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25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苏妩柔呆住了,她透过那光亮,也看到了赵烨之英俊的面颊。

    “我很喜欢你……”

    萤火虫飞逝,他的唇也顺势轻轻地落在了苏妩柔的面颊,试探地吻了一下,他的动作很轻,很小心,生怕激怒了苏妩柔。

    苏妩柔被浪漫的因子包围着,心在迷醉,她没有躲避,而是迷恋地眨动着眼睛,呆呆地看着这个吻了她面颊的男人,那吻好轻,好诗意。

    “你是我的女神……”

    赵烨之没有遭到反抗,他的胆子更大了,直接一句赞美之后,捧住了苏妩柔的面颊,唇轻轻地压住了她,亲着她的嘴角,唇瓣,最后启开了她的牙齿,叼住了她的舌……

    “嗯……”苏妩柔的身子软了,他的吻让她痴迷了,直接依偎在了他的怀中。

    赵烨之紧紧地抱住了苏妩柔,眼神之中闪现了一丝得意,他想到了竹洛之中,蒋乐乐绝望地扑向断竹的一刻,他什么都明白了,却不能解救那个女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东瑞抱走蒋乐乐,他没有办法阻止,就算蒋乐乐是被迫,他也无能为力,因为他只是一个工人。

    当他走在薰衣草园,打算去船厂的时候,看到了散步的苏妩柔,海翔的准女主人,他突然灵机一动。

    据说这个女人出身豪门,家世显赫,所以顾东瑞才打算和这个女人结婚,可是顾东瑞并不重视这个女人,将蒋乐乐作为情/妇,夜夜宠爱,如果说女人对这种事儿不介意都是假的,也可能是无奈,看苏妩柔的表情,好像没有那么轻松。

    假如有一种可能,他能得到苏妩柔的心,形势会怎么样。

    最显著的变化就是,他不会是一个普通的工人,更有一种过分的假设,他能娶了苏妩柔,也许一夕之间,自己就可以变成社会名流,豪门的女婿。

    另外……从顾东瑞抢走了他的准女人,也是对顾东瑞的一个打击。

    只是……他要牺牲一样东西,就是对蒋乐乐的迷恋,那种让他彻夜难眠的爱意。

    软绵绵的身子就在他的怀中,他距离成功还有多远,希望就在眼前,赵烨之的吻密密层层地封堵着,让苏妩柔没有机会清醒,他抚/mo着她的脊背,臀/部,大腿,最后用力将她按在了身上。

    苏妩柔已经沉醉了,她欣然接受着,希望那吻加深,这个男人的抚/mo来得更猛烈一些。

    吻持续着,赵烨之原本可以像个登徒子一样将苏妩柔压住,但是他没有,什么叫做欲擒故纵,他深知其中的道理。

    他要让苏妩柔的人和心都痴恋上他,不可自拔。

    直接将唇移开,赵烨之貌似尴尬地推开了苏妩柔。

    “我控制不了自己,但是……我不能对你这样,我……”

    苏妩柔也清醒了,她是怎么了,假如不是赵烨之推开她,她会堕落地失/身给这个只是工人身份的男人吗?

    连连后退,苏妩柔羞涩难当。

    “对不起,苏妩柔,我是真的爱你,但绝不能做对不起你的事儿,除非有一天,你确信你爱的男人是我……”

    赵烨之抹了一下嘴唇,低下了头:“我只是个工人……”

    “不是,不是因为这个,赵烨之,其实你很好,只是……我就要和东瑞结婚了,你知道的,我没有办法和你……”

    “我理解,我现在就送你回去。”赵烨之提前向柳洛外走去。

    苏妩柔跟在赵烨之的身后,倍感不安,她觉得这个男人对她那么好,她却伤了他的自尊。

    “也许我们会成为朋友?”她低声说。

    “不可能,我不会接受你只是朋友……”

    出了竹洛,赵烨之停住了脚步,再次走向了苏妩柔,苏妩柔尴尬地躲避了一下,却还是他捉住了小手。

    “我是真心爱你,如果有一天你难过的时候,一定要记得,赵烨之的肩膀这辈子都留给你。”

    多么感人的话语,苏妩柔完全呆住了。

    赵烨之内心一阵暗喜,他发誓他会成功的,于是他转过身,向船厂走去。

    良久地,苏妩柔都站在原地,心怦怦地狂跳着,她想,她真的没有那么不在乎。

    一楼的窗口,蒋乐乐落寞地拉开了窗户,刚好看着窗外的景象,她看到了苏妩柔和一个男人从柳洛中走了出来,那个男人,虽然昏暗,身影仍旧清晰,那是赵烨之……

    蒋乐乐心中一震,这次绝对不是偶然了,赵烨之为什么会和苏妩柔在一起?在竹洛里的表白都是假的吗?蒋乐乐心中稍稍有些失落,喉间哽咽了起来,是的,谁会喜欢一个被当做情/妇,失/身的女人。

    她有多少期盼和寄托在赵烨之的身上,甚至懵懂的心扉正在为他开放,却被这一幕牢牢地禁锢了。

    蒋乐乐在窗口站了很久,直到苏妩柔进入了别墅,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柳洛那边柳枝在夜风中飞扬,薰衣草的香气随着风儿跃窗而来,令她不悦的心再次舒展开来。

    突然门外传来了开锁的声音,惊动了沉思中蒋乐乐,她一惊,马上关上了窗户,拉上了窗帘,紧张地抓住了衣襟,现在已经很晚了,是谁到下人的房间,还开了锁……难道是顾东瑞……

    急速走到了床边,蒋乐乐不知如何是好,是站在这里看着他走进来,还是装睡?想了想,畏惧的心里让她没有办法让自己冷静,她躺在了床上,拉上了被子,紧闭上了眼睛,大气也不敢出,等待着房门被打开的一刻。

    此时,门开了,蒋乐乐胆怯地睁开了眼睛,真的是他,虽然卧室里的光线昏暗,她仍旧看出了他高大的身影。

    他受伤了,不在自己的房里休息,又来她这里做什么?不会是……蒋乐乐难以想象,顾东瑞该是一个多么强壮的男人,那方面的需要……

    想到这里,蒋乐乐的牙齿都打了寒战,她加紧了双腿,害怕那种被突然入侵,恣意放纵的抽/动……

    高大的身影向床边移来,蒋乐乐闭紧了双眼……

    顾东瑞走到了床前,停了下来,蒋乐乐的心都痉挛了,他一会儿也许会迫不及待地抓住她的双腿,然后栖身挺/入……

    然而他只是在床前站了一会儿,就转身走向了窗口,坐在了窗口那张简陋的椅子里。

    蒋乐乐终于松了口气,却仍旧不敢动弹,她在猜测是,顾东瑞到她的卧室里,只是站了一会儿,就坐在了椅子里,难道他不想……

    顾东瑞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到蒋乐乐的卧室里来,他的脊背痛疼,没有办法入睡,看文件,却又思绪混乱,于是他想出去走走,出了房间,下了楼,进入了客厅,他看了一眼下人房间的方向,犹豫了一下,还是调转了方向……

    保镖们看见顾东瑞过来了,一个个点着头,刚要称呼先生,就被顾东瑞制止了。

    顾东瑞示意保镖们可以回去休息了,保镖点头应着,然后低下头纷纷离开了。

    看着保镖们离开了,顾东瑞才拿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

    床上的女人似乎已经睡了。

    离开了床前,落寞地坐在了椅子里,顾东瑞凝望着那张小木床,思索着自己的行为,半夜鬼使神差地进入蒋乐乐的房间想干什么,就这样看着这个女人,才觉得心里安慰吗?或许是她自杀的行为,让他觉得心里愧疚?

    “愧疚……”

    顾东瑞突然冷漠地嘲笑了起来,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同情这个女人了,**上的关系让他蒙蔽了眼睛吗?

    那双阴郁的目光在黑暗中微眯着。

    蒋乐乐一动也不敢动,脖子都僵直了,她紧紧地闭着眼睛,思维异常活跃,她实在想不明白,顾东瑞竟然没有扑上来,而是默默地坐在一边,毫无动静。

    虽然光线昏暗,蒋乐乐仍旧能感受到那目光的芒刺。

    夜越来越沉,蒋乐乐一个姿势维持着,她渐渐地坚持不住了,眼皮沉重,想睡觉,却又担心黑暗中的那个男人,当淡淡的香烟味道飘扬过来的时候,蒋乐乐觉得鼻腔发痒,难以遏制地喷嚏打了出来。

    “阿嚏!”

    接着她捂住了嘴巴,糟糕了,顾东瑞不会知道她在装睡吧?

    幸好顾东瑞只是以为烟味儿太刺激了,他将烟蒂熄灭了,那香烟的味道再没有传来,蒋乐乐也稍稍地松了口气,眼睛再次闭上之后,无奈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梦,蒋乐乐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她猛然回头,看向了窗口的椅子,椅子里已经空了,已经没有那个男人的影子。

    昨夜到底是真的,还是做梦?蒋乐乐起身走到了椅子边,窗台边的理石台上,一只半截的烟蒂,那不是梦,顾东瑞昨夜确实来过。

    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睡衣,稍稍有些后怕,竟然在这个男人的凝视下睡着了,她的警惕心似乎越来越松懈了。

    洗漱,换下了睡衣,穿上了佣人的衣服,蒋乐乐在猜测着,顾东瑞今天会不会叫人放了她。

    这时,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接着海瑟敲门进来了。

    “夫人,这是您的早餐。”

    “我今天是不是……可以出去了?”蒋乐乐询问着。

    “先生一早去了医院,没有交代放你出来,所以只能继续委屈夫人了。”

    去医院了?

    蒋乐乐不觉看向了窗口,昨夜那家伙一直坐在这里,不会一夜未睡吧?

    海瑟将早餐放在了桌子上,低声说:“先生昨夜好像没有休息好,伤口感染了,所以夫人还是安心留在这里,等先生好了,我帮你说说情……”

    “感染了?”

    蒋乐乐的目光看向了那截烟蒂,疼痛可能让顾东瑞无法入睡,所以才没有休息,导致伤口感染……

    不知为什么,蒋乐乐觉得心情有些低落。

    海瑟转身出去了,再次将房门锁上了,蒋乐乐看着将她与世隔绝的房门,心再次空落了起来。

    一直到中午,除了海瑟送饭说寥寥无几的几句话,其他的时间,蒋乐乐几乎成了哑巴,狭小的房间,让她越来越有了窒息的感觉,顾东瑞到底要关她多久,只是一天一夜,她就要疯掉了。

    中午孤寂无聊,她只能躺在床上睡觉,刚刚有了睡意,门外却传来了怒喝的声音。

    “谁说我不能进去,我可是顾家的三少爷!”

    那不是顾东宸的声音吗?蒋乐乐猛然坐了起来,惊愕地看着房门,顾东宸不会硬闯进来吧,想到了游轮里的一幕,蒋乐乐立刻拉紧了衣服,退到了窗口。

    “先生说,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去。”海瑟为难地说。

    “先生,那是我二哥,他有没有点名,说我顾东宸一定不能进去?”

    “没有,先生只是说,谁也不能进去……”

    “那就对了,我可以,因为我是他弟弟,给我钥匙,快点,你这个奴才,皇太子来了,知不知道?”

    啪的一声,十分响亮,顾东宸给了海瑟一个耳光。

    蒋乐乐知道海瑟没有办法阻挡顾东宸进入房间,等待她的,将是这个无耻男人的羞辱,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慌忙回头巡视,一眼看到了那把椅子,吃力地将椅子搬了起来,举国头顶,只要顾东宸敢开门进来,她就直接砸下去。

    “不要进来,不要……”

    蒋乐乐的双手都酸涩了,她越来越支撑不住了,生怕那个男人进来,她不是打下去,而是扔出去。

    门外,顾东宸轻蔑地看着捂着面颊,不敢出声的海瑟。

    “开门吧,别惹我发火,里面不过是个贱人,你以为是我二哥的老婆吗?我二哥是拿她解闷的,不是真的想疼她……”

    “先生会责备我的。”海瑟低声说。

    “有我呢,就说我非要进去的。”顾东宸再次举起了手掌,只要这个下人敢再顶嘴,他就再给他一个耳光,打到他肯拿出钥匙为止。

    海瑟咽了下口水,先生一向疼三少爷,不给好像真的不行,哪个都是主子,谁的话都得听,既然三少爷这么说了,就给他把,大不了将先生找回来。

    于是他掏出了钥匙,递给了顾东宸。

    “这就对了,下次要学着点,怎么做人才不吃亏!”

    顾东宸拿出了钥匙,捅进了钥匙孔,他要刚要打开门锁,顾东瑞得到身影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

    “放下钥匙,回你的房间!”顾东瑞握紧了拳头,三弟竟然一出院,就打起了蒋乐乐的主意。

    “二哥,这么快回来了,伤势怎么样了?想不到我刚好,你就受伤了。”

    顾东宸将钥匙拔了出来,他不敢违背哥哥的想法,偷偷摸摸也就罢了,这样明目张胆,会激怒二哥的。

    顾东瑞大步走了过来,一把将钥匙从顾东宸的手中夺了下来,冷漠地看着房门。

    “马上回去休息!”

    “我睡不着啊,二哥,里面是蒋乐乐吧,我这心……”顾东宸抓了一下头发,想女人,这种事儿,二哥应该明白的,现在除了蒋乐乐,他谁都不想要。

    顾东瑞捏住了手里的钥匙,盯着自己的弟弟,良久犹豫之后,他缓和了态度,开了口。

    “你真的喜欢里面的女人?”

    “当然了,不喜欢,我能受伤住院吗?”顾东宸摸了一下嘴巴,小美人谁不喜欢,二哥不是也没有把持住,将她上了吗?

    “真的想要她,不惜任何代价?”顾东瑞质疑。

    “那是啊,真喜欢,没治了,救救弟弟,让弟弟一次,不就是个女人吗?你还有柔姐吗?现在柔姐因为这个女人生气,你要是把她给我了,不是两全其美,索性你都玩过了。”顾东宸恳求着,将来二哥有了正牌夫人,哪个能容得下蒋乐乐勾/引自己的丈夫啊。

    “把她送给你也行,不过有个条件……”

    顾东瑞用低沉的声音说,他的话音刚落,房门里面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发出了砰地一声,接着是女人痛苦呻/yin的声音,顾东瑞忙拿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

    门开了,蒋乐乐哈着腰,皱着眉头,小手揉搓着自己的脚趾,她的身边是刚才掉落的椅子,顾东瑞的话让她毫无准备,椅子直接脱手,砸了她的脚趾。

    见房门开了,蒋乐乐愤怒地抬起头,忍痛站了起来,瞪视着顾东瑞,他竟然要将她送给他的弟弟?他当她是什么?礼物还是玩具?

    顾东瑞斜视着蒋乐乐,嘴角轻/fu,语气傲慢,继续对自己的弟弟说。

    “只要是你想要的,二哥都在尽量满足你,包括这个叫蒋乐乐的女人。”

    再次声明要将她送人,蒋乐乐听得真切,她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顾东瑞真是丧心病狂了。

    “什么条件?我听听……”

    顾东宸贪婪地看着蒋乐乐,羞愤的小女人满脸娇嗔,喷火的眼睛乌黑发亮,红嫩的小嘴唇,只想让人狠狠地咬一口,想象着压住她白嫩的小身子,让她放/dang呻/yin的样子,小/腹之下就奇痒难忍。

    ps:诶大家放心吧男主角和女主角会幸福的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