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姐姐约她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微微的一愣后,屏息,沉稳情绪,杜子鸢敲敲门,然后走进去,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既然爸爸隐瞒了,为了贺齐翔他一诺千金,她当女儿的也什么都不问就好了。

    只怕,问出来,更受伤。

    至少,爸爸不是凶手,不是她想象的那样故意伤害了贺齐翔。那就足够了。

    ***房。

    贺擎天躺在床上,仰视着天花板。

    一整天,他没有吃,没有喝,脑子里空空洞洞,混混沌沌。天早已黑了,房间里一片昏暗,只有桌上的一盏小台灯亮着,灯上的白磁小天使仍然静静的站着。

    贺擎天把眼光调到那小天使身上,努力想集中自己的思想,但他的思想是紊乱而不稳定的。苦涩的闭上眼睛。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那么多,那么让人震惊,几乎一个接着一个,让他措手不及。

    从贺主任那里回来,他就在躺着,他感觉自己需要静一静,对杜子鸢,对杜家的愧疚排山倒海般涌来。

    从床/上起来,来到窗边,沉默地站立着,夜色将他的身影映照成一尊孤独寒冷的雕像。

    他眼神冰冷地望着远处的大海,是命运的嘲弄吧?!

    爸爸是这样的一个人,而他自己,肤浅到如此的地步,因此让杜如慧和杜子鸢成了贺杜两家所谓恩怨的牺牲品。

    时光无法倒流,造成的伤害无法弥补。

    手机在夜色中响起。

    深吸口气,贺擎天压抑住心底的疼痛,让神情恢复成漠然,他看一下来电号码,是安逸伯,没有接电话,他的眼神渐渐冰冷沉黯,夜的气息越来越浓地笼罩下来。

    贺氏集团。

    阳光洒进来。

    空气里弥漫着冰冷的气息,贺擎天坐在黑色的办公桌后,整个人仿佛被阳光镶嵌出金边,耀眼的光芒里,他逆光的面容竟显得更加冰冷。

    “总裁,这是您要的资料。”

    邴楠将一个文件夹放到办公桌上,贺擎天沉默地打开,那是一份厚厚的分析报告,里面还有一些照片。看着照片中的少年,贺擎天的双唇抿紧,那是吴克群的照片。

    久久的沉默后,贺擎天仰头靠进皮椅里。闭上眼睛,思考着。

    良久,贺擎天深吸口气,打开电话,打到安逸伯那里。“来我的公司!”

    一句话,半个小时后,安逸伯出现在贺擎天的总裁室。

    一迭资料摔上安逸伯的脸,哗啦一下,资料跌落地上,安逸伯看到一张照片飘落在自己的皮鞋边,那是一个美丽的少年——多年前的自己,那时,他叫吴克群。

    “你调查了我?”安逸伯开口,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照片。

    “是!你的父亲吴东达因为在提拔中没有得到重用,携私报复杜安年,你们和我妈所谓的报仇机会,原来都只是一场闹剧,夹杂了你们太多的私心!”

    “因为提拔?!”显然,安逸伯是错愕的,“不可能!”

    “自己去看看材料吧!”贺擎天指着地上的材料。

    安逸伯飞快的捡起来,快速的浏览,看着贺擎天的调查报告,原来——

    他一直以为是杜安年在携私报复自己的父亲,因为父亲曾是贺齐翔的手下,怎么可能是自己的爸爸在携私报复?还有老板李惠利,怎么可能?

    错愕着,安逸伯的脸一片苍白,被欺骗的锥心疼痛从脑海里传来,脑中一道欲将他撕裂崩溃般的白光爆炸开来。

    眼前是冰冷刺骨的漆黑,“我爸怎么可能骗我?”

    安逸伯胸口一阵阵腥气翻涌,心底的剧痛让他的双唇苍白如纸地抿紧。良久,等到漆黑渐渐散去之后,他的手指已经将档纸页捏得发皱。

    他眼神沉黯。“怎么可能是这样呢?”

    “怎么可能不是这样?我妈还不是骗了我!”贺擎天咆哮,心底的黯痛不比安逸伯少。“我们只不过是父母手里的一枚棋子,你爸骗了你,我妈骗了我,他们所谓的报仇,不过是成全自己的一己私yu。如此而已,原来至始至终,都是一场闹剧而已!”

    “一枚棋子!”安逸伯低喃着。“我们只是他们的一枚棋子?!”

    “安逸伯,你跟我妈去东京吧!”贺擎天努力平静下来情绪,淡漠的开口:“我们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弥补,杜如慧成为这件事的牺牲品,而我们错了!错的离谱!杜安年根本没有害我爸爸!也没害你爸爸,所以立刻停止,不要再错下去了!”

    如果他真的因此伤了杜如慧?!

    安逸伯不敢想下去了。他觉得好可怕,这个世界充满了谎言,而那个说谎的人,是他伟大的父亲,这怎么可能?

    安逸伯一路疾驰,一会儿便到了医院病房。

    李惠利还在医院,见到安逸伯急匆匆回来,又看到他脸色不太对。“怎么了?”

    “老板,您对杜家的报复,收手吧!”安逸伯淡漠的开口。

    “什么意思?”李惠利错愕。“你忘记杜安年对你爸爸做过的事情了?”

    “他没对我爸爸做什么,是我爸爸和您,对他做了什么吧?!”

    安逸伯的心里莫名的烦乱,他想起那天,杜如慧在走廊里问他的话,问他有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对她,他当时如此的无情回答了她。

    依稀记得她走的时候,眼角有泪,那么明亮,深深刺疼了他的眼,那泪,就像是一颗钉子般,钉在了他心上,只要一动,就是钻心的疼痛。

    当时,他莫名跟了她几步,看到她的泪,他感到有窒息感,就回来了。

    他以为她对自己是怨恨的眼神,可是,没有。天知道他宁愿她痛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够经历过来,可是,却发现,自己害怕那种无声的无恨的指控。

    到此时此刻,他安逸伯,有了一种悔不当初的感觉在心底蔓延。

    “安逸伯,你在跟我说什么?你疯了?”李惠利完全不敢相信的看着安逸伯。

    “我没疯,疯了的是你们,你和我爸爸,老板,我敬重你,在我人生最低谷,最困难的时候你救了我的命,你对我有救命之恩。但,我不会再帮你了!”安逸伯叹息了一声。“对不起!”

    “安逸伯,你到底再跟我说什么?”李惠利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安逸伯叹息了一声:“老板,我爸爸携私报复,杜安年当年对他的处理很正常,不提拔也在情理之中,我爸爸却为了这件事记恨杜安年这么多年,寻求机会儿制造假证据骗你!那个所谓的压下的档,根本就是莫须有的事情吧?或者根本就是个意外,无心之过,被我爸爸歪曲给杜安年。他就是想让杜安年倒台!所以才找上了你,找上了贺擎天吧?”

    “我爸爸的心胸实在太小了,不能提拔也实属正常,领导人就是杜安年那种,有胸怀,才能成为领导人。”

    “杜安年给你吃了什么**药,你这么诋毁自己的爸爸?”李惠利错愕着。

    “他没有给我吃什么药!老板,我觉得很对不起杜如慧,是我错了。您收手吧,我不能许你再继续在错下去了。难道对别人造成伤害,我们就真的快乐吗?”

    “你出去!”李惠利闭上眼睛,心脏又开始痛了。

    “收手吧!我爸爸把我当成了一枚棋子,而你把你的儿子也当成了一枚棋子!你不觉得自己很残忍吗?你不觉得杜安年很无辜吗?”

    “我有做什么吗?那还不是杜安年咎由自取?谁叫他伤害了齐翔!”

    “不是说那是一场误会吗?根本没有什么压下来,是你在携私报复,你为什么而报复杜安年,只怕只有你自己清楚了!老板,我尊重你,可是在知道一切后,我无法再纵容你!”

    “放肆!安逸伯,我一开始就表明了态度,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可你太自私了,你为了你的一己私欲不惜搭上你的儿子,搭上无辜的人,老板,我以为你是光明磊落的女人,可是没想到我错认了你!既然杜安年不是伤害贺伯父和我爸爸的人,那我也不必再遵守诺言了!”安逸伯撂下句话,转身就要朝门外走去。

    “你想干什么?!安逸伯……”李惠利气得浑身颤抖,大声吼着。

    “我不会再做伤害杜家的事情,必要时,我可能会出手,还有,我要对外宣布,那则视频是我和杜如慧的私人视频,不小心被外泄的,我要弥补她,我不想一辈子良心不安。老板无论你想要再怎样报复,尽管来吧,但我不会再让你伤害到她们的。还有,请别让你的儿子恨你……”安逸伯说着,便朝门外走去,剧瑞的关门声让里面的李惠利怔忡。

    她想不到,安逸伯居然会为了杜家跟他翻脸,她大口喘着粗气,气急攻心,一下子监控仪上传来嘀嘀的的警报声。

    特护刚好推门进来,一看到李惠利的样子,慌乱的奔上前去:“夫人?夫人,您没事吧?来人……快来人啊……医生快来……”

    一连接着两天,安逸伯找着杜如慧。

    杜安年的病房,他来问杜如慧的下落。可是这两天,杜如慧都没有来病房,电话不通,他找不到人。

    而他刚好准备新闻发布会,他要对外宣布,关于那则视频的事情,他想做些补救,只是希望还来得及。

    新闻发布会。

    安逸伯站在桌子后,面对诸多话筒和镜头,一脸低沉。

    他说:“今天,我想来澄清一件事情。是关于我和我的女朋友杜如慧小姐的视频,想必前些日子,大家也都见到了。视频上的男主角是我,这件事情是因为我计算机被黑客攻入泄露,为此,对我女朋友造成的伤害,我对她表示深深地愧疚和歉意。今天,我只想对她说慧慧,对不起,还有,我们结婚吧。”

    下面,立刻传来喧哗声和掌声。

    电视机前,杜如慧看着电视里的这一幕,眼泪哗哗的流出来。

    秦傲阳在她身边坐下来,“感动吗?”

    “你信吗?”杜如慧笑笑。

    “你看破红尘了啊?”

    “也许!”杜如慧流着眼泪笑着道。“我已经不再信了,即使是真的,有些事情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也许有的时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一失足千古恨,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错下去了!”

    “他这一公布,真不知道唱的哪出!”

    “唱什么都和我没关系了!”

    而发布会,安逸伯表白完了,记者开始对他进行盘问,他只是笑着摇头,然后礼貌离开。

    回到休息室。

    “你知道你这个宣言的意义吗?”贺擎天问。

    安逸伯只是望着他,没有说话。

    “你考虑过吗?你这么公开说杜如慧是你女朋友,虽然弥补了一些名声,但是如果你以后不能跟她在一起,对她造成的伤害更深!”贺擎天就事论事。

    “我想过了,我会负责!毕竟她因为我,而受了如此的伤害,我有责任。“安逸伯深沉的开口。“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审视了他一会儿,贺擎天开口:“安逸伯,责任是责任,责任如果不能幻化为爱,只会让她更受伤害。如果你想清楚了,就去找秦傲阳,**房我楼下!”

    “我知道!”安逸伯像是下了决心般离去。

    安逸伯找来时,秦傲阳开门,见到秦傲阳,安逸伯急急的道:“杜如慧呢?”

    “出去了!”秦傲阳没有否认杜如慧在他这里。

    “去了哪里?”

    “不知道!”秦傲阳叹了口气,刚才看完新闻发布会,杜如慧就哭了,然后出去了,秦傲阳想,也许她需要一个人想些东西。

    “她好吗?”安逸伯望着他说道。

    “为什么突然想通了?还是明白了什么?说实话,我真的看不出你爱如慧,不爱勉强自己的话,只会更伤害她。“

    “擎也这么说!”安逸伯淡淡一笑。“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这是我的责任,义不容辞。”

    他要弥补,他承认他不爱杜如慧,但是他愧疚,如果这样可以弥补杜如慧所受的伤害的话,他愿意,他不想让自己的良心遭受一辈子谴责。

    “那就好!”秦傲阳说着,电话响了起来,他忙接电话,是杜如慧打来的。“喂!什么事?你人在哪里?”

    “帮我约杜子鸢吧,下午一起吃个饭,我再买点东西,就该走了!”那边传来杜如慧的声音。“我现在在商场里!”

    “呃!好!那个——”

    “怎么?吞吞吐吐的?不像你的风格!”

    “有人来找你!”秦傲阳开口。

    “谁?”

    “安逸伯!”

    “……”那边沉默了一下。

    “是如慧?”安逸伯挑眉,电话给我,我跟她说。

    秦傲阳把电话给他,安逸伯立刻急急的说道:“慧慧,是我,安逸伯,我们见个面,我跟你谈谈!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听着他的声音,杜如慧心情此起彼伏,却沉吟了一下,淡淡的道:“我没什么该说的,安逸伯,谢谢你今天的好意,不过对我来说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了。感谢你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我想,对于我爸来说是个安慰,这就足够了。”

    “慧慧——”

    “不要说了,我还有事,就这样吧!安逸伯,再见!”

    电话挂断了。

    安逸伯看着电话,久久失神。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秦傲阳淡淡一笑。

    “如果真的是这样倒好了,我宁愿她骂我,宁愿她说恨我,可是她现在这样的表现,让我觉得恐惧!”秦傲阳淡淡笑笑,哪怕他做得再多,也无法弥补对于她的伤害了。

    风平浪静才让人觉得可怕,沉静的可怕。

    杜如慧的电话一直没有打通,杜子鸢的心也一直不安。后来,看到电视上安逸伯的发布会,一下子愣了,难道是因为真相被他知道,所以贺擎天在做补救吗?

    杜子鸢以为是贺擎天在做补救,正想着,秦傲阳打来电话,“子鸢,今天晚上有空吗?”

    “今天晚上没事。“杜子鸢想起那天医院后,再也没有跟任何人见面,没见过贺擎天,没见过任何人,每天就是去医院看看爸爸,然后剩下的时间散散步,养养花,而秦傲阳为自己做了那么多,又和贺擎天打了一架,也不知道现在脸上的伤怎样了,她十分不好意思,“秦大哥,我请你吃饭。”

    “好啊。不过下次吧。今天我请,还有如慧,她说今晚一起吃个饭,我来接你。“他在电话那头沉声说道,急急叮咛,“那先这样,我现在有点忙,等到下午五点半,我去**小区接你。”

    “我姐姐?”

    “对!是她主动约你的!”秦傲阳笑了笑。“我先挂了,有事!”

    杜子鸢握着手机,喜极而泣,姐姐主动约她?是不是代表,她原谅了自己和妈妈?

    下午五点半,秦傲阳的车子直接开到了楼下,杜子鸢接到电话,下楼,远远望去,只见他正站在小区的街道上和几个大妈级的阿姨谈笑着,带着灿烂的笑容,逗得几个大妈都很开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