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外(蒋乐乐篇)11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等叫来海瑟来不及了,撞开,万一夫人跑了,咱们都得丢掉饭碗!”

    用力地冲去,房门被直接撞开了,保镖们看到了四敞大开的落地窗,顿时傻眼了,一个家伙冲了过来,看着楼下的被子,面色大变。

    “她跳下去了,利用被子做铺垫。”

    “找找,再找找。”

    每个房间都找过了,显然刚才的结论站住脚了,几个保镖不再留恋这个房间,直接向外冲去。

    床底下,蒋乐乐觉得自己太聪明了,这样就骗过了那些保镖,现在门口估计没有人留守了,难以掩饰心中的不安和喜悦,蒋乐乐觉得希望在即。

    “白痴,那么高,跳下去,不摔死,也残疾了,我才没有那么傻!”

    蒋乐乐从床下爬了出来,门口果然没有了留守者,他们都出去追赶她了,蒋乐乐轻而易举地从房间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这个时候出去,无疑到处都是追捕着,先找个地方暂时躲一躲,等大家认为她已经逃脱成功了,就会将目光放在海翔的外面,再想离开,就容易多了。

    走廊里的微光,让蒋乐乐有点心里没底,她下了楼,一直向楼梯下走着。

    客厅里两个佣人交头接耳着。

    “夫人跑了,跳下三楼,真是可怕,竟然没有出血……”

    “外面保安,保镖,工人都发动了,所有的车辆和船舶不准离开,夫人只有一双腿,跑不了多远,就会被抓回来的。”

    “我们到夫人的房间里再看看,总觉得那被子很奇怪,一点没有践踏的痕迹……”

    接着两个佣人上楼了,蒋乐乐吓得呼吸都停止了,她马上离开了楼梯,躲进了二楼。

    好像有人怀疑了,还是赶紧找地方藏起来,在卧室里找不到她,就会相信她已经离开海翔了,二楼的环境不熟悉,她随便找到了一个房门虚掩的房间,推门就钻了进去。

    这个房间里很黑,厚重的窗帘悬挂着,没有一丝光亮,蒋乐乐看不清里面的状况,只能摸索着,生怕碰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声音,惹来那些佣人的注意。

    出乎意料的,这里的东西似乎很少,应该是一个书房,或者休息室什么的。

    正当蒋乐乐摸索前行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说话的声音。

    “找,都给我出去找,她是个女人,没有交通工具,还累了一天,绝对不会跑出海翔的范围!”

    那怒喝的声音,是顾东瑞的。

    蒋乐乐吓得魂飞魄散,不会吧,这么巧,他就在二楼的房门口?

    “不要进来,不要进来……”蒋乐乐小声地嘀咕着,心都快跳出来了。

    可是天不遂人意,房门被推开了,走廊里的光亮倾洒了进来,这里确实是书房,只有一张办公桌,不会是顾东瑞的办公室吧?

    天下最倒霉的事情被她碰到了,躲来躲去,竟然躲到顾东瑞的眼皮子底下来了,早知道换个房间了,为什么偏偏选了这个?

    正焦虑的时候,顾东瑞的那双大皮靴已经迈了进来。

    他只要一开灯,就会看到房间里的蒋乐乐,几乎是下意识地反映,蒋乐乐直接躲避在了窗帘里。

    这是二楼,实在不行从楼上跳下去,也许不会摔死,蒋乐乐扭头看向窗口,差点吐血,这个窗户竟然加了护栏,还有铁锁,好像监狱一样森严。

    一个普通的房间,为什么要加上这东西,蒋乐乐觉得自己的命太苦了,她张开嘴巴咬着手指,现在只能祈求顾东瑞只是进来拿什么东西,然后离开,她就安全了。

    “真是个狡猾的女人!”

    啪的一声灯亮了,蒋乐乐感觉到顾东瑞的脚步在不断地向窗口挪动着,她吓得面如土色,难道那个家伙要打开窗帘。

    “码头,出口,山上,都给我找,她是个女人,不是机器,你们没有长脑子吗?”

    顾东瑞似乎在讲电话,语气怒火中烧,几乎要爆炸了,显然蒋乐乐的逃跑激怒了他。

    接着顾东瑞的大手用力地抓住了窗帘,他竟然要打开窗帘?蒋乐乐几乎将手指咬破了,她已经无处可逃了,窗帘的后面已经没有退路可退了。

    窗帘散开的一瞬,蒋乐乐完全暴露在顾东瑞那双凶锐的目光之中,她捂住了面颊,想着借口,一个出现在这里合理的理由。

    “我只是……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蒋乐乐几乎哭出来了,手指尴尬地指着窗外的栏杆,好像透过栏杆,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盛怒的顾东瑞在拉开窗帘的一瞬间,完全怔住了,表情也僵结了,当看到窗口瑟瑟发抖的女人时,眉宇渐渐舒展开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她竟然就在窗帘的后面,被他抓了个正着。

    顾东瑞突然大笑了起来,对着手机说:“叫他们都撤回来,夫人找到了……”

    说完,顾东瑞傲慢地挂断了电话,一把将蒋乐乐的手腕擒住,目光阴森地看着她。

    “你想和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不是……我真的只是想到处走走,看来,这里的风景真不怎么样,我回去了……”

    蒋乐乐心里紧张得要命,她直接闪身就向门口走去,可不等迈开步子,身体直接被拉了回去,强健的手臂直接将她搂住,任她用力,也挣脱不开。

    顾东瑞的面颊尽在咫尺,粗/重的鼻息扑在了她的苍白的脸蛋儿上,那双愤怒的眸子似乎能吞掉她一般。

    “将被子扔到楼下,分散注意力,然后伺机逃走,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脑袋……”

    顾东瑞一把揪住了蒋乐乐的头发,将她直接推在了窗户上,恶狠狠地卡住了她的下巴,手指将她面颊上凌乱的发丝一根根地理顺,拨在了耳后,露出了那张因惊恐而苍白的小脸,那双惊恐的大眼睛此时看来,如此妩/媚。

    蒋乐乐仰着面颊,喘息着,她感到窒息般的逼迫。

    “我……只……想回家……”蒋乐乐的眸子里充盈了泪水,鼻腔酸涩难受,她好想爸爸,妈妈,还有姐姐,她不能忍受这里的生活。

    “你没有这个权利,我说过……不要触及我的底线,你已经让我很火了!”

    顾东瑞冷视蒋乐乐清冷的眸子,那丝哀伤和不屈,让他稍稍有些尴尬,手臂上的温/热和酥/软,是蒋乐乐坚挺的胸/部,这个姿势,他刚好挤压着她。

    蒋乐乐似乎也觉察到了身体的异样,她缩了一下,别扭地说:“我们能不能谈谈……就一次,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现在的局面,我不能留在这里……”

    “不能!”

    顾东瑞直接否决了她,他不会让她走,一步也不会让她离开海翔,更不会给她机会歇斯底里,他不想听这个女人悲伤哀婉的理由,在这里只有决定,没有妥协。

    这样干脆的回答,是顾东瑞的作风,他专断的,不想听她任何的解释,真是个混蛋,她还妄图和他谈谈,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我没有杀你的哥哥,顾东瑞,不要太变态了,你这是犯罪,缺乏人道,没人性,我要走,我一定要离开这里,离开你这个疯子,神经病……”

    蒋乐乐挥舞着拳头,她不能妥协,既然不能商量,就用武力好了,他可以用武力,她也可以,只要她的腿没有断掉,就没有人可以阻止她离开的**。

    拳头疯狂地落在了顾东瑞的身上,打得他措手不及,无奈,他只能禁锢她的双臂,当蒋乐乐的小脚丫抬起,差点踢中他的要害时,他愤怒地低吼着起来。

    “你再反抗,我就不客气了!”

    顾东瑞的大腿狠狠地夹住了踢打着小脚,蒋乐乐已经让顾东瑞满身大汗,怒不可遏,一个难以对付的小辣椒,她浑身都是利刺。

    顾东瑞为了防止她的挣扎,紧贴着她,秘密切合,毫无缝隙,她的柔软,纤细完全嵌在他的身体里,那丰/满you/惑的扭动在他的怀中火辣辣的燃烧着。

    他是个男人,完全气血方刚的男人……

    莫名的骚动让他尴尬,身体的反应让他狼狈,这个该死的女人,她知道她在做什么,他会失控,失态……

    蒋乐乐不敢抬起目光,他的面颊几乎就在眼前,她甚至能感受他的胡茬子蹭着她的额头,他的唇在她的发丝上……

    挣扎渐渐减弱,蒋乐乐急促地呼吸着,她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体任何部位的变化,他的僵硬炙/热完全抵住了她,并在不断地膨胀着,羞涩的热量包围着她,男人的气味……让她有些眩晕的感觉。

    房间里渐渐安静了下来,蒋乐乐的呼吸有些不顺,她想开口解除这种尴尬的时候,唇被迅速封住了,狂热的力量在她的唇上掠夺着,他的喉结涌动,手臂环着她的肩膀,脊背……

    她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量,身体在他大手的揉/搓下,犹如燃烧了火焰一般,她的粗布衣服什么脱落的,她完全没有感觉了,只知道他的吻落在了她身前,她的丰/满酥/胸在挑/逗中弹跳起来,摇动着……

    形势似乎急转直下,顾东瑞确实失控了,他想不明白,一向冷静、冷酷沉稳的他,何时这样渴望一个女人,他的眼里带着yu/望,内心嘲弄,动作鄙夷,野性十足,他大力地拉掉了她裤子,撑开她的双/腿……

    应该停止,顾东瑞屏住呼吸,可是目光接触到蒋乐乐惶恐、涨红的面颊时,他彻底放弃了,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要这个女人,完全放弃矜持之后,他将她架起,臀/部用力一送……

    蒋乐乐的所有混沌都在此时清醒了,他的坚/ying进/入了她的身体,毫无困难的,长驱/直入,甚至受到了她的小小欢迎,畅通无阻。

    “不要……”

    她惊愕地睁大了眼睛,哀婉地惊呼了出来,好真实的感觉,他的每次用力,都让她的身体在狂乱中攒动着,她竟然就这样让顾东瑞得逞了。

    “不要,还是要?”

    顾东瑞发/xie了出来,那些理智稍稍恢复,他却不觉得愧疚,这个女人原本就该是顾家的,卖身契,赎罪,将她压在胯下完全理所当然。

    他掌握着整个局势,搂着蒋乐乐的腰,架着她的身体,现在要与不要已经不是这个女人说了算了,他完全可以自如地索要,她毫无抗拒的能力。

    顾东瑞突然冷笑了起来,原来一直压抑的不过是这种切合而已,他对自己身体的需要太不了解了。

    蒋乐乐的双臂无力地推着顾东瑞,显然这个动作是徒劳的,他再次用力袭来,深深挺动,让她只能放弃抗拒,眼睛无力眨动,喘息,甚至忍不住呻/yin起来。

    欢/yu的感觉仍旧在扩散着,一阵阵战栗让她咬住了唇瓣,大手的力气越来越大,好熟悉的场景……

    黑暗的车厢,紧绷着的绳索,卑劣的姿势,他毫无联系的掠夺……

    “你……是你!”蒋乐乐惊呼了出来。

    “怎么?不喜欢吗?你已经在发抖了,很热……”顾东瑞用力挤压着她的身体,让她完全贴合着窗户。

    回忆不见得都是美好的,这个女人终于醒悟了……

    那个清晨,她穿着碎花长裙,悠然走在庄园的小路上,仍有清风袭来,突然一阵尘土扬起,一辆黑色宾利房车疾驰而来,在她的身边嘎然停止,她的厄运就此开始……

    一摸一样的羞辱和震慑,那天的男人是顾东瑞。

    “为什么,是你,你在宾利车里?顾东瑞!”蒋乐乐大声地嘶叫出来,她的眼睛睁得好大,目光之中都是惊栗,她的第一次,在宾利房车里,他将她捆绑着,然后在车厢里占有了她,然后无情地将她扔了出去,就好像她是用过的废品……

    “你的记性真是不错……第一次,你父亲将你保养真好……”

    顾东瑞没有否认,而是鄙夷地笑了起来。

    “真的是你……”

    蒋乐乐完全茫然了,一直寻找的,痛恨的男人就在眼前,他仍旧那么得意,肆虐着她,泪水悲愤地涌了出来,蒋乐乐摇头,是陷阱,一定是陷阱。

    “那是你自找的!”

    顾东瑞不喜欢她的泪水,虽然她外表柔弱,却坚强不屈,她该痛斥,尖叫,撕咬,而不是泪水连连,让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罪人。

    蒋乐乐渐渐意识模糊,她的眼前一黑,犹如五雷轰顶,良久她都处于眩晕之中,不能思考,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非礼她的男人是顾东瑞,似乎她的命运一直在这个男人的掌控之中。

    “滚蛋!”

    一个耳光打了过来,蒋乐乐的眼睛满是愤怒,充斥着泪水,那天她有多痛苦和绝望,一个男人强/bao了她,夺走了作为女人人生中最宝贵的第一次,让她几乎想到了一死了之,拖着疲惫的身子,她不知道怎么回的庄园,完全犹如行尸走肉。

    “别那么清高,蒋万风的女儿没有清高可言!”顾东瑞一把擒住了蒋乐乐的手腕,鄙夷地凑近了她的面颊,亲吻着她的唇,希望挑起这个女人更高的yu/望和ji/情,既然做了,就要尽兴。

    他仍旧冲击着她,要用这种方式羞辱她,让她知道,她不过是个女人而已,不要利用自己的身体搞出那么多阴谋出来。

    “卑鄙,无耻……我恨你,为什么要要那么对我?为什么……”

    身体被冲击的感受,太过羞辱,却不能遮掩蒋乐乐悲愤的心,她找到了那个男人,他却仍旧羞辱着她,用他卑劣的武器侵犯着她。

    “卑鄙,无耻?说得真好听,你和你爸爸经营了十几年的处nv之身,目的不是给心爱的男人,未来的女婿,而是为了满足贪婪私/欲,我没有理由不捅破那层膜,让你们的如意算盘落空。”

    顾东瑞冷冷地笑着,他看到那份契约之后,觉得太可笑了,蒋万风竟然想用一个生理薄膜作为条件,妄图得到顾家的财产?酒醉的爸爸竟然真的和他签订了这个无厘头的契约,做掉蒋万风的女儿是破解蒋万风贪婪阴谋的一个最好办法,他叫人抓住了她,然后占/有了她,让她不能成为蒋万风贪婪的条件。

    “不是的,不是的。”蒋乐乐摇着头,她没有想过要出卖身体,她只想有一天,将自己给了最爱的男人,而不是一个qin兽。

    “一个最低几百元,最高几万元就可以买到的处nv膜,你却开出了一个天价,爱情对于你来说是什么?撕破你那道性/感的膜,你还能得到什么?”

    顾东瑞捏住了蒋乐乐的下巴,肆虐地吻着她的唇,他得到了这个女人的第一次,不费任何吹灰之力。

    但是他更加愤恨,万没想到大哥在见到蒋乐乐之后,竟然会爱上这个女人,全部的计划都被打乱了,他玩弄了的女人,竟然要成为他的大嫂?

    他要改变这一切,让大哥和蒋乐乐睡觉,仅仅如此而已,于是花了五百万向蒋万风买了这个女人,将大哥认为的爱情变成买卖,肉/体的买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