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故意杀人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柔儿?”李惠利一进来就看到安柔在哭,整个人顿时怒了。“你们怎么她了?”

    杜子鸢和贺擎天的眸光对视,彼此的眼里盛满了温情。

    杜子鸢咬了咬唇,鼓起勇气,迟疑又犹豫,终究还是探向了他,在李惠利冲进房间没注意的时候,她悄悄在门口,伸手,握住贺擎天的手。

    他微微讶异她的主动,唇角露出笑意。紧紧握了下她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小小的,袖珍的,却是那么软。他低下头,瞥向她的手,纤细的手指,没有戴任何东西,十分光洁。

    这个细小的动作,被秦傲阳看到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真是惺惺相惜的感情,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柔儿,你哭什么啊?说话啊?”李惠利急喊。

    夏美子闯了进去。“说话?说什么啊?你问的真奇怪!你该问问她刚才怎么回事,李大妈,你怎么能让一个做了孕妇,还要跟前夫暧昧的女人做您的儿媳呢?你也不怕自己儿子被戴绿帽子,你这嗜好还真是有够特别的,我真的佩服。”

    杜子鸢有些紧张,想要进去。

    忽然,贺擎天紧抓住她的手,低沉地喊道,“子鸢!”

    “恩?”杜子鸢心湖微动,停下了脚步。

    “刚才怎么回事?”

    杜子鸢还没解释,里面就乱作一团。

    “妈!”安柔大哭起来。“我不嫁给擎了,我不要他了!好不好?”

    众人都对这一幕感到震惊了!安柔难道幡然悔悟了?

    “柔儿?”李惠利叫了声,有些意外,“你,你不是爱擎吗?”

    “我爱擎,可我不想里泽结婚啊!”安柔低语着,看情形,像是崩溃了一样的嚎啕大哭着。

    夏美子气了,“喂!你到底选择谁啊?爱贺擎天,又不想南宫里泽结婚,我真是对你无语了!大家都在这里,你说清楚吧!”

    夏美子看向南宫,他站在窗边,点了一支烟,默默地抽了起来。

    “该死的小日本,你妈妈的,你爹爹的,你奶奶的,你爷爷的,你姥姥的,你姥爷的,你姨妈的,你妹妹的,你能不能说句话?!”

    夏美子把玩着水果刀,满含怨气地看着南宫。

    安柔只是嚎啕大哭。

    贺擎天和杜子鸢也进来了,秦傲阳也走了进来。门关上,气氛有些奇怪和凝重。

    所有人都把视线转向了南宫里泽,他沉默不语,像尊雕塑。

    那只小日本,实在不是人。

    见他不说话,夏美子又说话了。“安柔,你知道嘛?我这刀子真想划伤你的脸,你丫的是让我无语的世界第一人!”

    顾宗奇都没让她这么无语过!

    李惠利完全是傻眼了,心也隐隐作痛,安柔的哭声一声比一声凄厉,都刻印在她的心里。

    她拍着安柔的背,目光慢慢的瞥向了贺擎天,而他的眸光,专注在杜子鸢的脸上,李惠利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那时她看着心爱之人时候也是这样专注炽/热的眼神。

    安柔似乎已经许久没这样哭过,哭得撕心裂肺,嗓子都哭哑了,还是在哀嚎。她的眼泪浸没在李惠利的衣服里。

    几个人,站在一旁,看着她哭!

    “奶奶的!”夏美子终于不耐,水果刀唰得飞出去。

    众人大惊,那水果刀只是精准的射进南宫里泽身边的木质窗台框上,射进去有半厘米,定在那里。

    “哇!”秦傲阳赞叹。“小李飞刀啊!”

    “错!这孩子会不会说话啊?小夏飞刀好不好?”夏美子瞥了眼秦傲阳。“姐姓夏!”

    “好!知道了,小夏飞刀!”秦傲阳好笑的摇头。“怎么练的?”

    “改日教你!”

    “一言为定!”

    她的行为终于引起南宫里泽的注视,他回转身,当着大家的面,说:“我想安柔的脑子有了问题,我建议送她去医院吧!”

    安柔真的有问题了!之前医生说她有抑郁症,他想她是真的有毛病。

    说完这句话,南宫里泽从窗边走向夏美子,低头看着她。“走吧,别让客人等急了!”

    “你确定这订婚宴要继续?”夏美子不确定的问他。

    南宫里泽认真地点点头。

    安柔听到南宫里泽要跟夏美子走,再度的抽泣起来。“呜呜……不要走……”

    贺擎天走进去,看着自己的母亲,沉声道:“你确定,真的让我娶安柔吗?”

    李惠利犹豫了,这一刻,她看着安柔的脸,看着她哭,看着她颤抖的肩膀她竟第一次没有说出话来。

    杜子鸢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像是在思考贺大哥的话,又不是。

    没有人知道李惠利这一刻想得什么,她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游离,那么的飘渺不定。

    贺擎天等待着李惠利的答案。

    杜子鸢的心里有着期待和紧张,她多么希望李惠利亲自说,不再逼贺大哥。

    然而,李惠利也只是将她的视线转向贺擎天,落在他脸上几秒钟,然后又转向杜子鸢,在看到杜子鸢时,她的眼神眯了起来,冷声对贺擎天道:“把柔儿送回去!”

    杜子鸢心里叹了口气。

    “不!我不走!我不去!”安柔摇头,突然就站了起来。“我不要走!”

    所有人又都被安柔吓了一跳。

    她的视线迷蒙中转向已经朝门口走去的夏美子和南宫里泽,她突然站起来,朝窗口跑去,一把夺下那插在木窗上的刀子,速度飞快的朝夏美子扑去。

    “啊——”杜子鸢尖叫。“小心!”

    李惠利吓得魂飞魄散,大叫道:“柔儿——”

    夏美子和南宫正走到门口,而贺擎天和秦傲阳隔着沙发,南宫已经站在了门外,夏美子听到杜子鸢的尖叫回转身,突然就看到安柔握着刀子直奔而来,她往前走是刀子,往后是南宫。

    南宫里泽快速的转身,但安柔的动作太快,南宫里泽只来得及把夏美子往后拉了一下,刀子已经飞奔而来。

    “呃——”夏美子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fu,脸色惨白。

    刀子没入了她的小fu,动作那么快!

    “该死!”南宫里泽低叫了一声。

    “你去死吧!去死吧!”安柔尖叫着,脸上是支离破碎的痛苦,她回头又转向杜子鸢,“还有你,你也该死!”

    她扑过来要抓杜子鸢。

    贺擎天飞快的将杜子鸢往自己怀里一带。

    “天哪!”秦傲阳低呼,立刻跳过去抓住安柔。“快送夏美子上医院啊!”

    鲜血从夏美子的小fu流出来,她低头看着那插在自己小fu上的水果刀,疼痛袭满了全身,她呲牙咧嘴的抽气道:“报应来了!呵呵,谁让我流了自己的宝宝来着,还有害人之心不可有,刚才想吓唬她的,被她给捅了!一定是报应,是老天给我的报应!”

    “来人!”南宫里泽大吼道。“快来人!”

    走廊里急匆匆奔来他的保镖。“上医院!”

    夏美子嘴唇颤抖着道:“南宫里泽,要是我死了,你把我骨灰收了,我孬好也算是有婆家的人了,别让我当孤魂野鬼!就算假的,你也得收了我的骨灰!”

    “闭嘴,你不会死!”

    “美子,美子!”杜子鸢也吓呆了,那一刹那,她真的被吓到了,那么快,安柔那么快的冲过来,大家甚至都来不及阻止。

    “来人,把安柔送进警局!”贺擎天沉声道。

    “擎!”李惠利急叫道:“你这样会毁了柔儿的!”

    贺擎天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母亲,又看看安柔,还是坚持。“故意杀人罪,她必须要负刑事责任!”

    李惠利踉跄的后退了一步。

    “放开我!”安柔尖叫,挣扎着,秦傲阳就是不松手。“安柔姐,你到底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了?”

    来了两个人把安柔制住,南宫里泽抱着夏美子大步向外跑去,贺擎天扯着杜子鸢追出去。

    “傲阳,你负责配合警方录口供!”

    李惠利踉跄着坐在沙发上,看着被人制住的安柔,一下子没了力气。“柔儿,你怎么这么傻呢?”

    安柔被警察带走了!

    医院。

    南宫里泽安静的等在手术室外,白色的衬衣上沾满了夏美子的鲜血。

    杜子鸢紧张着,“不会有事吧?”

    “不会!”贺擎天伸手握住她的手,“不要太担心!”

    而这时,贺擎天的电话响了,那边传来安逸伯低沉的声音。

    “行啊,擎,你的人居然把视频盗走了!实在佩服!你怎么知道那份东西一定在保险柜里呢?”

    贺擎天不动声色,俊容没有丝毫的表情,因为视频还没拿到,他还不敢太得意,“安柔现在可能在警局里,我妈一定是很受打击,你负责联系她!”

    “怎么了?”

    “你见了我妈就知道了!”贺擎天沉声道,挂了电话。

    终于,经过抢救后,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走出来,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幸亏送来及时,病人先前体质很弱,又大出血的经历,现在身体更加虚弱,需要好好调理,另外,刀子扎进了病人的卵chao,不得已,我们摘除了她的其中一个卵chao……”

    第328章,劫后余生

    脑子嗡得一下,杜子鸢紧张的问:“什么意思?她不会再怀孕了吗?”

    “不是,只能说几率会减小,毕竟少了一个卵chao!”医生解释道。

    “那还好!”杜子鸢松了口气,很难想象一个女人若是不能生孩子,这对她来说该是怎样的一种打击。

    南宫里泽听到这句话呆呆的,看着夏美子被推了出来,她的脸色苍白,唇是灰白色的,但是意识已经恢复,她缓缓睁开眼睛,在看到四周三张焦急等待的面容时,微微的笑了笑。“我……还活着是不是?祸害……要活很多年是不是?”

    “美子!”杜子鸢哽咽,她怎么这么倒霉呢,上次大出血,还没出去一个月,这次订婚宴又出了这样的事。

    “没事,放心!”

    “你没事就好,好好养伤,贺大哥没敢告诉你父母,怕他们担心!”

    夏美子茫然一怔,苦涩一笑:“谢谢,或许他们并不在意吧!”

    杜子鸢不懂她的话,夏美子又道:“你们回去吧,让小日本伺候我!怎么说我也是他前妻捅伤的!”

    听到她说话,南宫里泽原本漠然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神色,一双黑眸锐利的盯着病床上的夏美子,严厉的警告,“以后不许再拿水果刀!”

    “你凶什么凶?谁知道她那么qin兽?”夏美子不怕死的吼回去,可是声音有气无力,她颓败的躺在病床上,被推到了病房。

    杜子鸢和贺擎天相对看了一眼,然后把空间留给夏美子和南宫,也许他们会有什么话说。

    “擎,已经找回来了,一共两份,而且换了份别的搁在里面,保险柜完好无损。连你妈的笔记本也给黑了系统,什么都没了!你可以放心了!”电话那端传来顾东瑞低沉的嗓音,然后他笑呵呵的道:“真想不到你会被人拍视频,真是让人意外啊!”

    “别取笑我了,我知道自己这次很惨,很笨!已经懊恼死了!你就别再臊我了!”贺擎天沉声道,“什么时候给我送来!”

    “已经打算给你送了,

    “就现在吧,我在医院停车场,对了,你问一下****,需要多少支票,我划给他!”

    “他说不要钱,因为他老婆要生第二胎了,所以他只当是做善事了!”

    “那你替我谢谢他!”

    “已经谢过了!”

    不多时,有人送来了一盒视频盘,贺擎天拉着杜子鸢进了车子里,塞进车载dvd里,视频里果真播放着他们一起在床上翻滚的一幕。

    杜子鸢的脸腾地通红,“天哪!”

    “害羞了?这是你和我!”贺擎天心想,这要是自己留着欣赏的,一定很美,但是是他妈害他跟杜子鸢的,他就来气。

    退出来,把视频盘掰断,毁掉,这才放心。

    “真的毁掉了?”

    “嗯!毁掉了,彻底的,以后我会保护你,这是个教训!”对贺擎天来说,这次的教训真的可以让他铭记一生。

    当杜子鸢知道视频找回来时,整个人呆呆的,知道没有什么可以威胁他们的之后感觉像是在做梦,他真厉害,居然找回来了,居然可以撬开保险箱,神不知鬼不觉的换了一份视频!

    他真厉害,她突然觉得他厉害得不可思议。她愣了下,绽放了笑容,“贺大哥,你好厉害。”

    她崇拜似的看着他,他蓦得一怔,徐徐望向她。

    小丫头像个孩子崇拜大人似的看着他,让他心里突然漾起了满满的感动和满足,仿佛这一刻,得到她一句赞美,他什么都无所谓了,天空都跟着璀璨了。

    “走吧,去吃饭!”他牵着她的手,朝着前方走去。

    杜子鸢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只是跟随他朝前走。

    他带她去了海滨的一家海景饭店,优美的钢琴曲演奏着。

    餐桌上摆放着丰盛的晚餐,酒架上,搁着一瓶红酒。两只空空的玻璃杯,各自放了一边,正在等待主人来品尝喝酒。

    四周静悄悄的,窗外,海水的波动声似乎很轻,似乎又很响。

    贺擎天牵着她走向餐桌,绅士的将椅子拉开,扶着微愣的杜子鸢坐下。

    他则走到对面坐下,凝望着她,忽而勾起了唇角,淡淡地微笑。“回神了,小丫头!”

    这一切太过梦幻,杜子鸢恍惚地回神,瞧见他望着她淡然微笑。而她有些害羞腼腆地笑了。

    开了红酒,两人碰杯喝上一口。

    杜子鸢从来不喝酒,可是他说喝一点,因为今晚真的很美。

    两人静静地用餐,没有更多的话语。只是他静默地端过她面前的盘子,替她切着牛排。

    他的举动看似随意,将牛排切成小块儿后,又将盘子端到她面前。“吃吧,尝尝好吃吗?”

    “嗯!”杜子鸢去尝盘子里的牛排,一下子觉得有胃口了!

    吃完饭,离开的时候已经近晚上十一点了。

    夜空里闪烁着繁星,贺擎天带着他在沙滩上散步。

    “贺大哥,这样真的没事了吗?”杜子鸢轻声问道。

    “视频没有了,我妈还不知道被我换了!不知道她若是知道我换过后,心脏是不是承受得了。”

    “那要怎么办?”

    “凉拌!”贺擎天轻轻一笑,有些无奈。“她该料到是我!”

    “嗯!那安柔怎么办?难道她真的要坐牢?”

    “她若是有病,需要政//府部门的专业机构鉴定,有精神疾病不需要坐牢,但是若没病,她的确需要坐牢!”

    “幸好美子没事!”

    “安柔有今天,我和我妈都有责任!”贺擎天叹了口气,“好了,不说了,我们好不容易劫后余生,你有什么跟我说的吗?”

    他握着她的手,停下脚步,她抬眸,只见他正沉静地凝望着她,漆黑的双眸炯亮,在月光下泛着冰冷光芒。

    她看着他,很是着迷,有什么要说的吗?

    经历这么多,她有千言万语,有万语千言,却只化为了一句话——

    “从你说爱我的那一刻起,我就选择无条件的爱你!”杜子鸢幽幽说道,无比庆幸自己信了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