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47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一而再,再而三地逃跑,她要证明什么,她没有出卖身体,不是dang/妇吗?

    “你这个贱人,到底要什么?”顾东瑞内心都是积郁的怒火。

    他要她当他的情/妇,至少物质上,她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什么,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她竟然还要离开海翔?

    显然,一个阴婚不能满足这个女人的***,她要的是真正的名分,顾东瑞虽然这样想着,却仍旧不能说服自己,蒋乐乐的心里有一块他无法理解的隐秘之处,那到底是什么,他真的说不清楚。

    海瑟有些为难了,假如夫人跑出了海翔,他该叫人到哪里去找?

    “开车追……该朝哪个方向。”

    “西!”

    假如蒋乐乐真的聪明,她一定会向公路逃跑,只有上了公路,她才能拦到车,顾东瑞一下子就猜到了蒋乐乐潜逃的方向。

    “我打电话,叫车队向西……”海瑟坚信先生说的一定没有错,于是打电话去了,希望能将夫人追回来。

    一边呆站着顾东宸抓了一下脑袋,偷偷地后退了一步,现在二哥没有注意到他了,现在不溜走,还待何时。

    顾东瑞哪里还有心情教训弟弟,任由那小子溜走了。

    烦恼地咒骂了一声,这个生日过得真是糟透了,蒋乐乐倒是高兴了,他迈开大步直接出了别墅,上了越野车,一脚油门,车子冲了出去,是否能将蒋乐乐找回来,他完全没有信心。

    越野车一直向西开去,掀起了一阵阵尘土,天有些阴了,路不好走,开了一段时间,越野车的油表竟然报警了,出门时太过匆忙,忘记了看油表。

    “他妈的!”

    顾东瑞捶了一下方向盘,将车停了下来,不能再追了,继续追下去,车子就会没油,到时候就麻烦了,目光看向了深黑悠长的道路,顾东瑞不觉叹息了起来,这是不是命,注定蒋乐乐要这样离开海翔。

    越野车掉头,慢慢地向回开去,到了别墅前,顾东瑞下了车,走到了薰衣草园,无力地坐在了长椅里,抽出了一支烟,点燃后,深深地吸了起来。

    没有人可以一辈子躲避着不见人,这一点顾东瑞很清楚,蒋乐乐不会永远躲避着,总有一天他再次将这个女人抓回来,到时候,他会手铐脚镣禁锢住她,看她还怎么挣脱铁锁逃走。

    别墅的周围很安静,顾东瑞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吸着……

    天渐渐亮了。

    蒋乐乐一直躺在卡车的后车厢里,充足的阳光照射在了她的面颊上,暖洋洋的,她知道天亮了,稍稍地动了一下,浑身痛楚难当,特别是她的脚,完全肿胀了起来,几乎不敢动了,麻袋的粗糙磨了她的脸,她才想起来,她逃脱了,自己现在躺在了一辆卡车上。

    兴奋瞬间占据了她的心,卡车开出多远,她不知道,但是根据时间来估计,现在距离海翔已经很远了,无论这里是哪里,她都成功了。

    “太好了……”蒋乐乐深吸了一口气,享受着新鲜的空气。

    突然微风吹来,捎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钻入了她的鼻腔,好熟悉的味道,蒋乐乐睁开了眼睛,仰望着蓝天白云,意识渐渐清晰。

    香气越来越浓,这是什么味道,好像是花香,很清单,好闻,似乎她曾经天天能闻到这种馨香,蒋乐乐恍惚地坐了起来,试图寻找那香气的来源,因为这香气让她稍稍有些担忧。

    “终于到了,都醒醒,到家了!”

    女司机开心地拉开了车门,用力一跃,跳了下来,她摇着驾驶室里的其他人,提醒着他们,目的地到达了,开了一夜的车,她也累了,要回去好好补上一觉。

    其他人都睁开了眼睛,打着哈欠,一起下了车,刚要离开,女司机才想起来,车厢里还拉了一个女人,于是她走到了车厢前,拍了蒋乐乐一下。

    “小姐,到了,欢迎到我们的地方观光,下午会有车离开,如果你不想留在这里,可以随车一起到别的地方去。”

    “这里是哪里?”

    蒋乐乐脖子疼痛,吃力地抬着头,可是阳光太刺眼了,让她一阵阵眩晕,还伴随着呕吐的感觉,她是怎么,需要到就近的医院看看,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里是海翔啊……”女司机自豪地说。

    海翔?

    这两个字,犹如晴天霹雳,轰击着蒋乐乐的意志,她的脸色瞬间苍白,那香味儿,难道是……蒋乐乐顾不得脚痛了,她直接在车厢里站了起来,放眼望去,一片片紫色的薰衣草,高大的船舶,还有白色的别墅群……

    经过一番逃亡,她竟然又被拉回了海翔……

    “你们,你们要到的地方是这里?”蒋乐乐几乎哭了出来。

    “是啊,我问你去哪里?你说只要离开那个地方就行,我们刚好办事连夜赶回海翔,你就随着我们到了海翔。”

    女司机每天负责这里的物质运输,经常跑夜路,所以才会遇到了夜里在公路乱撞的蒋乐乐。

    怎么会这样,蒋乐乐捂住了面颊,失声痛哭了起来,她竟然转向了,拦截了一辆开往海翔的车,命运和她又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就在此时,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蒋乐乐的面前,是刚刚赶回来,一夜没有睡,到处奔波找夫人的海瑟。

    海瑟傻眼了,盯着车厢里站着的女人,白色的衣服,黑色的长发,略发暗的面色,清丽的大眼睛,这不是夫人吗?

    “夫人?”

    只是海瑟那一声熟悉的呼唤,蒋乐乐直接沮丧地跌坐在了车厢里,她茫然地看着周围,现在什么都明白了,她迷失了方向,竟然坐错了车,又回到了她一直想逃离的海翔,见到了她不想见到的人。

    海翔,听起来好诗意的名字,在蒋乐乐的耳朵里,是那么恐怖的两个字。

    “夫人?”

    女司机有些迷糊了,她看着海瑟,只听说过海翔有个夫人,却没有亲眼看到,难道她拉了一夜的就是海翔的那个夫人吗?可是夫人为什么会夜里出现在那个地方,此时想起来,还真是毛骨悚然。

    天亮了,女司机看得真切,车厢里的女人果然不是一般女子,肤色洁白细腻,此时的哭泣看起来楚楚动人。

    “快快,看好夫人,我去通知先生。”海瑟太高兴了,夫人回来了,先生一定很高兴。

    海翔的别墅的客厅里,顾东瑞也是一夜未睡,从薰衣草园坐到半夜回来后,他进入了卧室,看着空空的大床,满心都是愤怒和落寞,似乎床上,蒋乐乐还躺在那里,睁开美丽的眸子看着她,抑或忧伤,抑或怨恨。

    天亮了,他心绪烦乱,直接下楼,紧锁着眉头,倒了酒红喝了起来。

    小兰一直在客厅的角落里站着,虽然没有人责备她,但是一想到夫人再也不会回来了,先生会一直这样沉闷下去,心里就觉得难受,委屈。

    小兰正欲哭无泪的时候,海瑟飞快地奔跑了进来,大声地喊着。

    “先生,先生,找到了,夫人找到了……”

    显然这一嗓子喊精神了很多人,包括一直喝着闷酒的顾东瑞。

    顾东瑞手里的酒杯一顿,目光阴冷地射向了门口,看着气喘吁吁的海瑟,他没有听错,海瑟说蒋乐乐找到了,怎么会这么容易,她可是逃跑了一夜和一个大半天,怎么可能呢?

    放下手里的酒杯,顾东瑞一个箭步走到了海瑟的身边,迥然的目光看着海瑟。

    “你在说什么?”

    “先生,夫人回来了,是真的。”

    “她真的回来了?”这次是真的听清了,海瑟说的确实是夫人。

    “是的,说来奇怪,我……以为不可能找到了,所以沮丧地回到了海翔,在一辆刚开回海翔的卡车车厢里,我意外地看到了夫人,这是真的,海瑟还以为是做梦,但那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夫人穿着白色的衣裙,好像睡着了。”

    海瑟兴奋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夫人能回来,可是海翔的大喜事。

    “蒋乐乐,你在玩什么把戏……”

    顾东瑞简直不敢相信,失踪的女人竟然从天而降,还睡在刚返回海翔的卡车里?

    “我叫人看着了,第一时间来通知了先生。”海瑟讨好着。

    “带我去!”

    顾东瑞的脸上闪现了一抹冷笑,蒋乐乐啊蒋乐乐,处心积虑地逃跑,竟然又出现了,不管她因为什么回到了海翔,这次他不会掉以轻心,而她也别想再次逃走。

    海瑟前头带路,顾东瑞大踏步地向别墅外走去。

    车厢里,蒋乐乐哪里肯下车啊,她哭泣着,为什么这么倒霉,怎么就能坐错了车,白跑了一夜……

    “开回去,我不要留在这里,快点开车,求求你了,大姐,去哪里都行,就是不能来海翔!”蒋乐乐哀求着。

    车外的女司机有些尴尬,海瑟说看着夫人,所以怎么也不可能再将车开回去了。

    “你们都是混蛋,坏人!”

    蒋乐乐拿起了脱掉的鞋子,试图穿上,可是脚已经肿了,鞋子根本就穿不上,现在卡车已经不可能为她开动了,她能做的只能是下车。

    当蒋乐乐从卡车的车厢里赤着脚丫,试图爬下来的时候,发现一些从外面寻找她的车都回来了,陆陆续续地将卡车围了起来,一个个保镖下了车,个个面容轻松,似乎都松了口气。

    一会儿工夫,人群散开了,一双黑色的大皮靴移到了蒋乐乐的面前。

    “蒋乐乐!”

    一声愤怒,恼火的喊声响起。

    蒋乐乐绝望地抬起头,看到了顾东瑞一双冷峻的眸子,原本以为这辈子也不必再见得男人,现在又再次见面了。

    泪水从蒋乐乐的面颊上滑落下来,这是不是孽缘,她又落到了这个男人的手里,他说过的,不要试图逃走,不然会有更加严厉的惩罚。

    看着爬在车厢边上的蒋乐乐,顾东瑞目光乐乐地眯着,透过那条深邃的缝隙,他在审视着这个女人,她看起来憔悴,落魄,发丝凌乱,神色凄婉。

    她在痛恨什么?痛恨海翔吗?还是在痛恨他?

    瞬间的,冷冷的大手伸来直接抓住了蒋乐乐的手臂,硬生生地她从车厢边上拉了下来,那力道太猛,蒋乐乐直接双脚着地,痛苦地呻/yin了起来。

    “好痛……”

    她的脚已经不能走路了,血水再次涌了出来,那种刺痛让她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双脚没有办法看了,肿得已经发青了。

    “痛吗?”顾东瑞一把捏住了蒋乐乐的下巴,盯着那双惊栗的大眼睛,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夫人不当,非要逃走?一个依靠出卖rou/体生存的女人,海翔有什么让她待不下去的。

    周围的工人都傻愣愣地看着总裁和这个女人,直到顾东瑞一声低吼,所有的工人都落荒而逃,海翔的主人怒了。

    “痛,好痛……”蒋乐乐摇着头,她现在分不清是哪里痛了,浑身都痛,下巴也痛。

    顾东瑞阴邪地笑了起来,他所过的话一定刚要算数,对于屡次逃跑的女人,一定要进行狠狠地惩罚。

    “起来!别再装了,为了逃走,你命都可以不要,还在乎这点痛吗?”

    顾东瑞双臂直接用力,一下子将蒋乐乐整个拽了起来,然后木然地转过身,拖着她,迈开大步地向南走去,他的眼里都是怒火,他的尊严不容挑战。

    地上都是沙子,墨者蒋乐乐的脚面,她抬头焦虑看去,顿时急了,那不是别墅的方向,他要带她去哪里?

    “顾东瑞,你带我去哪里?”蒋乐乐用力地挣脱着,那是大海的方向,难道他要将她扔到大海里,喂鲨鱼吗?

    汹涌的海浪不断地涌来,蒋乐乐踉跄地被拖行着,面颊上的泪水因为海风变得冰冰凉,男人已经迈着大步,似乎沙滩也不能阻止他的速度。

    一串串脚印之后,海水涌来,将脚印抚平。

    他拽着她,她艰难行走,终于走到了海边,一波海浪涌来,抹过了蒋乐乐的双脚,海水中的盐分让她停了下来,她的脚痛的钻心。

    “不要再走了,我好痛,海水让我很痛,顾东瑞……”蒋乐乐说什么也不肯再向前了,够了,他难道真的想把她扔进大海吗?

    “我说过什么?不要逃走,你不但属于海翔,还欠了海翔,我给你的那些还不够吗?你还想要什么,我要让你好好清醒一下,认识到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顾东瑞的手臂用力一甩,蒋乐乐直接扑向了海水,身体前倾扑倒,在海水里捡起了巨大的浪花。

    “啊!”蒋乐乐用力地支撑着身体,防止面颊没入海水中,可是刚刚要站起来,她的后衣领子被提起,顾东瑞竟然拖着她继续向海水里走着。

    “现在清醒了吗?蒋乐乐,认命吧,老天都在和你作对,你还反抗什么?”

    顾东瑞真的很想大笑,竟然坐错了车,坐上了海翔的大卡车,这不是老天都在帮他吗?继续前行,趟着海水,海水越来越深,已经没过了他的大腿。

    老天确实在和蒋乐乐作对,她认了,真的认命了,蒋乐乐无奈叹息,目光看着茫茫的大海,这是她的终结吗?命可以认,死却不行,不要再走了,蒋乐乐因为上次掉进大海,已经很怕了,她不想再次被海水淹没。

    “疯子,疯子……”蒋乐乐摇晃着双臂,似乎那样就能让自己免于海水的浸透。

    “疯子?我是被你逼疯了。”

    顾东瑞确实疯了,他的心也在疯狂,或许这样,能让他更加透彻地看清自己,他不是爱上了这个女人,只是恼火让他不能理清自己的思绪。

    海边没过了蒋乐乐的腰身,她觉得浑身冰冷,呼吸困难,顾东瑞想淹死她吗?毫无疑问,假如她一直不肯妥协,他会一直走下去。

    “顾东瑞,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我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如果说那五百万我还不起,可是你对我做的,足可以毁了蒋乐乐的一生,还有什么比女人的清白和一生还值钱的,难道真的想乐乐死吗?乐乐只有十八岁!”

    天真浪漫的年龄,她却体验了人生疾苦,生不如死。

    蒋乐乐的苦苦哀求,让顾东瑞心头一震,他的脚步停止了,事实上,他没有想过让她去死,他只是想要这个女人顺从……

    五百万,早已不是顾东瑞衡量蒋乐乐的价值了,她到底值多少,在这个男人的心里,已经没有了答案。

    顾东瑞的手稍稍地松开了,蒋乐乐突然失去束缚,身体直接下坠,瞬间没入了海水中,她毫无防备,一口海水灌入,呕吐和眩晕的感觉袭来,试图喘息的时候,直接呛入了海水,那汩汩的声音,将她的身体充满了,蒋乐乐的双手伸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抓住,瞬间失去了知觉。

    “蒋……”

    顾东瑞一惊,急速出手,一把抓住了蒋乐乐的手臂,用力一拉,海水中蒋乐乐被拉了出来,她的身体软绵绵的,双目紧闭,休克了。

    |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