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暧昧照片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唇舌相互缠绕,杜子鸢禁不住youhuo的回应着他。而他,则疯狂的索/取着,很是霸道,很是狂野。半晌,在杜子鸢即将昏厥的时候,他停止了这甜蜜的谋杀行动。

    原来,一个吻竟可以如此的煽情,如此的夺人心魂。

    此刻的他,看起来满意极了,那眼底有着qingyu,有着笑意,有着xie恶,有着魅惑,却也有着一股奇怪的酸味。

    他躺在了她的身侧,伸手将她搂住,压上他的身躯。逼迫她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吃醋了。“他淡淡的开口,眼神里却隐含着怒气。

    杜子鸢呆呆愣在那里。为他的直白,也为自己的心,默默的看着他,像是要看穿他一般,有些不解,“为什么?”

    他莫名其名说吃醋了?她还不明所以!

    “你跟南宫里泽谈得很开心!你似乎格外的关心南宫里泽?”

    杜子鸢傻了,她只是跟南宫里泽说了几句话而已,难道他误会了?可是刚才他为什么要那样吻她?她深深的看着他,半天反应不过来!

    他神情严肃的看着杜子鸢。在对视了半晌后,杜子鸢笑了。“贺大哥,为什么你这么可爱呢?”

    杜子鸢忍不住发出吃吃的笑声,贺擎天真的太可爱了,他说他吃醋了,而且时吃南宫里泽和自己的醋,天哪!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人,他居然会这么想。

    只是这一刻,杜子鸢突然发现,她喜欢他的这句话,喜欢他对自己的在意,喜欢他对自己的这份占/有欲,因为这代表着感情,他对自己,不是没有一点感情。

    她突然心里萌生了一种温柔的感动,怔怔的看着他的俊脸,低下头去,主动吻了吻他的唇角。“贺大哥,我不会背叛你,永远不会!”

    他伸出大手显示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微笑地看着笑逐颤开的杜子鸢,心中也变得很轻松。

    杜子鸢看着他唇边漾着那抹心悸的微笑,凝白的双臂绕到了他的脖间,语气有些羞赧:“我很开心你告诉我这个!贺大哥,你是不是开始在乎我了?”

    贺擎天大手紧锢她纤细柔软的腰肢,深邃的眼眸中满满都是装着杜子鸢的影子,他低沉地开口道:“你说呢?”

    “讨厌啦!你总是让我猜,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她将脸轻轻贴在他健壮的胸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心悸异常,声音轻柔至极:“可是我希望你在乎我!只在乎我!”

    贺擎天桀骜的薄唇轻轻扬起,他将火/热的唇贴在了杜子鸢的耳际旁边,轻声问道:“我当然在乎你!小骗子,你是不是很高兴?”

    炽/热的男性气息充斥着杜子鸢最min感的耳际,她的心陡然悸动着,脸更是有些韵红,她没有说话,只是温柔地点了点头。

    低低的笑从贺擎天的胸膛中荡漾开来,他大手探到杜子鸢的下领,将她的小脸执起,棱角分明的脸上漾着魅惑的笑容:“那我们做点更高兴的事情吧?”

    “啊?”

    “啊什么?趁着安逸伯不在,童童由南宫看着,我当然要抓紧时间了!”贺擎天在她耳边说着暧/昧的情话。

    杜子鸢的小脸更加红晕了,她深深迷陷在贺擎天柔情泛滥的眸子中,抵抗不住地沉/沦,迷失在他棱角分明的俊逸脸庞中。

    贺擎天唇角一勾,看着杜子鸢娇羞的样子,他的内心就像被狠狠撞击了一下似的,随即翻身用滚烫的身体紧紧地将她压在柔软的大床上。

    灿若星子的俊眸,有一种能让人着魔的独特魅力,就这么望着杜子鸢,用迷死人醉死人的声音道:“子鸢,你是我的!”

    “贺大哥——”杜子鸢微微颤着心,心狂跳得要控制不住一样,樱红的唇角,带着欲说还休的羞怯,youhuo着贺擎天的感官。

    她羞怯的眸子,对上了他明亮的黑眸。杜子鸢感觉心里的某个地方顿时被人轻轻的抚上了。

    压低他的脑袋,她吻了他的唇,手也覆上了他的俊脸。

    看着近在咫尺的他,看着触手可及的他,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坠落。

    他俯下身子,仿若受到某种牵引般,吻住她的唇,尽情的汲取她的温香。强悍而危险的气息笼罩她,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温柔的光芒。

    一颗心一旦决定要定下来,那离爱情也就不远了。贺擎天轻轻的吻着杜子鸢,这一刻,他突然想,一生一世!

    直视着他那双迷人的眼睛,她娇喘吁吁。

    而他,似乎也像懂了般,眼神变得炙/热,真情开始流露,只是一瞬间,天雷勾地火。

    他开始疯狂的吻杜子鸢。狠狠的,久久的,她没了呼吸,却享受着这缺氧的kuai感。

    而他,继续输送着氧气给她,心脏,剧烈的跳动。像要炸开般,杜子鸢只觉得自己不再可以承受。衣物成了碍眼的隔膜,两人拼了命的想要扯掉。

    可一阵酥/麻让她怎么也使不上劲,此刻的他已经一把扯开了杜子鸢的衣衫,他的力气真的好大!但是她,却不觉得疼痛。

    几近疯狂的他……

    qingyu迅速萦绕着两人。

    第一波ji情退去的时候,杜子鸢的电话响了。

    躺在贺擎天的怀抱里,杜子鸢打开电话,一看号码顿时有些僵硬。

    “谁啊?”贺擎天的语气慵懒。

    “我姐姐!”杜子鸢往他怀里靠了靠。“我先接了!”

    贺擎天起身,去浴室冲澡。

    杜子鸢接了电话。“姐?”

    “听说安逸伯回来了是不是?”杜如慧开门见山。

    “姐!你怎么知道?”

    “告诉他,我要见他!”杜如慧直接命令。

    “他不在!”

    “我现在立刻去你们别墅!”

    “他现在真的不在这里!”杜子鸢又道。

    “我不管,我要立刻见到他!”杜如慧砰地挂了电话。

    贺擎天沐浴完出来,杜子鸢还在发呆。

    “怎么了?”

    “我姐姐要来找安逸伯!”杜子鸢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贺擎天突然说了这么一句。“随便她吧!”

    “可是她要来这里!”

    “告诉他,安逸伯在***酒吧!”贺擎天又道。“今晚他可能不会回来,让她去那里找他吧!”

    杜子鸢又打电话给杜如慧,按照贺擎天交代的,告诉了杜如慧。

    杜子鸢这才去沐浴换衣服,换了衣服后,贺擎天竟然又勾住她的腰,不许她下楼。

    “贺大哥!”杜子鸢呆呆的。“我们该下去了,南宫先生和童童在楼下呢!”

    “没有哭声,说明他们相处的还可以!”贺擎天低头看着她ji情后红扑扑的小脸,沉声道:“子鸢,我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好男人,但是我希望你幸福,但是这幸福仅限于我给你的,绝对不会无私的把你让给别的男人,所以你要记住了,不许跟别的男人走那么近,懂吗?”

    杜子鸢眨了眨眼睛,傻掉了!

    “你,只能是我贺擎天的女人!”他霸道的宣布,黑眸里燃起的狂/野,让杜子鸢的心泛起了涟漪。

    “你……”

    “我说过要对你好,就会一心一意的对你,身心一致。别的男人,休想再动你一指头,或是再看你一眼。“他平静地说着,目光却寒的摄人,仿佛那杀千刀的敌人就在面前似的。

    霸气的宣言,听在耳朵里竟是意外的动听。

    杜子鸢的心暖暖的……

    她突然想直言告诉他,她好爱他,可是——

    话到嘴边,她又咽下去了!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贺擎天语气似乎看出她那一冲动要说话的意思,但是她还是摇摇头,贺擎天不禁郁闷了,小骗子什么时候会亲口告诉他,她爱着他呢?而且是好久好久了!

    但是他霸道的宣言,真的让杜子鸢感到莫名的感动,似乎一切都冲破云雾般。

    男人对女人的独/占欲,和为这个女人吃醋霸道狂野的样子,会成为这个女人的致命伤,让人一不小心就跟着沉迷了!

    “贺大哥!”杜子鸢主动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腰。此刻的她,真的体会到了幸福。那种甜美的足以腻死人的幸福,那种由一个男人所带来的幸福感。

    “子鸢,接下来我可能有些忙!”贺擎天的眉宇又皱了起来。

    “怎么了?”

    “股票出了点事情,我怀疑有人再大肆收购贺氏的股票!对了,那天你跟贺君临说了什么?”贺擎天突然想起来了,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杜子鸢微微一怔,告诉他:“贺大哥,我不知道我的怀疑对不对,但是真的是很奇怪,我怀疑绑架我的那个人是贺君临!”

    贺擎天整个人一震:“你怎么会有这个怀疑?”

    “我捡到了一枚扣子!那天又看到扣子和贺君临衬衣上的扣子是一样的,而他袖子上面的确少了个扣子,我有问他,但他不承认!”杜子鸢把那天的事情跟贺擎天复述了一遍。

    “那枚扣子呢?”

    “在**小区!”杜子鸢咬唇。“我只是怀疑,他不承认呢!可是他为什么要绑架我,还让我跟你离婚呢?他有什么动机呢?”

    “我们去拿那枚扣子,现在就去!”贺擎天拉着她就要走。

    “现在就去?”

    “对,现在就去!”贺擎天点头。

    两人下楼,就看到客厅里,南宫里泽蹲在地上手里拿着玩具汽车,在给孩子修车子,而童童在一旁指挥:“这个不对,这里不对,应该是这样的……”

    贺擎天和杜子鸢对视一眼,才多久功夫,孩子竟然跟南宫里泽玩在了一起。

    而南宫里泽则耐心的道:“童童真聪明,爸爸都不知道这样!”

    “我不喜欢这种玩具汽车!”

    “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真的汽车,你可以教我开车吗?”童童扬起小脸问着。

    南宫里泽微微一怔,看了看儿子的身高。“你现在身高还不够,踩不到刹车!”

    “那什么时候可以?”童童见他没拒绝小脸有了期待。

    “十岁吧,等你十岁了,爸爸教你!”

    “真的吗?”童童很是怀疑。

    “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什么意思?”

    “说话算话的意思!”南宫里泽道,他的母亲是中国人,所以他精通汉语。

    “好!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哦!”

    “十岁他还是未成年!”贺擎天在楼梯上沉声道。

    南宫里泽回头看他,“我们可以不上路,我就是十岁学开车的!”

    “爸爸!”童童见到贺擎天,还是叫爸爸!

    “童童,我跟子鸢阿姨有事出去一趟,你跟南宫爸爸在一起好吗?”

    童童皱皱眉,想了下,又看看南宫,点点头。“好!”

    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南宫里泽显然也很意外,却也喜极。

    贺擎天带着杜子鸢去拿了那一枚钮扣,贺擎天把钮扣装进了自己的兜里,“子鸢,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嗯!”完全的放心,交给了他。

    于是,第二天,贺擎天直接找到了贺君临。

    “到此刻,你见到我,还能这样沉住气,我很佩服!贺君临,你的胆识过人,跟你父亲一样。”

    “我很奇怪我不找学长,学长找我做什么?”贺君临很平静。

    “这是你的吧?”贺擎天把那枚钮扣放在桌上,推过去。

    贺君临看到了这枚钮扣,他的眸子一凛,却又瞬间平静,点点头:“是和我一件衣服上的钮扣一样!”

    贺擎天眸光没有任何波动,但是贺君临却感受到他眸光底层那积聚的的犀利和阴沉。

    “恨我吗?”贺君临低沉的嗓音带着一股失落哀默,甚至是透着一股深深地绝望。

    贺擎天漠然的看着贺君临,视线如同穿过站在身前的贺君临落在未知的地方,神态清冷,面容平静,此刻的他完全不看他一眼。

    “你爱上了杜子鸢!”贺君临幽幽说道,端起了咖啡杯,手微微有些颤抖。“学长,我输了!我以为只要你没有爱上杜子鸢,只要我再用点心,一定可以激发你内心的潜能,让你知道我们在一起才是最合适的,但我终究是太强求!你的性向没有问题。”

    “我说过我很正常!”贺擎天阴沉着面容,语气森冷。没有男人明明很正常,还非要被一个不正常的男人惦记着,还能兴高采烈的。

    “我输了!电话和绑架的确是我做的!杜子鸢很聪明,她看出来了!”贺君临幽幽说道。“不会再有下次了!”

    贺擎天皱起了剑眉,视线锐利的带着探究扫过贺君临的脸,像是在审视他这句话的真实性。

    贺君临望着他,视线没有回避,又道:“我选择放手了!我可以上去了吗?”

    贺擎天没有回答,抬眼盯着贺君临,眉宇间的神情冷若冰霜。

    “你还要怎样?舍不得我?”贺君临挑眉。

    “贺君临,如果还有下次,全世界的gay都会来找你!”不温不火的一句话,让贺君临凉透了整颗心,看着那张自己想了,惦念了多年的俊颜,看着那黑眸里满满的威胁和警告,看着那张冷冽的脸庞,贺君临忽然扬起嘴角,淡淡的笑容从俊逸精致的脸上荡漾起来,清幽幽的声音飘渺让人伤感。

    “学长终于还是找到了我的弱点,放心,不会有下次了,我想过清净的日子!全世界的gay来找我,我一时消受不了这种恩泽!”

    贺君临目光正视的看向了贺擎天那双睿智的黑眸,带着无所谓的平淡,“祝福你,学长!”

    别墅。

    杜子鸢下楼的时候看到刚进门的安逸伯,看样子像是彻夜未归,也不知道姐姐找过他没有,更不知道他昨夜住在哪里?

    她微微一怔,想要回自己的房间,不想打招呼,但安逸伯却叫住了她,“这是不欢迎我喽?”

    杜子鸢回转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不想回话。

    刚要上楼,又被他叫住,“我有好东西,要不要看啊?”

    杜子鸢继续不理会,“这可是关于你老公的事情哦!”

    杜子鸢微微一顿,回头。“你有事说事,不用这样,直说吧!”

    “你确定你能撑得住?”安逸伯狭长的眸子目光犀利的看向杜子鸢。

    “你在故作神秘!”杜子鸢走下楼来。“不知道你有什么东西,拿出来吧!”

    安逸伯点了点头,从怀中抽出一张照片。“看吧!”

    照片递到她面前,杜子鸢呆怔了下,她确实被震住了,因为照片上是,贺擎天和贺君临,而且是贺擎天亲吻贺君临的照片。

    对!

    是贺大哥抱着贺君临的头亲吻他的照片,那分明是贺大哥在主动,天!还是亲了唇!杜子鸢微微晃了下,真的被打击到了!

    一瞬间,她失魂落魄着,脸色瞬间苍白!难道这就是贺君临绑架自己的原因?难道贺大哥和他?她真的不敢想下去了!

    “还行吗?”安逸伯笑着问,“吓着了吧?”

    杜子鸢猛地回神,望向安逸伯那张略带幸灾乐祸的脸,冷哼一声,“说吧,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啊!只是好心提醒你,擎可能是个双性恋!”安逸伯耸耸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