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是我错了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如果是以往,杜如慧一定会立刻尖锐的反驳回去,但是这一次,杜如慧点点头,承认:“是!我有责任,如果我没有被安逸伯骗到,就不会有今天!是我自己一直再赌气,明知道是错的还那么走,自作孽不可活,说的该是我才对!”

    “我让杜子鸢过来,她很担心你!”

    “不要!”杜如慧摇头。“我不见她,秦傲阳,我不见她!”

    “为什么?”

    “你不懂,你永远不懂!”杜如慧痛苦的摇头,人走到落地窗前,望着远处的大海。“我不想见到家里的任何一个人,看到他们我会忍不住歇斯底里,会想起我母亲的悲哀,会想起她的委屈。”

    “但是他们都很关心你!”

    “秦傲阳,你应该知道,我和杜子鸢同父异母,她的妈妈是我的亲小姨。小时候我十分崇拜我的爸爸,我觉得他是很了不起的人,积极上进,世间什么样的男人都比不了我爸爸!他是我心中的神,但是当有一天,我听到我爸爸么么在吵架,我的梦破碎了!”

    那天,她准备去给爸爸买他最喜欢吃的周记小笼蒸包,特意起了个大早,打开了房门,蹑手蹑足的走出去。

    太早了,可别吵醒爸爸妈妈,经过父母房门口时,她几乎是着踮脚尖的。

    但是,才走到那门口,门内就传来一声妈妈的悲呼,这声音那么陌生,那么奇怪,那么充满了痛苦和挣扎,使她立即站住了。

    “为什么?”妈妈似乎在喊着:“我已经忍了,我什么话都没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二十年了,你们把我当成了什么?你以为子鸢是谁的女儿我不知道吗?她是你杜安年的私生女,是你和我妹妹背着我gou合生下的孩子!你看!我知道得清清楚楚,可是,我不问你,我什么都忍了,为什么你还要离婚?”

    离婚?杜如慧脑子里轰然一响,完全惊呆了。爸爸和妈妈要离婚?可能吗?她呆站在那房门口,动也不能动了。

    子鸢是爸爸和小姨的私生女!

    “对不起,素堇!”杜安年的声音充满了痛苦,显得那样的挣扎和悲恸,杜如慧几乎不相信那是爸爸的声音。“你也知道我跟你之间存在太多的问题!”

    “你想说什么?”素堇提高了声音。

    “素堇,我承认,你很美,你很高贵,你就像个女神,高贵而冰冷的女神,你独立,知性,但你只能做上流社会的高贵妇人,我跟你,不能交心!每天看着你,像看到一个女神,甚至连上chuang我都觉得有罪恶感。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我到底是跟人在一起生活,还是跟神在一起!”

    “但是白素心不一样,她善良,温柔,可人,她是个活生生得人!让我感觉有血有肉,她宁愿委屈自己做永远的第三者也不肯伤害她的姐姐你,素堇,我不能再委屈那个女人,她爱我,用生命在爱我!我坦白告诉你,我爱她,很爱!爱到可以不做**城的市长,只想跟她在一起!”

    “你爱着白素心!呵呵……为了她你宁可跟我离婚,我们结婚二十多年了,你现在要提出离婚?你甚至不考虑慧慧?”

    离婚?小姨是第三者?子鸢是她的亲妹妹?

    杜如慧模糊的想着,顿时觉得像有无数炸弹在爆炸,炸碎了她的世界,炸碎了她的幸福!

    父亲变了心!

    她所崇拜的父亲,她心目里最完美的男人!

    他变了心!而且是那么多年前就变了心,她心里紊乱极了,紊乱、震惊而疼痛。某种悲愤的情绪,把她彻头彻尾的包围住了,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慧慧大了,她该接受这件事!”爸爸的声音那样冷漠。

    “接受?杜安年!”素堇悲愤的低吼:“你让慧慧怎么接受你二十年前就出/轨的事实?你让她怎么能接受她心里最善良温柔的小姨是破坏她父母婚姻的第三者?你不想委屈白素心了,所以你跟我离婚?你说我高贵,她有血有肉,我就是一个木头是不是?我没她y1ndang是不是?”

    “素堇,你的风度呢?”杜安年也喊。“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杜安年,你以为是我想当神啊?是你告诉我你喜欢高贵的我,你爱的是那个高贵的我!没想到,我全心全意的做到你的要求,那么辛苦,可是到头来还是落了个被人抛弃的下场,杜安年,我真的错了,我这一生太失败了!你让我尝到了失败,痛苦,悲哀,让我感到绝望!”

    “素堇——”

    “你闭嘴!”素堇吼了起来。“白素心不y1ndang吗?不y1ndang她能gouyin你吗?她会不知道你是她的姐夫吗?你们勾搭在一起那么多年,你们每个星期去h市幽会,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y1ndang完了,告诉我,要离婚了?我凭什么就该接受?”

    “素堇!”杜安年也怒了。“我不许你用这种话来说白素心,她是你的妹妹,你该清楚她不想伤害到你,我们只是情不自禁!”

    “好一个情不自禁!”素堇冷笑。“结了婚的人有资格情不自禁吗?抛却伦理纲常去情不自禁的婚外/情?杜安年,这是你一个**城市长该做的事情吗?是一个已婚男人该做的事情吗?”

    “素堇,我知道我亏欠了你,但爱情没有对错,我不想推卸责任,是的,我愧对你,我觉得在你面前我抬不起头来,久而久之,我觉得这是一种压力,我不想回这个家,我觉得累!很累!是的,白素心没有你美丽,没有你有才气,没有你高贵!但是,她充满了女性的温柔……你知不知道,男人需要这份温柔,不止我需要,每个男人都需要!在很多时候,男人像个任性的孩子,要人去迁就,去崇拜,去依赖……我决不是责备你,我也不是在推卸责任,我只是告诉你事实,白素心之所以让我不顾一切,是因为她的隐忍,那是一个女人刻骨的温柔。而你,没有这些!”

    “我忍的还不够吗?”素堇怒吼起来。“十年前我就知道你和白素心有问题,我忍了十年了,为了你,为了我们这个家,也为了慧慧!我不够能忍!如果换做任何人,今天你杜市长,就会成为全**城千夫所指的对象!背叛婚姻家庭的男人,最可耻!”

    杜如慧紧靠在墙上,觉得自己整个胃部都在翻腾,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翻滚,叫嚣着痛。

    “杜安年,你这样叫嚣着跟我离婚,白素心知道吗?我要去问问她,她是不是非要搞得我们离婚才满意?”

    “这是我跟你的事情,与白素心没有关系!你不要去找她!”

    “杜安年!你混蛋,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们活,我要杀了白素心和杜子鸢,杀了她们!”素堇终于咆哮起来,激动的大喊。

    “素堇!”杜安年的语气变成了哀求,甚至是低声下气:“求你,都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不好,我也不求你原谅我,但是我不能再让白素心这样没有名分下去了!”

    “这是她要求的吗?”

    “她对我一向只有付出而没有要求!是我要和她结婚!”

    “为什么?”素堇啜泣了。“我并不管你,你可以和她来往,我不是一直在装傻吗?你为什么非和她结婚不可?你让我维持一个表面的幸福,都不行吗?你让慧慧对你维持尊敬,你一直是她最爱的爸爸呀!”

    “我不能!”杜安年是如此的决绝。

    “哈哈哈……”素堇惨厉地大笑。

    杜如慧再也听不下去了,再也控制不住了。

    妈妈的这一生惨笑撕碎了她所有的一切,她觉得自己要疯了,要爆炸了,那一瞬间,她才知道自己活在一个无比虚伪的世界里。

    手一伸,门被她推开,直接冲进去,对着杜安年喊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爸爸,你真是让我崇拜,让我打心眼里崇拜!原来婚外情可以隐藏的那么深,一藏就是二十年!真厉害,我是不是该学学?”

    “慧慧?”

    “慧慧!”杜安年和素堇都呆住了。

    “我要去找我那下/贱y1ndang的小姨,去问问她,为什么要gou引你?”

    “不许去!”

    “那你是想让我学小姨的y1n贱了?到处gou引男人是不是?”杜如慧咬牙切齿,愤然的一甩头,转身就往外跑,一面跑,一面发疯般的狂喊:“我要去找她们!我要看看她有多下/贱!”

    “慧慧!”杜安年大喊,从床上跳下地来。“回来!你听我解释!”

    杜如慧早已像旋风般卷下了楼梯,冲出客厅。

    当她冲进**小区白素心的家里时,白素心打开门,温和的笑着:“慧慧,你怎么这么早来了?吃饭了吗?我和子鸢刚吃完,要不要给你煮点吃的?!”

    杜如慧像旋风一样卷进来,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气愤,气喘吁吁的瞪着她。

    白素心有些发愣,完全没明白怎么回事,杜如慧已经把餐桌给掀了。

    “啊——”杜子鸢吓了好大一跳。“姐,你做什么啊?”

    “我做什么?我做什么?子鸢,你该问问你的好妈妈做了什么?她是gou引别人丈夫的下/贱女人,你不想知道你爸爸是谁吗?你来问问你的好妈妈!”杜如慧挺立在那里,气势汹汹。

    杜子鸢当时的名字还叫思茵,她呆立着,转头望向妈妈,这时才发现妈妈的脸已经惨白一片。

    而杜如慧她的目光灼灼,如同两盏在暗夜里发出强光的探照灯,对白素心狠狠的看了一眼,然后,她指着白素心大骂:“你这y1n贱的女人,你抢了自己姐姐的男人,我妈妈哪里对你不好了?你要这样对她?”

    杜如慧盯着白素心,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从她的头发,一直看到她那惨白的脸,看到她身体颤抖着,她那受惊吓的模样,确实是楚楚动人的。

    杜如慧心中的怒火,像火山爆发般冲了出来,她恶狠狠的盯着白素心,厉声说:“小姨,你教教我和子鸢,怎么gou引男人好了,我们以后都跟你学,gou引男人好了!”

    “姐,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杜子鸢没听明白。

    “说什么?我告诉你,你和我是一个爸爸,你的好妈妈gou引了我爸爸,生下了你!”

    那一刹那,杜子鸢呆滞了!”妈妈?”

    白素心咬唇唇,脸色惨白,点点头。“是!子鸢,你姨父的确是你的亲生爸爸!”

    “听到没?你的妈妈承认她下/贱了!”杜如慧挑高了眉毛,往前迈了一步,大声的叫着:“你哪里比得上我妈妈?你有什么好?”

    白素心低垂着头,沉默无言。

    “妈妈,为什么是这样?”杜子鸢急急的上前去拉杜如慧,因为她似乎要对妈妈动手,杜如慧一下子就拨开了她的手,往后倒退了一步,“我不打你,因为你不配!”

    “对不起,慧慧,小姨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妈!”

    杜如慧双手握紧了拳,激动的大嚷大叫:“你不是我小姨,为什么不说你是我爸爸的qing妇?你为什么不说,你是gou引有妇之夫的y1n荡女人?!想让我爸爸跟我妈妈离婚娶你是不是?你有这本事吗?”

    “啊!”白素心惊呼着,踉跄后退,脸色立即大变,扶着沙发,她的身子摇摇欲坠。“不不不!我没有!慧慧,听我说,我没有要他们离婚!”

    她悲切的低语:“不是这样,不是这样……”

    “你就是贱!做了还不承认!”

    “慧慧,住口!”忽然间,门口发出一声低沉的,权威性的,有力的暴怒声。

    大家都抬起头来,是杜安年!

    他正立在门口,沉痛的注视着杜如慧。

    白素心一见到杜安年,如同来了救星,她悲喜交集,情不自禁的就站起身来,奔到他身边,满面泪痕,她呜咽着,啜泣着喊:“安年!”

    喊完,她就忘形的扑向了他,杜安年看她泪痕满脸,心已经痛了,他伸出手去,本能的把她揽进了怀里。

    杜如慧转过身子,定定的望着这一幕。她呼吸急促,她的胸部在剧瑞的起伏,她深抽口气,尖锐的说:“好啊!爸爸!你总算赶来了!赶来保护你的qing妇?你以为我会吃掉她吗?好啊,你们还真是亲/热啊!真是不要脸!”

    杜子鸢也呆滞了,那一刻,她整个人都傻了!为什么姨父会是自己的爸爸?

    为什么妈妈会扑到姨父的怀里?

    那个严厉的,却又对她很慈祥的姨父竟然讽刺的是她的爸爸?她的妈妈居然抢了自己姐姐的男人,做了这么多年的qing妇!

    “慧慧,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要跟你妈妈离婚,要离婚!”

    “你们对不起我妈妈!”杜如慧的眼睛发直,眼光凌厉。“我恨你们!”

    泪水终于涌进了她的眼眶,她定定的看着自己最崇敬的爸爸,然后转向杜子鸢。“看到没有,一夫御儿二女,这就是我们的爸爸。你和我的,哈哈哈哈……”

    杜子鸢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切竟是这样的!

    杜如慧厉声的大叫:“爸爸!你是伪君子!天底下最虚伪的干部!”

    “啪”的一声,杜如慧的面颊,被杜安年狠狠的抽去一耳光。杜如慧跄踉着后退了好几步。杜安年追过去,又给了她一耳光。当他再扬起手来的时候,杜子鸢大叫了一声:“不要打姐姐,不要打!”

    同时,白素心也飞快的扑了过去,死命的抱住杜安年的手臂,哭泣着喊:“安年你不要发疯!怎么能因为我们的错误,而去打孩子?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是我做错了!我以为对你单纯的奉献,不会伤害别人,我不知道,即使是奉献,也会伤害别人!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他闭上眼睛,低低的说了一句话:“爱无罪!”

    “好一个爱无罪!”杜如慧缓缓的抬起头来,嘴角边,有一丝血迹在蔓延,她擦了血丝,狂奔而去。

    “姐姐——”杜子鸢看出她的倍受打击,那样骄傲的姐姐,那样阳光灿烂的姐姐,她怎么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杜如慧像箭一般的射向门口,直冲出去。她跑得那么急,几乎是连滚带跌的摔下了楼,杜子鸢在后面急追,两人跑出了小区。

    杜如慧毫无目的的狂奔着,在四面车声喇叭声中,她疾奔着,不管车辆,她没有思想,没有意识,满心中燃烧着的,只是一股炽烈的压抑之气。在狂怒的、悲愤的、痛楚的情绪中,只是奔跑……奔跑……跑向那不可知的未来。

    一辆车子疾奔而来,那一刹那,杜如慧没看到,杜子鸢惊呼:“姐——”

    她在情急中推了杜如慧一把,杜如慧被她推了出去,而她身后一人也推了她一下,当她惊魂未定转头听到刹车摩擦地面发出的尖锐的声音时,她呆了,那倒在血泊中的人是她最高贵,最美丽的姨妈。“大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