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杜如慧&安逸伯)2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不用了,我来负担,如果不着急,我们到附近的咖啡厅坐坐,好像三年没见了……”安逸伯总觉得自己三年前的那个行为欠妥,想找个机会消除他们之间的尴尬。

    “不,不,没有时间,我还要去看一个病人,就在附近,再见!”

    杜如慧转过身,急速地向一个巷子走去……

    安逸伯望着杜如慧的背影,叹息了一声,看来那个结让他们没有那么轻松,小女人的紧张尽显在面颊上。

    摇了摇头,安逸伯突然笑了起来,只是一个吻而已,为何这样在意,也许杜如慧早就忘记了,三年了,她不可能没有其他男友的,也许……

    想到了杜如慧的那双唇瓣,安逸伯稍稍有些嫉妒,不会已经有男人覆盖住了他的唇印吧?会的,她那么美丽清纯,该有很多男人为她心动。

    甩掉了无聊的思绪,安逸伯走向了自己的跑车,看了一下跑车的后面,这是今年的新款,妩柔莲喜欢的颜色,好在损失不那么严重,还可以开着去参加妩柔莲的party。

    当安逸伯的跑车开走之后,杜如慧才从小巷子里走了出来,她捂着心脏,深深地喘息着。

    “干嘛那么紧张,杜如慧,你真没用!”

    他有她的女人,自己有自己的男友,何必还纠结着过去,那个吻不算什么,男人总是在一些场合会做出冲动的行为。

    “忘掉他,不要让他小看了你,下次……下次,一定要直视他的眼睛。”

    杜如慧鼓起了勇气,不就是一个不喜欢她的男人吗?没有什么大不了,何况安逸伯都三十多岁了,她和他之间应该有代沟的。

    “不合适,绝对不合适……老男人一个,老,太老了……”

    劝解了自己,杜如慧用力系着丝巾,差点将自己勒得喘不过气来,才慌忙放松了一些,该死的丝巾,大街上那么多辆车,为何偏偏落在他的车上,故意让她难堪。

    “刚才不知道脸红没红?”

    杜如慧摸了一下自己的面颊,有些觉桑了,脸那么热,能不红吗?一定被安逸伯看出来了,真是羞死人了。

    叹息了一声,她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向医院的方向而去。

    坐在了出租车里,杜如慧又矛盾了,她再次低下了头,觉得自己刚才的坚强都是掩饰,曾经的心动和感情还是那么固执。

    爱情是什么东西,复杂而难解,第一次懵懂的感觉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经历,也许从那之后,每个人都很再次重拾那种感觉。

    出租车开到了医院,杜如慧陷入了繁忙的工作中,很快将心事掩藏了,她看起来是一个干练的女医生,病人眼里的救命女神。

    ********************************************************

    上流社会的party里,觥筹交错,先生,小姐们都身着名牌礼服,裙摆摇曳,红酒,鸡尾酒,还有各色的水果。

    一个优雅颇有气质的女人穿着低胸黑色镶边晚礼服站在party的中间,成熟的韵味让众人倾倒,微挑的眉梢如烟扫过,她看起来具有十足的女人味儿,纤细的手指捏着一个高脚杯,红唇微微地抿着,清高傲慢的眼神望着party中的所有男人们。

    她并不风流,也不***,却喜欢看到那些关注她的眼神,那是一种对她美貌的承认,三十岁,一个十分尴尬的年龄,却给了她得天独厚的成熟味道,这也就是那些男人迷恋她的原因。

    目前她固定的情人只有一个,就是杜家的大公子,如果说不爱,也不是,她十分欣赏这个男人,但内心深处,她期待另一种爱情,她暗恋一个男人,那是很小的时候,她就一直仰慕他,可惜他却娶了另一个女人,还有了孩子。

    这个男人就是崔家商团的崔明建,一个长相俊美,却和她不远不近的男人,那种感觉一直侵扰着妩柔莲的心。

    崔明建在美国定居已经很多年了,最近突然回国,让妩柔莲的心荡起了涟漪。

    此时那个帅气的男人正向她走来。

    “柔莲小姐……你今天可真漂亮。”

    崔明建是个美男子,已经快四十岁了,妻子在美国生活,他回来做生意,当然他还没有忘记从小的那个小妹妹,小美人妩柔莲。

    “是吗,可你从进入这个party开始,就没有看过我一眼。”妩柔莲微笑着,她让自己的面颊看起来十分完美,弧度刚刚好,足可以迷倒这个男人。

    “我已经结婚了,怎么可以随便看片漂亮年轻的女人。”崔明建轻笑了起来。

    “可我不介意。”

    妩柔莲目光直视着这个男人,红唇轻轻一抿说:“我希望受到你的关注,从小就是,可惜你没有一直关注我到最后。”

    “不是我不想关注,而是举家搬迁了……”

    崔明建再次笑了,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匆匆离开韩国,也许他会和妩柔莲有一个很好的开始,可惜……他回眸看了一眼门口,看到了一个英俊的男人,那是安商会的副会长,听说他现在和妩柔莲小姐走得很近,于是他蓦然一笑说:

    “安副会长来了……”

    “哦……”妩柔莲顺着崔明建的目光看了过去,安逸伯刚刚走进来,他穿得十分得体斯文,眉宇硬朗骨感,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多少女人为之倾倒,而他在意的却只有妩柔莲一个女人。

    “似乎在什么场合,只要柔莲小姐出现,安副会长就会随后出现。”崔明建调侃着,然后将目光瞥向了侍应,拿过了侍应托盘里的红酒,慢慢地品了起来。

    “怎么会?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妩柔莲尴尬地解释着,她喜欢安逸伯,却没有考虑过要嫁给他,或许更确切地说,像她这种美丽女人,更喜欢单身,喜欢被人追逐的日子,

    “普通朋友,我看安副会长很在乎你,像他这种身价的男人已经很难找了,你该珍惜。”崔明建微笑着。

    “你不觉得……相反……你倒是一个让人无法忘记的男人。”

    “是吗!”崔明建有些尴尬。

    “当然……”

    妩柔莲失神地看着他,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从幻想中解脱出来,有一种男人的微笑是致命的,崔明建就是这样的男人。

    当然她也没有想过要失去安逸伯这颗当风的大树。

    此时,安逸伯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看到了妩柔莲和崔明建不觉皱起了眉头,他早已经知道,妩柔莲对崔明建有些特殊的感情。

    崔明建见安逸伯看过来了,放下了红酒杯,转过身走开了。

    安逸伯和几个熟悉的朋友打了招呼之后,来到了妩柔莲的身边,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她,这个女人无论出现在哪里都是光彩照人,她的美体现在了她成熟之上。

    “你来了很久了?”安逸伯开口询问。

    “刚到……”妩柔莲优雅地说。

    “来,陪着我喝一杯,今天心情不错,晚上带你去游车河。”

    安逸伯几乎忙了一个月了,除了电话和妩柔莲联系之外,都没有时间出来和她会面,今天可喘口气了,自然要放松一下。

    “以为你不会来了。”

    妩柔莲伸出了手,放在了安逸伯的臂弯里,她目光看向了崔明建,似乎想引起那个男人的注意。

    嫉妒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妩柔莲在某些场合很会利用,果然崔明建看了过来,但只是一眼,那个男人就走开了。

    安逸伯关注着妩柔莲的眼光,不悦地询问。

    “崔先生很有女人缘……”

    “是吗……”妩柔莲将红酒的杯子送到了嘴边,收回了目光,深情地看向了安逸伯,这个男人确实很好,有钱有地位,只是他的身上缺少了一样东西,或许他作为一个男人,还不够完美的缘故。

    “你和他很小就认识了?”

    “是的,算是青梅竹马了,父母是朋友,家以前住得也近,那个时候我很崇拜他。”妩柔莲并不想掩藏她和崔明建的关系。

    “他现在是已婚男人了。”安逸伯微眯着目光,心有有些不悦了。

    “呵呵,你在吃醋吗?我可没有说要去gou引他,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妩柔莲微笑了起来,她喜欢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段,对安打大公子似乎十分有效。

    安逸伯眉头紧锁着,他看了一下周围,气氛沉闷温热,他已经在商会工作了一个月,此时出来需要新鲜的空气。

    “我们出去游车河吧,这里的空气很浑浊……”

    “好吧,不过我要和崔明建倒个别……”

    说完妩柔莲摇动着婀娜的身材向崔明建走去,安逸伯目光阴冷地看了过去,发现妩柔莲不知道和崔明建说了句什么,那个男人看着安逸伯竟然嘲弄地笑了起来。

    安逸伯咬了一下牙关,他对妩柔莲太好了,以至于那个女人被宠上了天,认定他会不离不弃,一个将他完全掌控的女人,让他恼火的同时,却不得不承认,他没有办法离开她,他迷恋她的一切。

    “走吧,我打好招呼了。”妩柔莲走了过来,将手臂再次伸进了安逸伯的臂弯里,向周围的朋友挥着另一只手臂。

    party外的门口,停着安逸伯的宝石蓝的跑车,妩柔莲欣然地坐在了里面,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待遇,每次安逸伯的新车,她都是第一个乘客。

    “我喜欢的颜色……宝石蓝。”妩柔莲得意地看着安逸伯。

    “因为你才买了宝石蓝,你知道的,我只喜欢黑色的跑车……”

    安逸伯很高兴妩柔莲能这么喜欢。

    “从小的时候,崔明建哥哥就喜欢宝石蓝,那个时候我还不明白这种颜色的含义,原来浅色蓝宝石称为‘女性蓝宝石’,我一直痴迷着。”妩柔莲仍旧神往,假如能有一次机会,她和那个男人体验一次……

    “我们能不能不提到那个男人。”安逸伯无奈地握住了方向盘,发动了车子,跑车缓缓地开了出去。

    “我说了,你在吃他的醋……还不承认。”妩柔莲大笑着。

    “我没有!”

    安逸伯懊恼地瞪视着前方,他怎么可能吃那个男人的醋,他是安商会的副会长,至少在低位上,崔明建没有办法相比。

    妩柔莲仍旧保持着优雅的微笑说:“我们去哪里?就这样在大街上闲逛,你这样的速度,一点都不刺激,何况你的心情看起来不怎么好,不如我们去酒店……你一个月没有和我在一起了,一定很想了吧?”

    他是她的固定x1ng伴侣,她每次和他做了之后,都会陶醉不已,但她沉溺于他的疯狂。

    “我不想你将我们的关系仅仅理解为x1ng,应该还有别的。”安逸伯沙哑的声音说,他喜欢这个女人,却总觉得对她捉摸不透,越是这样,他就欲罢不能。

    “当然还有别的,我很爱你……所以我们zuoai的时候,才会那么不同。”妩柔莲的眼睛雪亮。

    “你真是个x1ng感的女人,也只有你敢这样说出来……”安逸伯喜欢她的坦诚,她总会把他们在一起的微妙总结一下。

    “我喜欢看你zuoai之后汗水淋漓的样子,很男人,很骨感,带给我的那种快gan是难以形容的,如果我是作家,我会进行万字的描绘,你真是个强/壮的男人……”妩柔莲歪着脑袋,妩媚地看着这个男人,她赞许他的话没有参假。

    “也许并不仅仅是这些,我们也不小了,应该考虑……”

    不等安逸伯开口,妩柔莲的小手就捂住了他的嘴巴,她可不想听到结婚的字眼儿,那会让她觉得自己不再年轻,youhuo的声音从妩柔莲的唇瓣流出:“我们去酒店,亲爱的,和我做,疯狂的做……”

    她期待的目光,让安逸伯没有办法抗拒,良久地凝视之后,跑车很快调转了方向,向他们一直约会的地方开去。

    刚推开酒店套房的门,还不等走进去,妩柔莲就ji情地抱住了安逸伯,吻住了他,几乎是饥渴的,她在xi允着他的唇瓣,身子紧贴着他……

    安逸伯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大胆的挑逗dou让他忘记了所有的不悦,大手急速抚mo着她的脊背,拉开了她晚礼服的拉链。

    “要我……”她仰着脖子,任由自己的酥xiong暴/露给他,让他用力抚弄,热/情亲吻,身体里的快gan在一***升级着。

    大床瞬间塌陷,他俯视着她,她仰视着他……

    “说,你只爱我一个人。”安逸伯喘息着,他在等待她的回答。

    “只爱……你……一个……”她期待他快速压下来。

    “柔莲……”

    安逸伯叹息了一声,有力的冲下,身下的女人放zong地大笑着,妩柔莲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安副会长在她身体里的搅动,撩/拨的那些难以抗拒的高/chao。

    妩柔莲就喜欢这种感觉,躺在他的身/下,感受他的冲/击,似乎她的身体就是为他准备的,她容纳着他的力量……

    ji情的汗水在滴落着,他心里的***达到了最强烈的顶峰,妩柔莲的身体属于他,她的身体和心都应该是统一的。

    “我们结婚吧,马上结婚!”

    ji情中的安逸伯低吼了出来,他要这个女人,必须结婚,他嫉妒其他男人窥视的眼光,他只要她属于自己。

    一直陶醉其中的妩柔莲突然愣住了,她睁开了迷蒙的眼睛,身体仍旧在剧烈上下耸/动着,而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吃惊,因为她没有想过要结婚,更没有想过要成为安夫人,只围着一个男人转,还可能生一堆孩子,腰变粗了,脸变形了。

    她只想享受和他zuoai时的疯狂。

    “我现在不就是你的,你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要,我都随你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妩柔莲的脸颊涨红着,她已经高昂了很多次。

    “我是说,成为我的夫人,我的!住在我的别墅,每天只迎接我一个人,夜里我们享受惬意的生活,你会怀孕,给我生孩子……”安逸伯憧憬着。

    “不行!”

    妩柔莲的脸色变了,她的心里还有一个负担,就是她一直梦想的男人,何况她还不想嫁人,婚姻是索然无味的。

    “你已经三十岁了,我也不小了,还不结婚,等什么,柔莲,我爱你,嫁给我……”

    “不做了,真是扫兴,这个话题以后不要提了!”

    妩柔莲推开了安逸伯,从他的身下爬了出来,光着身子下了床,抽住了一支烟点燃了,深吸了一口之后说:“以前年轻的时候,我有过结婚的冲动,可你的父母不同意,现在我觉得还是暂时不要提了,我喜欢现在这种生活。”

    “喜欢现在的生活?”

    安逸伯一点也不觉得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好的,他们貌合神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