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我哪里好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这根本不是跆拳道的精神,违背了跆拳道的精神,太下/流了!”杜子鸢辩解。

    “下/流?难道你想等着被人欺负了才不下流?到时候流和不流不是你说了算的,女人,你傻还是蠢啊?”

    蠢?!傻?

    杜子鸢自嘲一笑,或许真的是傻吧!“我是实心傻!”

    “什么意思?”

    “从外面傻到心里,就是说的我!”杜子鸢自嘲。

    秦傲阳的眸子有着无限同情。“小可怜啊,看来你真的是傻了,居然这么说自己。到底谁欺负你了,把你打击的真傻了?”

    “不能对人言?”秦傲阳感觉事情很是棘手,因为小鸢的脸上写满了郁闷。

    “没事!”无力的耸耸肩。

    “我告诉你啊,小鸢,你要记住,李小龙为啥能成为一代大师,关键是他力量和速度惊人,你如果练习力量的话,肯定不行,你这身板再练也是瘦不拉叽的,不是力量型,你只能速度制胜了,而这踢dan只需要声东击西,你首先要把男人的注意力引开,然后趁其不备,飞起一脚,卯足了劲儿,一脚飞过去,保准任何强势的男人都会瞬间弯腰下去的……”

    虽然觉得很不入流,可是杜子鸢还是把秦傲阳这一通讲解给听了进去。

    “可是如果对方是个女人怎么办?”杜子鸢红着脸问出心里的疑问。

    “女人?”秦傲阳一时被问住了,半天反应过来。“嘿!我说我教你学的是防se狼术,女人还用脚踢吗?直接用指甲上前抓就行了,女人打架不都喜欢挠人吗?”

    “秦老师,是这样吗?”杜子鸢认真的看着他,突然飞起一脚,直踢秦傲阳。

    “啊……唔……我的老天……“秦傲阳弯腰下去抱住自己,直叫唤:“你怎么踢我啊?!”

    杜子鸢淡淡一笑。“既然你一直说这招好,那我就在你身上练习一下吧,秦老师!”

    “小鸢,你太狠了!”秦傲阳是真的被踢懵了,脸上一阵惨白。“疼死我了!”

    杜子鸢虽然很是尴尬,脸上窘窘的,但是却心情跟着好了起来,笑嘻嘻地开口:“不好意思,我心情好多了,现在请你吃饭,算是补偿你吧。”

    “天哪!怎么会有这种女人?”这是他认识的小鸢吗?她也会这么活泼吗?还是她被太多事情给压住,然后把这孩子压的精神萎靡了,这样偶尔的调皮才是真正的她嘛?

    “我脚下留情了,只用了三分力气!”杜子鸢无辜的撇开。

    结果,就是这三分力气,害的秦傲阳后面的半个小时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杜子鸢心里一个劲儿的直愧疚,难道她真的太用力了?

    可是这一招真的很棒!

    男人怕的就是这一招,那以后她就可以用这个来防狼了。

    晨风餐厅。

    环境优雅。

    秦傲阳灰着一张脸,手里夹着一支快燃尽的烟,俊帅的面容上还有着孩子气的别扭,目光微抬,扫过对面吃的开心的杜子鸢,终于不耐的敲了敲桌子。“喂!喂!喂!我都残疾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吃饭?”

    “我饿了!”早餐就被吓得没吃,现在真的饿坏了。

    “饿了?”秦傲阳挑眉。“你真的很没良心,你男朋友怎么受得了你?”

    “我看起来是不是真的很让人讨厌?”杜子鸢幽幽地问了一句。

    错愕的一愣,秦傲阳疑惑的看着杜子鸢那张略带迷茫的小脸,不明白的问道:“怎么了?谁讨厌你了?”

    低下眉眼,长睫留下一片阴影,摇摇头。“没有,随口问问!”

    “不对,你有心事!”

    “晚上我要参加一个宴会,正在烦呢!”

    “参加宴会啊,我晚上也有宴会。“秦傲阳皱了下眉。“你干脆跟我一起去得了,别去你那个宴会了。”

    杜子鸢摇头。“不行的。”

    这也是她为难的地方,婆婆发话了,她敢不去吗?

    秦傲阳有些失望。“本来还想邀请你当我女伴的,看来不行了,下次吧!”

    杜子鸢轻轻一笑,“为什么一定要参加那种累死人的宴会呢?”

    秦傲阳淡淡扬起唇角,笑问:“你不喜欢参加宴会?”

    杜子鸢点点头。“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劳命伤财的感觉。”

    杜子鸢帮他盛了一碗汤,一抬眸对上他的视线,明晃晃一笑。“喝汤吧!刚生过病的人还是先喝点汤好,对肠胃好。”

    她的笑容灿烂的有些晃眼,秦傲阳微微抿唇,收回目光,用小勺舀了一口,尝了尝,他的目光闪烁了下,好似无欲无求,却同样神秘叵测。

    杜子鸢低头吃饭。

    秦傲阳噗嗤乐了,懒洋洋道:“这家餐厅做的饭味道不错,你怎么知道这家餐厅的?”

    “学校聚会的时候,我们班同学带着来的!”杜子鸢笑道,“味道不错就吃好点,这家餐厅又干净又好吃!如果你喜欢的话,以后都请你来这里!”

    秦傲阳朗朗大笑:“好啊,你可要记住你还要请我!”

    两人相视一笑,杜子鸢觉得心情好了很多,这就是有朋友的感觉吧?

    “快点吧,吃了饭我得赶紧回去,秦傲阳,今天真的抱歉,拿你出气了!”杜子鸢慧黠地眨了下眼睛,笑笑。

    看到她的笑容,秦傲阳俊逸温和的脸上多了一份神秘的气息。

    夜,天赐。

    杜子鸢下午刷了贺擎天的卡,置办了礼服,首饰,踩着细细的高跟鞋跟随贺擎天走进了天赐宴会厅。

    他们的到来,非常的引入注目。闪光灯更是不断地闪烁,今晚,请了很多媒体记者。

    她一直低着头,不去看那一双双让她紧张的目光,她知道今天来了很多很多的贵宾,她不能失礼,于是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前行着,然而,就在抬起眼眸的一霎那,对上了秦傲阳惊愕的眸子。

    金碧辉煌的酒会大厅,灯火绚丽,衣香鬈影,嘉宾们喜笑颜开,各自寻找着目标,觥筹交错中,连悠扬的交响乐伴奏都快要被淹没。

    同时,秦傲阳也被镇住了。

    错愕着,他怎么也没想到贺擎天的妻子就是和他一起练习跆拳道的小巧,她不是叫思茵吗?

    杜子鸢纤细的身影一颤,众人的视线望过来!

    啊!真是个美丽的女人!

    众人赞叹着,她与贺擎天此刻可谓是最完美相称的一对童话组合了。就这么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引人遐想,她到底是谁?

    她身着鹅黄色礼服,小露香肩,纯真不失女人味。整个人那么明媚,如此清新脱俗,宛如夜空里的精灵。

    秦傲阳从来瞧见过杜子鸢这个样子,简直美得像九天玄女。

    这个漂亮的女人……真得是小鸢吗?

    她的长发盘起,挽了一个映衬自己小脸的发鬈,发质是少见的乌黑亮丽,衬托得肤色白里透红、细致万分,至于双眸更是她五官的精华,澄澈分明不说,眨眼间总带着轻愁的韵味,非常的勾/人也非常的美丽动人。

    秦傲阳还是第一次见到打扮之后的杜子鸢,虽然早就知道她挺好看的,可是没想到会这样惊艳。

    只是,她整个人似乎染上了一层忧郁,那双晶亮的眼睛带着惆怅,此刻更是盛满了惊慌。

    一瞬间,他的眸子变得冰寒无比,就算只是一个眼神,也让杜子鸢感觉有一种冰冷到极点的气息在蔓延……

    原来她就是贺擎天的妻子,以为她是杜如慧的表妹,却忘记了,她的确曾是杜如慧的表妹,说起来她没撒谎,是他自己没有深想而己。

    她也呆了,没想到会遇到秦傲阳,两人终于四目交汇,她似乎看到了秦傲阳眼中的受伤。

    贺擎天明显感觉到杜子鸢的变化,顺着她视线望过去,看到了秦傲阳,而秦傲阳此刻已经恢复了平静地神情,微笑着走来。

    虽然他很意外,但是这一刻,他明显感觉到杜子鸢的不自然和紧张,秦傲阳这种人就是这样,除非想玩的时候逗人挤兑人,没心情的时候他是很有风度的。

    杜子鸢更是不安,看着秦傲阳走来,她快速低下头去,不敢看他一下。

    “哈!擎,让我猜一下,这位美丽的小姐,就是你的那位神秘妻子吗?介绍一下吧!”秦傲阳端着酒杯已经走到了他们身边。

    杜子鸢心里更是紧张,心脏都突突的跳了出来,她怕的是秦傲阳把她学习跆拳道的事情告诉贺擎天,当初对他撒谎说是思茵也是怕贺擎天知道。

    而身侧的贺擎天似乎感觉到什么,周身散发着冰冷的霸气,就像是无形的毒药,让她感觉到惧怕。

    贺擎天虽然有些狐疑,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但最终什么也没表现,给他们做了介绍。“这是杜子鸢,我的妻子!子鸢,秦傲阳,贺氏副总裁。”

    杜子鸢抬首对秦傲阳笑笑很是尴尬。“你,你好!”

    一紧张,她就有些口吃。

    秦傲阳唇角勾着玩味的笑意,不是不怕呀,小鸢,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怎么跟我解释?

    贺擎天的眸光落在秦傲阳那抹笑意上,眉宇紧紧蹙起,秦傲阳看杜子鸢的目光让他很不爽。

    而他的紧绷让杜子鸢更加清楚的感觉到贺擎天的变化,小心地抬眸,瞅了一眼贺擎天,深深地感觉到贺擎天王者般的俊颜透露着不悦。

    秦傲阳也笑笑,没有揭穿她,什么都没说,只当是第一次见面。“嫂夫人总算是露面了,我还一直好奇嫂夫人什么样子呢?今日一见,才知原来是如此的倾国倾城,怪不得我们擎不舍得把你带出来呢!这要是我啊,也不舍得把这么漂亮的老婆带出来。”

    “你真幽默。“杜子鸢努力让自己平静,也不看秦傲阳,不管了缩头一刀,伸头一刀,就这样了,怕死也没用。

    周遭的人都在谈论着什么,似乎都在感慨着贺擎天和她多么的相配。

    “哈哈……是呀我一向很幽默的,嫂夫人真是一眼就看到傲阳的本质,傲阳可真的很荣幸哦。”

    秦傲阳的玩笑在升级,杜子鸢越来越不安,她感觉难受死了,只能强颜笑笑,沉默不语。

    “你自己来的?”贺擎天皱皱眉,问秦傲阳,没看到他身边有女伴。

    “对啊,我又不是你,我没结婚,没女人带!”秦傲阳嘴角噙着一抹诡异的笑意。“对了,伯母呢?怎么还没来?”

    “等下就来了!”贺擎天看了眼大厅外,没见到人,只怕还要一段时间。

    这时,贺擎天看到一熟悉的人,对杜子鸢和秦傲阳道:“我有事,你在这里等我!”

    杜子鸢点点头。“哦,好!”

    贺擎天对秦傲阳点点头,不动声色的离开。

    一时间,这边的角落只剩下了杜子鸢和秦傲阳。

    杜子鸢低下头,心里更加不安,等贺擎天走开,杜子鸢小声道:“对不起,秦傲阳。”

    “对不起什么?”秦傲阳挑眉。

    “我不该骗你说我是思茵……其实我也没骗你……我以前就是思茵……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哦?1”秦傲阳的眸子充满了玩味。“什么事啊?亲爱的嫂夫人?!”

    杜子鸢鼓起勇气,脸上有一抹尴尬,低声道:“关于我学跆拳道的事情,你可不可以不要跟贺大哥说?”

    秦傲阳的眼睛却亮了亮说:“小鸢啊,我……“

    秦傲阳只说一半,故意卡在那里不说了。

    杜子鸢抬起水灵灵的眸子,近乎哀求的看着他。

    秦傲阳眨眨眼睛。“我凭什么帮你隐瞒啊?”

    “……”杜子鸢不说话了,眼里多了一分迷离。

    “我有什么好处吗?”他又问。

    “哈哈哈哈……”秦傲阳突然爆笑了起来,搞得周遭的人都看他们。

    贺擎天正和一位贵宾正说话,一转头看到秦傲阳在笑,杜子鸢似乎一脸窘迫的样子,只是在他的眼里看来她和秦傲阳站在一起刺眼的很,真没想到她和秦傲阳才刚认识不出十分钟的时间就走的这么近!他顿时觉得心里堵得慌,周身的气息顿时冷的怕人。

    贺擎天全身冷冽异常,眼神凌厉如刀,把跟他说话的人都吓了一跳。“贺总?”

    “哦!不好意思,失陪一下!”贺擎天立刻回神,淡淡一笑,走开。

    贺擎天轻哼一声就走了出去,在大厅一角的落地窗前,他点燃了一支烟,看着纷纷扰扰的人群,

    心里莫名的升起了一抹烦躁,他有些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烦躁起来。

    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让他的连看起来有些朦胧,一明一暗的烟火让他的脸看起未有些阴晴不定,他的周身冷的怕人。

    “你笑什么?”杜子鸢小声问秦傲阳。

    “笑你傻!还真是实心傻。好,我答应你,不会跟擎说的,可是你得告诉我,什么原因让你要隐瞒他?”

    “这……”

    “该不会是学跆拳道为了对付他吧?”秦傲阳咋舌,第一次这样吃惊。

    “我没有!”杜子鸢的脸腾地通红,低下头去。

    秦傲阳眨眨眼睛,似乎意识到什么,又笑了,看杜子鸢那模样,就知道她跟擎之间有问题,秦傲阳一本正经起来。“放心,这是我们的秘密,不会告诉他!我知道你是对付他的,可怜的擎啊!”

    “啪”的一声轻响,贺擎天把那支还有大半截的烟扔到了地上,没有说话,只是阴着一张脸朝杜子鸢和秦傲阳走来。

    秦傲阳也算是眼疾手快,感觉苗头不对,立刻闪人。“小鸢,擎来了,我先去洗手间,祝你好运!”

    “哦!好!”杜子鸢点点头,一转身,看到身后大步走来的贺擎天,他的脸上一片阴霾。

    贺擎天今日穿了一身银色的西装,勾勒出挺拔修长的身躯,气质高贵优雅。他正朝她走来,夜色灯光中,一双眼眸锐利,隐匿着光芒。

    杜子鸢错愕一愣,贺擎天已经走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声音似乎像是从牙缝里迸出:“和我的副总谈的很开心呢?”

    杜子鸢一呆,轻声道:“秦先生好像很幽默。”

    贺擎天目光清冷,却夹杂着一丝怒气,“你的意思是我很呆板?”

    听见他这么说,杜子鸢立刻收了声,傻傻的看着他,不明所以,半天后立刻否认。“没有,没有,你很好!”

    “我很好?”贺擎天轻哼一声。“我哪里好?”

    杜子鸢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你,成熟稳重,玉树临风,深谋远虑,雄才大略,善良……”

    话说善良和他挨得着边吗?

    贺擎天在心里问自己,但是杜子鸢的话,却很受用。他的语气放柔了一些。“刚才你们谈什么?”

    “没说什么,他就问问你对我好不好?”说着,杜子鸢抬眸看贺擎天。

    “你怎么说的?”

    “我说好!”

    贺擎天皱了皱眉,沉默不语,只是眼神看着她,倏地收紧。

    杜子鸢又开始紧张了,今天婆婆和贺大哥要把自己介绍给大家认识,也就是说,以后,她就要以贺擎天夫人的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了。她,不喜欢这个身份被人知道,因为那意味着,没有多少自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