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杜如慧安逸伯)5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如果等杜如慧出来再去柔莲那里,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带如慧出来,就该带如慧回去,看来只能现在走了,如果柔莲没事,再回来接如慧。

    看看手里的电话,他没有办法不理会这个电话,对柔莲的感情,让他没有办法割舍,那声尖叫撕碎了他的心。

    “告诉如慧,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一定要等我!”

    安逸伯交代了摄影师,就急匆匆地大步向门外跑去,他冲到了自己的跑车前,打开了车门,一脚油门下去,几乎飞奔地开了出去。

    跑车飞快地开到了妩柔莲的公寓前,安逸伯推开了公寓的门,门竟然是开着的,妩柔莲怎么没有锁门?

    安逸伯没有时间多想了,他直接冲进了卧室,不觉被眼前景象惊住了,卧室里显得十分凌乱,沙发里靠垫掉了下来,大床上被子凌乱,昨夜崔明建带来的暴风雨还残留着。

    妩柔莲坐在地毯上,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衣正哭泣着。

    “怎么了?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看着周围凌乱的一切,安逸伯真是有些不习惯,这可不是妩柔莲爱整洁的风格。

    “你是爱我的,爱我的……”妩柔莲的眼里都是泪水,她眼巴巴地看着安逸伯,希望刚才电话里的话不是真的,他只是想吓唬她一下而已,现在她知道害怕了,她同意结婚了,她不再任性了。

    “柔莲,不要这样,我被你吓坏了,电话里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安逸伯哈下腰,将妩柔莲拉了起来,轻轻地抱在了怀中,他仍旧喜欢这个女人,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她的心,成熟的韵味让安逸伯仍旧难以抗拒。

    “你不会结婚的,告诉我,你不会和那个白痴女医生结婚,不会的!”妩柔莲大声地询问着,她盯着安逸伯的眼睛,希望能得到他的承诺。

    “她不是白痴……不要那么说她……”安逸伯实在不喜欢这个字眼儿,如慧是善良的,而且那个女人深爱着他,所以才会答应他的荒唐求婚。

    安逸伯的话让妩柔莲的脸色变了,他在护着那个女人吗?

    “你不爱我了吗?”妩柔莲的声音好可怜,她的泪水从面颊上流淌下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一直没有放弃过你,你该明白我对你的心。”安逸伯叹息着,他多么希望迎娶的是妩柔莲,可是她拒绝结婚。

    “那么,取消婚礼,马上取消!”她尖叫着,她不能忍受安逸伯属于另一个女人,既然在乎她,就和那个女人分手。

    “不可能,这件事已经定了。”安逸伯不可能和如慧取消婚礼,从开口那一刻起,杜如慧就是他的女人了。

    “我爱你,你也爱我,你却要娶另一个女人?”

    妩柔莲一把推开了安逸伯,踉跄地走到了床边,她想到了崔明建说过的话,如果她是头脑精明的,应该知道怎么做,可她偏偏糊涂了。

    “柔莲,我已经向你求婚了,也说过,我必须结婚,可你还是拒绝了,所以结局注定如此。”

    “不,不要,我和你结婚,我同意了,戒指呢,你给我买的戒指呢,我马上戴上,你娶我,我做你的妻子,给你当专职太太,生孩子,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妩柔莲真的害怕了,她转过身,眼神慌乱,唇瓣都在颤抖着。

    安逸伯看着悲伤的妩柔莲,觉得心中一阵怅惘,他恳求妩柔莲嫁给他的时候,她一口回绝,还耻笑他为了一个老太太着急结婚,当时他对她十分失望。

    还有崔明建的车,她竟然私会了那个男人。

    一切都无法挽回,也不能原谅,以为他将作出了决定。

    现在他结婚的消息传出来了,这个女人竟然又后悔了,那不是开玩笑的,就算他不喜欢杜如慧,也不会戏弄那个女人的感情。

    “柔莲……结婚戒指已经戴在了如慧的手上,一切都迟了……”

    “迟了?”

    妩柔莲摇着头,拼命地争辩着:“我拒绝你的求婚只是一时冲动,逸,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该给我多一些时间,也许我会考虑和你结婚,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打击我?”

    “柔莲,我给你了多少年的时候,多少次机会,结婚戒指也早早就买好了,可是我的求婚,你断然拒绝,这样也就算了,我心中郁闷,再次来找你,希望你再考虑一下,可是我看到了什么,崔明建的车,就停在这个公寓的门外,别告诉我他的车停错了地方?”

    “崔明建……”

    妩柔莲顿时面色苍白,安逸伯竟然来过了,他看到了崔明建的车……该如果解释,她还和那个男人分开,激情的气息仍旧留在这张大床,沙发和地毯上。

    可是现在,妩柔莲心里十分明白,她真正爱的男人是安逸伯,崔明建只是她的一个遗憾而已,遗憾终究是遗憾,怎么可以为了遗憾放弃眼前的幸福。

    “现在说这些毫无意义,什么都不能改变事实。”

    安逸伯漠然退后一步,谁是谁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需要下定决心结束这种关系,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出来一个小时了,他要回去了,因为杜如慧还在等他。

    “你去哪里?不要走……”

    妩柔莲一把抱住了安逸伯,哀声地恳求着:“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不要走,不要扔下我一个人,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我必须走,如慧还在等我,她在试婚纱……”安逸伯为难地说。

    “试婚纱……”

    妩柔莲的双眼黯淡无光,新娘子已经开始试婚纱了,那个女人竟然穿上了属于她的婚纱,抢走了属于她的男人,真是不知羞耻。

    “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单独见面,结婚后,我会尝试学着做一个好丈夫……”

    安逸伯拉开了妩柔莲的手,对如慧他负有责任,所以就算喜欢妩柔莲,也不能再继续这种没有结果的爱情了。

    “一个好丈夫?你要给那个女人做一个好丈夫?”妩柔莲嫉妒得要疯了,安逸伯竟然当着她的面说出了这样的话。

    “是……”

    男人总有要取舍的时候,在婚姻和情感方面,从妩柔莲拒绝的那天开始,就已经进行了权衡,最后的结论是,如慧真的很适合做杜家的儿媳妇,她是个温柔贤淑的好女人。

    “我走了……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安逸伯转身向门外走去。

    “站住,逸……”

    妩柔莲大声地呼喊着,安逸伯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向外走去。

    妩柔莲急了,她一把拿起了水果盘里的水果刀,胆怯地冲着安逸伯的背影喊着:“你,你敢这样离开,我,我就隔开我的手腕,将对你的爱统统释放出去!”

    说完,妩柔莲咬紧了牙关,冲着手腕割了下去。

    安逸伯猛然回头,惊愕地看着妩柔莲手里的水果刀,他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一把将水果刀抢了下去,扔在了地毯上,然后紧紧地抱着了颤抖悲伤的女人。

    “你想干什么,你疯了吗?”

    “我不能没有你……逸……”妩柔莲伏在他的怀中嘤嘤地哭泣了起来,声音悲切可怜:“不要走……我接受不了,逸……”

    “好,好……我先不走,你安静下来,不要激动……”

    安逸伯轻声地哄着怀中的女人,完全忘记了在婚纱店里正在焦虑等待他的杜如慧……

    妩柔莲的手悄悄地伸进了安逸伯的衣兜,将他的手机拿了出来,偷偷地卸掉了电池……

    什么新娘子,还不如她巧妙的一个伎俩,爱让她占/有了绝对的优势,杜如慧那种笨蛋女人怎么是她的对手。

    杜如慧换好了雪白的婚纱,抬起眼眸,羞涩地看向了镜子中的自己,想不到经过修饰的她竟然这样美丽,连她自己都不敢相认了,她好像童话里的白雪公主,雪白细腻的肌肤,娇俏的五官,修长的脖子……

    不知道安逸伯看了会不会喜欢?如慧心中有些担忧。

    “我真的要嫁给逸哥哥了……”

    她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穿上婚纱的一天,新郎竟然是最钟情的男人。

    “杜小姐,你可真漂亮。”化妆师感叹地说。

    “真的吗?我要给逸哥哥看看,我现在的打扮是不是很成熟?他喜欢女人看起来成熟一些,我太青涩了……”

    在杜如慧的心里,她的逸哥哥喜欢成熟韵味儿的女人,所以她让化妆师尽量经她打扮得成熟一些,希望能让安逸伯开心一些。

    高兴地推开了化妆间的门,杜如慧兴奋地向外看去,环视了一下等待在外面的人,却没有看到想见到的人,不觉有些失望了,脸上的兴奋劲儿渐渐淡漠了。

    “安副会长说有事出去一下,请杜小姐一定要在这里等他。

    “哦,他没有说做什么去了吗?”杜如慧知道自己打扮成什么样子,安逸伯都没有兴趣,但他这样离开,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没有,只是交代小姐一定要等他。”摄影师强调着。

    “好,我知道了。”

    杜如慧提起了婚纱坐在了沙发里,目光不住地向外看着,也许是商会出了什么大事,需要安逸伯亲自去处理,所以他才会在这种时候离开,她不该责备那个男人,她马上就是他的妻子了,应该理解他。

    一个小时过去了,安逸伯仍旧没有回来,如慧一双大眼睛落寞地看着门外,他让她等他,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时间到了中午,大家有些饿了。

    “如慧小姐,我们出去吃饭,饿得肚子咕咕叫了,你和我们一起出去,还是等我们带吃的给你?”

    “不用了,也许逸哥哥也没有吃,我等着他,何况我现在穿着婚纱,也不方便出去,你们去吧。”

    杜如慧看着拖曳在脚下的婚纱,如果此时换下来,等安逸伯回来了,还要穿上,实在太麻烦了,也许他很快就回来了,她要给他一个惊喜,让他看到最美丽的新娘。

    “那好吧,也许安副会长一会儿就能回来和您一起用餐了。”陪同杜如慧的人都出去吃饭了,婚纱店的老板也带着员工轮班吃饭了。

    杜如慧坐在沙发里,拿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给安逸伯打个电话,为什么他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

    可是想想,她还是将电话放下了,他一定在忙工作,自己这么冒失地打过去,会让安逸伯嘲笑她太过粘人的。

    吃饭的人陆续回来了,大家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等待着安副会长回来后完成今天的工作。

    两个小时过去了,仍旧安逸伯的影子,大家都在浣纱店里无聊地来回走着,却没有一个人嚷着离开,因为等待的对象是安副会长,他们甚至一句怨言都不敢说。

    “不好意思了,让大家等了这么久……”杜如慧感到十分抱歉,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没事……一会儿就回来了,安副会长知道杜小姐在等他,哪里敢回来晚啊。”摄影师微笑,大家都无所谓,这位小姐可是准新娘,安副会长的未来老婆大人啊。

    “哦……”

    杜如慧有些难为情了,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么大的魅力,只知道安逸伯没有那么紧张她。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杜如慧的脸色有些难看了,她看着大家,不希望大家再等下去了。

    “时间也不早了,光线也不足了,不能拍摄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他。”

    杜如慧不想大家都在这里浪费时间,何况时间似乎真的来不及了,就算安逸伯回来了,最多能看她一眼而已,其他什么过程都进行不了了。

    “是,还有韩服没有换,估计今天什么都不能做了,既然杜小姐这么说了,我们就先回去,省着留下来给安副会长当灯泡啊。”

    大家收拾了东西,都散去了,只有杜如慧一个人坐在沙发里。

    此时她竟然有些饿了,无奈拿出了手机,必须打电话了,是不是那个家伙将她忘记了。

    可是拨打过去之后,电话竟然无法接通……

    打向了安副会长的办公室,副会长助理告诉杜如慧,副会长这几天忙结婚的事情,暂时没有上班……

    不在办公室?

    杜如慧有些坐不住了,她咬着唇瓣,将电话打回了安别墅,也许他自己回去了,却忘记了打电话让她也随后回去。

    然而别墅女佣却告诉她,安逸伯没有回来。

    这里也没有,那里也没有,而且还是在她试婚纱的时候突然离开?

    杜如慧不想那么小气,但是她还是不可避免地想到了一个女人,妩柔莲……悲伤绝望折磨着她,她真的希望安逸伯不在妩柔莲的身边。

    妩柔莲的情绪很久才平复下来,她一直拉着安逸伯的手,恋恋不舍,生怕一松手,安逸伯就会离开她回到杜如慧的身边去。

    想到那个看起来淑女温柔的女医生,妩柔莲就满心嫉妒,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现在的局面,一旦安逸伯结婚了,事情就变得不好办了。

    安逸伯见妩柔莲好多了,才看向了手表,当看到显示的时间时,立刻松开了她的手,神色有些难堪,他忘记了杜如慧还在等着他。

    “怎么这么晚了,我必须走了。”

    “不要走,逸……今晚留下来。”妩柔莲娇嗔地下了床,抱住了安逸伯的腰,她希望能给他一个难忘的夜晚。

    “不行……柔莲别闹了……”

    安逸伯想着杜如慧,他走的时候,只是告诉了摄影师,以为可以很快回去,想不到在这里陪着妩柔莲,竟然陪了好几个小时,实在太过分,如果今天晚上再留下来……

    他是不会那么做的,安逸伯拉开妩柔莲的手,直接冷面向门外走去。

    “我饿了,逸,我从中午到现在连饭都没有吃,我很饿,公寓里没有吃的了,难道你忍心就这么扔下我吗?”

    妩柔莲大声地喊着,平时如果她说饿了,安逸伯就会带着她去餐馆,她想吃什么这个男人就会带她吃什么,难道那种日子要一去不复返了吗?

    饿了?

    安逸伯眉头紧锁,杜如慧不知道吃没吃饭,他离开的时候也刚好快到午餐的时间了。

    “逸,你和我一起吃了晚餐再走也不迟吗?”

    妩柔莲摇着安逸伯的手臂,撒娇地央求着。

    安逸伯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就这样扔下妩柔莲让她饿着肚子,有些于心不忍,也许如慧已经吃了,谁会那么傻,连饭也不吃等在那里,又或许杜如慧等了很久,最后放弃等待,已经回了安别墅。

    “好吧,快点换衣服。”安逸伯妥协了。

    “马上……”

    妩柔莲的马上几乎是一个小时,她将自己打扮得十分妩媚动人,走到安逸伯的身边时,优雅地挽住了他的手臂,一双勾魂的眼睛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安逸伯盯着妩柔莲的眼睛,凝望着其中的神光,他不得不承认,就是这种x1ng感成熟的韵味儿吸引着他,假如这个女人那时答应了他的求婚,也许现在什么都不同了。

    “我要吃西餐,牛排,好饿啊……”妩柔莲眨动着魅惑的眼睛,红润的唇瓣挑dou地嘟着,让人忍不住想品尝一番。

    万分尴尬,安逸伯收回了目光,转身推开了房门,向自己的跑车走去,他知道应该回去了,可是妩柔莲期待的眼神让他没有办法抗拒。

    出了公寓的门,妩柔莲得意地看着前方,天已经黄昏了,试婚纱?估计也不可能了,这个男人还是她的。

    安逸伯拉开了车门,妩柔莲上了车,轻声细语地说。

    “我最近比较清闲,不如我们去泰国玩玩好不好,清迈的阿姨一直叫我去呢,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去。”

    妩柔莲蛊惑地盯着安逸伯,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

    “你知道我要结婚了,怎么可能和你去泰国?”安逸伯的语气有些阴冷,他觉得气恼,没有决定结婚之前,她都没有这般讨好他,现在决定结婚了,才知道失去之后的珍惜,可是什么都晚了。

    妩柔莲想不到这会是安逸伯给她的回答,让她一下子语塞了,鼻子一酸,委屈地泪水流了下来,他什么时候对她这样冷淡过,仅仅是因为要和杜如慧结婚了吗?

    “到了,你去吃西餐吧,我必须回去了。”

    安逸伯将跑车停在了西餐厅的门口,下车后拉开了妩柔莲的车门。

    “你不陪着我?”妩柔莲愣住了。

    “我出来得太久了,必须回去了,你自己去吃,有事给我打电话。”

    安逸伯伸出手,将妩柔莲拉了下来,然后上了车,发动了车子,他不能太过分了,如果如慧在婚纱店等他……

    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安逸伯仍旧觉得担忧。

    “逸,你去哪里?陪我吃完饭!”妩柔莲再次失态了,她站在西餐厅的门口大声尖叫着,怎么可能?他仍旧扔下了她,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回。

    安逸伯回头看了一眼妩柔莲,狠了一下心,跑车呼啸着开了出去。

    妩柔莲茫然地站在西餐厅的门口,这次的泪水是真的痛苦和嫉妒,他去找那个女人了吗?她该用什么办法挽回这个男人。

    安逸伯的跑车一直开到了婚纱店,他急匆匆地下了车,最开了婚纱店的门。

    店长殷勤的迎了上来。

    “安副会长,您回来了。”

    “嗯。”

    安逸伯环视着婚纱店,除了一些店员正在整理婚纱,摄影师那些人早就不在了,他们真的回去了,那么说,如慧也走了,安逸伯终于松了口气,不觉有些自嘲了,他是不是有点太看重自己了,杜如慧怎么可能傻乎乎的一直等他。

    安逸伯刚要转身离开,店长开口了。

    “安副会长,您的未婚妻还在等您……”

    “如慧……”安逸伯的心头一震,立刻转过身,再次看向了婚纱店,顺着店长指示的方向,他看到了躺在沙发里的女人。

    “她好像等得累了……我叫人不要吵醒她,她好像连中午餐都没有吃,一直在等您……”

    店长的话,让安逸伯心里一阵内疚,他疾步地走到了里面的沙发前,当看到沙发里穿着婚纱的女人时不觉愣住了。

    她微闭着双眸,睫毛低垂,雪白的肌肤衬托着乌黑的发丝,修长的脖颈,一圈闪亮的珍珠,婚纱长长地拖曳在地面上,纤细的手臂锤了下来,她好像一个纯洁的睡美人,让人只可远观,不敢触碰。

    她真的累了,看起来还有些虚弱。

    安逸伯在沙发前俯身下来,轻轻地握住了她低垂的手臂,她的手柔软,却很凉,这让他心中的怜惜一阵阵升起,他做了什么,一个肯放弃尊严嫁给他的女人,却遭到了如此的冷落。

    安逸伯擎起了如慧的小手,轻轻地放在了唇边,希望用自己的体温将那丝冰冷去除,她是一个可爱的,需要照顾的女人,和妩柔莲别起来,她没有那么强硬,假如现在是妩柔莲在等他,准会因为时间太长了,气恼离开。

    杜如慧似乎感觉到了他,轻轻地睁开了眼睛,眨动了几下,露出了笑脸。

    “你就知道,你会回来接我……”

    这是一种让安逸伯惭愧的信任,他的眼睛闪动着火花儿,她为什么不追问,他去了哪里?见了谁?而是确信他会回来找她。

    “为什么不问我去哪里了?”安逸伯轻声询问。

    这句话让如慧再次低垂下了眼眸,她虽然有太多疑问,却不想询问出来,因为她害怕听到一个让她没有办法接受的因由。

    虽然还没有正式嫁给这个男人,杜如慧的心里已经将他当成了自己的丈夫,将心比心,她希望有一天安逸伯明白,她对他的爱是那么深厚,到了可以蒙蔽双目的程度。

    安逸伯端起了如慧的下巴,看着她眼里的委屈说。

    “我……见了妩柔莲……”

    他不希望再有谎言,虽然谎言可能让杜如慧舒服一些。

    杜如慧抿住了唇瓣,强忍着眼里的泪水,他真的和妩柔莲在一起,上午匆匆离开,中午,下午,她的逸哥哥没有顾及她的感觉,他在乎那个女人,一直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可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不能让她好受一些……

    “如慧,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

    如慧的声音很低,她继续说:“妩柔莲小姐知道我们要结婚,一定很难过吧?”

    “是的……”安逸伯突然觉得如慧好傻,竟然询问妩柔莲的心情,她不觉得生气吗?毕竟是她要和他结婚了。

    “如果你现在觉得……我是说,你后悔了,想和妩小姐……有可能……我可以马上离开!”杜如慧突然有点语无伦次,她觉得好像是多余的,插在安逸伯和妩柔莲的中间,充当了一个十分不光彩的角色。

    安逸伯无奈地放开了杜如慧,是的,相比之下,可能他更像妩柔莲结婚,可是什么都迟了,已经定了的婚礼,不可能取消,新娘也绝对不可以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