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对你贫嘴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我想跟你睡!”他说,一步一步地蹭到她的对面,坐下,快速地掠她一眼。

    “你回去!”杜子鸢认真道。

    又偷瞄了他一眼,只见他面色平静,嘴角挂着一丝丝笑意。见她如此,他笑道:“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

    听他说的如此直白,她脸上一热,低下头,两眼盯住脚尖。

    两人静静地默了一会儿,终是杜子鸢沉不住气。

    抬头向他望去,只见他面色淡淡地望着自己,眼中一片坦然。

    四目相对,默默无语。不知过了多久,猛然醒悟道:“你回你的房间!”

    他微微一笑,张开了双臂,一手环住的杜子鸢肩膀一手握着她的手道:“不知何时你才能完全放下芥蒂跟我在一起!”

    杜子鸢心中一沉,暗然道:“不是现在。”

    两人默了一会儿,他疑道:“睡吧,我不会碰你!只是抱着你!”

    终于,杜子鸢没再拒绝。

    贺擎天抱着她,躺在床上。只是单纯的抱着她而已。

    杜子鸢闭着眼,放任着自己,褪去了一切的戒备和一切正常的思考,那温暖的胸膛,那沉稳的心跳声,一切的一切真的那么熟悉,熟悉的让她眷恋,窝在贺擎天怀抱里的身体,更是忍不住的蜷缩了一下,寻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

    安静里,突然感觉到左手的无名指上,被套上了一个冰凉的戒指,杜子鸢疑惑一怔,睁开眼,看到贺擎天五指紧紧的扣住了她的五指,而在她的手指上此刻多了一枚钻戒,而他手上也有一枚,看起来是情侣戒指,她微微一愣,那不是结婚时的,是另外的!

    “子鸢,再一次嫁给我吧!之前没有真心,这次是认真的!”

    孤寂飘荡的心似乎有了归宿一般,杜子鸢慢慢的反握住贺擎天的大手,抬起眼,褪去了清冷,只余下一丝的迷茫和疑惑看向他,不说话,也没拿下戒指。

    “不说话就当你是答应我了!”笑容展露在贺擎天峻朗的面容上,贺擎天再次将杜子鸢拉入了怀抱里,沉声一叹。挑眉看向她,只想将她拉入怀抱,好好的恩爱一番。

    “你不要乱想!”他那什么眼神,像只恶狼一样,杜子鸢下意识的戒备的低叫。

    “我没说碰你,我只是想想!”贺擎天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睡吧!”

    杜子鸢再度怀疑的闭上眼睛,可是清晨起来时,李嫂打扫卫生,听到房里传来杜子鸢尖锐的声音:“贺擎天,你往哪里摸?”

    杜子鸢醒来时就感觉到贺擎天的那只手伸到了她的睡衣里,像狼爪一样又摸又弄的,她吓得立刻缩到床脚:“贺擎天,你说了你不会乱来的!”

    “可是丫头,我都jinyu好久了!”清晨早期的沙哑的嗓音黯沉的听不真切,贺擎天埋首在杜子鸢的肩膀处,温/热的气息喷涂在她的脖子上,略带粗糙的大手更是一点一点的抚过她纤细的腰肢,慢慢的笼罩住她柔软的feng腴,异常的软溺感觉,让贺擎天按奈不住的发出满足的喟叹声。“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

    “不能!”杜子鸢摇头,气急败坏的喊道:“你不要这样,如果你非要这样,那咱们就分手!”

    胸口突然被他用力的一个揉nie,带来一股痛意,让杜子鸢脸色又是铁青了几分,该死的男人,他根本就是jing虫嘛!一条又大又壮的jing虫!

    “别跟我说分手!子鸢,我是爱你的,因为爱着你所以才会想要你!”贺擎天一个翻身,居高临下的瞅着杜子鸢,可怜兮兮的开口。

    爱难道有错吗?

    因为爱,才想要,rouyu建立在精神层面之上,这好像也没有错嘛!

    好几个月了!能忍到现在,真的是他异常好的自制力,可是如今软玉温香,她就这么的睡在他的怀抱里,尤其是早晨醒来的男人,又有本能的晨坚反应,况且本来他的理智,在面对她的时候就溃不成军。

    “快点起来,不然我真的不原谅你!”杜子鸢义正言辞。

    “好嘛好嘛!”手从她的胸口拿下来,贺擎天十分的委屈和难过,隐忍着,低头看向自己的裤/裆,那里支起了一个小帐棚。

    杜子鸢不解,顺着他视线望过去,顿时发现了玄机,立刻脸红道:“流氓!”

    “要是没反应我就不是男人了!”贺擎天是如此之委屈。“而且我还是个jinyu了这么久的正常男人!要是没反应,只怕你也会怀疑我不爱你了!”

    “你就狡辩吧!”杜子鸢白了他一眼。

    “不能做,亲一下总行吧?!”

    杜子鸢还没有来得及拒绝,他已经一把把她扯过去,带着邪魅的笑容快速的吻住了她的唇,舌尖快速的窜入了她的口中,暧昧的缠mian上她的小舌,交换着彼此的气息。

    呼吸越来越急促,根本无法拒绝他的热/情。

    这个男人啊!

    细碎的吻从杜子鸢的眼睛上一路的落了下来,轻柔的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一双大手更是没有停息的抚mo上她的身体,粗糙的感觉,在细致的肌肤上带来一股异常的快gan,让杜子鸢心甘情愿的沉沦了。

    “贺大哥……”一股莫名的空xu感觉席卷而来,脸颊红润而嫣红着,杜子鸢意乱情迷的看着眼前冷峻五官的男人,真的沉沦了,他偶然的脆弱,他的深情,他的霸道,他深情的叙说,一点一点,那么多!

    “好了!说了就是一个吻,我不会得寸进尺的!”贺擎天薄唇轻扬起笑容,抬手温柔的抚mo杜子鸢染着红潮的脸颊,再次的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然后放开。“走了,换衣服,然后吃饭送你去上课!”

    他竟然放开她了!在她差一点就要接受他的时候。

    微微的一愣,贺擎天挑眉。“怎么了?”

    “没事!”杜子鸢忙摇头,红了一张俏脸。

    转过身后,睁大着双眼,渐渐压下刚刚失魂的窘迫,吐了吐口气。缓过神来,急促的跑进了浴室洗漱。

    贺擎天看出她的逃避,扬起唇角笑了笑,瞬间他那张英俊潇洒,又有着一点浪荡不羁的面容上,闪现一抹得意。

    慢慢撩/拨,早晚会得到的!

    而另一边天赐套房。

    杜如慧醒来后,感觉浑身如被车碾轧过一般的疼痛难忍。

    是太久没有经历这种事情的缘故吧,也是因为安逸伯太疯狂吧,一整夜,他几乎榨干了她身上的每一分力气,直到她累得求饶,他还是不肯放过她,一直说着要她嫁给他!

    这种感觉像是初经人事般好累,好不舒服,纵yu过度说的就是这样吧!

    她感觉自己好像浮在半空中,身体软棉棉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小手费力往前探去,强撑起身子,而身边的大手立刻横过来,压住她的腰身。

    她恍然睁眼,看到安逸伯正眼神灼灼的望着自己。

    杜如慧一手揪紧被子,护住胸口,端坐起来,白晳粉嫩却淤痕累累的后背裸露在外,连手臂上都留有他的吻痕。

    “今天去登记!”安逸伯开口。

    “不!”杜如慧摇头拒绝。

    “昨晚你答应了我的!”安逸伯指控。

    “是你逼我的!”杜如慧吼了一句。

    安逸伯望着她,口气冷硬,“昨晚我们谈好的,你就非得说这么一句?”

    杜如慧想到昨夜那种时候,他的威胁就很是恼火,提醒他:“我,是被你逼的,我不要嫁给你,你也不要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安逸伯嘴角上挑,带上丝邪笑:“那好,今天谁也别想起床了,我们就在床上耗着好了,直到作死,我就看看要做多少次你会答应,反正我们身体是如此契合。”

    杜如慧呆怔,看他这样认真的神情,是真的,他有这个意思,如果她不答应,他不会让她下床的,这个痞子跟了她两个月,一直很君子,耐心就这些吧,所以昨晚他实在受不住了,才用这样的方式来逼迫他!

    他还是那个痞子,当初第一次遇到他时,她就喜欢这样的痞子的他!眼中带着邪气,笑起来坏坏的,那样的安逸伯,让她心潮萌动,那是对贺擎天没有过的感觉。

    “好!去登记!”她终于妥协。

    于是,安逸伯兴奋的在她唇上印了一吻。“真的?你真的同意了?”

    “再下一次地狱好了!”杜如慧没好气的说道。

    等她说完,安逸伯的唇已经再度覆上来,她用手推他,这一推反倒促使他用猛了力,把她一下压到床上在她嘴里疯狂吮xi,把她的五脏六肺吸出来一般。

    那样狂/野的亲吻后,杜如慧强烈地喘息,眼前因缺氧而片刻晕眩。她喘息着,想说什么:“安逸伯……”

    “说好了,等下婚姻登记处上班我们就去登记!”他看了眼表,还差二个小时,说着,已将她身上的被子撸下来,不给她任何拒绝的余地,直接到位,被猛然袭击的杜如慧从胸腔里发出一声痛楚的y1n颤。

    “混蛋,我不行……”

    安逸伯却像是什么也听不见,厚重的ji情让她几乎招架不住。他俯在她身上也发出几声呻y1n。“太久太久没有做了,忍不住……”

    杜如慧在他身/下一动不动,他得意之余,意兴阑珊:“想你太久了,所以把这些公粮一起交了,谁让你拒绝我的?”

    “安逸伯,你混蛋,我累死了!”杜如慧低吼着,气喘吁吁的被他撩/拨的不能抗拒,却又累极。

    安逸伯见她双眼迷离的神色,心里男人的自尊冒出来,他就知道他能满足她,一个没忍住,笑出来。“看吧,你言不由衷!你身体是需要我的!”

    杜如慧推开他,可是他非要做了才肯放她。

    于是,日上三竿后,杜如慧在安逸伯的搀扶下,来到了婚姻登记处。

    两人照了照片,卡章,办了结婚证。

    “走吧,安太太,我们去哪里庆祝一下?”走出婚姻登记处,安逸伯问。

    杜如慧不语,四下看了眼,看到药店,人跟着走了进去。

    “喂!去药店做什么?”安逸伯追上去。

    杜如慧不回答,只是径直走进去,拿了一盒药,然后付钱,然后再走出来。

    她没有忘记一个环节,那就是避yun,安逸伯没有戴套,这一次他没戴,所以她必须要吃药。

    “你买了什么?”安逸伯看她手里紧紧的握着药盒子,他上前攥住她的胳膊,要看看她手里拿的什么,杜如慧不给看,可还是让他翻开手指,拿过去看。

    安逸伯看完药后,又看着她,把一板药握在手里折成几段,抬手往后一扔。

    “你干嘛……”她要去拣。

    他一把又束过她的腰来,直接押着上了车子,望着她,眼里闪着一些特别的东西。他说:“看来,你不愿意为我生孩子。”

    “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我们结婚了,你为什么还要避yun?”

    “我还要工作!”她说。

    “我养你!我养活你!”

    “我不需要,我不要做男人的附属品,我要自己一个人独立,自力更生!我现在工作刚稳定,刚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我怎么能要孩子?”

    最重要的是,她这样的女人,如果以后有了宝宝,宝宝知道她以前的经历,又该怎么办?

    “那也没问题,你愿意当工作狂女强人我不反对,你养我也行,有了孩子,我带着,我喂养,我照看,你只管生就行了!以后都不要吃什么bi孕药,再吃把药店给砸了!”

    她避开了眼睛,“安逸伯,你安直不可理喻!”

    “对!就是不可理喻,说不定你现在肚子里已经有了宝宝,走吧,从今天起,我们就好好养着你这块地,地皮好了,才能收成好!”他拍拍她的手,发动车子,找地方吃饭。

    “你为什么强迫我?”

    “我不强迫你能行吗?你打算别扭到什么时候?我只能这样办了!”

    &g,不用有心理负担。有了咱们就生!”

    她忍不住双拳猛砸到他的胸上,又羞又恼:“你混蛋!”

    “你不就喜欢我混蛋样子吗?以后我还那样,前阵子被你折磨疯了失去本性!老婆,咱们在纽约安家吧!”

    他不想她时刻想到过去,他希望重新开始!

    “神经病!”

    “嗯,行啊,我要是神经了,也把你连带着折磨疯掉!”

    两人去了**餐厅吃饭。

    只是刚走进去,打算进包厢的,竟再走廊里遇到了齐结石,他挺着硕/大的将军肚刚从一间包厢走出来,一抬眼看到了杜如慧。

    “啧啧……这不是慧慧吗?”齐结石啧啧有声的叹道。

    杜如慧一愣,面色冷了下来。

    安逸伯脸一变,锐利的视线扫向齐结石,也不说话,揽着杜如慧要进包厢。

    “吆!老相好见面,怎么就装着不认识了?那个安先生是不是?开个新闻发布会公布了那么火/爆的视频就是二位,糊弄**城百姓是不是?慧慧啊,哥哥我可是没忘记,咱们一起翻雨覆云时,你那浪saosao的样子哦,好怀念哦!”

    闻言,杜如慧的脸色瞬间惨白,她就知道,错一步,会步步错,这就是代价。

    “该死!”安逸伯瞬间暴怒,看了一眼齐结石,霜冷的脸上满是愤怒的阴狠,整个人如同鬼域恶魔一般,上前一把揪住齐结石的衣领。

    “怎么?安先生,难道那种货色你还喜欢?”齐结石不怕死的问道。

    “你想死?”安逸伯低沉冰冷的嗓音吐出来,俊冷的脸上带着怒意,可是那凝望了一眼杜如慧的双眼,却带着无尽的温柔和心疼以及安慰。

    杜如慧感激他的眼神,心里却无比哀默。

    一拳握紧奋力的挥过去。

    “砰——”一声,齐结石倒地,发出”啊——”一声。

    安逸伯冷哼一声,“不想死,就闭上你的嘴!”

    齐结石被安逸伯的怒气震慑道,竟没敢发出质疑。

    安逸伯走到杜如慧身边,看着她惨白的小脸,眸子里是绝望空洞而受伤的眼神,伸出修长的手指带着温暖和温情,悠然的抚上她的脸颊,将那几缕黑发顺到了她的耳后,“走,进去吃饭!”

    杜如慧没说话,很安静,安静的让安逸伯担心。“慧慧?”

    “我没事!”

    杜如慧抬起眸子,坦坦荡荡的开口:“安逸伯,如果你后悔了,我们可以立刻办离婚证,我不介意!”

    “该死,我没后悔!”

    “如果哪天你后悔了,告诉我!”她低下头去,红了眼圈,却不让他看到。

    “不会有那一天的!”他保证。

    “安逸伯……”

    “不会再有人欺负你!”安逸伯再次保证着:“只要有我在!”

    “我终究不是好女人!”

    “在我心里知错就改比什么都可贵,而我lang子回头也是难能可贵的,所以你要珍惜哦!”

    “你贫嘴!”

    “我就对你贫嘴!”

    下午,杜如慧去看白素心,安逸伯陪同,刚好也接到了杜子鸢的电话,两人又去基地接了杜子鸢,于是三人赶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