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62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但愿能找到。”周警长没有把握。

    顾东瑞继续翻看卷宗,希望找到蛛丝马迹,也了解一下当年发生的事情,看来看去,他觉得很多关系真是错综复杂,导致这场绑架的真正原因是张俊硕爱上的女人,竟然是尉迟会长的前妻。

    正思虑的时候,顾东瑞的手机响了,是海瑟打来的。

    顾东瑞皱起了眉头,如果没有什么大事,海瑟不敢随便打先生的电话的,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海瑟哭爹爹的惨叫声。

    “先生,出事了,夫人……夫人……”海瑟知道自己这次死定了,可是他也很无奈啊,不知道谁打了他,如果不是路过的小兰发现他,他就没有命活着了,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先生夫人被绑架了。

    “夫人怎么了?”顾东瑞觉得情况不妙,为何海瑟说话要用这种急迫,懊恼的语气。

    “今天先生让我带夫人回公寓,在竹林边,我突然被人打晕了,醒来之后发现夫人不见了,我到处也找不到她。”

    海瑟现在也不确定,是不是夫人和什么人密谋要逃走,所以打了他,醒来后,他叫人第一时间封锁了海翔。

    “蒋乐乐!”

    顾东瑞愤怒地挂断了电话,不是说好了吗?不再逃走,她竟然再次逃了……

    顾东瑞已经习惯蒋乐乐一次次地脱逃了,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这个女人逃跑的老毛病又犯了,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将海瑟打晕了。

    想了一下,顾东瑞也觉得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蒋乐乐总是出其不意,办法繁多,在海翔的公路上,不是也将他的头打破了吗?

    故技重施,真是个屡教不改,发疯的疯女人,她将顾东瑞对她的宠溺当成了什么?这次抓到她,他绝对不会轻饶了这个女人。

    和胡警长告别之后,顾东瑞匆匆地离开了警察局,直接进了奔驰车,飞一样地开回了海翔。

    奔驰开进了海翔,顾东瑞刚从奔驰车里下来,就看见海瑟头上包着纱布跑了过来,见到他,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先生,找不到,怎么也找不到,夫人逃走了……我,我……”摸着脑袋,海瑟心里这个难受。

    “滚开!你这个笨蛋,竟然能被一个女人打晕了。”顾东瑞飞起一脚,直接将海瑟踢开了,叫他留心,他偏偏又被那个女人得逞了。

    海瑟这个委屈啊,不是夫人打的他,是另有其人,他胆怯地说:“不是夫人打了……打了我,是个男人……”

    海瑟确信当时他走在夫人的身后,夫人没有回头看他,而且好像有个男人的身影,直接一棍子,他就倒下去。

    “男人?”

    顾东瑞眉头皱起,在海翔,蒋乐乐除了认识一个赵烨之,还接触过什么其他男人吗?现在赵烨之根本不在海翔,那会是谁呢?

    一想到蒋乐乐可能和其他男人勾结,让人帮她逃脱,顾东瑞更加恼火了,这个女人,竟然还在勾/引男人,妖娆的身材和妩/媚的脸蛋儿,完全成了她利用男人的资本。

    “她不会跑的很远的,公路,小道,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人把守,我看她能跑到哪里去?”

    顾东瑞目光阴冷,气得双拳握得咯咯直响,他转身返回了车上,开着车直接冲出来海翔,他要到几个可能的地方去将这个女人抓回来。

    但是车子开出了海翔,顾东瑞却越来越失望,一路上根本没有蒋乐乐的影子,难道这次她真的成功了,想到了她将永远离开他的身边,顾东瑞异常失落。

    车子停在了那片树蒋的边上,顾东瑞下了车,坐在了一块大石头上,掏出了烟,烦恼地吸了起来。

    “你要带我的孩子去哪里?不要伤害他……”

    想着蒋乐乐逃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医院拿掉孩子,顾东瑞的心都疼了,自己的所为虽然不够光明,可她就清白吗?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他们的关系那么密切,她就没有一点点感觉吗?

    望着曾经一起到过的森林,她被蛇咬了的情景……

    顾东瑞一连吸了好几支烟,才开车离开了那个地方。

    医院里,顾东宸讨好地进入了爸爸顾子擎的房间,满脸的笑意,想不到这样就成功了,他小心地把护士赶了出去,然后讨好地走到了爸爸的病床前。

    “爸,这次你可以高枕无忧了。”

    “什么高枕无忧?我现在被你二哥困在这里,哪里也去不了,这心脏,什么时候能争气呢。”顾子擎叹息着。

    顾东宸回身将房门关上了,然后悄声地说:“蒋乐乐现在就在废弃的房子里,爸爸,你让我做的事儿,我办成了。”

    “你是说……”

    顾子擎立刻露出了喜色,想不到老三这么快就把这事儿办成了,他暗自欣喜,这下好了,他可以叫人马上将废弃的老房子烧了,这样那个女人就永远地消失了。

    虽然这样做有点……但既然是神不知鬼不觉,又可以永决后患,顾子擎只能做一次凶手了。

    “我叫两个船厂工人悄悄尾随,打晕了海瑟,然后将蒋乐乐弄晕了送到废弃老屋,门和窗都封死了,那个女人别想逃出来,而且海瑟好像也没有看清楚,我二哥一定认为她伙同什么男人跑了,呵呵……”

    “不错,想不到你还挺聪明的,让爸爸总算听到了一件舒心的事儿。”顾子擎十分满意。

    顾东宸抓了一下头发,假笑地看向了父亲说:“我帮你办成了这么件大事,你不给我点钱花花?最近二哥总是控制我的零花钱,手头很紧,而且这次我叫人抓那个小贱人,花了不少钱,怎么说,也得有点补偿。”

    “这点没有问题,钱,爸爸会给你的,但是你今天和明天不要去废弃的老屋。”顾子擎要在今天晚上半夜的时候,烧掉废弃的老屋,他三儿子去了会有危险。

    “为什么,爸爸,今天不去,明天不去,蒋乐乐吃什么?你想饿死那个小贱人吗?”顾东宸可是等不及了,那小女人妩/媚多姿,他想她都想得发疯了,真想马上去那里,将她直接做了。

    “一天半宿的饿不死。”

    “那倒是,不过……”那么个可爱的女人饿瘦了,顾东宸还真有点心疼呢。

    “你也说了,是叫船厂工人去做的,事发在海翔,你二哥必定要怀疑是海翔的人协助她离开的,一定会关注所有人的动向,你若是突然去了废弃老屋,若是被人发现,向他禀报,他会起疑心的。”

    “爸爸不提醒,我还真能犯了错误,那……我等明天风声松点再去,一夜饿得那女人没有力气,我上的时候,就更方便了。”顾东宸开心地说。

    “上,你看看你用的词,我们顾家怎么出了你这么轻/fu的家伙,没事就滚出去,好好学学做人!真是看着就生气。”

    顾子擎真是恨铁不成钢,万般无奈,才让老三帮这个忙。

    顾东宸被爸爸臭骂了一顿,心里十分不悦,帮了他,还要挨骂,看在钱的份儿上,他忍了,不过爸爸有句话他倒是真的害怕了,现在他不敢轻易去废弃的屋子了,万一被二哥盯上了,发现是他绑架了蒋乐乐,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无奈他只好又去找那个小村姑了,最近这段时间,小村姑倒是让他十分惬意舒服,可顾东宸万万没有想到,他好色,帮他绑架蒋乐乐的男工人更好色。

    那个男人拿着钱,去找了小清。

    掳走蒋乐乐的男人直接去了小清的住处,一进门,男人就趾高气扬地扔给了小清五千元,一副发了横财的样子。

    “爷现在有钱了,这些是赏给你的,想好了怎么讨好我了吗?”有钱能使鬼推磨,男人觉得自己财大气粗,终于牛了一次。

    “你哪里来的钱?”

    小清鄙夷地看着这个男人,这个家伙上次还欠了她几百元的生意钱,白白让她服务了好几次,所以她之分鄙夷,已经谢绝接待这个家伙。

    想不到才几天,他就出手这么大方了,看着桌子上五千元钱,小清确实有些动心了,但是仍旧很想知道,他这钱是怎么来的?

    男人抬腿坐在了沙发里,得意地摇着手臂,斜着眼睛看着小清。

    “一桩好买卖,让我赚了一笔,怎么样,以后的几天,都专门侍候爷爷我吧?五千元都是小费。”

    好大的口气,小清直接将钱收了起来,冷漠地说:“也就这一次大方吧,你的钱,我没收了,当是你以前欠我的,现在都还清了,现在,赶紧从我的房间里滚出去!”

    小清烦透了这个男人,每次都耍赖不给钱,又不知道在哪里偷来的,到她这里摆阔气,这种嘴脸的男人她看惯了。

    男人一听小清瞧不起他,马上火了,叫嚣着站了起来。

    “你知道爷爷我接了个什么生意,一桩源源不断地大买卖,你现在识相地跟了我,就服侍我一个人,几万块,都是零花钱了。”

    “哦?”

    小清突然笑了起来,她怎么不相信呢,像这种在船厂打杂,要技术,没技术,要长相,没长相的男人,怎么可能有人看得上,愿意给他一个大买卖呢?

    小清凑近了男人,鄙夷地说:“我才不信,除非你告诉我是什么大买卖,我判断之后,才能决定是否要跟着你,如果你只是胡说八道,我可不能为了你,卷了那些客人的面子,断了自己的财路。”

    男人已经很猴急了,以为进门就可以得逞,想不到小清好这么麻烦,推三阻四的,好像他没有钱一样,他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小清相信,他已经不是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了。

    “我真的有钱了,十万元,十万元啊,你要赚多久才能赚来了,而且这笔钱不是死的,我还会从三少爷要的。”

    “你说什么,三少爷?”

    小清顿时愣住了,提到顾东宸,她的心还是伤的,当初如果不是受到那个男人诱骗,她怎么会走上这条肮脏的道路,依靠身体赚钱,也是小清对自己当初轻信男人的一种惩罚和堕落。

    “这个……”男人知道自己失口了,顾东宸一再交代,不能走漏了风声,不然一分钱也不给。

    “三少爷让你做什么了,还是你胡乱编造的借口,你出去,我不想接待你,还有你的钱,还给你!”

    小清心中一阵哀伤,直接将钱摔在了男人的面颊上,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吗?有钱还得她愿意才可以,今天她没有这个心情。

    男人慌乱地捂住了面颊,急切地拉住了小清,好不容易来的,怎么能什么也没有做,就离开了呢,于是他讨好地说。

    “我跟你说,你得保证不和别人提起来,绝对不能走漏半点风声,一定要发誓。”

    “真的有这么严重?这里没有别人吧,我只是一个ji/女,谁会相信我的话,那些客人也只是爽够了,就走了。”小清安静了下来,坐在了沙发里,点燃了一支烟,轻/fu地吸了起来。

    男人献媚地凑近了小清,贪婪地抚mo着她的面颊。

    “我跟你说啊……一定不要说出去,三少爷顾东宸绑架了他二哥的女人……”

    “绑架?”

    小清惊愕地捂住了嘴巴,顾东宸疯了吗?竟然花钱做这种事儿,而且绑架的是顾东瑞的情/妇,那个被称为夫人的善良女人?

    小清没有办法忘记,在顾家别墅,她身怀有孕,被顾东宸一脚踢出去,身子流血不止,如果不是蒋乐乐出面恳求,她可能已经死了。

    蒋乐乐恳求顾东瑞救救小清的情景还在眼前,小清有些失神,她能当什么也没有听到吗?当然不能,因为那个女人是她的救命恩人,女人同情女人,顾东宸伤天害理,她怎么能放手不管呢?

    男人示意小清小点声,然后轻声地说:“不能告诉别人,一定不能!”

    “她关在哪里?”小清质问着。

    小清知道顾东宸想干什么,一定是觉得蒋乐乐貌美如花,起了歹心,

    “问这个做什么?来,让我亲一下……”

    男人抱住了小清,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你不告诉我,就是不信任我,我以后怎么跟了你,快点说吧,索性这件事对于我来说,都不是什么秘密了。”

    小清半推半就着,让男人yu火焚身,急切拉开了小清的衣襟,一边贪婪地抚/mo着那丰/man的胸,一边说:“海翔废弃的那个房子知道吗?就是好几年没有人去过的那个破仓库,那女人关在那里,万无一失了。”

    “原来藏在那里,你们心眼儿可真多,谁会想到她在那里啊。”

    小清心中暗暗地记下来,她绝对不会让顾东宸得逞的。

    男人已经等不及了,直接将小清抱起,扔在了大床上,然后三下两下脱了个精光,他挺着下/身高挺的武器,爬上了床。

    “爷爷我好几天没有碰你了,你看看它……都想你了……”

    男人直接一个前扑,小清娇/媚地闭上了眼睛,浪声地叫着,她知道这样会让这个家伙快点结束。

    果然男人一听小清的叫声,吼叫着,猛戳了几下就结束了,他就像个畜生一样喘息着,直接翻身倒在了床上,

    很快大床上传来了男人如雷的鼾声,小清鄙夷地看了男人一眼,每次这样结束后,她都会将这个男人揪起来,毫不留情地赶出去,但是这次她没有这么做,她希望这男人一直睡死过去,因为她要去办一件事。

    小清拉好了衣服,悄悄起身梳理好了头发,转身拎了一把斧子,推开了房门出去了。

    海翔废弃的房子里,蒋乐乐一直喊着救命,她喊了很久,也没有人应她,她觉得口干舌燥,也累了,稍稍打了个盹儿,大概只有半个小时的样子,当她睁开了眼睛,发现周围仍旧是静谧的,天色似乎暗了下来,就如那个男人说的那样,没有人会发现这里藏了一个人。

    口渴的感觉让蒋乐乐的嗓子好像冒烟了一样,她捏着喉咙,唇瓣也发干了。

    为什么没有人送水来,就算是绑架,也至于要渴死她和饿死她啊,当天色越来越暗,外面仍旧没有动静的时候,蒋乐乐才意识到,那些人将她扔在这里不管了。

    蒋乐乐完全放弃了,她蜷缩在墙角里,已经顾不得那些灰尘,觉得有些冷,不觉抱紧了肩膀,除了绑架她的人,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她可能要饿死在这里了。

    下意识地蒋乐乐摸向了自己的肚子,虽然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当一个妈妈,可是那种生命孕育的感觉却那么美好。

    她还没有成熟到了,明白生命的真谛。

    就在蒋乐乐疲惫地打着瞌睡时,突然窗外传来了一声轻响,蒋乐乐马上抬起了头,意识到外面似乎有人?

    接着又是一声,好像是撬木头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人用工具一点点地撬着封在窗户上的木板。

    ps:哎~~推荐啊~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