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61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但为了她的家人,她再次妥协了,就算让顾东瑞看不起,她也在所不惜。

    顾东瑞眉宇紧锁,蒋乐乐竟然答应了,打算要嫁给他?

    听了这句话,顾东瑞却没有预想的那么开心,目光更加阴郁了,似乎蒋乐乐永远都当自己是砝码。

    “你以为我缺女人吗?竟然再次利用你的身体,假如现在警长让你陪睡,就可以放过你的爸爸,你也会同意吗?”

    “顾东瑞!”

    蒋乐乐的脸变了,她喘息着,愤怒了,原来她的妥协在这个男人的眼里又是一次交易,她鼻腔一酸,愤声地说:“对,你猜对了,如果他要了我,就能放了我的爸爸,我可以给他!”

    “你就这么贱吗?”

    直接一个紧急刹车,蒋乐乐觉得身体前倾,下巴直接撞在了前面的椅背上,痛楚让她呻yin了起来,该死的坏男人,为什么突然停车,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你也就配给男人做个情/妇,身价不过如此……”

    顾东瑞停好了车,抽出了一支烟点燃了,慢慢地吸了起来,他的手臂搭在车窗外,目光迥然地看着远方。

    他为什么要在乎这个女人,答应她的要求,甚至满心牵挂着她。

    “你真的为了一个目的,什么都不惜付出吗?”顾东瑞的语气轻缓,失望,他的眼里有着一丝忧伤,心里放不下的,却必须放下。

    蒋乐乐刚才只是被激怒了,顾东瑞那么看低了她,让她羞恼,无地自容,此时静下心了,觉得那句话确实让她成了没有尊严的女人。

    “我只想救爸爸……”

    “不是我不想帮你,如果他杀了人,就该负起责任,这点你该明白……至于你刚才说的话,我当你只是一时激动,现在我再问你,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吗?”

    一句十分正式的话,让蒋乐乐一时无言以对。

    如果要说真心话,蒋乐乐不愿意,她的心里的郁结仍旧无法打开。这个男人无论如何她也不能接受。

    “能救我的爸爸吗?”蒋乐乐恳切地说。

    “不能,他也许很快就会坐牢了。”

    顾东瑞愤然皱起了眉头,直接将烟蒂扔向了车外,冷冷一笑,然后一脚油门冲了出去,他满心的愤怒,蒋乐乐不是真心要嫁给他,只是想救她的爸爸而已。

    蒋乐乐立刻扶住了扶手,呆呆地坐在后座上,目光哀婉地看着顾东瑞,这个男人生气了,因为她只关心爸爸一个人,对于他所谓的婚姻毫无兴趣。

    车子一直开进了海翔,海瑟迎了上来,顾东瑞停好了车,冷漠地拉开了车门,将蒋乐乐拽了出去,交给了海瑟。

    “看好她,她现在为了她爸爸已经疯了。”顾东瑞恼火地说。

    蒋乐乐机械地站在海瑟的面前,只要能救了自己的爸爸,她疯了也无所谓,可是她却对此无能为力。

    顾东瑞扔下了蒋乐乐,再次回到了车上,摇下了车窗,奔驰车呼啸着冲出了海翔,他还要处理棘手的问题,希望尉迟傲风的妹妹还活着。

    蒋乐乐呆滞地回头看着车子远处的尘埃,浑身无力失落,她是爸爸的女儿,割不断的亲情和十八年的养育之恩,至于顾东瑞,她此时的心境也是复杂的。

    “走吧,夫人……”

    海瑟轻声地说,看来夫人又惹先生生气了。

    海瑟的说话声,让蒋乐乐回过神来,她低下了头,哀伤地叹息了一声,向竹林的方向走去。

    她有些失神,步履缓慢,海瑟一步不离地跟在身后,就在他们走到竹林边上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海瑟一声沉闷叫声。

    蒋乐乐惊愕回头,只看见了海瑟躺在了地上,还不等她走上去搞明白状况的时候,嘴巴突然被什么人捂住了,接着她失去了知觉……

    **************韩国*尉迟别墅的客厅************

    大理石的台阶,名贵的地毯、玉制的石像,欧式浮雕的天花板,奢华的古董摆设,一切极尽奢华之至!,仅仅是客厅就可以容纳百人的聚会,佣人忙碌着,不敢怠慢。

    烫金镂空扶手的楼梯上,一位雍容华贵,妩媚的中年女人走了下来,她皮肤白皙,眼神顾盼流离,发髻高挽,一身优雅素淡的职业装,白色的高跟鞋,目光之中带着一丝聪颖和活泼,这就是会长尉迟明拓的夫人白素青。

    她不但是豪门夫人,还是韩国十分知名的女律师,享有美女律师,优雅会长夫人的美称,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会成为公众的焦点。

    尉迟会长虽然表情冷酷稳重,却十分疼爱这个女人,结婚将近三十多年,事事都依着她,宠着她,他珍惜她的一分一秒。

    当年的往事历历在目,尉迟会长的前妻韩智妍就算死了,也给他们夫妇留下了一个遗憾,就是小女儿尉迟水光,至今生死未卜。

    “会长夫人……”女佣恭敬地喊着她。

    白素青点了点头,她一向对佣人都很和蔼可亲,所以大家都喜欢这位会长夫人。

    白素青走下了楼梯,目光看向了客厅的沙发,丈夫尉迟明拓,还有大儿子尉迟傲风,他们都坐在那里,犹如模子里刻出的父子两个,一个个神情凝重,似乎有什么心思一般。

    “发生什么事儿了?”

    在这个家里,除了关于小女儿失踪的事儿,似乎还没有什么事儿能难倒这对父子,白素青自然想知道,他们为何看起来心事重重。

    尉迟明拓看着心爱的妻子,真不想将下面的话说出来,刚才接到中国方面的电话,已经找到张俊硕了,原本是件好事,可是那个男人偏偏在十八年前就死了,水儿的线索又断了。

    不忍心伤害妻子,却又不能不说,尉迟明拓犹豫不决。

    尉迟傲风见爸爸不忍心开口,只好抢先说了。

    “顾东瑞打电话过来,张俊硕找到了。”

    白素青听了此话,果然很高兴,她疾步都到了尉迟明拓的身边,面带喜悦地问。

    “水儿呢?是不是找到水儿了,我要见她……”

    “妈,可能见不到水儿了,因为警方发现的是张俊硕的尸体,在蒋家庄发现的尸骨,根据检验结果,他十八年前,就被人草草掩埋了。”

    “死了?”

    白素青觉得呼吸困难,刚刚燃起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十八年前就死了,那不是水儿刚刚出生,被抱走的之后不久发生的事儿吗?他死了,孩子呢?那么一个小孩子怎么活下去?

    白素青无法想象那种情景,她完全不能思考了,当年她生下这个孩子后就大出血,全家偶都在关注她的生死,谁也没有想到张俊硕竟然能抱走在保温箱里的孩子。

    可怜的水儿,她生下来还不足月,那么虚弱……

    白素青大颗的泪珠儿滚落下来,她盼小女儿回来已经盼了十八年了,可是盼来的竟然是这个结果。

    尉迟明拓无奈地摇着头,也许尉迟家和这个女儿天生没有缘分,是老天派这个生命来折磨他们。

    “据说,张俊硕当年穷困潦倒,还染上了毒瘾,走投无路,所以警方的意思……水儿不用找了,可能已经死了,或者被拐卖了……没有张俊硕来亲口解释这一切,谁也不知道十八年前发生了什么。”

    尉迟傲风不想隐瞒,事情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隐瞒已经毫无意义。

    小女儿死了,或者被拐卖了?

    白素青觉得眼前一黑,身体摇晃了几下,直接倒了下去,尉迟明拓慌忙伸手,将妻子抱在了怀中。

    “你妈妈承受不了这个结果,傲风,明天启程去中国,看看能不能了解一下蒋家庄当年的状况,为什么张俊硕会死在那里,我想……水儿很可能有和蒋家有一定的关系。”

    “知道了,爸,你好好照顾妈……我马上收拾一下就走。”尉迟傲风一心要帮妈妈完成这个心愿,这也是全家都期盼着的。

    尉迟明拓将妻子抱着向楼上走去,他感到内心十分沉重,女儿的生死必须有个定论了,已经牵扯了尉迟家十八年的精力。

    进入了卧室,白素青很快苏醒了过来,这是老毛病了,一紧张她就会晕倒,特别是提及小女儿,她好像着了心魔。

    直接泪流满面地扑到了尉迟明拓的怀中,白素青哀伤地说。

    “水儿不会死的,不会的,明拓,帮我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

    “素青,会的,会找到的……”尉迟明拓梳理着她的发丝,亲吻着她的额头,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妻子,他只能顺着她的心思说,不敢再说水儿可能已经死了的话。

    “我要去中国……我要亲自去找她。”白素青恳求着。

    “好了,素青,你知道我是不会同意的,傲风明天就动身去中国了,你儿子的能力你还不相信吗?”

    “相信……”

    白素青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伏在丈夫的胸膛前,仍旧难以平静下来,张俊硕这个无耻的男人,竟然对一个孩子下手,让她们母女就这样分开了十几年,到现在也没有音讯。

    尉迟傲风匆匆地收拾了东西,给顾东瑞打了电话,确信现在还没有任何结果,庄园的主人蒋万风失踪了,到处也找不到他的人,这点让尉迟傲风显得十分不安,他不能在韩国滞留了,没有等到第二天,当年黄昏,他就乘坐飞机,飞往了中国。

    “水儿,如果你还活着,一定要坚持,哥哥来了。”

    尉迟傲风忧虑地皱着眉头,望着层层的云朵,他在期待着,但愿自己的小妹妹还活着,虽然她活着的希望十分渺茫。

    **************中国海翔****************

    蒋乐乐悠悠地醒了过来,她恍然地睁开了眼睛,发现周围昏暗一片,空气中弥漫着发霉的味道,低头看去,自己竟然躺在一张破旧的床上,地面上都是灰尘和草芥,环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十分破旧的房间,蜘蛛网挂在了房梁上,蜘蛛在网的中心悬挂着。

    这是什么地方?她完全怔住了,思绪渐渐清晰,在回到竹林公寓的路上,海瑟被打晕了,而她……被人掳到了这里。

    有人竟然敢在海翔绑架了她?会是什么人,连顾东瑞的面子都不给,蒋乐乐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在海翔谁敢和顾东瑞对抗。

    现在不是知道是什么人绑架她的时候,她挣扎着站了起来,必须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她刚站起来,就听见门外有人说话的声音。

    “这么轻松,十万元到手了。”男人似乎十分得意。

    “用不用看着这个女人?”另一个男人询问着。

    “三少爷说了,不用,这里常年不会有人来,我们留在这里反而会引起别人的主意,走的时候,将门窗封好,就算她大声喊救命也不会有人听见。”

    “那太好了,正好我约了小清那个小贱人,上次真是爽,她叫得真夸张,两个奶nai/子摇来晃去,又软又挺,我差点就坚持不住了,每次都被她弄得十分狼狈。”

    “她不让你早点结束,怎么赚钱啊?难道让你睡她一天吗?不过说来……船厂好多工人的薪水都扔在了她的身上,一个被三少爷玩腻了的女人,大家都想分享一下,看看有钱人玩过的女人是什么滋味儿。”

    “那女人以前很正经,现在却变得这么***。”

    “不***,你愿意花钱吗?哈哈!”

    两个男人说着龌龊的话,然后将门锁上了,透气的窗户也都锁上了,并拿了榔头封上了木条。

    蒋乐乐惊愕地抬头看着,就这样封死了,她没有希望逃出去了,她甚至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

    “喂,放我出去,我不认识你们,快点放了我!”

    蒋乐乐大喊着,她见外面的男人似乎无动于衷,更加担忧了,无奈她搬出了顾东瑞的名讳:“我是顾东瑞的女人,你们不想活了吗?”

    门外两个男人哈哈大笑了起来,什么也没有说,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顾东瑞的名讳也没有用,这两个男人一定有什么来头,三少爷?蒋乐乐思索着两个男人的对话,其中一个男人似乎提及了顾东宸,这让她心头一震,怎么忽略了这个事实,那个龌龊的男人一直没有放弃对她的窥视,这次绑架,一定是他指使的。

    用力地推了一下房门,门虽然破旧,却纹丝未动。

    想从窗户出去就更不可能了,完全被封死了,蒋乐乐无奈地后退,却发现这里脏的无处落脚了,突然跑出来的老鼠吓得她尖叫了起来。

    蒋乐乐面色苍白地站在墙角里,越想越觉得害怕,顾东宸要关她到什么时候,会不会突然兽/性大发闯进来……

    蒋乐乐抓住了自己的衣襟,脊背贴着冰冷的墙面,她觉得十分绝望,此时此刻,她竟然盼望着顾东瑞赶紧来救她,就算没有感情,她也有了他的孩子。

    就这样一直期待着,天慢慢地黑了下来。

    顾东瑞为了帮助尉迟傲风找到妹妹,正在查看一些关于张俊硕的文件,这个男人在韩国的时候竟然是个纹身师,因为爱上一个女人而身败名裂,还绑架了商会会长的女儿到了中国,还有一个让人吃惊的结果,蒋万风竟然欠了张俊硕一大笔钱。

    警长将茶水递给了顾东瑞说:“根据这个线索,我们有理由相信,张俊硕来到中国后,找蒋万风要钱,蒋万风为了不还这笔钱,将张俊硕杀了,然后草草掩埋。”

    “你说这个,倒是很有可能,蒋万风爱财如命,恨不得别人的钱都是他的,让他向外掏钱,真是难上加难,他有足够的动机杀了张俊硕。”

    顾东瑞对蒋万风的印象差之又差,自然不会认为这个男人当年十分好客,让张俊硕住在了蒋家庄园,想不到蒋万风除了贪财,还这么心狠手辣。

    “只要找到蒋万风,就什么都水落石出了,只是那个孩子,有点不好找了……”警长说。

    “请胡警长尽力吧,这个女孩儿是尉迟家的最小女儿,他们已经坚持找了十几年,我也希望能帮上忙。”

    顾东瑞无法想象这个叫尉迟水光的女孩儿的命运,就算她还活着,一定过得十分不如意,也许沦落街头当了ji/女都不一定,一个豪门血统,身价上亿万的女孩儿,却和豪门绝缘十八年。

    “尽力吧,我们也希望能取得很好的成绩,找到会长的女儿。”胡警长知道这个案子举足轻重,韩国尉迟商会,和国内的船王顾东瑞都在关注,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对待。

    “如果找到尉迟水光,我们会给警局一大笔嘉奖。”顾东瑞希望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生死都要有个结果。

    “会的,这是我们的职责,说起嘉奖,顾先生客气了。”

    “就这么说定了,最好能找到尉迟水光。”

    “但愿能找到。”周警长没有把握。

    ps:大家觉得这个故事肿么样呢~哈哈哈哈~

    |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