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无法原谅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侯府商女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好啊!学会当贤内助了啊?”他欣慰的说,望着她微笑。“老婆在身边,我很开心呢,做事也事半功倍。”

    他的眼神温存、沉挚,而亲切。“丫头,不过上午你去医院吧,接替妈,让她休息一下,我另外再派两个特护去,这样方便照顾你爸。”

    他始终无法把杜安年当成岳父,因为无法面对自己爸爸,他不追究,不代表心里放下了。

    杜子鸢也自然听懂了他的措辞。她幽幽的说:“贺大哥,你还是无法原谅我爸爸是吗?”

    他紧盯着她。很认真:“是的!对不起,子鸢!”

    “我懂!虽然我不知道当年的事情真相是什么,但是我明白你的心情……”她深深叹息,“我只是希望能化解,他已经不再是市长了,他生不如死了!他就像是一个巨人,突然间瘫了,这个打击比让他死还要折磨他!”

    她忽然抬眼看他,眼里有成熟的忧郁。“你能想象他此时的情况吗?瘫在床上,一动不能动,说话就流口水,说不清楚,大小便在床上!那就是我爸爸的情形。”

    他的眼睛闪烁,“但他还活着,风光的活了多少年,是不是?子鸢,我无法像尊重你妈妈一样尊重他,原谅我!”

    他诚恳的说:“也许时间久了我会慢慢跨越,但不是现在!”

    了解的点点头,杜子鸢也明白不可以太急。

    “走吧,我们去吃饭。”

    吃过饭,贺擎天送了杜子鸢去医院,并派了司机在医院等候杜子鸢,算是保护她,而他去了公司。

    早晨九点。

    李惠利直接来了贺擎天的公司,楼下前台没有拦住她,也没人敢拦,跟她一起来的还有安柔。

    “清秘书,把等下开会的数据拿到我的办公室!”贺擎天冷酷的嗓音低沉的响了起来。

    “总裁,您母亲和安小姐来了!”清秘书说道。

    贺擎天一愣,剑眉立刻皱紧,沉声道:“让他们进来!”

    李惠利进来后,贺擎天冷厉的脸庞愈加的暗沉,头也不抬,看着手里的文件。

    “翅膀硬了啊!”李惠利一进门语气就是这么充满了讽刺,“公司都要危机了,还这么沉得住气,是我教的太好吗?”

    缓缓的抬起头来,贺擎天看了眼李惠利,又看了眼安柔。淡淡一瞥,又低下头去。

    “这就是你对母亲的态度?”李惠利一看他那表情,立刻怒了。

    “心脏不好,最好不要发脾气!”贺擎天低着头,沉闷的说了句。

    如果是之前,他会忍着,但是现在,在知道对杜子鸢的心意后,他决定不再放/纵她,连贺氏集团母亲都不惜利用,他在怀疑她到底对爸爸的感情有多深。真的那么深刻的话,为什么会想要卖股份?

    “你也知道我心脏不好,居然敢忤逆我!”李惠利冷声的开口,眼中有着怒气横生。

    “我没时间和你说话,如果没事,请离开!”不愿意多说,贺擎天直接冷声下了逐客令。

    “你!”李惠利看着自己儿子如此的态度,只感觉懊恼伴随着无奈席卷而来,沉下脸,低吼的开口:“看来我真的要用那份视频了!”

    贺擎天握着档的手明显一僵,如果他和杜子鸢的档一旦和杜如慧那种档一样发出去,那么杜子鸢一定会承受不住的。

    视线扫过贺擎天冷峻而严肃的脸庞,李惠利轻笑一声。“哼,害怕了吧?”

    噌得站了起来,贺擎天阴郁着脸庞,“你到底要怎样?那份视频里的主角是你的儿子和儿媳!”

    “我从来就没承认过姓杜的女儿是我的儿媳!”

    “那你是连你儿子也要害了?”贺擎天冷硬的质问。

    “擎,妈身体不好,你不要惹妈生气!”安柔在一旁插口。

    “你闭嘴!”贺擎天怒吼的制止安柔的话。

    “你凶什么凶?”李惠利冷哼道:“给你十二小时时间,跟杜子鸢离婚,否则,你就等着视频再次上报吧!”

    “妈!”贺擎天低吼。

    “说什么都没用!”李惠利瞥了他一眼。“柔儿,我们走了!该说的都说了,走了!”

    “我不离婚!”

    “那我没办法,你想和仇人的女儿双宿双飞,就别怪妈无情,我是不许你对不起你爸爸的!”

    “那你又对得起我爸吗?贺氏是贺家的产业,你怎么能卖贺氏的股份?你此举又对得起我爸爸吗?妈,我在怀疑,你到底爱过我爸没有?还是你话中说的都是表像,杜安年真的是害死我爸的凶手吗?”

    李惠利明显一愣,刹那,脸上得意的笑容僵硬在了脸庞上,脚步一个上前,盯着贺擎天,扭曲着一张满是粉底的脸,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你在怀疑我对你爸爸的感情?你背叛了你爸爸,这是在给你自己找理由开脱吧。”

    “爱我爸为什么要再婚?”贺擎天冷声的质问。

    李惠利脸庞渐渐的扭曲着,看着贺擎天,半天后又恢复了平静,冷冷睨着贺擎天开口:“你只有十二小时,午夜0点,如果我没得到你甩了杜子鸢的消息,那么视频将会比上次的轰动!哦!对了,我改变主意了,你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广而告之,告诉大家,你要离婚!否则,我也会让你后悔!”

    “为什么?”一刹那,平静倏地褪去,贺擎天暴怒的一吼,那份高贵和冷傲的优雅,在李惠利的攻击之下立刻崩塌,只余下愤怒和恼怒。

    看到贺擎天那份冷怒和危险的气息,李惠利依旧直指贺擎天的痛处,“别试图让安逸伯去找什么,他找不到,从安逸伯youhuo杜子鸢失败,我就防着他了!”

    “你真残忍!”贺擎天峻冷的脸庞即使带着伤痕,可是那份犀利,那份冷傲还是可见一斑。

    “儿子,这是你逼我的,你明知道我讨厌杜安年的女儿,我讨厌她们,一开始我们就是个游戏,是你太入戏了,现在你该清醒了!”李惠利冷睨着眼,眸子里寒光展露而出,扭曲了的脸庞上带着嗜血的肃杀。

    “好!我和杜子鸢离婚!”贺擎天低沉的嗓音深沉而暗哑,看了一眼李惠利,“但不是以发布会的形式!”

    李惠利嘲讽的开口:“儿子,你以为还有选择的机会吗?”

    “别逼我!”

    “是你在逼我!”李惠利同样吼了回去。“原本我是不想这样的,但是为了防止你跟杜子鸢死灰复燃,我要你跟她离婚的消息宣布后,立刻跟安柔结婚,否则,视频你休想拿回去!”

    贺擎天瞪大了一双眼睛,他就没见过这么狠的母亲,这还是他的母亲吗?他的心如被尖刀刺中,突然间就恍然大悟。“原来我也不过是你复仇的一颗棋子,如果之前我还坚信杜安年是害死我爸的凶手,那么现在我怀疑了!好!我答应你,跟杜子鸢离婚是不是?然后跟安柔结婚是不是?安柔,你敢嫁我吗?”

    安柔被问得一愣,呆呆的,却又有惊喜涌上心头,猛地点头。“我嫁,死也嫁!”

    贺擎天闭上眼睛,遮掩住痛苦,拳头在身侧握紧,“你们可以离开了!我会让你们满意!”

    “别!你想见杜子鸢是不是?告诉她只是假离婚吗?那可不行!先让我把这个消息发出去,再离婚吧?”

    “什么消息?”

    “安柔怀孕的消息。我已经让报社的记者润稿了,只等我电话打过去,只要打过去,安柔怀了你孩子的消息就会立刻被刊登。你想后悔也来不及了!”李惠利可是做了全面的工作可谓不择手段。

    “你——”贺擎天踉跄着坐在大班椅上,眼中闪过冰冷的寒意。“她怀孕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只是假怀孕,就是让杜子鸢对你死心,让她彻底失望,让你们彻底了了。”

    “你还真是用心险恶!”贺擎天自嘲一笑。“我为又你这样的母亲感到羞耻!”

    李惠利拨通了电话,“小***吗?把那篇稿子发了吧,九点半前,先发在网上,十点发在报纸上!”

    安柔也没想到李惠利会这样,因为她一直没告诉过自己,一时间,她有些不确定。“妈,你真的要我嫁给擎吗?”

    “当然,我就喜欢你,你本来就该是我的儿媳,可惜你们阴差阳错的错过了这么多年!”李惠利拉着安柔坐在沙发上,“儿子,什么时候新闻发布会啊?我等不及了!”

    “现在!”贺擎天闭上眼睛,他不会这样罢休的,但他不能伤害到杜子鸢,按下电话,贺擎天道:“清秘书,立刻准备新闻发布会!打电话给各大媒体的记者!”

    病房里,播放着新闻,杜安年病了后,一直只看电视里的新闻,似乎看新闻的时候,他能安静平静很多,这也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

    “爸,你看***城新闻台吗?”杜子鸢把遥控器给他。

    杜安年一只手能动,半边的身子能动,那半边好似没有知觉。

    他换台,找寻着新闻,突然电视里,娱乐台一条新闻吸引了杜安年,画面上切换到播音员的话:“现在播放一条本台记者发来的独家消息。贺氏集团总裁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承认安柔是他多年的情人,并透露安柔现在已经怀孕。目前贺擎天正打算跟杜子鸢离婚。很多市民纷纷猜测,一定是杜市长因为女儿视频丑闻而病重离开政界,导致贺总和杜二小姐婚变的发生……”

    他要跟自己离婚?

    安柔怀孕了?

    杜子鸢的脑袋一下子炸开了!

    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脑子里,嗡得一下脑海里一片空白。

    画面又转向了新闻发布会的现场。

    贺擎天脸色沉郁,安柔小鸟依人的靠在他身边,笑得那么幸福,而旁边,李惠利更是得意的笑着。

    贺擎天只说了几个字。“因为安柔怀孕而不得不对她做出交代,所以只能跟杜子鸢离婚。谢谢各位的到来,贺某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可能会犯的错,希望我太太杜子鸢能够理解,我身不由己!也希望离婚后我和杜子鸢还是朋友,请她成全我和安柔,还有我们的孩子!”

    他的语气僵硬,视线盯着某一处,眼神深邃,清幽,像是隐藏着巨大的痛苦,杜子鸢看着他,透过屏幕,她看到他的眼睛望着镜头,他说离婚的时候,他的喉头滑动了下,似乎带着不甘和无奈,还有他的牙齿是紧紧咬着的,腮边青筋暴露,他那么僵硬的表情,杜子鸢皱眉,这是怎么了?

    杜子鸢呆呆的目光看着电视里的贺擎天,这个昨天深夜和自己缠/绵旖/旎的男人,现在正在告诉全景城的市民,他要跟自己离婚。因为他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而她,看着他,在他转身离开发布会的那一刹,她似乎看到了他眼里的悲恸!

    “鸢——”杜安年一只手拍着床,似乎有些担心和紧张。

    杜子鸢猛地回神,眼里有层泪雾,震惊着,又迅速压下去。“爸爸,你不要担心,我很好,你快点把身体养好!”

    杜安年眸子里闪过什么,仅仅抓住杜子鸢的手,却又说不出话,一着急又留口水了。

    “爸爸,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担心我,我真的很好!”杜子鸢对他笑笑,“没有什么大不了得,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我不怕!”

    杜子鸢用纸巾帮他擦掉口水,杜安年动了动唇,“笔——”

    杜子鸢似乎听到了他说笔,很清晰的字。

    “爸爸,你要笔是吗?你要写字?”

    杜安年点点头。

    杜子鸢立刻招来了纸笔,杜安年颤抖着手,写了几个字:有些事情,眼见未为实!

    杜子鸢看着那几个字,歪歪斜斜,却像是给了她巨大的信心,点点头,“爸爸,你是让我相信贺大哥吗?”

    杜安年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后来,杜子鸢又接到了李惠利的电话。“杜子鸢,安柔有了擎的孩子,我忘记告诉你了,在日本的时候,擎和安柔酒后乱性,现在我让人把证据给你送过去!”

    杜子鸢困惑了!

    当她接到了李惠利派人送来的东西时,刚好贺擎天的律师也来了,带来了离婚协议书。

    杜子鸢在病房门口,看着邴律师手里的离婚协议书,和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连股份都没了,直接拿了离婚协议书来。

    邴律师似乎欲言又止。

    杜子鸢轻声问:“他委托你来的吗?”

    “夫人,总裁好像很不情愿离婚,他,他只说拿给你这个,但我看他表情很痛苦!”邴楠解释了一句。

    杜子鸢点点头,咬唇,想着,他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她手里拿着李惠利派人送来的信封,会是什么?像是照片得样子,她想先看看,“先等下!”

    撕开了封口,果真是照片,杜子鸢抽了出来,脸瞬间惨白,因为她看到了贺擎天的脸,目光定在后面的照片上,双眼瞪得浑/圆,是贺擎天和安柔赤luo的交缠在一起的身子,每一张的都拍的异常的清晰,特别是贺擎天的脸。

    杜子鸢这一刻终于明白了李惠利的志在必得,自嘲一笑,拿过笔,“好,我签字!”

    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杜子鸢深呼吸,然后对邴楠道:“告诉他,多保重身体!”

    邴楠错愕了下,“夫人?”

    “我已经不再是夫人!”杜子鸢把照片放在信封里,进了病房。

    一直到晚上,杜子鸢都没有接到贺擎天的电话。

    他没有解释!

    夏美子看到新闻后立刻打电话找杜子鸢,然后人赶来医院。

    白素心更是惊愕,担心的不得了。

    “妈妈,我没事,我和美子出去坐坐,你照顾好爸爸,不要担心我!”杜子鸢轻声道。

    “怎么会这样?”当两人下楼时,夏美子思考着,摇摇头,道:“不对啊,昨天一起吃饭的时候,贺擎天那么宠爱你,看你的眼神那么浓烈炽热,怎么今天突然就召开新闻发布会说离婚?不对,这事不对!”

    杜子鸢没有说话,视线望向某一处,微转着,无比哀默,包包里有贺擎天和安柔的照片,她的手紧紧抱着包包,深呼吸,只是道:“我想去ktv唱歌!”

    “好!我陪你!”夏美子立刻道。

    新闻发布会一结束,秦傲阳急匆匆的赶回贺擎天的办公室,大力推开他的门,吼道。“该死的,你搞什么?怎么又把安柔肚子搞大了?还和杜子鸢离婚了!该死的你搞什么啊?让杜子鸢跟你做朋友,有的人离婚了可以做朋友,有的人只能是仇人,这么伤害她,你丫的就是他仇人,还想做她朋友,你做白日梦吧!”

    贺擎天的头埋在臂弯里,他人坐在大班椅上,整个人的脸埋在臂弯里。

    “该死的!你告诉我怎么回事?”秦傲阳猛地拍了下桌子,桌上的文件被震得差点掉落,可见他这一拳的力度。

    贺擎天抬起头来,秦傲阳准备斥责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嘴边,竟说不出来,因为他看到了贺擎天红着眼眶,似乎正极力的压制无法压抑的蓬勃感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