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讨厌死了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下午,杜如慧去看白素心,安逸伯陪同,刚好也接到了杜子鸢的电话,两人又去基地接了杜子鸢,于是三人赶回来。

    想给白素心一个惊喜,所以也没提前告诉她。

    坐在安逸伯的车子里,杜子鸢才明白过来他们真的好了!

    再瞧瞧姐姐那一副羞答答,眉眼带着娇羞的样子,顿时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

    两人坐在后座,杜子鸢握着她的手,兴奋的心情难以言表。

    “杜子鸢,从今天起,我是你的姐夫了!”安逸伯在前面开车,不忘记宣布他的新身份。

    “姐夫?”杜子鸢错愕。

    “刚才我跟你姐领证了!”他说。

    “啊——”

    “啊什么?有意见?”

    “没,没有,怎么会呢?姐夫!呵呵,好,安逸伯欢迎你当我姐夫,你一定要给我姐姐幸福哦!”杜子鸢非常狗腿的说道。

    “没问题!”

    杜如慧没有说话,她的视线幽幽地望向窗外,所谓的幸福,她真的可以拥有吗?

    车子到了家门,安逸伯看到了李惠利的车子,司机等在门口,见到他,司机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安先生,您好!”

    “老板怎么来了?”

    “这几日老板经常来!”司机道。

    三人都皱眉,李惠利来做什么呢?

    走到门口,杜子鸢狐疑着,就听到里面传来妈妈跟李惠利的谈话声,三人都顿住了,没有开门,愣在门口。

    因为他们听到了李惠利说:“白素心,那么多年过去了,如今你还不肯谅解我吗?我当初真的是好意!只是我不该在你姐姐跟杜安年结婚那天再告诉他那件事!”

    “过去的就过去了!”白素心幽幽说道。“这就是命,我终究对不起我姐姐!”

    “你不要自责了,你没有对不起你姐姐,毕竟是你跟杜安年先认识的!毕竟那一夜是你跟他在一起的啊,是他误会了,以为是素堇!”

    杜子鸢呆住了,杜如慧也呆住了。

    两人面面相觑,错愕了一下,僵直在门口。

    “最先认识的又能怎样呢?你是不是以为那夜跟他在一起的是姐姐,所以他娶了姐姐,他要负责。你以为如果不是你跑去告诉他那晚的人是我,也许我这辈子不会成为小三!不会成为我姐姐和安年之间的小三,这辈子,我的青春年华都在寂mo中度过!”

    “对不起!我是不该告诉他,如果我不多嘴,让你离开,也许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是真的以为他会跟素堇取消婚礼的,可是没有,他还是娶了素堇!”

    “你错了,他知道那晚的人是我,他是知道的!我不是怪你这件事,我是生气你怎么能那样对待慧慧和我的子鸢?为了死去了的人,你伤害了太多无辜的人!”

    “怎么可能?”李惠利错愕。“他知道真相怎么还跟你姐姐结婚?”

    “惠利,你难道不明白吗?他也是爱着我姐姐的!他先是爱上了我,得到了我,又发现我姐姐更美,牡丹也要,芙蓉也要。他同时爱上了我们姐妹,我姐姐有句话说对了,杜安年是我们姐妹这辈子的劫数,其实怪你又怎样呢?与你没有关系,你告诉他那夜的真相,他不还是举行了婚礼?不还是在洞房花烛夜后,他又来找我?他就是想要我们姐妹,哪一个都不放过!”

    白素心的声音,有着历经沧桑后,看破红尘的感慨。“是我不自重,不该再和他有关系,我没有抵挡住他的甜言蜜语再度沦陷。那时年轻,不顾一切,以为有爱情就够了,却没想到伤害了别人,害了我姐姐,也伤害了慧慧,还有我女儿,让我的女儿做了多年的私生女。我最对不起的是我女儿!虽然对我姐姐有愧疚,可是安年毕竟每个星期守在她身边六天,每周七天,他只给我一天!我不争,不抢,等了二十多年,终于他还是觉得对不起我,要跟我姐姐分手!其实,我真的没有想过要跟他结婚,我只是想这样下去吧,反正错了,也不在乎以后的日子了,可是他却跟我姐姐提出了离婚,因为离婚,而害死了我姐姐!”

    “我还是想不明白,他怎么能同时爱你们两个呢?!”

    “我一直知道,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爱他呀!我心甘情愿的当了他们之间的第三者,可是我姐姐却不知道我是最先跟安年恋爱的,她也不知道我们之前发生了关系,他以为我们只是单纯的学长学妹之情,所以她这一生还有十几年时间是无忧无虑快乐的!而我,一直活在自责里,总是愧疚,总是伤心,寂mo!爱情就是穿肠毒药,在体/内游/走,不死也会留下后遗症!”

    “我们都很苦!爱上了那样的男人,素儿,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了!我也不该怪你,我是恼羞成怒了,你是我最好的姐妹,那天对你发火是不对的,我只是无法接受他要娶我姐姐的消息,又听到你去找他,所以才控制不住凶了你,和你绝交了!谁能想到,我们一别就是那么多年!我心里对你,也的确是愧疚的,知道吗?我第一次见擎天,就猜出他是你的孩子,那孩子长得像你啊!”

    “素儿,你真的不怪我?”

    “不怪了,人活半百了,什么都看开了!”白素心叹了口气。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你我是知天命的年龄了,看开吧!”

    “原来你忍了那么多?!”李惠利喃喃低语着:“我真的没想到!”

    “这算什么?我姐姐是伟大的,临死要成全我们,可是,你知道吗?我们结婚了,但是自我姐姐去世后,我跟安年再也没有过亲密关系!我们睡在一张床上,他不碰我,我们再也没有过亲密!我们就像是一对老朋友,偶尔谈谈话,不再是亲密的情侣,因为我们三个人,缺一不可,没了姐姐,也不完整!”

    “算了,不提了!我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还能抱上孙子,这就心满意足了!人活一世,还是豁达点好,放下自在!”

    “不提了!你想不想吃我做的东坡肉?我给你去做!”

    “我帮你!”

    门外的人,听到这样的对话,都呆住了!

    半天后,杜如慧先醒悟过来,轻声:“小姨先认识爸爸的?”

    “姐姐……”杜子鸢也没想到,这些话,妈妈从来没说过,原来,原来妈妈这么苦!

    “我错怪她了吗?”杜如慧问着自己,也问着安逸伯。

    安逸伯伸手,揽住杜如慧,小声道:“你们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我觉得这样伯母才不尴尬!”

    杜子鸢真的没想到,原来妈妈是最先认识爸爸的,爸爸怎么会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呢?这让妈妈情何以堪?长辈的事情,她做小辈的无法评点,更何况爸爸已经去了,如今说什么都没有了意思!逝者已逝!

    杜子鸢抬头看了眼杜如慧,发现她也陷入了震惊里。

    她小声道:“姐姐,我们当做不知道吧,毕竟爸爸已经不在了!”

    杜如慧顿了下,沉默了几秒,终于还是点点头,“也好,就当做不知道吧!”

    三人停留了一下,沉稳了情绪才进门,屋子里,白素心和李惠利听到声音,一抬头,看到立在门口的人。

    两人都怔了下。

    白素心看到了杜如慧,她恍惚了下,立刻走过来,“慧慧?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杜如慧突然就红了眼圈,上前,抱住白素心,“小姨,我回来了……”

    “好孩子!”白素心虽然有些意外杜如慧的亲密动作,但还是欣喜她的变化,紧紧地拥住她。

    这一幕,杜子鸢不知道盼了多少年啊,好几年了,姐姐自姨妈去世后,就一直对妈妈态度很冷漠,夹枪带棒,像吃了枪药般冷漠,现在姐姐主动拥抱妈妈,妈妈一定很欣慰很高兴吧?!

    “小姨……原谅我之前不懂事……小姨……我爱你……”杜如慧红了眼圈,泪滴落下来,滴在白素心的肩膀上。

    “慧慧?”白素心更是受宠若惊,低喃着,却由衷的开心,“好孩子,好孩子!小姨也爱你……”

    安逸伯看到这一幕,也很安慰。如果每个人都能放下自己心里的仇恨,这个世界将会是多么美好呢?

    杜子鸢也上前,母女三人拥抱在一起,甜蜜的场景,让安逸伯和李惠利都湿/润了眼圈。

    得知杜如慧跟安逸伯领证的消息,白素心喜极而泣,“你们结婚了,结婚了好啊,结婚了好啊!”

    杜子鸢似乎从来没见过那样开心的母亲,似乎连她跟爸爸终于结婚的时候,她也没见过她这么开心过。

    接到了夏美子的电话,那边传来夏美子的声音:“妞,昨晚你没回来,姐我快饿死了,也不敢下楼,快点给我送口粮来啊!”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立刻去!”杜子鸢才想起来,给夏美子买的东西也到了时间,她口粮不够了,得马上补给。

    “妈,我出去晚上回来吃饭,做好吃的哦,姐姐和姐夫回来了,还有伯母也在这里,我们都不知道你们原来以前就认识!”杜子鸢走到李惠利面前,对她笑了笑。

    李惠利摘下自己手上戴着的一只翡翠手镯,直接二话不说套在了杜子鸢的手腕上,“杜子鸢,这个手镯是贺家的,以后就传给你了!”

    “这——伯母——”杜子鸢要拒绝。

    李惠利却制止了,视线落在了她手指上的钻戒上面,“还叫伯母啊?该叫妈妈了!我和你妈妈都等着你跟擎天早点结婚,我们也了却了一桩心愿!”

    李惠利第一次笑得这样慈祥,慈祥的让杜子鸢心生感动,含泪点头,叫了一声,“妈——”

    “好孩子,以前是妈对不起你!”李惠利再次诚恳道歉。

    “妈,过去的不提了!”杜子鸢也真心说道。

    “快去吧,不是还说有事来着?”李惠利拍拍她的手。

    低头看着手腕上的翡翠手镯,杜子鸢点点头,去给夏美子买食物。

    一走出去,就看到贺擎天开车来到了门前,“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不等我?自己就来了?”贺擎天下了车子,急切的问道。

    对上那漆黑的瞳眸,如最美最毒的地狱之花,让人不顾一切,只愿听从。杜子鸢笑着道:“姐姐跟安逸伯结婚了,今天领证了!”

    “是吗?”

    “是的!我好开心啊,现在给美子去买吃的,你陪我去吗?”

    “废话,我怎么放心你自己到处乱跑?”贺擎天上前拥着她,开车门让她坐进去,自己也回了车子里。

    “安逸伯和你姐结婚领证了,我们呢?我们什么时候?”

    “这样挺好得呀!”杜子鸢笑道。

    贺擎天一副优雅贵公子形象:“那我岂不是要当光棍很久?”

    说完,他抓起她的小手亲吻下她的手背,一脸委屈的看着她,那样深邃的眼神,他,到底是人还是妖?

    “不管了,我们也要领证!我得问问安逸伯怎么让你姐妥协的!”

    “快点走吧,去超市!”

    于是买了一堆零食,蔬菜,肉,一系列吃的给夏美子送去。

    贺擎天在楼下等着,给她们两人充分的闺蜜空间。

    刚进门,只见夏美子脸色苍白,神色不定,杜子鸢心里一紧:“你怎么了?”

    她径直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零食,找出一大袋薯片,抱在沙发上吃起来。“别提了!我快饿死了,饿死了吧,寻思给你打个电话,刚开机,那小日本就打来电话,他丫的是不是一直在打我电话啊,他是不是闲的啊?抱着电话不停地打?”

    “这不是很好嘛!人家找你,肯对你负责,说明人家是好男人啊!”杜子鸢笑着道。

    夏美子不停地往嘴里塞着薯片,眼睛直愣愣的,隔了好一会,才冒出句:“我亏大了,居然害怕他负责。”

    亏大了?

    杜子鸢撑着太阳穴,想起前几天她说的话,恍然大悟:“怎么能说亏大了?他要不负责你才亏大了?!”

    她点点头。“说的也是!可是我想了好几天了,觉得我两个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结婚了也不是个事,你说我这不是稀里胡涂的就把自己给嫁了吗?原来我们说好不相互暖/床只相互利用的!可是现在我们是既相互利用又相互暖床,你说这事闹的!”

    两人正说着,门铃声响了,杜子鸢道:“是贺擎天,他在楼下等我呢,我去开门!”

    “嗯,只要不是小日本就行!”夏美子边肯零食边说道。

    可是打开门后,杜子鸢呆住了,因为,因为真的是那个夏美子口中说的小日本!

    夏美子还在吃薯片,头都没回。

    杜子鸢差点喊出来,立刻被南宫里泽给制止,而他身后是贺擎天,贺擎天对杜子鸢使了个眼色,杜子鸢点点头,了悟的提着小包跟贺擎天下楼去了,把空间留给美子。

    “贺擎天,这点时间你也跟我争杜子鸢,真是不够意思,我跟杜子鸢在说我的烦心事呢!你凑什么热闹啊?你们天天见面,分我点时间又不会死!”吃着薯片,夏美子嘟哝道。

    没有回声,门关上了,并且上了锁。

    “讨厌死了!”夏美子又嘟哝着。

    还是没有回声,真奇怪。

    “大擎,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没听到吗?”夏美子终于怒了,猛地回头,结果对上了南宫里泽一双满是火焰的眸子。

    “啊——”手上的薯片啪得一下掉落,夏美子错愕着,“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该死的女人,谁准你关机这么久的?”

    她这一副如见鬼般惊恐的眸子,终于引来了南宫里泽的怒目而视:“你觉得很好玩是吗?”

    “谁说好玩了,一点都不好玩!”

    夏美子平复心情,不过还是被冲击了,吓了一跳,他怎么找到这里的呃?“杜子鸢呢?啊!她出卖我!”

    南宫里泽也很快平复了怒气,静静地看着她:“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夏美子怔住,想了想,点头。“有!”

    “说。”

    “你出去吧,麻烦从外面带上门!”

    “该死的!”闻言,南宫里泽脸色骤变。

    此刻,南宫里泽就像个鬼魅一般的男人。

    他穿着件黑色西装,黑色衬衣,低调而内敛的颜色,可是他的存在感却依旧是那么强烈,让她紧张且不自然的舔了下唇,她不知道她的动作,让他喉头滑动了一下,竟有些脸红。

    欣长的身躯立在她面前,有力而修长的腿笔直,居高临下的看着夏美子,一只手在身侧握成拳,夏美子见他望着自己,那双眼眸,是种过于纯粹的黑色,太过粘稠,让人捉摸不透,让人心生畏惧。

    如蕴满了罪恶的,妖孽的泥土。

    他们对视着,良久,他忽然笑了,像是找到她后如释重负般的欣喜,这么一笑,像是无数的曼珠沙华盛开,艳红的花,漆黑的土。

    妖孽啊,妖孽!夏美子想,同时也感觉的致命的危险存在,感觉他眼神像是要吃了自己般,他带给她的那种无法解释的窒闷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