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52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顾东瑞面颊上的嘲弄没有了,他现在十分紧张,上前一步,直接抱住了正要倒下的蒋乐乐,将她拥在了怀中。

    蒋乐乐无力地伏在了宽阔的胸膛前,那一刻的安适让她万般尴尬,想推开,可眩晕的感觉仍存存在着。

    “好点了吗?我扶你上床。”

    顾东瑞将蒋乐乐扶到了床边,让她躺了下来。

    蒋乐乐呆呆地看着顾东瑞,刚才的一系列动作让她再次迷惑了,这是一个复杂难懂,却让她一直痛恨的男人。

    “让我搬到竹林公寓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顾东瑞皱起了眉头,似乎在这里,她竟然还敢提条件,难道她不知道让她去哪里,都是他一句话的事儿吗?

    “我搬去竹林公寓,你……能不能,我是说,你能不能不要碰我……”蒋乐乐试探地说着。

    顾东瑞听完了蒋乐乐的条件,嘴角再次浮现冷漠的微笑,不碰她,那好像真的好难,就算一个吻,都是顾东瑞期待的。

    “如果我不答应呢?”他淡笑了起来。

    蒋乐乐没有发火,而是哀怨地叹息了一声。

    “我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就凭这点,你还不能答应吗?”

    蒋乐乐的这声叹息让顾东瑞的心乐乐地震颤了一下,他的目光看向了蒋乐乐的小腹,是的,这里面有了他的孩子。

    顾东瑞不知道这个孩子对于他来说,有多重要?他只知道,这个孩子是留下蒋乐乐的重要砝码。

    “好……如果你听话,生下孩子,我就不会动你,但是前提是你要听话,不要做出让我愤怒的事情,例如上次使诈离开海翔……”

    顾东瑞俯身凑近了蒋乐乐的面颊,凝视着她乌黑的大眼睛,虽然那好难,但他一定会做到,当然蒋乐乐也该放弃逃走的想法。

    蒋乐乐尴尬地避开了目光,轻声说:“我想……我会做到的。”

    “但愿如此……”

    顾东瑞怎么会相信蒋乐乐的这个保证呢?如果逃跑的机会摆在这个女人的面前,她绝对不会放弃的。

    就这样,蒋乐乐搬到了竹林公寓,那里不算大,却很干净,只有两层红砖房子,一个小院子,白色的小栅栏,院子里种的也是薰衣草,淡淡香气飘逸,但是十分舒适。

    这里距别墅有一段距离,显得十分静谧,偶尔吹过的威风将花香带进了卧室。

    这里已经不需要保镖了,因为这个公寓只有一个大门,海瑟被派遣到这里守门,小兰则负责蒋乐乐的起居。

    蒋乐乐刚搬进这个小公寓,一直担心顾东瑞会半夜突然出现在她的卧室里,对她强行索/要,但是这样担心了几夜之后,发现那个男人果然遵守的诺言,不但没有出现在卧室里,就连公寓附近也没有看到顾东瑞的影子。

    倒是海瑟一直忐忑不安,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半个月,仍旧没有顾东瑞的影子。

    公寓的厨房里,小兰哼着歌曲,忙着给蒋乐乐**汤,夫人最近有点发胖了,食欲也不错,这让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她相信夫人一定能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到时候先生就会乐得合不拢嘴了。

    海瑟站小兰的身后,看着热气腾腾的鸡汤,手指摸了一下衣兜里的堕胎药,心无法遏制地狂跳了起来,现在正是时候。

    老爷已经打了好几次电话了,他也找了各种理由推脱了半个月了,今天无论如何要行动了,索性夫人不想要这个孩子,突然流产了,也不至于太难过。

    海瑟思索着,这时小兰回头看了他一眼,觉得海瑟的神情有些奇怪。

    “最近你怎么神情恍惚的,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可能听到一些不利海翔的消息,先生现在有些被动。”海瑟找着借口说。

    “不利的消息?”

    “是,苏妩柔怀孕了,柔先生只能同意苏妩柔和赵烨之结婚,已经发出了喜帖,先生担心以后柔家和海翔的合作,可能柔氏企业的代表,将来会是赵烨之。”

    “那个船厂机械工?”小兰有点吃惊,只听说一起私奔了,却想不到竟然珠胎暗结,这次赵烨之走运了,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大老板。

    说话的功夫,小兰将鸡汤盛了出来,放在了一边,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拍了一下脑袋。

    “我差点忘记了,要给夫人拿我家乡的特产吃的,汤先放在这里,我到卧室拿一下就出来。”

    说完,小兰乐颠颠地跑了出去。

    海瑟凝望着小兰消失的背影,才胆怯地将药盒从衣兜里拿了出来,挤出了里面的药片,犹豫不决地看着鸡汤。

    到底放还是不放,只要这药片放了进去,一个小生命就没有了。

    可如果不放,怎么向老爷交代?

    海瑟狠了狠心,直接将药片捏碎,扔进了鸡汤里,眼看着那些药粉融了进去,一颗心无比悲伤,他落寞地转过身,向门外走去,他不愿看到夫人痛苦的样子。

    小兰回来的时候,发现海瑟已经离开了。

    “最近神秘兮兮的,不知道在搞什么?”

    小兰将鸡汤放在了托盘里,又放了一些饭菜和特产,端着走出了厨房,刚走到公寓的厅里,顾东瑞的身影出现了。

    “先生……”小兰低下了头,恭敬地称呼着。

    “把饭菜给我。”

    顾东瑞伸出了手,小兰将托盘交给了他。

    “夫人在楼上的卧室里,这个时间刚好用午餐。”小兰轻声地说,看到先生亲自为夫人端饭菜,这心里还真是开心啊。

    “嗯,交给我吧。”

    顾东瑞端过了托盘,目光深邃地看向了楼上,已经半个月了,要遵守蒋乐乐提出的条件,实在不容易,他在克制自己,没有走进竹林的公寓,生怕自己会克制不住对那副娇/躯的思念。

    这半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顾东瑞的心没有办法平静,这些琐事让他烦心,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吸着香烟,目光望着竹林的方向,想着竹林公寓,还有蒋乐乐,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习惯了那种宣泄,还是心就没有离开过那个女人。

    这个一直让顾东瑞鄙视的女人,完全占据了他的心。

    慢慢地走上了楼,站在了蒋乐乐的房间门外,他竟然有些紧张,顾东瑞在担心自己没有那种自制力,会违背了答应她的条件。

    推开了卧室的门,顾东瑞端着托盘走了进去。

    卧室里,宽大的床上,蒋乐乐正盯着自己的肚子,良久出神着,当听到门声,才恍然地抬起了头,她以为是小兰送饭进来了,却想不到居然是顾东瑞,面色一变,蒋乐乐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尴尬地询问。

    “小兰呢?怎么是你?”

    “你就那么不想看到我吗?已经半个月了,时间不长也不短,别说你一点也没有思念我。”顾东瑞将托盘放在了桌子上,悠然地看着蒋乐乐,她的气色好了许多,定是这里的安静优雅让她舒心了。

    “我为什么要想你?”蒋乐乐尴尬地看着桌子上的饭菜,顾东瑞竟然给她亲自端饭菜?这可是下人干的活儿。

    顾东瑞听了这句话,微笑了起来,小女人的话语之中带着羞恼,定然是说中了她的心思,就算不是心里想着他,也会担心他什么时候心血来潮突然闯进她的卧室。

    “吃吧,不然就凉了。”顾东瑞收回了目光,指着饭菜说。

    “你有这么好心,不会是在饭菜里下了药了吧?”蒋乐乐故意讽刺着顾东瑞,不加思索地说。

    “那还真有可能……哈哈!”

    放肆地大笑,让蒋乐乐突然之间毫无胃口,不知道他来是看自己的,还是影响她的食欲的。

    蒋乐乐走了桌子前,偏偏看到了小兰拿来的土特产,竟然是一种秋蚕……

    小兰是一片好心,秋蚕是一种高蛋白营养食品,看起来发黄,圆圆的,好似虫卵。

    剧烈的恶心突然袭来,蒋乐乐捂住了嘴巴直接冲进了洗浴间……

    良久,蒋乐乐都在洗浴间里呕吐着,顾东瑞皱着眉头,走到了洗浴间的门外,轻轻地敲着门。

    “你……要不要看看医生?”

    “不用,你走了我就觉得不恶心了,快点走吧!”蒋乐乐在里面大喊着。

    门外,顾东瑞强忍着怒气,明明是秋蚕惹的祸,却为何要归罪在他的身上,他愤然转身,大踏步向门外走去,刚好撞上了匆匆跑进来的海瑟。

    海瑟出了公寓之后,怎么想都觉得后悔,为了十万元,为了讨好老爷,他竟然做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儿,虽然是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知道,可是在良心上,他好像背了一个大包袱。

    在狼狗和藏獒笼子边站了一会儿,海瑟越来越觉得紧张,最后他直接向公寓奔跑而来,他不能那么做,孩子是无辜的,希望还来得及。

    “什么事儿,满头大汗?”顾东瑞冷冷地询问。

    “鸡汤……鸡汤好像凉了,我去换换……”海瑟顾不得了,直接冲进了卧室,紧张地看着桌子上的鸡汤,刚好此时蒋乐乐从洗浴间走出来,盯着那秋蚕再次干呕了起来。

    海瑟奔到了桌子前,看着那婉鸡汤好像还没有动过,心才放松了下来,真是老天怜悯他,不然他一辈子都不会安宁。

    蒋乐乐捂住了嘴巴,不明白海瑟为什么突然冲进来,什么鸡汤凉了,还是热的呢。

    “不用了海瑟,还是热的,我一会儿就喝。”

    “不能喝,夫人!”

    海瑟一把将那碗鸡汤端起,转身就向门外走。

    “海瑟,不用了……小兰已经做得很辛苦了。”蒋乐乐在他的身后喊着,为什么海瑟看起来那么奇怪?

    海瑟直接走向了门口,转身之际,顾东瑞挡住了他的去路,眼神中带着阴郁,紧盯着海瑟的面色,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海瑟的心虚逃不过顾东瑞的眼睛。

    “鸡汤怎么了?好像才端上来,还是热的?”顾东瑞冷冷地询问。

    “啊,鸡汤做了好一段时间了,有点凉……不是……总之不能喝了,我再叫小兰重新去做,先生……”海瑟的双手有些发抖了,神色恍惚,鸡汤的大碗很烫,他的手有些坚持不住了。

    鸡汤明明冒着热气,海瑟竟然说凉了?完全不对路的理由……

    “你在鸡汤放了什么?”顾东瑞一声怒吼。

    顾东瑞这样的质问,吓得海瑟双手一震,手里的碗直接掉在了地上,啪的一声破碎了,破碎之后,鸡汤飞溅起来,直接溅了海瑟和顾东瑞鞋子裤腿都是,汤很烫,顾东瑞乐乐地皱起了眉头。

    海瑟面色顿时苍白,他慌忙俯下身,擦拭着顾东瑞的皮鞋,额头上冷汗直冒。

    “我不是故意的,先生,对不起,我……”

    “对不起?为什么对不起,如果是弄脏了我的鞋子,我一点都不在乎,可是……我只想知道你急三火四地端走鸡汤是为了什么……如果你不说实话,知道我会怎么惩罚你,马上卷铺盖离开海翔!”

    顾东瑞真的怒了,一个下人竟然也有这么大的胆子,谁给他的?他一定在鸡汤里做了手脚,不然为何这样慌慌张张?

    海瑟直接跪在了地上,浑身瑟瑟发抖,没有办法了,他不能包庇老爷了。

    “先生,是我不好,我鬼迷心窍了,老爷给了十万元支票,让我将堕胎药放在夫人的饮食里,这样就可以打掉夫人肚子里的孩子了,我需要这笔钱……”

    海瑟伏在了地面上,完全吓呆了,他的话,让卧室里的蒋乐乐顿时怔住了,顾子擎竟然要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让海瑟将堕胎药放在了汤水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打掉她的孩子?

    下意识地,蒋乐乐摸向了自己的肚子,心中一阵阵后怕,她竟然在担心这个孩子的安危,毫无疑问,顾老爷这样做,有他的道理,顾东瑞坚持要这个孩子,但她这样的身份不配有海翔主人的种,她被认为是个下贱的女人。

    ps:推荐啊亲们~~

    |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