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她爱上他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快走吧!别赖着了!你不走我走!”夏美子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美子!给我一个机会儿!最后一个机会儿好不好?”顾宗奇一把拉住夏美子,将她勾在了自己的怀里。

    “啊——”夏美子惊呼一声。“放手!你放手!”

    “美子,我没办法,我没办法放手!”他低声在她耳边轻语,恍惚间,夏美子又回到了很久前,那时,他也是如此揽着她。

    可是,不是已经时过境迁了吗?

    梦早已经醒了!

    夏美子使劲推着顾宗奇,厉声喝道:“顾宗奇,你流氓啊?这是我家!”

    “我不管,我要你,美子,跟我离开这里吧,我们去美国!好不好?”顾宗奇低声道,他用手抚mo着夏美子柔嫩的肩头,眼神黝黯,“我真的离不开你,答应我?”

    “放,放开我——”夏美子挣扎得更加激烈了。

    顾宗奇也不回话,也不松开夏美子。言凝视着夏美子那绝美的脸庞,压抑不住内心想拥有她的渴望,他猛地收紧了手臂,用手托住夏美子的后脑将她的头抬起,而他则低下头去,狠狠吻住了夏美子那张芬芳的嫣红小嘴!

    “唔——不——”夏美子手下意识的护着小fu,那里有她的孩子,另一只手使劲推着顾宗奇。“混蛋——”

    顾宗奇粗/重的呼吸在她耳边响彻,夏美子原本就是他的,可是他却失去了!

    顾宗奇愤然搂抱着夏美子,似乎要将老天的不公,以及他的不满用他的吻发xie出来。

    半晌,他喘着粗气,那张英俊的脸已然扭曲变了形,仍不肯放过夏美子。

    “混蛋——唔——”夏美子吃力地从喉咙里喊出话语。“里泽,救我——”

    她在被他吻着的时候,喊的是南宫里泽的名字。

    砰一声,门被踢开。

    顾宗奇心里一惊,松开了夏美子。

    “混蛋!”夏美子颤抖着回首,却看见了门口一身冷冽的男子——南宫里泽。

    此刻,南宫里泽正站在门口,身后是夏爸爸夏妈妈。

    他们都望着顾宗奇,而南宫里泽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上有着隐忍的愤怒与狂/暴,一触即发。

    夏美子感到羞愧难当,她转向一脸怒色的南宫里泽,几乎可以听见南宫里泽的拳头与牙齿都在咯咯作响!

    顾宗奇见南宫目光冷冽如刀,心想,或许他误会了,那么也许不会娶美子了,而他还有机会!可是他错了,南宫即使面色异常难看,但他走上前来,依旧保持着他的风度,甚至,甚至还朝顾宗奇微微一笑,道:“顾先生是来恭喜我们夫妇的吗?”

    南宫里泽语气平静地说着话,转向夏美子:“邀请顾先生了吗?”

    夏美子羞惭得不知说什么好,她抬眼看着南宫,心里对他很是愧疚,手下意识的去擦自己被顾宗奇吻过的唇。

    “顾宗奇,你走吧,别在我们家!”夏爸爸很满意南宫里泽的表现,荣辱不惊,处变不惊,他是越看这个女婿越觉得满意。

    南宫里泽的俊脸依旧平静无波,他高大的身形也没有晃动,只是伸手,把夏美子揽入自己的怀里。

    但夏美子感觉到了南宫里泽全身的每一处地方都在冒发在怒意。

    她有点畏缩,但还是怯怯地靠在了他的怀里,只有在这里,她才感觉到自己是安全的。即使她不知道南宫会如何对自己!是不是会取消婚礼呢?

    但是,南宫并没有表现出怒火,他在用如常的声音对夏爸爸道:“岳父,有请柬的话,请给顾先生一份!”

    他把眸光转向顾宗奇,岳母不许他跟在美子身边,但是他有派人在夏家,接到下属的电话,说顾宗奇来了,他立刻驱车来了。

    他知道,顾宗奇不会就这样完了,他在心底里冷然一笑。

    顾宗奇也抬起头来,正视着南宫里泽,电光火石间,两人的目光中都似有火,但很快都被彼此隐藏得很好。

    南宫里泽凝视着顾宗奇半晌,还是淡然问道:“顾先生,不想走?”

    顾宗奇皱眉,俊脸微微一沉。

    南宫里泽紧紧盯着顾宗奇,那张英俊的脸上有一丝嘲讽的微笑,半晌,他缓缓道:“顾先生,您太太高笑笑应该在外面!您不下去看看吗?”

    南宫里泽往前迈了一步,他高大的身形给顾宗奇带来一种无形的威迫,顾宗奇微微有点错愕,不易察觉地往后移动了半步。

    顾宗奇被他犀利的眸光震了下,真正震到的不是他的眸光,而是他没有发火隐忍下去的这种毅力,那是他所没有的!

    男人对决,只需要看一眼,便知道差距在何处了!顾宗奇知道自己比不上南宫里泽,他也真的知道自己失去了夏美子!彻底的失去了!

    “我输了!南宫里泽,美子,祝你们幸福!”顾宗奇转身,朝着夏爸爸和夏妈妈鞠躬行礼。“伯父,伯母,对不起!给你们带去了伤害,这不是我的本意,却还是做错了!”

    夏爸爸并不买账:“请你以后都不要再打扰美子的生活,成家立业的人就该对家庭负责,不要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

    “是!伯父教训的是!”顾宗奇点点头。“我会记住的!”

    夏爸爸的脸色还是很难看,对于这个从前看着长大的男孩子,他真是失望透顶,没想到两家世交,却还是因为孩子的事情而反目成仇,他无法做到在美子被伤害后,还能心平气和跟顾家客客气气。

    顾宗奇离开了!

    夏美子松了口气!

    夏爸爸和夏妈妈识相的把空间留给两个人。

    夏美子有些心虚,她不是害怕他,是因为心虚,觉得愧对他!

    南宫里泽冷冷地看着夏美子,若说眼神能杀人,此刻他的眼估计就是一把冰刀。

    他的视线顺着夏美子的眼睛往下看,落在夏美子微微红肿的樱唇上,他的目光猛地一凝,夏美子畏缩了一下,她慌忙用衣袖遮掩着自己的唇,但却被南宫里泽一把拉下!

    “他吻了你?!”南宫里泽咬牙问道,全身弥漫着暴怒的气息,“该死的,你竟然让他吻了你?!”

    “不!不是的,我才没有叫他吻,是他,你,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夏美子慌乱中急忙想辩解。

    这次她真的感到了慌乱,因为做错了事情,她心虚,她就是这样的人,不做错事,嘴比鸭子硬,做错了,腰板也挺不直。

    “不是我看到的那样?那又是怎样?”南宫里泽冷哼一声,语气冰凉,“真相就是你旧情难忘,所以到书房里与老情人相会吗?!”

    南宫里泽无法克制住内心的妒火,他突然发现,他很在乎,她是他的,之前的事情他没参与,那是命运的定数,谁也没办法让时光倒流。

    可是现在,他走进了她的生命里,就不许她还想着别人!

    顾宗奇居然来了夏家,南宫里泽也没料到今日竟然与他正面交锋,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南宫里泽看着夏美子,那双俊秀的眼眸不自觉已带着旧日的暴/躁与冷/戾。

    “不,不!才不是呢!你怎么像个妒妇?”夏美子张口,本来还挺善于言辞,如今又在情急之下,竟然不知该从何说起,一出口居然带了质问。

    “我像个妒妇?”南宫里泽痛心而又失望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明天我们就结婚了,是我们的婚礼,今天我居然看到了你跟老情人拉拉扯扯,你还被他吻了!!”

    南宫里泽说着,嘴角挂着一丝嘲弄的微笑:“我难道嫉妒一下也不行?”

    “不是得!里泽,对不起!”夏美子低下头去,她没想到他这么难过,这么痛心。

    她走上前去,拉住他的手臂,仰着头,她也好难过,看着南宫里泽那痛楚的脸,她的心竟如针扎似的疼,“里泽,我没有旧情难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没有背叛你,你听说——”

    南宫里泽看着她那着急的样子,眼看着似乎要哭了,坚yinh的心软化了下来,但他的视线移下来,猛地又看见她红肿的唇,眸子一紧。“可是他吻了你!”

    “我只是想和他彻底说清楚,我早就不在乎他了!我不想他影响我们的生活,如果你觉得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那明天的婚礼取消吧!我不想看着你难过!毕竟,毕竟我不是个好女人!”夏美子含着眼泪望着南宫里泽那模样楚楚可怜。

    “你想离开我跟着顾宗奇?”他的语气又冷了下来!

    “不——我才不要跟着他——刚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我——唔——”她想解释什么,可是唇瞬间就被南宫里泽堵住了!

    带着类似惩罚的激/狂狠狠地吻下来,霸住夏美子的呼吸,让她瞬间如遭电击,脑袋空空。

    直到气喘吁吁,直到夏美子瘫软在他的怀抱里,直到他觉得她口中只有他的味道了,他才放过了她。

    但是他的俊脸都是凝重的,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一般,将夏美子抱得也非常用力,几乎捏得她要叫出来,但夏美子还是咬唇忍住了。

    看着他那浓重的表情,又想到刚才他那样激狂的吻,她不禁羞红了脸,小心翼翼的颤声问着南宫里泽:“你,你气消了吗?”

    南宫里泽不语,颀长的身影一晃,呼吸有点急促,硬声道:“我很生气!很生气!”

    夏美子又开始微微颤抖,还未等她出声,又被他抱着,压在了书房的小钢丝床上,那是夏爸爸工作累了临时休息的小床。

    似乎怕自己过重的身体压坏了她,他抱着夏美子扑向床榻的时候用自己的身体垫住了她。

    因此,此刻夏美子压在南宫里泽的身体上方,柔软的胸/部正顶着他结/实的胸膛,下/身也密实地相贴着,而南宫里泽仰躺在床榻,一双明亮的眼眸正紧紧盯着她看,羞怯得夏美子不知该将自己的脸藏到哪里去,只得静止不动。

    “我嫉妒了!”南宫里泽的手揽抱着夏美子香软的身子,面色慎重地对她说道:“你是我的,从今往后,只能是我的!还有,不许再提离开我的事情,我知道刚才你不是故意的!只是我太嫉妒,才会生气。”

    “里泽……”夏美子睁着如水般清澈的眼望着南宫里泽,心里感动,又突然恍然大悟。“你,你刚才是吓我的对不对?”

    他轻轻勾唇,点头,又摇头。“我是真的嫉妒了,真的生气了,吓唬也是真的,因为我怕还有下次!”

    “没有下次了!我都说清楚了!以后我都跟在你身边,让你保护我!”夏美子总算是松了口气。

    “真想把你绑在我的身边,让你一刻也不离开我,一刻也不惹事。“南宫里泽说着话,却不由自主地盯着她红润的樱桃小嘴看。

    她的唇如最娇柔的花瓣一般显出淡淡的嫣红色,此刻正微微开启,仿佛在re情地邀请着他去品尝。

    他不由呼吸困难,抱着她的胳膊不由更加用了力,而原先想说的话也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说了。

    他急促的呼吸就在夏美子的耳侧,夏美子也是全身发颤,她整个人被南宫里泽揽抱在了宽厚的怀抱里。

    他的肌肉紧绷,怀抱很温暖,夏美子下意识地反搂住了他的腰,嘤嘤喊道:“里泽,经过刚才一劫,我发现我好像真的离不开你了!”

    因为那一刻,被顾宗奇抱着的时候,她心里是希望里泽来救她的。

    “什么是好像?”他的语气加重了。

    “呃!不是好像,是确实了!我确实离不开你了嘛!你不要凶我,你一凶我,我心里没底,尤其是我做错事的时候,你都不要凶我!我会心虚的!”

    “那就别做错事!”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你在歪曲圣贤!”他的手又一紧。

    南宫里泽身上的男人气息加上他滚/烫的体温让她不住颤栗,感觉到他箍在她腰间的胳膊在悄然用力,而他嘴里的热气呼在她min感的耳垂上,带着麻麻的酥/痒,夏美子终于忍不住轻轻jiao喘了一声。

    因为这一周,南宫都在qinyu!

    因为得知了怀孕的消息,他们之间每晚都是抱着互相dong情,每次搞的气喘吁吁,却每次都没有真的再继续下去。

    所以,辛苦的人,不只是她一个!

    听到夏美子若有若无的娇弱呻y1n,南宫里泽结/实高大的身躯一僵,本来是一派严肃冷峻的脸上现出了一丝难耐的神情,他情不自禁地抱着夏美子一个侧身,两人贴合在一起,他没有压住她,似乎怕伤了孩子。

    忘了,他居然给忘记了。

    似乎,他的耳朵里只听见她的呻y1n与喘息,他的眼里只有她含羞娇媚的模样。

    他视线灼灼的望着夏美子,如被抽去魂魄般,伸出手去轻轻掠开了她的散发,露出了她那张出尘美丽的脸庞。

    他看着她水汪汪的眼眸,盯着她在他火/热视线紧盯下变得红晕的脸,忘记了刚才的满怀醋意与妒火,也忘记了刚刚对她发过的怒火。

    他的眼里只剩下她盛满深情和羞涩的美丽的眸子。

    南宫里泽叹息一声,低下头去,吻住了夏美子。

    夏美子睁着眼看着他,她的红唇被他吻住,她却傻傻地从他们交缠的唇/舌之间含糊不清地问他:“你,你确定不生气了吗?”

    “你……专心点……”他喘息着,粗嘎地回答着她。

    本来,本来只想亲亲她,可是唇一相碰,就把持不住了!

    他觉得最近,自己老是因为她而失控。

    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他的吻从原本蜻蜓点水般的轻柔逐渐开始滚/烫起来,他张开嘴,灵巧地将夏美子的小舌卷住,不停地吮xi与挑/弄着她舌尖。

    她嘴里的味道芳香清甜,让他如饮淳酒,几乎要醉倒在这温柔乡里。

    温玉暖香抱满怀,全身燥/热,下fu也簌地腾起一股热/气,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南宫里泽的大手开始抚mo着在夏美子的身上,他的手碰触着她柔美光滑的曲线,那之前在九点十次如狂风暴雨一般交缠的记忆涌上他的脑海,让他呻y1n一声,全身犹如烧着了般的滚烫。

    他将她抱了起来,盘腿坐在床榻上,从背后拢住夏美子纤细的腰肢。

    “别——”南宫身上如火炉般的温度,炙烤着夏美子,烤得她俏脸通红,意识也跟着恍惚了起来。

    她在他的怀抱中辗转,轻微地抗拒,但渐渐地,她转过身子,乖顺地伏在他的怀抱中,伸出了双手环抱住了他的脖子。

    只要他不再生气,只要他在她身旁,她就觉得心里踏实了!

    这是什么感觉呢?

    她爱上了他吧!

    有时候爱情,真的来的挺快得!

    也许没有什么理由!只是突然就被吸引了!这是一种奇异的感觉。

    她迷/离着双眼,紧紧搂抱着他的颈项,将脸贴在他的耳侧,觉得鼻子酸楚,但心里却有了一丝的慰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