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56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虽然蒋乐乐知道这不是顾东瑞的沉稳作风,但她还是想试一试,万一有机会离开,她的悲哀日子就要结束了,想到了这里,蒋乐乐她悄然地向后退去,一步步的,悄无声息,可是没退几步,却撞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

    蒋乐乐一惊,心中暗自恼火,难道这个家伙走路不长眼睛吗?

    愤怒地转身看去的时候,她的身后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男人似乎不觉得抱歉,而是表情木然地看着她。

    蒋乐乐觉得这个男人有点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夫人,你要去哪里?”

    夫人?这个家伙称呼她是夫人,蒋乐乐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的服装,顿时无语了,这个男人竟然是海翔的保镖,怪不得顾东瑞会放心地放开她。

    蒋乐乐尴尬地笑了一下,解释着。

    “我,我只是想拿一杯苏打水喝。”

    “我替夫人去拿……”

    保镖转身去拿苏打水了,蒋乐乐这才放心下来,为了确定有没有其他人看着她,蒋乐乐环视着婚礼的现场,几眼之后,她泄气了,顾东瑞做事总是天衣无缝,滴水不露,门口、角落都是凝视她的眼睛,海翔的鹰犬已经布置好了。

    蒋乐乐叹了口气,转过身,抬起头来,发现顾东瑞冷笑地看着她,那笑容之中有太多的嘲弄,他已经料到了,这种坏坏的笑,让蒋乐乐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很愚蠢,怎么会认为顾东瑞会毫无准备呢?

    举步上前,蒋乐乐将手再次放在了顾东瑞的臂弯里,咬着牙关说。

    “你准备得可真充分……”

    “如果你不想逃走,怎么知道我准备的充分?”

    顾东瑞大手用力地握住了蒋乐乐的小手,他有些恼火,这个女人到现在还想跑,难道他给她的还不够多吗?这样公开的场合带她出现,她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吗?

    这时保镖端着苏打水走了过来,顾东瑞才将蒋乐乐放开了。

    蒋乐乐接着了苏打水,神情恍惚地喝了一口,心情万分低落,没有希望了,白白出来走了一趟。

    就在这时,赵烨之带着苏妩柔走了过来。

    “这不是顾先生吗?”

    赵烨之看起来很轻松,以往的卑微此时都没有了,他不再称呼顾东瑞是总裁或者先生,而是带着姓氏的顾先生,似乎预示着他身份已经和这个傲慢的海翔主人平起平坐了。

    他伸出了手,主动和顾东瑞示好。

    顾东瑞嘴角一挑,鄙夷地看着赵烨之,一个依靠裙带关系爬起来的下人,真是让他看不起,想当初在海翔,赵烨之连海瑟的地位都不如。

    “恭喜你,终于达成所愿,进入上流社会了。”

    顾东瑞的手傲慢地揣在了裤兜里,这个动作是多么的鄙夷,在这个男人的眼里,一个下人,就飞黄腾达,他仍旧是个卑微的人,不配和他握手。

    赵烨之的手停在了空中,十分尴尬,他没有想到顾东瑞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就算此时的身份变了,这个男人仍旧看不起他,怎么说,他也是柔家的女婿,也是未来柔家事业的管理人。

    蒋乐乐真是厌恶顾东瑞这样的表现,一个傲慢透顶的坏男人。

    赵烨之收回了手,也将手挡在了裤兜里,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压制了内心的怒火,然后将目光转向了蒋乐乐。

    “这不是海翔大少爷的遗孀吗?能来参加我和柔的婚礼,十分感谢……”

    海翔大少爷的遗孀,这个称呼可真够有趣的,顾东瑞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拳头也握紧了。

    蒋乐乐不想他们在这里起什么冲突,毕竟这是苏妩柔大喜的日子,于是她伸出了手,礼貌地说。

    “祝福你和苏妩柔,白头偕老……”

    顾东瑞怎么可能让蒋乐乐和赵烨之握手,就在他怒不可遏,想出手要制止的时候,赵烨之已经飞速地握住了蒋乐乐柔软的小手,目光殷切地看着她。

    “谢谢大夫人……你的手好软……”

    一句听起来很奇怪的话,让蒋乐乐觉得十分尴尬,赵烨之握得很有力,而且……

    蒋乐乐一惊,目光看向了赵烨之,因为她明显感到赵烨之的手心里有什么东西,好像是一张折好了的字条?

    赵烨之目光深切地看着蒋乐乐,语重心长地说。

    “真高兴在海翔的外面相见,希望以后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多……”

    “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了!”

    顾东瑞一把扣住了赵烨之的手腕,用力地扭了过去。

    赵烨之无奈松开,蒋乐乐迅速地将纸条握在了手心中,尴尬地后退,生怕顾东瑞发现其中的秘密。

    赵烨之到底在纸条上写了什么,蒋乐乐不敢现在展开看,只能等婚礼结束了,回到竹林公寓再看了。

    顾东瑞见蒋乐乐退后了,才将大手松开,讽刺地说。

    “不要充当跳梁小丑!”

    说完他转过身,抓住了蒋乐乐的手臂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赵烨之见顾东瑞和蒋乐乐走了,才转过身,发现苏妩柔完全失神了,目光呆呆地看着顾东瑞的背影,顾东瑞竟然看都没看她一眼,哪怕是一眼,她也能觉得安慰。

    “好了,别看了,他已经有了其他的女人。”

    赵烨之直接将苏妩柔拉向了他的父亲,勾/引苏妩柔成功,其实更大的原因,是顾东瑞不爱这个女人,假如顾东瑞对苏妩柔关注那么一点点,他也没有机会。

    虽然赵烨之不爱苏妩柔,但却十分气恼她对那个男人的留恋。

    “这是我们的婚礼,不要让我觉得没有面子!”

    第一次,赵烨之用十分不悦的语气和苏妩柔说话,苏妩柔愣一下,转而就原谅了这个男人,在婚礼上,新娘关注其他男人,确实有点过分了。

    “我只是有点感伤,我曾经对他一心一意,他竟然没有多看我一眼,甚至没有伤心的表情……”

    “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爱你!”

    赵烨之说出这句话,内心也有点理亏,苏妩柔选来选去,以为选了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其实都是骗局而已。

    婚礼很快结束了,顾东瑞带着蒋乐乐离开了宴会。

    一路上,顾东瑞只是开车,表情阴冷,一句也没有说,而蒋乐乐却一直捏着那张纸条,心里忐忑不安。

    车子的速度不算太快,平稳地行使在公路上,一路上的景致绮丽变换,倒是很美。

    当车子走上那段熟悉的山间公路的时候,蒋乐乐心中无限感叹,这条路如此清晰,她曾经奔跑到了这里,满心希望要离开海翔。

    可是……她还是失败了。

    蒋乐乐沮丧地看着公路边的草地,如果那天不是天黑了,不是她小憩了一下,不是晕头转向,也许她此时已经在海翔之外了。

    顾东瑞表情严肃,目光敏锐,他握着方向盘,冷冷地看着倒视镜中的女人,后座上女人的面颊朝向了车窗之外,呆呆地出神着。

    蒋乐乐到底在想什么?顾东瑞琢磨不透,婚宴上的一幕让这个男人到现在仍旧觉得恼火,蒋乐乐竟然主动伸手和赵烨之相握,那是个什么男人,不过是个没有素质的工人而已,她是他的情/妇,就该知道,他厌烦她的这种做法。

    “就算赵烨之进入上流社会,也是个卑微的下等人,你和他握手,不觉得有辱身份吗?”顾东瑞开口了,声音阴冷不屑。

    “我和你是什么关系?不过是个情妇,看起来更像交际花,所以和什么人握手,都不会有辱身份,更不会影响到你。”

    蒋乐乐收回了目光,回答着顾东瑞,赵烨之虽然卑微,却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也自己呢,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曾经的音乐梦都破灭了。

    “我想抬高你的身份,你却表现得如此不堪,如果不是我阻拦着,你是不是要投进那个男人的怀抱了?”

    顾东瑞恼火愤怒,眉头紧锁。

    蒋乐乐听了此话,立刻看向了顾东瑞,只是握个手而已,他怎么会想得那么不堪,好像她是个极其堕落的女人,不分场合,部分地点地和男人勾/搭了,不由得反唇相讥。

    “你这次猜对了,我原本下一个动作,就是打算扑进他的怀抱,可是被你破坏了。”

    蒋乐乐的声音轻缓、傲慢,投进谁的怀抱,都比在顾东瑞的怀抱中强,他对她的强悍,让她羞于启齿。

    “你就那么想勾/引他?”顾东瑞质问。

    “你不觉得我的心是自由的吗?”蒋乐乐突然笑了起来,这点还真是利器。

    心是自由的,这是事实,顾东瑞到现在也不明白蒋乐乐的心,她到底爱的是什么?人还是钱?

    顾东瑞的手指死死地握着方向盘,显然一个不可争的事实,蒋乐乐好像很喜欢赵烨之……不然为何要给那个男人面子?假如给蒋乐乐机会,在两个男人之间选择,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赵烨之

    “我怎么会在意你这个烂女人?”

    顾东瑞捶了一下方向盘,脚下用力地踩着油门,车子的速度突然快了起来。

    在意?蒋乐乐怔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真的那么在意她吗?还是在意她的身体,不允许其他男人窥视?

    思绪瞬间有点小混乱,惊愕瞪着顾东瑞,此时才感觉到车窗外的景物在飞速地后退着。

    “不要,慢点……我,我觉得……”

    蒋乐乐突然捂住了嘴巴,她觉得这种速度让她头晕,恶心,马上就要吐出来了。

    “不要吐在车里……”

    这是顾东瑞刚买的豪华奔驰,他是个极其爱车、爱船舶的男人,一个紧急刹车,车子靠着路边停了下来。

    蒋乐乐直接拉开了车门,跑了出去,她蹲在路边呕吐着。

    让人头晕的速度没有了,野外新鲜的空气钻入鼻腔,蒋乐乐感觉好了很多,喘息之际,她看到了自己手心里的纸条,刚才因为难受,差点就丢掉了。

    此时顾东瑞并没有跟过来,她的心再次狂跳了起来,打开看一看,字条这么小,应该不会有多少字。

    迫不及待的心情支配下,蒋乐乐匆匆地打开了字条,纸条上果然有字,却很简单,让蒋乐乐十分不解,赵烨之没有那么多的学识,所以字条上的字迹不太优雅,有些刻板:等我三个月,我会带你走!

    等赵烨之三个月?他是什么意思,三个月以后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小手用力一握,字条瞬间成了一个小团掉在了草丛中,蒋乐乐有些失神,三个月之后会是什么样子,赵烨之会想到什么一定成功的办法吗?

    她真的要相信那个男人,在海翔等待吗?假如三个月后赵烨之失败了,她的肚子也大了,可能真的要在海翔生孩子,一辈子没有希望离开了。

    蒋乐乐惶惶不安,三个月,她没有那个耐心,她恨不得马上就飞出去。

    身后传来了关车门的声音,顾东瑞的脚步声在身后越来越近,蒋乐乐万分惊慌,目光不觉看向了草丛中的一个大石头……

    一个卑劣的念头瞬间冲进了蒋乐乐的脑海,她要逃走!

    顾东瑞的车开得太快了,后面的保镖们还没有跟来,这里只有她和顾东瑞两个人……

    蒋乐乐的呼吸顷刻间屏住了,如果她现在逃走,不知道成功的几率有多大,当然逃跑的前提是,让顾东瑞不能追上来。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心情,也是同样的机会,蒋乐乐被逃跑的***you/惑着,她知道她没有办法等待赵烨之了,她要靠自己的力量离开。

    “好些了吗?你真不该激怒我……”

    顾东瑞怜惜地俯身下来,就在伸出手,想将蒋乐乐浮扶起的时候,蒋乐乐直接握住了那块石头,毫不犹豫地回身打去……

    顾东瑞哪里会想到蒋乐乐会突然袭击他,头部被狠狠地打了一下,他一个趔趄后退了出去,手捂住了额头,鲜血流淌了出来。

    “你……”

    只是那一声责备,顾东瑞觉得眼前金星直冒,额头刺痛,一阵温/热涌出,他顷刻间什么也看不见了。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