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你放开我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咖啡上来,夏美子静静地喝着咖啡。身子陷入沙发里,高高的椅背阻挡住视线,她感到了孤独,莫名的孤独,倾泻而来……

    “为了摆脱我,连前男友都要利用吗?夏美子,你是不是太没原则了?”南宫里泽低沉的带着质问般得声音从耳边再度响起!

    阴魂不散啊!

    夏美子猛地转头望过去,发现南宫里泽正眼神灼灼的望着自己!站在那里,犹如王者!

    夏美子没有任何动静,只是一愣后,唇角扬笑,随后对着面前的人勾勾手指头。

    他一瞬间呆怔,对她这个挑dou的动作感到呼吸急喘了下!

    他在她身边坐下来,她凑近他,吐气如兰,带着x1ng感,冷哼一声:“这和你有关系吗?我想利用谁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谁?”

    “未婚夫!这个身份怎样?”他的瞳孔在瞬间收缩,血液也朝着某个方向聚集,他发现自己对这个女人真的有股冲动。所以才会被她这微微一拨,就撩起了原始的yuwang。

    “那就解除这个身份,未婚夫而已,不是真的夫妻,不需要办理离婚手续!”夏美子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现在,你不是我的未婚夫了!”

    放下后,南宫里泽端过去,挨着她刚抿过的地方,也同样的抿了一口。

    夏美子的脸腾地红了!“你想喝咖啡自己要,喝我这杯做什么?你脏不脏啊?”

    “我不嫌弃你!”他眼盯着她光洁的脸,咖啡馆昏暗的光线之下,他能看到她化得淡妆,眼周围那淡淡的亮粉。

    “笑话!我是嫌弃你好不好?”夏美子咯咯笑出声,手臂推开他靠过来的身子:“离我远一点,靠这么近干什么?”

    她悠悠着说着,他唇角的笑意更浓,因为他看到夏美子紧张了。

    “你在害怕,在紧张!”他倏地搂她入怀,将她抵在自己与咖啡厅沙发之间之间,然后凑近她,在她的唇间吐着气,“是害怕爱上我吗?”

    这个位置很隐秘,椅背很高,外边也看不到这边,不过对于咖啡厅这种亲密的行为,也无所谓了,很正常!

    “爱上你?!”夏美子冷哼一声。“我都没缠着你,是你缠着我,谁爱上谁了到底?”

    她双眼笑着,带着一抹不屑和气愤,更有过多的媚惑的色彩,他一愣,不气反笑。心里居然有隐隐的渴望,那么强烈,感觉心都在跟着狂跳了几拍,就这么看着她,心跳就会加速。“那我爱上你了好了!”

    脑袋嗡得一下,夏美子呆怔了!

    突然又反应过来,冷哼一声。“一个沉浸在前妻死亡里悲恸难以自拔的男人爱上了我,那这个男人也太博爱了,他的爱也太不值钱了!”

    他微微一愣,对她这种不屑的指控心中升起一股挫败感,他双手一收,一下子将她紧紧拥入怀里,她窈窕的身姿贴在他的胸膛上,一低头,他深深地吻下去,可是……不够,不够……他想要更多。

    就突地,他一把放开她,起身丢了张钞票在桌上,攥着她就往里面走,夏美子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待反应过来时,他早已带她上了车子。

    随即,她还没有反驳出口,他的吻早已如狂风暴雨般席卷了她,她节节后退,他却步步紧逼,“喂!喂!放开我!”

    被他压在椅背上,他沉重的身躯覆在她的身上,双手也探进了她的裙子里。

    “放开我!南宫里泽!”

    这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跟自己一见面就乱啃,怎么一在一起他就发qing?

    夏美子恼怒着,使劲推他,咬他。

    “对不起!这段时间,真的对不起!冷落你!”他在她的唇齿间呢喃着,而她此时才明白,男人,真的很动物,很可怕,女人的力量根本抵抗不了。先一刻他文质彬彬,后一刻就化为发qing的qin兽,她根本不是他对手。

    “南宫里泽,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我?”夏美子瞪着他,伸手阻止着他,紧攥住他you移在她身上的手,可是她悲哀得发现,女人再大的力气,都不敌男人的十分之一,她已经使足了劲,他却仍然轻松在她身上游zou。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手!”他们就在车子里,虽然车子贴着太阳膜,看不到里面,可是一眼就看到外面,夏美子还是羞涩了,害怕了!

    而他正压着她,大半个身子都移到了她这边,某个min感的东西,正中的位置抵着她两/腿间,她能感受到他熊熊燃烧的地方,而她,不想这样……

    因为她明明感受到了他对安柔死亡的悲恸!

    她对此也是很矛盾的。

    因为一个男人爱过的女人死了,如果那个男人无动于衷,他岂不是跟动物一般没有人性?

    可是如果那个男人太在乎,后面跟他在一起的女人会很辛苦!这样的情况,让她感到了辛苦,所以连假结婚都不想了!

    换言之,她觉得南宫没有错,她也没有错!错的是命运,让彼此相遇!

    就如现在,他吻着她,他的ji情,他的即将崩溃的情感,她甚至在怀疑他的心里是有她的,而她,仍然难受。

    他的吻霸道而强势,从她的唇一路下沿,到她的颈内,然后又解着她裙子的拉链,可是拉链在背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着急,硬是解不开,而他的吻也在再次吻上她脸颊之时,所有的动作全部停滞住。

    他尝到了她眼角处,酸酸涩涩还夹带着一丝苦楚的味道,他喃喃出声,不敢再动:“美子……”

    怎么能这样?明明没事的,明明装作坚强的,明明不该流泪的,怎么这样了?

    她一把推开身上的人,哑声道:“离我远点!离我远点!”

    他退到自己的座位,他看到了她脸上隐约的泪光,而她只是胡乱擦着:“南宫里泽,别再找我了可以吗?如果你只需要一个女人暖/床,大街上有的是,只是我不是你盘子里的菜,别想我继续给你暖/床!”

    她说着话,然后伸手去开车门,他一把按住她的手。“美子,我们谈谈,有误会!”

    “什么误会?我没有误会你什么!”她冷声道。

    “美子……是我冷落了你!”南宫里泽的语气有些慌乱。

    “没有!你不需要说冷落!”夏美子摇头。“你不是帝王,我也不是等待你翻牌子的妃子,我是夏美子,打不倒的夏美子,没有男人我一样快乐!反而有男人变得不快乐!所以我不要男人了!尤其是前一刻说跟我结婚的男人,后一刻又发现自己童童不忘着前妻!我不要这种男人!宁缺毋滥!懂呼?”

    夏美子大而盈亮的眸子,有种说不清的忧伤,她一直是快乐的,这样的忧伤不属于她,这样的她,让人心疼!

    “美子,请听我说!”

    夏美子没有什么好心情,眼里的泪很快就吞回去了,心里却仍然难受,她挥掉他攥着的手臂,满脸的疲惫,可还是很累。

    “我还有事……”她不想和他吵,淡淡说了句,开门要下车,可是他的手却还是不松手。

    “我送你去!”他说。

    “不用了!”夏美子仍然很固执。“我不想骂人!”

    他这样,让她有了想骂人的冲动!

    “那就听我说完!”他激声吼了出来,随后又望着她,眼敛了下去,“你总要给我说话的权力!”

    他喃喃着,去攥她的手,她却躲开了。

    “好,你说!”她喃喃道,却明显有股无力,不想挣扎了,说完就拉倒!

    “美子,我知道你在生气,气我安柔自杀后我的反应!”南宫里泽静静地说道:“其实,坦白说,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

    “不!我没有误会!我知道这很正常,她是你曾深爱的女人!你难过也很正常,她毕竟是你孩子的妈妈!我也想过,如果是顾宗奇死了!呃!不!哪怕是任何一个人,比如杜子鸢的姐姐如慧,我也很难过。这都很正常!只要是个人就很正常。人都有怜悯心,都有同情心!我没误会你,也支持你!安柔死,我也觉得挺难过的,何况是你?”

    “可是你因此而想离开我!”她的话,让他如刺哽喉,很是难受。“你还是生气了!”

    “我没有!”

    “我感觉到你生气了!”

    “好,是,我有……我不是生气,我是嫉妒……我受不了一个男人前一刻说跟我结婚,忘掉那个人,可是转眼就忘记了!转眼就为了那个女人失掉心魂!”她终于还是说出了口,胸口的郁闷也随之好了些,

    女人,真的不能大度到让别的女人住在自己男人的心里,至少她不能,哪怕是说了,那也是装的。

    他却突然间笑了,低沉的笑声,让杜子鸢有些莫名其妙,也更加窘迫。

    “美子!你承认你把吃醋了!”他说。

    “对!我吃醋了!”她冷哼一声。

    “你爱上了我!”

    “不知道!”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很别扭,明明他没错,明明他的反应很正常,可是她却那么在乎!

    “美子,我觉得你是个明媚的女孩子,或许是你的遭遇,跟我有点像,所以我们才会相互吸引!”

    “谁跟你相互吸引了!”

    “好!是你吸引了我!”南宫里泽无奈的承认。

    她翻翻白眼,别过脸去,像个闹别扭的孩子。“本来就是!是你赖着我的!”

    “安柔死了,我的确心里挺复杂的!”他很认真的说道。“我觉得我有责任!”

    他说这话的时候,她心里一痛,感觉莫名。

    “我这人,可能不会爱人吧,我有一半的中国血统,我母亲是中国人!我从小就喜欢中国女孩,对日本女孩从来就没想过!所以这大概是我一直没有女朋友的原因之一!因为身边都是日本人,很难遇到中国女孩。遇到安柔,她就像是仙子一样闯入了我的世界,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所以,意义不同,也基于我母亲传统的中国观念,从一而终,让我觉得,她就是我这辈子的伴侣!”

    夏美子很安静,她觉得呼吸似乎停滞了一下,安静的听着。

    “所以,我对她一直占you欲多余爱!从她想要离开得时候,我就变了!变得霸道,变得嗜血残忍,我nue待过她,恳求过她,却还是不肯放手!我想,她的死,也是和我有关系的,如果我一开始放手了,给了彼此空间,不再纠缠,也许她不会死!她死了,我甚至觉得心里有点空空的感觉,说不出什么滋味,就是跟她相处的点滴,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在脑海里闪过!从此,世界上再也没有这个人了。我也很自责,不知道怎么跟童童交代,我和安柔都不是称职的父母,我们都对不起孩子……”

    “但是,我想跟你说的是,从我们在日本第一次发生关系开始,我就决定彻底对你负责,决定忘记安柔。我是认真的,如果你不信任我,现在,你可以下车了,我保证从此再也不纠缠你,如果你觉得你对我有那么一点点感情,还肯信任我的话,我会很乐意守在你身边!我是个很传统的男人,一旦决定了就会对那个人负责到底,不会出轨,不会招ji,不会嫖赌,涉黑也已经漂白,现在就是个生意人!你不肯要我这样一个男人吗?”

    夏美子呆了呆,不会嫖ji,不会赌博,不再涉黑,就是个干净的生意人,一旦决定了,就会负责到底,听起来这择偶的条件是如此的吸引人。可是,在心里还有一点杂质的时候,她还是决定不为难彼此。

    “我下车!”她犹豫了下,终于开口!

    南宫里泽整个人呆愣了下,喉头滑动,欲言又止,终于点头。“好!”

    “保重!”不再多言,夏美子下车,朝外走去。

    风吹过发丝,天渐渐黄昏,走在人群中,她依然感到孤独!南宫里泽的车子,停在咖啡厅外,他看着她的身影渐渐走入了人群,渐渐的消失不见,叹了口气!

    孤独的人,何止是她?!

    终于,车子滑了出来!

    夏美子只是自顾自向前走去。

    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间被横冲直撞出来的人撞到了一边,她刚好碰上了一个男子,那人身上刺着龙,画着虎,像是小混混的样子,脖子上还挂着个手指粗得金链子,夏美子一般都管男人戴的那链子叫拴狗链!

    男子转头刚想要开骂时,却在看到夏美子之时,一下子堆满笑。“哦!漂亮的妹妹!这么靓!哥想认识你!叫什么名字?”

    说着,那人就凑了过来,夏美子忙后退,与他拉开距离,“对不起!”

    还是忍着道歉了,毕竟撞了人!然后要走人时,却被人当街一把抓住手腕。

    “啊……”她吓得尖叫,感觉一阵恶心,鸡皮疙瘩也起来了,她讨厌被人碰到,尤其是这种看起来很恶心的男人。“放开我!”

    南宫里泽开着车子,刚滑向路边,就看到夏美子被人握住手腕,像是在争执什么,他叹了口气,她已经决定了!而他不想再向追逐安柔时那样,他怕害了她。

    安柔的死,让他反思了很多,让他想到如果以同样的方式对夏美子,也许会适得其反,会害了她,这些日子,他想了很多,他不想离开夏美子,也许,这辈子,他如果离开夏美子,就真的再也遇不到一个如此明媚的女孩子了!

    但是,她不要自己!而他,也决定这样放手吧!车子终于还是滑过去了!他从倒车镜里看到她,眸中带着眷恋,却还是决定离开!踩了油门,就要离去!

    “啊——你放开……”夏美子尖叫,忍住要呕吐的感觉。

    那人嬉笑着,却不放手。“妹妹真是可爱,咱们去吃饭吧!我请你,认识一下!毕竟大庭广众之下你没撞到别人,撞上了我,这就是缘分啊!”

    “你放开!”夏美子使劲甩,却甩不开他。

    车子滑过去十五米,南宫里泽还是忍不住从倒车镜里看到了夏美子的挣扎,在看到她是被人缠上时,眸子一紧,剑眉微蹙,车子倏地倒退,吱嘎一声停下,他下了车子,带着一股阴冷的寒风朝他们走去。

    “你放开我!”夏美子尖叫。“你放开!”

    几乎在同时,那人的手臂被南宫里泽抓住!

    他像阿波罗般带着耀眼的光芒从天而降,成了夏美子的救命恩人!这一刻,她呆了!为什么小日本看起来这么的帅呢?

    “你是谁?”看到南宫里泽,那人冷哼一声!

    “你不配知道!”轻蔑的笑容忽然一冷,南宫里泽眼中眸光骤然间冻结,刹那,握着那混混的手臂的手也跟着用力。

    “老子就看上这妹妹了!啊——”

    还没说完,就被南宫里泽揍了一拳,吃痛的他,低喊了一声。好硬的拳头,一拳就让人见血!紧跟着又是一拳!

    “啊——”刹那,痛苦的哀嚎声瞬间响了起来,鲜血从嘴角渗出来,脸也因为痛而扭曲着。“呃!好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