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子鸢怀孕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说!你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感情,看到了深深地浓情。

    她真的太坏了!她居然会不安,会怀疑他对自己的心情,鼻头一酸,她吞下眼泪,咬唇。“爱!”

    “这就对了!”他松了口气。“你要知道,一辈子很长,我们之间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要信任我,即使,我不能保证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你也该相信,此时此刻,我们是相爱的,而你,能保证一辈子只爱我吗?当初你不也是爱着我非要离婚吗?子鸢,人生充满了太多的不可预知,我们能不能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日子!不要像安柔一样,变得爱钻牛角尖!”

    他的话让她心里一震,是啊!谁能保证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呢?她望着他,一刹那,心头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慨,缓缓点头。

    “谢谢你,贺大哥!我懂了!”

    “乖女孩!”

    看着他浑身散发成熟男人的性感魅力,视线凝睇她,专注而炙热,让她心神荡漾,全身血液也为之沸腾。

    杜子鸢一震,低垂脸庞,白皙的肌肤透漾着抹红晕,那低沉的嗓音像是爱抚,情/潮轻易在体/内涌现。

    感到羞耻,连忙转过身子,想掩饰她的困窘。

    “娘子,良宵苦短,是不是可以让为夫抱你去洗澡了?”贺擎天无视于她的困窘,x1ng感的唇畔漾出抹意有所指的笑,幽暗的眸底燃起yu望火花,沙哑地:“这几天,我的脑海总浮现你的脸庞、你的身体……”

    修长的指尖轻/撩着她的细肩带,炽烈的眼神似火。“你想我了吗?”

    “想!”她沉吟一声,没有否认,每时每刻都在想。

    杜子鸢闭合双眸,任由贺擎天的大掌探入衣裳,在min感的肌肤上撩/拨yu望火苗,扯掉蕾丝nei衣,右边那只bao满莹白进然跳出,俯首,探出灵巧的舌尖轻/吮小红点,在红蕾旁边的柔白上烙印一个个的齿痕,而后疾疾xi吮,她嘤咛一声,红点倏然昂然挺/立。

    他抱起她,直接进了浴室。

    沐浴完,又抱着她回到了大床上。

    褪去了浴衣,刚刚沐浴后的滑腻感,让两人都为之一震,炽/热的火焰在身体里燃烧起来。

    她的双手紧紧地将他抱住,羞涩的将脸埋进那厚实的肩窝里,当脸颊触到平滑而结实的肌肉时,她毫不考虑地更加贴近过去。

    “你在我身边,真好。“她喃喃地说着。

    “我也很高兴你在我身边。“他爱抚着她的发丝。“丫头,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的。”

    “嗯!”她轻叹一声,依偎在他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胸膛上令她感到很踏实。不由自主地,她的唇印上他的心跳处,然后朝他的ru头轻轻地吻了又吻。

    贺擎天屏住气息,该死的,这小骗子大概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

    “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她像小猫似的呢喃道。

    “呵呵……那就天天闻!”杜子鸢听到他低沉的男性笑声。

    &、轻咬,令她悸动不已。

    “丫头,我喜欢你主动!”他低低的喊道。

    为了犒劳他,她狠狠的在他脸上落下一个香吻。

    “嗯……”他耐人寻味的享受着。“小骗子!”

    “贺大哥……”她压低他的脑袋,吻了他的唇,手也覆上了他的俊脸。

    看着近在咫尺的他,看着触手可及的他,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坠落。直视着他那双迷人的眼睛,在向他诉说着她的渴望。

    而他,似乎也像懂了般,眼神变得炙/热,真情开始流露。

    只是一瞬间,天雷勾地火。

    他开始疯狂的吻她,狠狠的,久久的。她没了呼吸,却享受着这缺氧的快感。

    心脏,剧烈的跳动,如要炸开般,难以承受跳动的符合,而他庞大的身躯,重重地压了上来,彼此陷入了床榻之中。

    他灼/热的呼吸重重地吹在她的脸上,久违的熟悉感席卷而来。她伸出双手,抚上了他的胸膛。

    那惊人男性傲然挺/立着。感受着那灼/热的温度,和那慑人的紧张气息。

    杜子鸢抽一口气,更加紧张了,刚要伸手去抚慰小贺擎天的时候,他却拉住她的手,急切的吻住她的唇。

    “嗯……”呻y1n止不住的从杜子鸢嘴里发出。

    “你……”正要开口叫他之际,他却开始用唇火热进攻。

    “你的这儿也很美……”

    她jiao躯狂颤,十指插/入他浓密的黑发中,只觉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住这份甜蜜的折磨,她的全身在发软狂颤……

    “小东西,舒服吗?”见到她这副明明qingyu难耐,却又拼命压抑的模样,贺擎天忍不住轻笑,双掌轻按住她的双膝,唇轻贴在她的大腿上。

    “呃……”杜子鸢倒抽一口气,颤抖着身体,不停的扭动。不安分的小手,也开始在他身上寻觅着。

    终于,他调整了姿势。

    她迅速的抓住他傲人的yuwang,轻柔的套弄着,顿时,那庞大沉重的身子僵硬了起来。

    “小骗子,你学坏了!”话一歇,黑眸一沉,手掌猛然揪住皓腕,倏地将她搂入怀里,杜子鸢羽睫轻颤,娇羞不已。

    她嘤咛着,身子绷凛不已,白皙的身子止不住打着哆嗦,他将她一把揽入宽阔的胸怀,将她举腰抱起,她愕然,完全意料不到他要做些什么。

    双掌捧住她的丰什么东西,强大的huan愉感迅速窜上身子,让她禁不住揪紧拳头。

    “子鸢,我就是要不够你!”他仰头,身子缓缓律/动,深邃黝黑的瞠眸紧,盯着她涨红的芙颊,接着他濡/湿的双唇覆住她红唇,舌尖卷裹住了她的舌,火/热的交缠在一块儿。

    “唔……”她尝到了自己的滋味,伸出小手,想抹去唇上的濡湿。可是他却阻止她的动作。

    “呵呵……”

    “轻……轻一点!”她的芙烦红艳似像火,吐息挟带微弱的娇吟y1n小手紧抓住他的肩头,任由他在自己的体/内冲/刺,怕自己会抵挡不住那猛烈的所求。

    “子鸢……”贺擎天终于放缓速度,他重重喘息,重新吻上她的柔唇,紧扶着她的腰,让她随着他的律/动摇摆,吞/噬他、容纳他,强大而剧烈的huan愉在她体/内骚动起伏。

    他的腰杆一次又一次强劲直起,刺戳的力道深沉而猛瑞,从不知道zuo爱这件事可以如此疯狂。

    “舒服吗?嗯?”贺擎天挑眉欣赏着她红扑扑的小脸,得意自己轻易让她快乐。

    她星眸微启,口中含糊不清的呓语着,绯红的芙颊因ji情更显娇媚,凝脂般的柔白身躯随他一起摆动,长发扑洒在枕头上,美丽的有股说不出的女性风/情。

    “嗯……”扬起一双漾满水光的美眸,她凝睇着他,心底尽是满满的悸动。

    “那配合我。“贺擎天轻笑,笑容里有股邪魅股的魔力。

    “想要吗?你可以试着自己控制速度。“他捧住她丝般触感的丰tun,深邃幽暗的眼神锁住她迷蒙的双眸,暗示她要懂得主动。

    这毕竟是两个人一起愉悦的事情,他虽然身为大男子,但也希望她偶尔的主动,因为这样可以让快乐更有趣,也更容易满足彼此!

    她轻咬红唇,感受那份灼/热在体/内炽/烫的感觉,只要稍稍挪摆腰肢,巨/大的灼/热重重顶/在她的临点上,让她忍不住低喘、娇y1n和惊呼。“别这样——”

    “别那样?”他低笑。

    手指握住她洁腻的下巴,强迫她正视他的双眼。

    四日交接的瞬间,花jing倏然疾疾紧/缩,娇柔的身子跟着弓起,全身的感官紧绷得像根琴弦,抵达了即将绷裂的临界点,眼前一片模糊,他的节奏变得狂乱,失去惯有的律/动,失控般的不停冲刺,有那么一刻,她以为自己即将失去意识。

    当高chao来临,双双攀上颠峰那一刻,他情不自禁粗喘嘶吼,她则在他身下细啜,大口喘气,双眸迷离,仿佛再也承受不住就要晕过去一般。

    qingyu方歇,她蜷伏在他的壮/硕的胸膛之中。

    贺擎天心中盛满了愉悦,一种说不出来的征服感以及满足感充斥着全身。夜很漫长!

    只是,突然的,杜子鸢皱起眉来,小腹好痛,很痛,似乎在收缩着。“啊——”

    “怎么了?”他赶忙看她。

    “我肚子痛,好痛,贺大哥,我肚子很痛!”

    “很疼吗?”贺擎天关切的问。

    他来不及享受身体的愉悦,彻底惊慌起来。“呀!怎么有血?”

    “我……好痛!好痛!”杜子鸢的眉头皱了起来。“我肚子好痛!”

    贺擎天看到杜子鸢的si处流出血来,难道是他刚才太用力了,伤了她?

    “上医院!”给她套上裙子,贺擎天抱起她,急匆匆的送医院。

    急诊室。

    医生检查后,出来告诉他。“先生,恭喜你,你太太怀孕了!有先兆流产的迹象,幸好送来及时,否则孩子就难保住了!只是你们以后都得注意了,激烈的房事还是避免的好,为了孩子好,都辛苦辛苦,忍个一辰半载的权当是为了孩子!”

    “怀孕了?!不可能!”贺擎天的脸瞬间变了颜色,脸色铁青,继而惨白,额头的青筋暴露,喃喃低语:“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胚胎刚刚三十五天左右,还没有发生妊娠反应,所以才被孕妇忽略掉,而这个时候是最容易流产的,快去看看你太太吧!”

    “不——”贺擎天摇着头,怎么也不相信,拳头在身侧握紧,浑身上下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医生很奇怪得看了他一眼。“我门医院的专业仪器检查的还有错吗?这是你的孩子,看看吧,现在和豆子一样大,发光的这个就是!”

    医生塞给贺擎天一张超声波单子,图像上黝黑的一片,一个发光的小豆子,那样璀璨的光芒刺痛了他的眼!

    “快去看看你太太吧!”医生走了!

    贺擎天整个人踉跄的坐在休息椅上,怎么可能?这个孩子是谁的?

    不是他的!

    她怎么可以骗自己?他那么相信她,那么的爱她,她怎么可以跟别人在一起?他甚至不在意她的第一次给了谁,她怎么能这样对自己?这太残忍了!

    她糟蹋了他的一片真心!

    贺擎天的眼底升腾起一团雾气!眼中布满了寂寥的情感,为什么?子鸢,你怎么能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还有了孩子?!

    他噌得一下站起来,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她。

    “家属呢?快点推孕妇去病房,急诊室还要接诊!”护士走出来,低声喊道,在看到贺擎天的瞬间,立刻噤声,哇!好帅的男人哦!

    贺擎天冷着脸,扫了护士一眼,进了急诊室。

    杜子鸢躺在病床上,此刻是睡着的。

    她累坏了!

    还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医生呢?我要做掉这个孩子!”只是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杜子鸢,贺擎天痛苦的握住拳头,说出这话时,他的心头却又莫名不安,但疼痛后,他又不得不道:“打掉这个孩子!”

    “你这男人怎么能这样?”护士有些不理解的鄙夷道:“我看你人模人样的,没想到这么讨厌小孩子,你就为了你那一己私yu让女人打胎啊?你看你把孕妇折磨的差点流产啊,你怎么还张得开你那张嘴说打掉自己的孩子?”

    “立刻打掉!把医生叫来!”贺擎天的脑子很乱很乱,他的脑海里反复徘徊着三个字。不可能,不可能!

    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几辰前的一幕,在一次偶然做全身全面检查时一个医生告诉他:“小伙子,你的jingzi成活率几乎为零,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

    当时他问:“没有奇迹吗?”

    “奇迹也许发生在别人身上,但你这个,千亿万分之一都不可能!”

    他去过若干医院检查,同样的结果,他的jingzi成活率几乎为零,医生说可能是家族遗传,也可能是**丸病变,当时他的确***丸疼,所以才会检查jing液,没想到**丸没问题,查出jing子无成活率,可是家族遗传似乎又不可能?!

    护士冷下一张脸,皱眉:“你就算打胎,也等孕妇好点吧,她身体这么虚弱,打胎会影响生命安全的!”

    太吵了!

    杜子鸢感到好吵,刚醒来就听到贺擎天冷着声音喊道:“打掉,我不要这个孩子,我太太也不会要!快去把医生叫来!”

    孩子?!

    杜子鸢还在震惊里没来得及消化这个消息就听到了”打胎”两个字,瞬间,她一颗心跌落谷底,冰冷一片,入坠南极!

    她努力睁开眼睛,而贺擎天正纠结着眉宇往这边看来,四目相对,他悲痛的看着杜子鸢,杜子鸢也悲恸的看着他,轻声开口:“我怀孕了吗?”

    贺擎天闭上眼睛,别过脸去,冷声吐出一个字:“是!”

    护士愣愣地,这一对夫妻真奇怪,别人怀孕都是兴高采烈的,他们像是死了人一样的阴森,真可怕。

    “你出去!”贺擎天冷眼扫过去,把护士吓了一跳。想说什么,又看到他那吃人的表情,立刻走出去,把急诊室让给他们!

    窗外,天已经亮了!可是杜子鸢的心情却阴霾起来。

    “你要我打胎?!”

    “是!”

    “为什么?”她突然感到浑身上下一阵冰寒。

    “这不是我的孩子!”安短一句话,彻底的否认的杜子鸢。

    她一怔,缓缓的坐起来,下床。“你可以侮辱你自己,但你不能侮辱我的清白。这是我的孩子,我和你没关系了,你打胎也打不到我的!”

    俊逸的脸上却有着气急败坏的神情,他大声质问,“是不是我的孩子你自己很清楚,杜子鸢,我可以不在意你第一次给了哪个男人,但是我不能不在意给别人养孩子,我做不到!”

    “啪——”杜子鸢满腔怒火在瞬间点燃,小手狠狠地扬上贺擎天的脸。

    一个耳光,打得贺擎天皱眉,冷着一张脸,高大的身影立刻遮挡了身后从落地窗投射进来的阳光。

    贺擎天同样满腔怒火得盯着杜子鸢,眼中的阴霾几乎要迸发出来。“你好大的胆子,给我戴了绿帽子竟然还敢打我!”

    “我不跟你计较,你把话收回去,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还可以让孩子认你做爸爸!”

    “我不给别人养孩子!”

    “这是你的孩子!”杜子鸢低喊。

    “不可能,这不是我的孩子!我真是幼稚,我居然相信你,你把第一次给了别人,我以为你纯洁,我以为你善良,我以为你这样倔强的女人不会背叛我,没想到你居然给我带来最大的耻辱!我就算一辈子没孩子,我也不要这个!你说那个男人是谁?”贺擎天用慑人的口吻逼问,他真的有想掐死杜子鸢的冲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