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气氛暧昧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她迷/离着双眼,紧紧搂抱着他的颈项,将脸贴在他的耳侧,觉得鼻子酸楚,但心里却有了一丝的慰藉。

    她知道自己是在乎他的,这个强悍而又霸道的男人。这个温柔而又宠爱她至深不计较她有过前尘过往的男人啊!

    “里泽,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任何男人近我身半步,再也不会,你不生我的气了么?”夏美子在南宫里泽耳边悄声问着他,南宫里泽感觉到他的耳边炽/热的呼吸,他也颤抖了!

    “我也不会给任何人这个机会了!”南宫里泽勾起手,将她的小脸托起,看着她道:“别人都不会有机会了!”

    她瞪大眼睛看着他,他低声叹息一下,又狠狠吻住了她。

    “记得,永远只能有我一个!明白了吗?”南宫里泽狂/野地噬/吻着夏美子柔润的小嘴,一边命令道。

    夏美子没有答话,只是用柔软的双臂抱紧了南宫里泽来表达她心中的话语。

    而他的手也并不闲着,他的手从夏美子的衣服下探入,顺着她的曲线上移。

    他的手好大,好有力,渐渐的握住了她的柔软,炽/热的掌心划过她的脊背,一股颤栗的如遭电流般得感觉传到四肢百骸,夏美子不由颤抖着怕冷似的缩起了身子。

    他空出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让她整个人贴在他火热的身躯上,他低下头在她耳边沙哑道:“丫头,你真漂亮!让我发疯了!”

    “啊——”夏美子迷蒙的眸子看向他的俊脸。

    同一时间,南宫里泽的大掌在她丰ying的饱man悄然一捏。

    “啊——”夏美子低低地叫了一声,她mingan地扭动了一下腰肢,隔着衣裳想抓住他放肆的大手。“不!别这样!”

    <b。

    他的手隔着衣裳用力揉捏着夏美子的胸pu,他手掌的温度几乎要灼伤她,她几乎是颤声道:“里泽——”

    “嘘——别说话——”南宫里泽终于按捺不住火/热的激qing,他的手在夏美子的背后摸索着什么,然后轻轻一动,文xiong的扣好像解开了,释/放了她那被束缚着的柔软。

    “呃——”夏美子羞赧的发出一声低y1n。

    他隔着衣服按/摩着她最柔软的神mi地带,在上面缓慢的划着圈,刻意在引燃她的热qing,他满意地感觉到隔着衣服得潮shi。

    夏美子面色绯红,她用手抓着他,喘息着求饶道:“里泽,里泽——”

    他这样对她做出这么羞人的动作,虽然她早已是他的人了,却依然被他挑dou得全身发红,情chao涌动。

    他一个用力褪去了她的底ku,他的眼眸里充满了红热的qing火,他抱着夏美子,将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深埋在她的胸/口里,汲取着她身上他所熟悉的气息。

    夏美子的胸/口被他的头压着,更凸显了她胸/部饱man的线条。

    夏美子如同被闪电击中般震颤了一下,发出了一声柔媚之极的呻y1n声。“里泽——”

    她充满魅惑慵懒的声音如导火索般得加速了他的感觉,火势被点燃,他几乎要被他与她之间燃烧起来的火焰焚毁。

    “美子——”南宫里泽低喘着。

    “里泽——”夏美子也要崩溃了,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很热,隐隐带着一种羞人的空xu,她羞怯而迷乱地呼唤着他,“里泽——里泽——我,我——”

    “什么?”南宫里泽握住夏美子的纤腰,挺动着自己坚ting如铁棍的灼/热,向上轻轻的顶了顶她双/腿之间的柔软,换来夏美子语不成声的呻y1n声。

    他强忍着快要爆/炸的冲动,沙哑地问她:“美子——你想要我吗?”

    她羞红了一张俏脸。

    “唔——”夏美子晕眩了!

    “宝贝儿,我想要!”他难过的抱紧她,头埋在她的胸口。“可是你现在还不能承受我!好难过!”

    夏美子恍惚着,只感觉需求越来越明显,可是他却没有进ru,而是摩/挲着,最后他喘息着,在夏美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居然xie了!

    “呃——”夏美子被一股炽/热烫的猛地惊醒,瞪大眼睛看着南宫。“你,你,你——”

    “抱歉,他太激动了!”南宫里泽也红了脸。

    夏美子猛地醒悟,“幸好,幸好没有做!宝宝要紧!快帮我擦干净啦!羞死了,这是我爸爸的书房!”

    他粗嘎地低声道:“他好像越来越没用了,居然控制不住!”

    夏美子错愕了一下,低头看到了他……他的二弟,居然还在站立着,她睁着一双如小鹿般的惊惶大眼望着一脸隐忍痛苦的里泽。

    虽然被那样解决了一点,可是看到美丽的美子,他还是失控了!

    “我的天哪!”夏美子双手掩面。

    “砰砰砰——”外面传来敲门声,打破了着尴尬而暧/昧的气氛。

    “美子,里泽,你们说完了快点下楼,孩子要紧!”夏妈妈在门口喊道。

    然后丢下一句话,夏妈妈跟夏爸爸小声说着:“这么久了,一点动静没有,别伤了我们外孙才好啊!”

    “嗯!要是还没出来,你继续喊!”夏爸爸赞同的道:“明天他们结婚了,你搬到他们家里,说什么都得让他们过完这危险的三个月你才能回来,知道嘛?”

    “我去当灯泡?”

    “难道还是我去?”

    “我们一起去吧,老公,我怕里泽那孩子会抓狂!”

    “好!为了外孙,我也豁出去了!一起去!”

    ****************************************

    本来说了不该婚礼前一天见面的,但是因为顾宗奇的到来而让南宫里泽也跟着到来了,夏妈妈说还有补救的机会儿!

    居然不知道在哪位神嬷嬷跟前讨了个符在家里烧了!

    “迷信!迷信!迷信!”夏爸爸怒吼着。“你这个什么事啊?我孬好在政府工作,你居然这么迷信!孩子的幸福是靠他们自己去经营,哪是靠什么神明啊!这世界根本没有神明!”

    “嘘!”夏妈妈不理会他,还是安心的做了一场法事,完了松了口气的道:“你要是觉得看不惯,你可以不看,只当我是对女儿、女婿的祝福好了!在那里说什么迷信,真是的!扫兴!我忍了你一辈子,难道我想在闺女出嫁前做点自己想做的事都不行?”

    “呃!这和你忍我有什么牵扯?”

    “你少对我指手画脚,快三十年了,我都忍着你,这次听我的!我就要做法事!”

    “你做,你做!”夏爸爸干脆走了出去。

    南宫里泽和夏美子对看一眼,都很无语。

    第二天。

    金灿灿的阳光,飘飞旋舞的花瓣,整个**城瑰丽如梦境。

    百人管弦乐队,在别墅外演奏起优美的乐章。

    城郊,景城大教堂。

    乐声悠扬,花香弥漫,无数工作人员忙碌穿梭,万千缀着祝福的彩球飘扬在上方,一万一千支白玫瑰将大教堂装扮得圣洁而浪漫。

    几十个小花童和几十对男女傧相排好队伍,等待婚礼开场。

    随后,一辆定制版银灰色劳斯莱斯轿车缓缓出现在大家眼前,在其两侧和身后,是豪华的护送车队。

    南宫里泽白色的礼服,在手下的护送下,下来车子,阳光洒落而下,点缀着南宫里泽如刀削般完美的脸庞,皮肤白皙如瓷,黑色的碎发被照耀的闪亮剔透,一双深黑色的眼眸,仿佛汇集了世上所有珠玉的光华,莹亮动人。

    量身打造的华贵的白色礼服,将修长的身形衬托的完美无瑕。比王子更高贵,比明星更俊美。

    小花童按男女分成两列,前面十位随着音乐节奏撒下玫瑰花瓣,浅浅的粉色花瓣点缀在深红色地毯上,仿若片片飞柔。

    后面二十个小花童等着新娘走出车门,为她提起镶满碎钻的曳地裙摆。

    终于,身着柔白婚纱的夏美子走下车来!

    “贺大哥!美子好漂亮!”杜子鸢都忍不住羡慕了,真的好美,这样的婚礼只怕是每个女人做梦都想拥有的。

    “子鸢,我们结婚时,我会办的比这更隆重的!”贺擎天在杜子鸢耳边低语道。

    杜子鸢淡淡一笑,摇摇头。“我们已经举行过一次婚礼了,不用再举行了!”

    “那怎么行,我要诚心诚意的让你成为我的新娘!”

    此时,夏美子带着蕾丝镶钻手套的手被南宫里泽牵着,满面含笑,款款步入教堂。

    铺满玫瑰花瓣的红色地毯上落下二人同步踏过的足印。

    神父面前。

    玫瑰柔和的气氛充溢着教堂的每一个角落。

    夏美子身着洁白的婚纱,美丽的容颜在灯光下更显得美丽异常,欲滴的红唇扬起浅浅的微笑,剪裁合体的婚纱柔和地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躯,细腻的肤色如凝脂般扣人心弦。

    心里庆幸着终于在肚子没大起来之前把自己嫁了,不然到时候大着肚子,也太难看了!

    南宫里泽紧紧地握着夏美子的手。

    夏美子抬起眸子看向他,四目相对,多少情感在其中。

    夏妈妈和夏爸爸看着即将出嫁的女儿,眼圈忍不住红了,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美子终于找到了幸福,他们为女儿能够找到幸福依托而感到万般欣慰。

    神父望向一对新人,庄重地问道:“南宫里泽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夏美子女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不论健康疾病、富有或贫穷,始终终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南宫里泽望瞭望站在身边的夏美子,含笑点头,神情的黑眸充满醉死人的温柔,他坚定地回答到:“我愿意!”

    夏美子更是眼中一片动容,心里感到万般幸福!

    这就是她的幸福,她一生一世要依靠的男人!

    神父点了一下头,将视线又转向夏美子,“夏美子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给南宫里泽先生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不论健康疾病、富有或贫穷,始终终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夏美子听着师父的话,含笑点头,望向南宫里泽,同样坚定地回答:“我愿意!”

    他们放下手,交换婚戒。

    神父对戒指企求主赐福:“主啊,戒指将代表他们发出的誓言的约束!”

    然后,神父拉起新娘和新郎的右手,说:“新娘新郎互相发誓并接受了戒指。我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宣布你们结为夫妇。上帝将你们结合在一起,任何人不得拆散。我已见证你们互相发誓爱对方,我感到万分喜悦,向在坐各位宣布你们为夫妇,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南宫里泽激动着,吻住了同样激动的夏美子!

    “真好!”杜子鸢使劲鼓掌。“他们看起来好幸福!”

    “是的!很幸福!”贺擎天也很欣慰。

    丙思竹推着轮椅,今天的她,也穿了礼服,而秦傲阳一身西装,很正式,虽然坐在了轮椅上,却丝毫不减他的帅气。

    婚礼后,秦傲阳对丙思竹道:“送我去墓地一趟!”

    他回来**城了!

    看到杜子鸢跟贺擎天幸福了,也看到南宫和夏美子在一起了,他心里由衷的为他们感到高兴。

    当来到墓地前,丙思竹看到了墓碑上那熟悉的面容时,也呆了下。“她真的跟我好像!没见照片时不觉得,见了照片真的像啊!真神奇!

    ****************************

    后来的后来,转眼到了九个月后。

    一日。

    丙思竹在帮秦傲阳准备吃的,正在厨房忙碌着。

    已经由轮椅换成双拐又继而换成单拐现在换成手杖的秦傲阳正在客厅里做康复训练。

    他的腿经过手术加复建,已经康复了,走路的时候已经很快,基本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只是丙思竹说他腿一好,她就会离开!

    他不知道自己是习惯了她的照顾还是因为自己太寂mo了,竟不希望自己好起来。

    此刻,他站在海景房的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的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去的九个月里!

    那个爱做恶梦的女孩子多次在半夜里哭得泪流满面,又多次在他成宿的不眠中被抚平心里的恐惧和愧疚,但是当他问及她到底发生什么的时候,她却总是在第二天恢复正常。

    但依稀中,他也从她多次的梦语里听到了事情的大概,连串起来,他得出一个结论,她失去了心爱的人!应该是像安逸伯一样,失去了杜如慧!

    正想着,厨房传来一声闷哼。“呃——”

    秦傲阳一慌,惊慌中撒腿就往厨房跑去,看到丙思竹正抱着一只脚单跳着,疼的吃呀咧嘴的。

    “怎么了?怎么了?”秦傲阳急忙上前,就看到她的脚在流血,地上躺着菜刀。

    “刀掉下来了,一不小心砸在了脚上,就挂彩了!”丙思竹抱着脚咯噔着往外跳。

    “我来!别动!”秦傲阳一弯腰,将丙思竹抱起来,直接抱进了卧室,搁在床上。“我去拿药箱,你别动,别用手碰,小心感染!”

    丙思竹愣愣地点头,“知道了!快拿药箱来!”

    而他们都太着急,丙思竹也没发现,秦傲阳已经健步如飞,丢掉了拐杖。

    其实,他的腿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因为突然心里不想一个人走!或许那已经是一种依赖,是在一起生活了九个月后滋生的一种类似亲情的东西!

    总之,他不希望自己好了后,她离开!

    再回来时,秦傲阳手里拿着药箱,亲自坐下来。

    当看到脚背上的血口时,秦傲阳心里一抽。“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万一砍上了大动脉,小心你这命都救不回来!”

    “这不是没砍上吗?”丙思竹抽了口气。“我怕疼,你慢点!”

    “你也怕疼?”

    “废话,谁不怕疼啊?”丙思竹哼了一声。“呀!慢点,酒精好疼啊!我宁愿被砍了,也不愿意被消毒,太疼了!”

    “忍着点,马上就消毒好了!”秦傲阳夹了酒精帮她擦拭伤口。

    “你慢点,我是女孩子,不是猪,你没必要把酒精棉球给我弄到伤口里吧,在周边擦一下就行了,你为什么要把我的伤口给翻出来擦啊!疼死了!”

    “不这样没办法消毒,刀刚切了肉,有很多寄生菌,我不帮你把里面消毒一下,就要感染的,感染了小了要住院,大了要截肢的啊!”

    “我宁可截肢也不想消毒!”

    “傻话啊!好了,别动!”他干脆抱住了她的脚,认真的帮她消毒。

    脚被他抱着,丙思竹的脚上传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时间让她的哀嚎戛然而止。

    气氛有些暧/昧!

    丙思竹缓缓的抬头,对上一张美如冠玉般的面容,看到他正很认真很认真的帮着自己消毒,上药。微微的失神后,缓缓一笑:“其实也么那么疼,貌似我有点夸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