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杜如慧安逸伯)结局3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杜如慧有些手足无措了,她拿过了衣服,转过身一件件地穿着,心里都是对安逸伯的失望,甚至痛恨,他既然决定离婚了,为何还要这样索要她,他想在最后的时刻,让她记住什么?

    “你来新加坡是为了离婚?”如慧悲伤询问。

    “你不是也为了这个目的吗?”安逸伯冷声讽刺,她竟然来新加坡私会男人,这个婚姻在她的眼里一文不值。

    “既然大家都是这样想的,我同意……离婚……”

    如慧说出了这句话,心里酸楚难当,她赤着脚丫下了床,身体仍旧感到一丝丝疼痛,不仅仅来自routi的,还有心灵上的,从现在开始,她维持不到几天的婚姻就这样完蛋了。

    她懊悔自己留下那样的字条吗?还是懊悔自己独自来了新加坡?如慧轻轻地摇着头,她不感到后悔,既然没有爱情,维持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律师很快就到。”

    安逸伯故作冷漠地站了起来,他抽出了一支烟,转身向房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点着香烟,看到如慧失望的神情,他竟然那么不舍。

    就在安逸伯走出去没有多久,一个提着黑色手提包的男人轻轻地敲了几下门,如慧应了之后,他走了进来。

    “副会长让我将这份文件带给你,如果方便,请您签字。”

    这是什么文件已经不需要询问了,如慧知道这是离婚协议书,只要她签字了,她和安逸伯将不再是夫妻。

    房间的门外,安逸伯叼着香烟,猛吸着,经过的服务员想制止这个韩国男人,可看到他阴郁的目光,都不敢出声了。

    安逸伯浓密的发丝有些凌乱,眼眸中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律师进去了,很快的,文件就会拿出来……

    心绪突然十分不安,安逸伯熄灭了烟蒂,大步向房间里走去,他后悔了,这样结束这个关系,是不是有些太过冲动了,可就在他进ru房间的时候,律师走了出来,将那份离婚协议书递给了他。

    “签字了,副会长。”

    签字了?

    安逸伯接过了文件,目光愣愣地看着那份文件,现在离婚已成事实,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改变了。

    房间里,杜如慧面色苍白地走了过来,她眼神空洞地看着安逸伯,用力地拉住了房门,这个男人好冷血,就这样无情地离开了她。

    “请你出去!”

    如慧用力一推,将安逸伯推出了自己的房间。

    杜如慧躲避在房间里,思索着自己对安逸伯毫无杂质的爱情,十几年来她一直付出,没有回报,当梦想成真之后,却又是一场梦魇,爱情和婚姻到底是什么?让她进ru了一个迷茫的境地。

    一直呆坐在沙发里,直到天色阴暗下来,她才走到窗口,外面正飘落着淅沥的雨滴,来往的行人行色匆匆。

    “每个人都是过客而已……”

    杜如慧叹息了一声,安逸伯也是一位过客,只不过这个过客让她感到心痛而已,他现在拿到了离婚协议书已经走了吧,现在和妩柔莲小姐可以名正言顺了。

    这一夜是不眠的,如慧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医学研讨会的时间,她早早换好了ru白色的职业套装,拿着皮包,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刚推开房门,她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崔明建。

    “我听说安逸伯昨天连夜走了?”崔明建觉得奇怪,安逸伯不是来带回自己的妻子的吗?为何和他大打出手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回韩国了……”如慧尴尬地笑了一下。

    “我以为他是来带你回去的。”

    “你误会了,他不是来到我回去的,从现在开始,我自由了……”

    自由了三个字说出来之后,如慧的鼻子痛楚了一下,她马上避开了目光,握紧了自己的皮包,压制着自己伤感的情绪。

    “我……实在听不明白?他走了吗?”崔明建不敢确信,目光瞥过如慧的肩头,向房间里看着,好像安逸伯真的不在,难道他真的走了。

    “他来新加坡是为了和我离婚的。”如慧的语气十分冷漠,也很难过。

    “离婚……”崔明建惊呼了出来?良久瞪视着杜如慧,安逸伯昨夜还吃醋打了他,这么快就和如慧离婚了,好像不和逻辑啊。

    “他不爱我,这么也许更好。”

    “真的离婚了?”崔明建仍旧处于迷糊之中,不能从她的话语中反应过来,离婚了,安逸伯来到新加坡竟然是为了和如慧离婚,那个男人是不是疯了,他到底有没有长脑子。

    “那是事实。”

    “哦,有点突然,你的脸色很差,不如我带你出去散散心,新加坡还有很多地方我们没有去呢。”,崔明建突然笑了起来,既然杜如慧离婚了,不再是安副会长夫人,那么说,他是不是有机会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了,至少现在他近水楼台先得月。

    崔明建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今天有医学研讨会,我还有自己的专题要讲,暂时失陪了。”

    此时的如慧对任何男人都不感兴趣,她唯一能抛弃烦恼的,就是自己的事业。

    “那就研讨会之后,我有很多时间。”

    崔明建急切地声明着,他可以一直陪着她,直到她的心情好起来,可杜如慧似乎对他的提议不感兴趣,漠然地从他的身边走过。

    “等等我,如慧……”

    崔明建随后追了上去,他显得有些紧张了,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这个受伤的女人,但他决定,会一直留在如慧的身边,让这个女人看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如慧挺直了脊背走向了研讨会,她的出现让研讨增色不少,至少在所有医学泰斗里,她是最年轻最漂亮,也是最抢眼的一个,这个韩国美女让很多医学精英刮目相看。

    漂亮女人就像花瓶,可有些漂亮女人却永远不能是花瓶,如慧就是这样的女人,老天给了她一副优雅的身体和外貌,也给了她聪颖的大脑,她喜欢医学,也专研医学。

    此时的杜如慧毫无牵挂,也无,她目不转睛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研讨会上到底有多少人,都是什么人,她并不关心,她只想将至的演讲好好完成。

    坐下来之后,如慧的心感到轻松了许多,她拿过了一些资料,凝神地看了起来。

    然而研讨会的角落里,一双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分析着她,那双眼眸之中带着轻蔑,冷漠,还有难舍的羞怒。

    “副会长,机票已经买好了。”

    “我知道了。”安逸伯仍旧盯着杜如慧,拿到了离婚协议书之后,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滞留在新加坡,按理来说,他应该冷酷离开才是,但是对如慧的担忧让他还是留了下来,刚才看到如慧挺直脊背走进来的时,她的憔悴让她看起来更加美丽,甚至楚楚动人。

    他不能否认,他已经完全爱上了这个女人,拿到了离婚协议书让他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这算是最后一眼吗?看着她走进来,走上演讲台……

    就在安逸伯无限怜惜的时候,一个让他愤怒的男人出现了,崔明建进入了医学会场,眼睛在研讨会的会场里搜寻着,最后这个家伙目光定格的位置是杜如慧。

    她刚到,崔明建就来了,这让安逸伯娥眉紧蹙,拳头握得咯咯直响,可他不能冲上去教训那个男人,因为如慧已经不再是他的妻子。

    崔明建不会放过任何接近如慧的机会,他打算正式追求这个善良温柔的女人,他进入会场之后,想坐在如慧的身边,却被一个管理人员拦住了。

    “先生,前排是医学专业人士的座位,请您坐后面。”

    “哦,好的。”

    韩铭不能坐到如慧的身边去,只能坐在了最后面,他殷切地看着杜如慧,就算一个纤弱的背影,也让他的心怦怦乱跳,他发誓要得到这个女人,让他成为他下一任妻子。

    研讨会正式开始了,一些有学术研究的人上台发言,这是一个沉闷的研讨会,大学听到的都是一些医学的专业术语,可当轮到如慧上场的时候,研讨会的气氛立刻活跃起来,大家都觉得眼前一亮,一个天使般的女人出现在演讲台上。

    如慧的英语很棒,她讲述着自己的论题,语速温婉流畅,悦耳动听,虽然是半个小时的演讲,却引来了全场的掌声,大家为她这么年轻,却有这么独特的研究成果感到震惊。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如慧面带微笑,倍感欣慰,在失去爱情之后,还有一份安慰让她忘却烦恼。

    杜如慧湿润的目光看着台下,突然,她的表情僵持了,目光锁定在一个落寞的高大的背影上,那个背影好熟悉……

    此时,那个男人正向会场的门外走去。

    逸哥哥,如慧怎么能忘记这个背影,她几乎跟在他的后面十几年,这个背影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他竟然没有离开,而是参加了她的研讨会。

    真想跑上去,告诉他,如慧不想离婚,如慧的心不能没有这个男人,可杜如慧没有那么做,因为这个男人不要她了,他已经和她脱离了夫妻关系。

    眼睁睁地看着安逸伯走出了研讨会的会场,如慧的心也彻底凉了。

    再见了,逸哥哥,希望你和妩小姐幸福,如慧觉得心一直在下沉着,可她仍旧在祝福着,这个让她深爱过的男人,她希望他能得到幸福,当她走下台,已经听不清那些赞美的话语,泪水模糊了眼睛。

    安逸伯离开了研讨会的会场,脑海里都是如慧走上台演讲的样子,那一刻,她很迷人,有气质,赢得了全场的掌声,可她只是他的前妻而已。

    轿车停在了安逸伯的面前,必须赶去机场了,因为登机的时间快到了,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家酒店,安逸伯毅然地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安逸伯离婚的消息,安夫人很快就知道了,她不敢告诉老奶奶,却无法理解自己的儿子的心态,既然打算和如慧结婚,为什么不能呵护那个女人一生,而是这样草率地抛弃了她。

    “他不知道在做什么?说离婚就离婚,让我怎么和杜院长解释,如慧也是,为什么不提前给我们打电话,那么轻易地签字了,我要被这两个孩子气死了。”

    安会长阴冷着面颊,杜家怕的就是离婚的绯闻,当年他和离婚,娶了,可以说生活得十分幸福,可是儿子呢?没有了那个温柔的杜如慧,那个臭小子不会和妩柔莲结婚吧,那是被大家不看好的一个女人。

    “其中一定有什么事情,逸不说,我们也没有办法得知,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能让奶奶知道了。”

    “不会的,逸这点比谁都清楚。”

    似乎大家都对此无能为力,安逸伯和杜如慧离婚的消息让很多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谁也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安逸伯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他想躲避开那些质疑不解的眼光,疲惫地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他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几乎一整天,他都精神恍惚,心里空落落地纠结着他。

    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安逸伯希望能好好睡上一觉,可是没有几分钟,脑海里就都是如慧的影子,她的眼眸,鼻子,唇瓣,还有you人的喘息……

    “她不是你的了!”

    安逸伯猛然坐起,愤怒地警告着自己,他是怎么了,怎么拿得起却放不下了,当初结婚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爱情,为何此时这样恋恋不舍了。

    想睡已经睡不着了,安逸伯拿住了香烟,一根根地吸了起来,离开新加坡有几天了,不知道如慧是不是还留在那里,也许离婚之后,她彻底解脱了,现在正和崔明建一起游玩美丽的花园之国呢。

    用力地捏住了额头,安逸伯发觉自己陷入如慧的温柔圈里,很久,很深了。

    第二天总要来临,生活还需要继续,安逸伯自从离婚之后,变得十分冷漠,在商会里终日看不到笑脸,手下的任何疏忽,都会遭到副会长的严厉斥责,他冰冷地好像石块一般。

    安逸伯离婚的消息却让另一个女人兴奋了起来,妩柔莲激动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他离婚了,离婚了,我就知道,他还是爱我的。”

    为什么离婚?妩柔莲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因为安逸伯爱着她,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会维持太久的,想不到这么快就完结了。

    她紧张地看着衣帽间里的衣服,她要选择一套最好看,最x1ng感的衣服,因为今天晚上有个宴会,安逸伯是被邀请的重要宾客,妩柔莲要让这个男人眼前一亮,重新回到他的怀抱。

    精心打扮一番之后,妩柔莲又去特意做了头发,然后坐车去参加宴会了,果然她在宴会里十分抢眼,再次成为宴会中的焦点女人。

    在众多男人艳羡的眼光里,她在搜寻着一个男人的身影,很快的,她看到了他,高大,英俊,不羁,只是他的眼眸中多了一丝冷漠和陌生。

    拿过身边的红酒杯子,妩柔莲深吸了一口气,向安逸伯走去。

    “逸……”

    妩柔莲仍旧那么称呼这个男人,她的眼里都是殷切的渴望。

    “你来了?”

    安逸伯转过身,看了妩柔莲一眼,注意到了这个女人的精心修饰,她十分性x1ing妖/娆,可此时在安逸伯的眼里,已经黯然失色。

    “我是专程为你来的,逸,我听说你已经离婚了……”

    妩柔莲眨动着大眼睛,既然离婚了,就让他们的关系回到过去吧,如果安逸伯还想结婚,她会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

    “我现在不想提这个话题。”

    安逸伯喝了一口红酒,转过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他扔下了她,冷漠坚定。

    妩柔莲整个人都傻了,他就这么转身走开了,只说了一句“不想提到这个话题?”

    难道安逸伯离婚不是为了她吗?不是想回到她的身边吗?

    这种冷落让妩柔莲的鼻子都酸了,她一pi股坐在了椅子里,手里的红酒杯子直接掉在了地上,侍应生赶紧跑了过来,将杯子捡了起来,谨慎地离开了。

    妩柔莲的眼里含着泪水,她一直看着安逸伯,那个男人除了和她说了那句话之外,没有再主动过来和她寒暄,甚至一眼都没有看过。

    “怎么会这样?”

    妩柔莲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宴会,她不能自己开车了,浑身都没有力气,几乎被安逸伯的冷漠抽干了,她无奈地打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似乎似乎有些困倦了,车开得心不在焉,在接到的拐角去,和一辆迎面开来的黑色轿车撞在了一起。

    妩柔莲知道自己已经倒霉透顶了,好在她坐在了后面,不然一定跟着倒霉了,那个出租车司机的额头都撞出了血,也瞬间清醒了。

    对面的黑色的轿车车门打开了,一个男人走了下来,竟然是崔明建,他急速走到了出租车前,也看到了咒骂中的妩柔莲。

    “柔莲,你没事吧?”

    “是你……”

    妩柔莲到了嘴边的狠话咽了下去,她拉开了车门,不明白是怎么撞上的,不过看起来大家的损失都不是很大。

    “都怪我,心不在焉,我赔钱。”

    崔明建不想惹麻烦,拿出了钱包,将一钞票递给了抱怨中的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一见赔了这么多钱,离开闭嘴了,开心地开车离开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

    崔明建拉开了车门,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很特殊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避讳的了。

    “那好吧。”

    妩柔莲无奈地坐在了崔明建的车里,让就满腹心事,车子发动之后,她仍旧精神恍惚。

    “怎么了?你好像有心事?”崔明建询问。

    “是的,你知道安逸伯离婚了吗?”妩柔莲抬起头,询问着。

    “当然知道,而且第一时间知道。”

    崔明建苦笑了一下,原本以为安逸伯放开了杜如慧,他的机会就来了,可事情似乎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慧没有办法接受除了安逸伯之外的男人,在开完研讨会之后,就悄然地离开了新加坡,至于那个女人去了哪里,他也无无从知晓。

    “既然离婚了,他为什么还不理我,我实在想不明白,唉……他应该是为了我才离婚的。”妩柔莲仍旧百思不解地说着。

    “哈哈!”

    崔明建听完了这句话,哈哈大笑起来,安逸伯又不是傻瓜,和杜如慧离婚了,也不会要妩柔莲这种女人。

    “你笑什么?”妩柔莲有些火了。

    “笑?当然要笑,你还是死了心吧,安逸伯不会和你再回到过去的关系了,那个男人绝对不会要你了。”

    崔明建知道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在新加坡,他告诉了安逸伯,说了他和妩柔莲的关系,安逸伯怎么可能还要妩柔莲呢,不过他当时提没提到妩柔莲的名字,倒是忘记了。

    “你,你怎么这么肯定?”妩柔莲咬住了唇瓣,崔明建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她,又或者安逸伯知道了什么?<g的事儿,安逸伯都知道了,在新加坡,这小子受了刺激。”

    崔明建轻描淡写地说着。

    这句话让妩柔莲瞪大了眼睛,什么,安逸伯知道她和崔明建上过床?怎么会这样?他怎么知道的?

    “他,他怎么知道的?”

    “我告诉他的。”

    崔明建这句话之后,脑袋上直接飞来一个皮包,狠狠地打中了他,巨大的力量让他的方向盘一偏,差点撞在一棵大树上。

    “滚蛋,滚蛋,你去死,去死!”

    妩柔莲要疯了,皮包不断地打向崔明建,这个坏男人,他怎么可以告诉安逸伯,怪不得安逸伯对她那么冷淡,原来是知道了她和崔明建的关系。

    &g,不是我想和你!”

    轿车直接停在了马路边,崔明建气急败坏地下了车,拉开了妩柔莲的车门,真是个怪异的女人,自己那么放zong风,还怪别人说出去,其实他也不想这样做的,是安逸伯打他打得太狠了。

    被崔明建用力拽下了轿车,妩柔莲脚下一扭摔倒在了马路边,她尖声地大叫着。

    “崔明建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安逸伯真是白痴,竟然喜欢你这种女人。”崔明建整理了一下西装,拉开了车门,上车之前冷笑着说:“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我很忙。”

    黑色的轿车飞快地开走了,妩柔莲狼狈地爬了起来,看着周围,不觉怒火中烧,这里除了一家简陋的咖啡店之外,都是低矮的民房,这个崔明建竟然将她扔在了这个地方。

    无奈她走向了咖啡店,越想越觉得郁闷,想着安逸伯知道她做的丑事之后的神情,心里就觉得难受。

    必须解释一下,妩柔莲不甘心,走进了咖啡厅,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拿出了手机,拨打了安逸伯的电话。

    “我现在很忙。”安逸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

    “逸,我错了,我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可宽恕,但请理解我,你和杜如慧结婚,刺激了我,当时我喝醉了,崔明建……他是趁人之危。”

    妩柔莲希望还有回旋的余地,解释着自己的行为,第一次不是喝醉了,可是第二次,她确实迷失了自己,实在太伤心了。

    “你说什么?”

    安逸伯捏着电话皱起了眉头。

    “我不知道崔明建在新加坡和你说了什么,他是污蔑我,不是我主动的,他无耻……”妩柔莲几乎哭了出来。

    “你说你和崔明建……”

    安逸伯的声音现出了惊愕之意,好像之前他并不知道一般。

    “逸,你……你原来不知道?崔明建他,和我……”妩柔莲瞪大了眼睛,好像自己被人摆了一道一样,原来安逸伯并不知情,可崔明建为什么那么说呢?

    手机里良久没有说话的声音,妩柔莲傻愣愣地盯着电话。

    “原谅我,我也不想的……”

    “崔明建说的那个女人是你?”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电话挂断了,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逸,逸……”

    妩柔莲痴呆地喊着,却再也听不到安逸伯的声音——

    安逸伯的别墅——

    直接将手机狠狠地摔了出去,安逸伯愤怒地站了起来,他错了吗?他误会了如慧,崔明建提到的女人不是如慧,而是妩柔莲。

    几乎是冲的,安逸伯冲出了房间,一直跑到了自己的车前,他的心智凌乱了,不能思考了,如果如慧是无辜的,他做了什么,他将挚爱自己的女人推了出去。

    安逸伯的轿车直接开到了崔明建的家门口,此时崔明建刚洗澡要躺下,就被大力的敲门声惊动了,他拉开了房门,衣领子就被狠狠地揪住了。

    定睛看去,竟然是一脸怒容的安逸伯。

    “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如慧?”

    一句莫名其妙的问话,崔明建迷糊了,什么那个女人,在新加坡,这个副会长已经动手打了他,现在好不肯放过他吗?

    “不知道你说什么,安逸伯你行了吧,不至于找事儿,找上门来了,这可是我的家。”崔明建一把拽开了安逸伯的手,真是奇怪,这个男人好像疯了一样。

    “我问你,那天,你提到的女人是妩柔莲,不是如慧,是不是?”

    再次的质问,带着十足的火焰,崔明建终于明白了,他看着安逸伯,良久恍然大悟,他指着安逸伯,惊愕地说。

    “原来你和杜如慧离婚,是因为……哦,哦,当然不是她了,她不是那种女人,我倒是希望和她有点什么,可惜她不给我机会。”

    崔明建松了口气,原来不是找他麻烦的,安逸伯只想确认那天他说的话,想不到这个傲慢的男人误会了。

    崔明建后退了一步,尴尬地笑了起来:“我以为你在乎是的妩柔莲呢?想不到我提到玩/弄了你的女人,你第一个想到的是杜如慧,看来是我们大家蒙蔽了自己的眼睛,你在乎的是杜如慧。”

    无疑,崔明建说中了这个事实,安逸伯十分窘迫,他当时的心态很不好,满脑子都是如慧的影子,才会将崔明建说的女人误会成了杜如慧。

    可是现在如慧在哪里?自从离婚之后,安逸伯没有一点关于如慧的消息。

    “她还在新加坡?”

    “我不知道,医学研讨会之后,她就退了酒店,我怎么也找不到她。”崔明建觉得十分遗憾,原本以为有一场风花雪月的情/事,想不到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要找到她!”

    安逸伯额头青筋直冒,他懊恼万分,他再次伤害了一心要挽回的女人,离婚已经成了事实,他该如何将她带回身边。

    漠然转身,安逸伯知道多说无益,如慧这样独自离开已经说明了一切,她不爱崔明建,她的心里仍旧有着一直让她迷恋的男人,可这个男人却将她伤得遍体鳞伤。

    安逸伯的电话打去了那家新加坡的酒店,如慧确实退房离开了,会不会随后她去了其他的国家,带着一颗疲惫的心,如慧很可能离开让她伤心的新加坡。

    “如慧,逸哥哥错了,你回来……”

    安逸伯的心纠结在了一起,他的手是颤抖的,继续叫人查询最近几天新加坡的航班,果然查到了杜如慧的名字,显示她的目的地是汉城。

    回来了?

    如慧离开新加坡,直接回了汉城,她就在自己的身边……

    安逸伯心中一阵惊喜,如慧回来了,当然不会回到自己的别墅,因为他们已经离婚了,她在伤心的情况下,一定会寻找安慰,那么,她应该回到了自己妈妈的身边。

    思索之后,安逸伯确定这个结论是正确的,于是他直接开车去了杜院长的家,在杜院长和夫人愤怒的目光中,他下了车。

    “爸,妈,我来找如慧……”

    “都离婚了,你还找如慧做什么?我不是你妈妈,担当不起!”崔夫人的脸色十分难看,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原本以为嫁给安逸伯,就可以后顾无忧了,想不到只是几天而已,就将他们的女儿甩掉了。

    “有些误会必须解释清楚,我想和如慧复婚……”

    安逸伯已经不要脸面了,刚刚离婚,就要复婚,他真替自己觉得无地自容。

    “你听到了吗?这就是杜家出色的副会长,想要我们女儿就要,不想要的时候,就扔掉,如慧差点为他死了,他还这样戏耍我们的女儿,竟然说要复婚。”

    崔夫人的眼睛湿润了,激愤地指责着。

    “你,你说什么?如慧怎么了?”

    安逸伯立刻紧张了,面色变得铁青,如慧差点为他死了?这是什么意思?

    “出去,你马上离开我们家。”杜夫人指着大门激动地说。

    “行了,别这样。”

    杜院长也觉得气恼,却十分冷静,他制止了自己的妻子,然后转向了安逸伯说:“可能当初决定结婚就太匆忙了,你和如慧都没有想好,现在离婚也没有办法,算了,我们也不想追究什么,你就让如慧慢慢接受这个事实吧。”

    “我要见如慧,她是不是在里面,我必须见到她。”

    安逸伯急了,现在不是谁原谅谁的问题,而是如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不能让他见到如慧。”

    崔夫人好像保护小鸡的母鸡一般,张开了手臂,她这样的行为让安逸伯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断,如慧就在楼上。

    “今天谁也不能阻止我,不能!”安逸伯皱起了眉头,没有可以将他忏悔的机会剥夺,该死的误会让他将自己差点失去了这个善良的女人。

    “她是在楼上,但病了,我不希望你打扰她,因为你没有见她的理由。”杜院长拉开了妻子,阻挡不是办法,他要知道安逸伯之所以赶来,要见如慧的目的。

    她病了?

    如慧怎么会生病了?安逸伯的心里更加担忧了,他看着杜院长,这个父亲想要他见如慧的理由,其实那很简单,因为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女人。

    “我爱她……”

    多么简单的三个字,让杜院长和崔夫人都愣住了。

    安逸伯叹息了一声继续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愚蠢,自以为憧憬的东西其实都是虚幻,最值得我珍惜的其实一直在我的身边,我离不开你们的女儿,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好好呵护她,不再伤害她。”

    “这是,真的?”崔夫人不敢相信地看着安逸伯。

    “我要见如慧,你们可以阻拦我,但我不会放弃,今天不行,我明天来,明天不行还有后天,直到我见到她,向她忏悔。”

    安逸伯抬起了脚步,这次杜院长将夫人拉开了。

    轻轻地推开了杜如慧房间的门,里面传出来一股药水的味道,一个护士正在给床上的病人打针,见安逸伯进来了,才低下头,拿着药箱向房门走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