会让我很不舒服。”赵烨之的表情有些狼狈,他们之间的关系太生疏了,蒋乐乐还是那么客气。

    赵烨之心思重重地坐在了病床边的椅子,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开了口。

    “既然离开了海翔,这个孩子,我看还是……不要了……”

    “不要?”

    蒋乐乐惊愕地看向了赵烨之,良久才回过神来,是的,她已经脱离了海翔,离开了顾东瑞,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生下来,会带她很多不便,但是……她就算小腹疼痛难忍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让这个孩子死亡。

    这个时候,突然提到这个残忍的建议,让蒋乐乐期待孩子的心,立刻沮丧了起来,难以想象,将腹中正在涌动的小生命直接扼杀,他的小拳头将不再挥舞。

    “顾东瑞是什么男人,高高在上,他对你不会是什么真感情,他的所有行为都是在伤害你,玩/弄你,你才只有十八岁,知道这个孩子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你没有必要为了那个男人,牺牲自己,现在是时候站起来了……”

    赵烨之凑近了蒋乐乐,分析着厉害关系,这个孩子绝对不能要。

    “我……”

    蒋乐乐觉得鼻腔酸涩,泪光浮动,她低垂了目光,是的,赵烨之说的没有错,既然离开了顾东瑞,离开了海翔,她还有什么理由留下这个孩子,除非……她对那个男人有着微妙的情感。

    念头一闪,蒋乐乐满心凄苦,离开海翔的那一刻,她确实感到不舍和哀伤,可想不到顾东瑞的行为还有那些鄙夷的眼神,那个男人瞧不起她,只当她贪婪,卑微,是个贱/人。

    蒋乐乐抽了一下鼻子,防止泪水滚落下来,她不再说话了,她需要时间思索这个问题,毕竟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赵烨之叹息了一声说:“如果你执意要这个孩子,你的人生就真的被那个男人毁了,他想要什么女人都可以,你只是那些被玩/弄的女人之一,就算他有什么承诺给你,都是戏言,海翔总裁怎么可能在意你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女孩儿?”

    “我知道……”蒋乐乐避开了目光,心很狼狈,顾东瑞只是迷恋她的身体,而不是她的人,女人在床上,总会让男人的头脑无法清醒。

    “想让自己强大起来,有时候必须做一些违背自己的心意的事儿,不然很难达成目标,乐乐,你该明白我的意思,我希望你好好考虑,至少在我看来,顾东瑞的孩子无论如何都不能要。”

    “给我点时间,也许需要到明天……”蒋乐乐轻声地说,现在她很矛盾,没有办法作出决定,不是因为顾东瑞的原因,而是她真的不舍就这样拿掉这个孩子,她身体的一部分。

    “好,我给你时间,但我希望你的决定是正确的。”

    “我明白……”

    蒋乐乐真的明白吗?她不明白,这种时候,各种因素和想法萦绕着她,她没有办法保持清醒的意识,心里一个念头强烈的冲击着她,这个孩子要死了。

    “我给你买了旺角新区的小别墅,轿车,还有佣人,你出院之后……就什么都有了,不必为生活发愁……”

    赵烨之的目光殷切地看向了蒋乐乐,他为迎接蒋乐乐离开海翔,做了很多准备,包括给她一个家,一份爱,他真的太痴迷这个女人了,恨不得此时就将她拥在怀中,好好爱她,倾听她的呢喃和呻/yin。

    别墅?轿车?还有佣人?

    蒋乐乐目光抬起,脸色顿时煞白,她怔怔地看着赵烨之,这个男人所有的财富都是苏妩柔给予的,他不可能离开那个女人,现在却给自己买了房子,车,他的目的……

    情/妇,蒋乐乐几乎不能呼吸了,只要她接受了,就会沦为另一个男人的情/妇。

    赵烨之看到蒋乐乐苍白的脸色,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急切地解释着。

    “这只是暂时的,乐乐,我向你保证,只要我羽毛丰man了,可以掌控自己命运的时候,我一定会离开那个女人,全心全意对你,现在,你委屈一下……不过我会天天来看你,不会让你觉得ji寞。”

    “什么意思?”

    蒋乐乐直接将手抽了回来,她突然想到了顾东瑞今天说的话,也许这只是一个陷阱,假如她收了那张一千万的支票,她的命运将再次陷入灰暗之中。

    蒋乐乐摇着头,很庆幸自己没有机会使用那一千万,顾东瑞直接将支票扔还给了赵烨之,她才能让自己现在是自由的。

    蒋乐乐不解地看着赵烨之,为什么这个男人有钱了之后,竟然还和那些富豪一样,有妻子,还想要情/妇?

    “我爱你,乐乐……我的心,一直没有办法放弃你,做梦都想和你在一起,知道吗?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受尽白眼和苏妩柔私奔,结婚,争取进入上流社会,动力都是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敢做……”

    赵烨之的眼里湿润着,他颤抖着双手,握住了蒋乐乐抽出去的小手,这只手,他早就想握住了,可惜他那时卑微的身份,让他没有办法握住她,现在可以了,可她愿意吗?

    “你想让我做你的情/妇?”

    蒋乐乐难以置信地询问着,不管她对这个男人有没有爱,这个事实再次让她难过了起来,为什么她的命运,就是没有办法摆脱“情/妇”两个字?

    “我不想用这个词汇,我爱的是你……我们一起生活,有我们的孩子,我会尽到丈夫和父亲的责任,有了柔家的财产,你拥有所有女人都会有的,何必在意暂时的……”

    “不是!”

    蒋乐乐愤然将手抽回,瞪视着赵烨之,浑身颤抖着,她不要做任何人的情/妇,更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

    蒋乐乐鄙夷地看着赵烨之,坚定地说:“赵烨之,别让瞧不起你,既然娶了其他的女人,就要全心全意地对她,不要做对不起她的事,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也不会接受你的房子,轿车,如果你非要那么做,给别的女人,我不需要。”

    “可那是我给你准备的?”

    赵烨之十分失落,蒋乐乐竟然不接受,她还想要什么,是名分吗?名分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苏妩柔有名分,却没有得到爱,蒋乐乐没有名分,却可能得到男人所有的爱,这有什么不好?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蒋乐乐直接躺在了病床里,头扭向了窗口,不想再看这个男人了。

    “你知道我现在不能离婚,一旦离婚,就什么都没有了,到时候我能给你的只是贫穷。”赵烨之希望蒋乐乐明白,有时候爱情和富贵是不能并存的。

    “不是因为这个,只是不能接受……”蒋乐乐再次重申。

    “不能接受我的,就可以接受顾东瑞的吗?”

    赵烨之备受打击,情绪激动,据他所知,蒋乐乐住着顾东瑞的豪宅,享受着他的佣人,花着那个男人的金钱,怎么到了他这里就不能接受了?

    “我是被迫的,难道你也想强迫我吗?”蒋乐乐语气愤恨,一个是这样,换一个还是这样。

    蒋乐乐的这句话让赵烨之突然觉得十分沮丧,他怎么舍得让蒋乐乐难过呢?他怜惜她还来不及呢。

    “你知道我不会……”

    赵烨之的妥协,让蒋乐乐也熄灭了火气,她压低了声音:“所有的,都是那个男人强加给我,包括贪婪贱/人的罪名。”

    “既然你也知道他是强加你的,就该毫不犹豫地拿掉孩子,这正是你报复他的方式,让顾东瑞也明白,他可以羞辱你,你也可以反抗。”

    “那不一样……”蒋乐乐目光凄婉地看着,孩子是无辜的,他是一个小生命,是属于蒋乐乐的。

    “有什么不一样?你现在的态度让我很怀疑,就算到了明天,你的决定仍旧是要这个孩子,蒋乐乐,如果你有这个念头,就是疯了!”

    蒋乐乐知道赵烨之说的是事实,就算到了明天,她还会拿不定主意。

    继续争论下去都毫无意义,赵烨之知道蒋乐乐的心思,这个女人太善良了,一定是不忍心伤害肚子里已经成型的小孩子,他要替蒋乐乐作出决定,不让她将来拖累一个孩子,让他没有办法接受。

    “时间不早了,你也累了,好好休息,我还需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

    赵烨之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半夜十点钟了,他必须回去了,不然苏妩柔又要闹了,这种贫富差异的婚姻,让他表面风光,内地里却像奴隶一样服从苏妩柔的安排,现在财产虽然由赵烨之支配,大权却握在苏妩柔的手里,他不能有任何过分的举动。

    这次来海翔接蒋乐乐,都是秘密进行的,只带了一个可靠的随身律师。

    蒋乐乐没有说话,她不希望赵烨之一直陪着他,这个男人还有妻子,那个女人也怀孕了。

    病房里立刻安静了下来,赵烨之说是要离开,却迟迟没有移动步子,他的目光仍旧不舍地看着蒋乐乐,多滞留一分钟,他都觉得是幸福的。

    蒋乐乐知道赵烨之还在身边,她很奇怪,他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吗?再回去晚了,苏妩柔会发脾气的。

    “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会让医生安排手术。”赵烨之终于说话了,并转过身,想门口走去。

    手术?

    蒋乐乐愣住了,什么意思,她猛然转身看向了赵烨之,这件事,蒋乐乐自己不是还没有决定呢,他怎么知道,她一定不要这个孩子,还是他替她做了决定?

    “赵烨之!”蒋乐乐喊住了那个正要开门离开的男人。

    赵烨之转过身,接触到了蒋乐乐不解和愤怒的眼神。

    “别这么看着我,孩子不能要,我是为你好,明天乖乖接受手术,这里的医生都是一流的,你不会痛苦的。”

    他的声音很温柔,规劝之中带着不容置疑。

    真的替她做了决定,说给她时间都是假的,赵烨之也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男人,他给自己安排着戏份,也安排了蒋乐乐的。

    “赵烨之,不要逼我,你说给我时间的?”蒋乐乐质问着。

    “你怕最后,你还是下不了决心,不如我替你做主,别生气……以后你会明白我的心意,我先走了。”

    赵烨之不想多说什么,直接关门离开了。

    蒋乐乐呆呆地看着关上的病房门,完全呆滞了,她怎么好像又失去了自由……

    ***************柔家**************

    赵烨之的车开进了大门,他推开了车门,目光乐乐抬起,苏妩柔就已经迎了出来,她的孩子也不小了,小腹也隆了起来。

    “怎么回来这么晚?”苏妩柔疑惑地询问。

    “有事耽搁了,晚上这么冷,怎么在外面等着,你现在可是怀孕了,小心着凉,赶紧回房间。”

    他搂住了苏妩柔的肩膀,苏妩柔感到了赵烨之臂膀的温玫,刚刚等待的火气都消了下去,人变得有些羞涩。

    “今天约了女朋友,他们都说,男人晚归,是外面有了女人……”

    “胡说什么,我除了你,哪里还有其他女人。”

    赵烨之慌忙解释着,也许是心里有鬼,他表现得十分热/情,似乎相思难耐一样,直接一把将苏妩柔抱了起来,然后在她的面颊上亲了一下:“我的心里都是你,就算有天仙,都不想多看一眼。”

    “真的?”苏妩柔羞涩地低下头,心里甜丝丝的。

    “怎么不是……”

    直接上楼,赵烨之将苏妩柔放在了床上,转身走向了洗浴间,站在了洗浴间的门口,赵烨之面颊上的笑容僵持了,他没有那么开心,更没有强烈地思念此时床上的女人。

    相反……

    他满心都在担心蒋乐乐,不知道她明天会是什么态度,她如果不肯妥协怎么办?他唯一能做的是,买通医院里的医生,直接将蒋乐乐架上手术台,只要打上麻醉剂,蒋乐乐就不能反抗了。

    拿掉孩子,一定要拿掉孩子!

    沐浴出来,赵烨之仍旧眉头紧锁,苏妩柔不觉狐疑了。

    “工作有那么累吗?你好像有心事?”

    “哦……没什么……”

    赵烨之坐在了床边,尽量让自己不想蒋乐乐的事,苏妩柔很min/感,很容易发现其中的问题,毕竟是自己的男人,苏妩柔时时留心,怕鸡飞蛋打。

    “如果是工作上的事儿,你可以叫别人多做一些,何必那么努力,要亲历亲为,柔家的钱够我们花的了。”苏妩柔现在是越来越喜欢这个男人了,他对她简直就是百依百顺,还那么体贴。

    “我希望多学点,能做出更好的成绩,这样才能更好的照顾你和孩子……”

    “你真好,嫁给你好幸福……”

    苏妩柔欣慰地依在了赵烨之的怀中:“明天一早,你要陪着我去医院……”

    “好。”

    赵烨之皱起了眉头,明天一早他还要安排蒋乐乐的手术,但又不能不陪着苏妩柔去医院,真是焦头烂额。

    “要一个上午呢……”

    苏妩柔撒娇地说,她还要赵烨之陪着她听胎教课。

    “好。”

    赵烨之十分无奈,却又不能推辞。

    “我好想你……我们好像好久没有在一起了……”苏妩柔亲吻着赵烨之的唇角,最近赵烨之总是这么晚回来,他们亲/密的时间少了。

    “你怀孕了,我们不好做得太多,会伤到宝宝的。”赵烨之躲避着苏妩柔的痴缠,竟然一点生理反应也没有,他真的燃不起什么ji情来,特别是将蒋乐乐带出了海翔之后,他的整个心都不在这里了。

    “医生说可以的,要轻点……”

    苏妩柔的心里好没底儿啊,姐妹们都说,男人若是渴望少了,做的次数少了,多半是外面有了女人……

    “不行,我不行……”赵烨之推托着。

    “为什么不行?”苏妩柔尖叫了起来,眼神凄厉,愤怒,她直接将手伸进了赵烨之的睡裤里,摸到了丈夫的家伙,竟然软软的……她顿时沮丧了起来,几乎要哭出来了,难道她的男人在外面……

    “别这样,柔……”

    赵烨之真是烦透了,直接将苏妩柔的手抓住,安慰着她:“你知道我舍不得伤害你,所以心情上,提不起来,等等的,等你生了宝宝……”

    “你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赵烨之,我可要提醒你,如果你真的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我会将你打回原形!”

    苏妩柔一把甩开了赵烨之的手,愤然地躺在了床上,给了赵烨之一个冰冷的脊背。

    赵烨之最恨别人提及他的过去,就算在商场上,合作伙伴询问的时候,他也只是说他来自韩国,爸爸和妈妈在韩国生活,却不肯提到自己曾经被拐卖,成了海翔卑微工人的事实。

    紧盯着苏妩柔的脊背,赵烨之知道这个婚姻是个错误,苏妩柔如果温柔一点,他可以尝试喜欢上她,可是这个豪门小姐的脾气太大了,一点点事情,会让这个女人大发脾气,完全不顾他的颜面,什么场合想发就发,让他狼狈不堪。

    将他打回原形,赵烨之确实害怕了,如果真的是那样,他怎么可以忍受那种劳累,被人看低的工人生活,他曾经发誓,一旦踏进上流社会,就不会再回到过去。

    必须讨好这个女人,稳住她的心。

    赵烨之强忍着,深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逼迫自己想象着躺在这里的女人是蒋乐乐,她的眼睛,眉毛,嘴唇,以及丰manyou人的胸脯,假如她躺在这里,浑身一丝不挂,光洁如玉,他会怎么样?

    他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让蒋乐乐享受他的ai抚,让女人在身体适应他的疯狂……

    身体的反应是强烈的,刚才的无力并的***饱/满,赵烨之真的很想要蒋乐乐……

    完全憧憬在一种幻想中,赵烨之仍旧闭着眼睛,从后面抱住了苏妩柔的身体。

    赵烨之喘息着,他就好象在医院的大床上,抱着娇羞的小女人……

    一场qing事,每个人都是满足的,赵烨之只当柔是蒋乐乐,而柔深深感到抱歉,自己的丈夫可能真的只是怕伤害了她……

    当后面的力量越来越大的时候,苏妩柔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轻点,烨之……”

    苏妩柔的声音直接将赵烨之的幻想拉了回来,他顷刻间结束了这种ji情,却仍旧抱着苏妩柔的身子抚mo着。

    他现在有花不完的钱,尊贵的身份,假如怀中的这个女人是蒋乐乐,那么,他就真的满足了。

    一个翻身,赵烨之仰面躺在了床上,这个世界上,什么事儿都不是完美,都需要努力争取,看来他还要为得到蒋乐乐考虑更多。

    苏妩柔依偎在丈夫的怀中,而赵烨之仍旧沉浸在幻想之中。

    第二天,赵烨之开车带着苏妩柔去了医院,检查完之后,又陪着苏妩柔听胎教课,整个过程,他一直在看手表,心不在焉,他希望快点结束,不然医生可能就没有时间了。

    课程就是不结束,赵烨之没有耐心了。

    “已经十一点了,柔,我真的不能陪着你了,我先出去,一个小时之后来接你好不好?”赵烨之征求着苏妩柔的意见。

    已经赔了自己几个小时了,柔也很满意了,男人还要有男人的事情,公司现在还需要赵烨之,于是她点了点头。

    赵烨之例行公事地在苏妩柔的面颊上亲了一下,转身飞奔着跑出来医院。

    车子一直开到了蒋乐乐的医院,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他急匆匆地奔进了医院的大门,看到了蒋乐乐的主治医生。

    “看到您真是太好了,什么时候能安排我妻子的手术?”赵烨之询问着。

    “马上就可以,就等着你了。”

    医生拿了赵烨之的一大笔钱,态度十分好,明明知道孕妇并不情愿,还是同意强行给蒋乐乐麻醉,然后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的情绪怎么样?”赵烨之询问。

    “刚才去看过了,状况很好,只是她看起来有些伤心……”

    “女人这种时候总是这样,拿掉了也就没有心事了,快点安排,别耽误时间了。”

    赵烨之看了一下时间,他还要去接苏妩柔,所以必须在半个小时内,看到蒋乐乐进入手术室接受麻醉。

    赵烨之正和医生说话的时候,一个小护士匆忙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字条递给了赵烨之。

    “赵先生,不好了,你妻子留下这个字条,走了……”

    “走了?”

    赵烨之一惊,将字条接了过来,定睛看去,字条上是娟秀的字迹。

    “很感谢你对我的帮助,这份情谊蒋乐乐一辈子不会忘记,但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更不能拿掉肚子里的孩子,很多无法躲避的事情促成了今天的悲剧,蒋乐乐只想一个人承受,没有必要让更多的人卷进来,所以我选择了这种方式离开,毫无牵挂,再见了,赵烨之,希望你和苏妩柔幸福……蒋乐乐。”

    “真的走了?”

    赵烨之手里的字条失神地掉在了地上,他的神色猖狂,迈开大步,飞快地向病房里跑去,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蒋乐乐不能走,他不能千辛万苦得到这个女人之后,再失去她。

    脚步停留在了病房的门口,病房的门是敞开的,那张床上,已经没有了蒋乐乐的影子,只能感到清冷的风从窗口灌入,吹拂着他的面颊。

    蒋乐乐走了,她没有办法让自己再次成为玩偶,她不能被迫失去自己的孩子,在医生检查了身体之后,她趁着护士离开的空档,换掉了住院服,离开了医院。

    想象着她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医院,赵烨之的心就如刀割一般疼痛,他不该逼迫她,如果她执意要留着那个孩子,他为什么不能依着她?蒋乐乐身上没有一分钱,她出去后该怎么生活。

    赵烨之的心在滴血,他开始懊悔,心也变得羞恼。

    “你们是怎么看着她的,怎么让她走了?”

    赵烨之转过身怒斥着医生和护士,她只是一个孕妇,还生病了,行动会不方便,怎么就可以让她这样走了。

    小护士低下了头,胆怯地说:“她只是个病人,又不是犯人,我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她。”

    “可你们拿了我的钱,却让病人跑了,把我的钱一个子儿都不要少的还给我!”

    赵烨之虽然很有钱,却是穷日子里过来,既然事情不成了,他必须拿回自己的钱。

    医生和护士都觉得倒霉,跑了一个病人,也跑了一个财神爷。

    赵烨之让律师留下来处理医院的事情,自己则冲出了医院的大门,蒋乐乐身上没有一分钱,她不会走得很远的,可是茫茫人海,就算这个人就在其中,也难以将她一下子找出来。

    “蒋乐乐,这个傻瓜,怎么不明白我对你的心……”

    这份心是真挚的,火/热的,他已经做好准备拿出一辈子的时间疼爱这个女人,而她却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为什么不肯接受我?我对你是真心的。”

    赵烨之自责地看着人海,悲伤绝望,他痛恨自己的鲁莽,也小看了蒋乐乐的坚强,一个那么柔弱的女人,是什么动力让她没有一分钱,敢走出他的视野。

    车子冲进了车河,赵烨之一边缓慢地开着,一边急切寻找着。

    那晚,蒋乐乐思索了很久,几乎一夜未睡,得出的结论是,她不会伤害肚子里的孩子,更不能再成为男人的情/妇,不管那是爱也好,不爱也好,她就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她留下字条后,毅然地走出了医院,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她才真的感受到了一种自由的感觉,似乎空气都格外的清新和煦了。

    一直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她觉得虚弱无力,最后选择了一处公园的长椅坐了下来,周围都是谈情说爱的情侣,他们一双一对地相携着,这是蒋乐乐曾经幻想过的情景,她和自己的男友,一起走在庄园的小径上,他们在树荫下聊天,甚至亲吻……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