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你不会爱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下午五点半,秦傲阳的车子直接开到了楼下,杜子鸢接到电话,下楼,远远望去,只见他正站在小区的街道上和几个大妈级的阿姨谈笑着,带着灿烂的笑容,逗得几个大妈都很开心。

    秦傲阳这样的男人,应该属于大众情人级别的吧?!

    地点居然在一家场高级夜总会,是个包间。

    当杜子鸢和秦傲阳赶到的时候,杜如慧已经在了。

    “姐姐!”杜子鸢低低的喊了一声。

    “坐吧!”杜如慧难得没有恶言相向,语气很平静,但也没过分的亲昵。

    但这对杜子鸢来说已经足够了,姐姐主动叫自己来,她感到很满足了。

    桌面上摆满了菜,一大盘红烧鸡翅摆在餐桌中央。

    杜如慧夹起一只放进杜子鸢碗里,“子鸢,这是你爱吃的鸡翅!”

    杜子鸢受宠若惊。她还记得自己喜欢吃鸡翅?!

    还没说话,杜如慧又道:“今天叫你来,是我要跟你道歉!不管怎样,我不该试图害你,不该让人在酒吧欺负你,也不该后来找人绑架你,不知道是你运气好,还是我运气太背,总之我没有成功,也让我的罪恶感没那么重!今晚,我跟你道歉!”

    “姐!”杜子鸢吃了一惊,有些受宠若惊,眼圈热热的。“你别这么说!”

    “我要离开了,去美国,以后家里就靠你一个人了,我不会再回来!”杜如慧淡淡开口,情绪没有多少波动。

    而秦傲阳看着她,叹了口气。“那个找你的人怎么办?”

    “我已经跟他说了,他不会再找我了!”杜如慧笑着道:“秦傲阳,这些日子,真的谢谢你!”

    “别先谢我了,你先想想那个找你的人再找你怎么办吧!”

    “谁找我姐?”

    秦傲阳看了一眼杜子鸢,轻声道:“今日新闻发布会的那个主角!”

    “真的再找我姐?”杜子鸢呆怔,突然高兴起来。“真的吗?他是真心吗?”

    杜如慧唇角也有笑容,眼神却隐约有些恍惚。“快吃吧,看来鸡翅里糖放多了,有点腻!”

    杜子鸢和秦傲阳同时看她,杜如慧怔了怔,唇角虽然有淡淡的笑容,唇片却略显执拗地抿着:“怎么了?”

    这时,包间的门被人打开了。两个高大的身影同时出现在门口,杜子鸢和杜如慧都是一怔。

    杜子鸢看到贺擎天高大的身影挡了门,俊容不羁,冷漠里彰显着独特魅力。而他的旁边,是安逸伯。

    杜子鸢徐徐抬头,瞧见了他,她低下头,只是淡淡一笑,却是微酸。是秦傲阳告诉他的吧,没想到安逸伯会找姐姐,是熟悉了真相后想做补偿吧?那么贺擎天也是跟姐姐道歉来的吧!

    秦傲阳率先开口,微笑着道,“都来了,既然都来了就别堵着门了,一起坐下来吧!”

    贺擎天和安逸伯徐徐走向双人沙发,双双坐下。

    自从知道真相后,贺擎天一直在冷静的思考着,忙着。

    他一直没见到过杜子鸢,想象中,她不知如何悲惨和失望。感觉这距离是咫尺天涯,他竟无法飞渡!带着无比的懊丧,他还是来了!因为,他想给杜子鸢和杜如慧一个交代,至少,亲自道歉。

    杜如慧把视线转向秦傲阳。“傲阳,今天我们一起吃饭是你告诉他们的?”

    秦傲阳坦言:“嗯!是我!”

    杜如慧不再言语,低下头,像是没看到来人一样,只对杜子鸢说:“吃饭!”

    杜子鸢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自觉地揪紧了裙摆。余光瞥向就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微微一怔,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杜子鸢。那种目光太过炙热,专注得可怕,像是一种深沉的占/有。

    杜子鸢苦涩的扯扯唇,安静的吃着东西,她不会跟食物过不去,尤其是肚子里有了宝宝的时候,更不会。宝宝需要营养,而她这阵子太瘦了,她需要补充营养。即使食不知味,即使已经开始出现妊娠反应,但是她还是会吃的。

    气氛很尴尬,因为贺擎天和安逸伯的到来,大家都停了筷子,只有杜子鸢,在安静的吃着。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望向杜子鸢,杜子鸢终于发觉,抬眸,脸一下子红了,却是开口:“你们不吃饭吗?我饿了,姐姐,你也吃啊,秦大哥?”

    杜如慧也拿起筷子。秦傲阳笑笑,“好,吃!”

    但贺擎天和安逸伯都没动筷子,看样子都没有想吃的意思,或者说也没有心情吃,心里装的事不能多,一多了就会倒胃口的。

    终于,安逸伯站了起来,伸手,无言,拉住杜如慧的手朝外走去。

    “你带我去哪里?”杜如慧吓了一跳。“我不去,有话在这里说!”

    “慧慧——”安逸伯有些痛苦的低喊。

    “别拉我!”杜如慧猛地挣脱开安逸伯的手,又坐回原位,嘲讽的笑了起来,“安逸伯,我说了,没什么可说的了,关于你今天做的事情,两个字给你,感谢!”

    “我们出去说!”安逸伯还在坚持。

    “不用了!我无话可说。“杜如慧静静地开口。“今天都在这里,就在这里说清楚也好,不需要出去!”

    杜如慧的坚持让所有人都一愣,杜子鸢知道她的脾气,她说了什么就会这样做,可是杜子鸢担心这样固执,会害了姐姐。“姐——”

    “你闭嘴,管好你自己!我自己知道我在做什么。“杜如慧低吼了一声,杜子鸢立刻闭嘴,不敢说话了。

    “那好!就在这里说!”安逸伯也不推辞,坐在她对面,看着她,认真地开口:“我们结婚吧!”

    还是发布会那句话,安逸伯又当着几人的面说了出来。

    不想再与他纠缠,杜如慧目光如冰的望着安逸伯,冷冷道:“为什么?”

    “之前所有一切都对不起,是我错了,我道歉,我也会弥补你!我不是什么好男人,但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补偿你!”

    “不需要!”杜如慧冷漠的回答。“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走吧,哪来的回哪去,闲的话就一边凉快去。”

    安逸伯差点失控,“你别再闹了,这对你没有好处!”

    “我不需要你给的任何好处!”漠漠一句话,平静,冷漠,杜如慧不再多说,低下头去。“我不会卑微的跟一个欺骗了我的人一辈子生活,这对我来说不公平!但我也不会跟别人生活,对别人不公平!我这辈子,不会结婚,早就注定这样过了。你所谓的好处,留给别人就好。”

    杜子鸢看着她平静的脸,心里明白她的心情,伤的太深,没有心情,也没有能力再跟任何人在一起了。

    贺擎天开口:“如慧,安逸伯是真心的!”

    “这个世界,真心是廉价的,感谢你们所谓的真心,但与我,已经不重要了。傲阳,我吃饱了,你负责把杜子鸢送回去。子鸢,我的话都和你说过了,以后家里靠你了!”杜如慧说完,站了起来,朝外走去。

    “如慧——”

    “不要再拉我!”

    “你们破坏了今晚的辞行宴!”秦傲阳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如慧,你还没吃东西!吃了再走。”

    “辞行?”安逸伯惊呼着,再也听不见其他的话,他的眼睛睁得好大,一瞬也不瞬的望着杜如慧。“难道,你要离开?”

    贺擎天也望向杜子鸢,又看看秦傲阳,眼神询问着。

    杜子鸢在心里叹息一声,她原本也是想走的,只是没有跟任何人说。

    “是!我要离开了,从此再也不会回**城。“杜如慧瞥了秦傲阳一眼,有些无奈。“傲阳,你该懂的,勉强不得,就像你,不曾勉强别人一样,因为你知道,有些事情即使当时勉强了,之后也会更痛苦,相见不如怀念,不是吗?所以,请你,别再透露我的行踪,也请你不要不经过我的允许随便告诉别人我的事情可以吗?”

    她对秦傲阳客气,因为她欠了秦傲阳,因为他在她最落寞时给予自己的帮助,她不喜欢欠人什么,她只想活得真实,好也好,不好也好,都是真实的。

    她呼出一口气来,默默的低下头去,望着自己的脚尖,又是默默道:“安逸伯,贺擎天,你们是不是发现过去,也许你们错了?”

    两个人都是一愣。

    杜如慧又道:“一失足千古恨,一回转,百年身。谁都要为自己的错误买单,而你们,也会。但这不代表,我就该参与你们所谓的弥补,因为我,再也不想成为棋子,所以请不要再打扰我已经平静下来的生活!”

    安逸伯突然间,就觉得落寞极了,萧索极了,苍凉极了。他不自觉的喃喃自语:“你不肯嫁给我?”

    “我为什么要嫁给你?”杜如慧轻轻一笑:“对我来说,惩罚你的最好方式是让你一辈子痛苦,而不是让你一辈子心安理得!这样更好不是嘛?所以不要再对我有愧疚心了,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我就是一垃圾,你愿意愧疚你就愧疚去,不愿意就开始你新的生活,但我不会参与你的生活,我累了,一切早已看透,也早已放下!再见!”

    说完,她转身向外走去。

    安逸伯踉跄了一下,她说让他一辈子愧疚,他知道这痛,这愧疚,会埋在自己心里一辈子!人不能做亏心事,否则会在心里纠结一辈子。

    杜子鸢听到姐姐的那些话,心里在默默的念着,却没有动,没有阻止她,也没有追出去,说的那么透彻了,也许姐姐真的想通了,虽然她觉得很遗憾,但是却也尊重她的选择。只是一时间感到有些心里酸酸的,人生真是世事无常,沧桑变化,都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贺擎天的视线一直在她脸上流转,他低头注视着她,眼底,那种令人心跳的光芒又在闪烁。他忽然低沉而沙哑的说了几个字:“回家吧!”

    杜子鸢一愣,心脏砰然跳动了一下,却又感到很讽刺,那些伤人的话从脑海里闪过,她的唇边是一抹淡漠的笑意。

    像是对面没有这个人一样,把他当成了空气,她对秦傲阳道:“秦大哥,我也吃饱了,我也该回去了!”

    秦傲阳也听到了贺擎天的话,不意外杜子鸢的反应,跟着站了起来。“我送你回去!”

    “我来送她!”贺擎天突然开口。

    “我们走吧!”杜子鸢伸手去拉秦傲阳,她不想跟贺擎天再有交集。

    安逸伯在愣神后突然追了出去。

    房间里剩下了三个人,桌子上的菜几乎没有动。

    “杜子鸢!我们谈谈!”贺擎天又开口。

    但是杜子鸢已经准备往外走去。

    贺擎天再度挡在了门口,“秦傲阳,你出去!我有话跟杜子鸢说。”

    杜子鸢想到上一次两人动手,秦傲阳身上挂了彩,松开秦傲阳的手,“秦大哥,你走吧,我跟他谈谈!”

    “可以吗?”

    “没问题的!”杜子鸢安慰他。

    她不会再让秦傲阳为了自己受伤害,这根本和他没有关系,是她和贺擎天之间的事情。

    “那好!我先走!”秦傲阳走了出去。

    直到包间里只剩下两人,他直挺挺的站在她面前,距离她不到一尺,杜子鸢又回到了餐桌上,她什么都没说,拿起筷子,又吃了起来。

    贺擎天有些错愕,低头看着她。

    “回家吧!”他再重复了一次,眼中的火焰燃烧得更炽烈了。“子鸢!”

    她突然抬起头来,瞪着他,微张着嘴,口中有食物,一语不发。半晌,他们就这样对视着。然后,她轻轻用舌尖润了润嘴唇,开始咀嚼食物。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哑声问。

    他迎视着她的目光,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回家吧,我们重新开始!”

    她立即闭上了眼睛。

    再张开眼睛的时候,她满眼眶全是泪水,她努力不让那泪珠掉下来,努力透过泪雾去看他,努力想维持一个冷静的笑容……但是,她全失败了,泪珠滚了下来,她看不清他,她也笑不出来。

    他没有忽略她的表情,他走到她身边,坐在她身边,一句话也没说,他就拥住了她。

    哪想到杜子鸢却一把推开他,沙哑的喊道:“别碰我!”

    贺擎天微愣,“子鸢——”

    杜子鸢站起来,走到刚才他做的地方,和他隔着桌子。

    知道她的意图,犹豫了一下,他不再走过去,而是神情伤痛,“子鸢,我不会再给你机会儿,让你离开我了!”

    杜子鸢秀眉紧蹙,厌恶他的说辞。“这个世界,没有谁真的强迫的了谁,也没有谁真的离不开谁!之所以还有顾虑是因为有爱在里面,而一旦爱没有了,就什么顾虑都没有了。你不给我机会?你觉得你行吗?”

    贺擎天自制力仿佛在这瞬间崩溃,他动作迅速而猛烈,伸过手,死死的抓住杜子鸢的手,厉声叫道:“我们重新开始!”

    杜子鸢面容镇定,但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用力掰开贺擎天的手,这样的举动,却让对方抓得更紧,手腕传来一阵阵灼痛。

    她咬着牙,愤怒的叫道:“好痛,你放手!”

    贺擎天依然不肯松手,愤然之下,她毫不示弱的做出反击。

    “啪”地一声!只听见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伴随着掌心火lala的刺痛,足以说明,她有多用力!

    贺擎天微微愣住,脸颊上的灼痛,以及口腔中泛起的铁锈味,眼中逐渐升起赤红的火光,但他反常的没有发怒,只是用那双深沉的眸子望着,眼中似乎蕴含着无穷无尽的痛苦,与一抹不逸察觉的悲伤。

    杜子鸢咬着下唇,神情倔强冷漠,看着他俊美的脸上,那鲜红的五指印感觉也很震惊,可心里莫名也有一阵痛快,多日的委屈和愤怒被他激发出来。

    她冷冷的说道:“我不想再和你开始,早已结束,别忘了,我肚子里可是有了别人的孩子,你不怕戴绿帽子了?”

    贺擎天神情一征,眼里闪过一抹哀伤。胸口有一种不甘心的情绪涌了上来,极力的克制着。他一瞬不瞬的望着她,注意着她脸上的表情,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不放过,但是,她的表情除了漠视,再无其他。

    “那是我的孩子,是吗?”他还是用的问句,询问的语气。

    尽管他想了多日,尽管他沉静下来,想了很多,也知道杜子鸢几乎没有背叛他的时间,但是他对自己没有信心,他对那亿万分之一没有信心。

    “贺擎天,你知道吗?你最大的悲哀不是你不信任我,是你根本就没有学会去爱!你不懂爱情,你也不懂婚姻。你让我相信你,可是你从来从来不曾信任我!我们早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可能了。”

    不会爱?!

    贺擎天错愕着。心里恍然。

    难道是他错了?难道过去在一起的,快乐的,伤悲的那些记忆,早已化成云烟,消散了!想到这,胸口一阵沉闷的痛楚席卷而来。

    贺擎天面容凝重,深深他看了她一眼,眸中闪过一丝隐痛,笑了笑,有些自嘲的意味。“如果不爱,我会这么痛苦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