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你不可以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对付杜安年。”

    “我为什么要对付杜安年?那可是我的岳父,我们***城万人敬仰的杜市长,贺君临,你在妄加揣测什么?”

    “真的这么简单吗?学长?”贺君临无声的笑着。“贺市长的死,到现在都是一个谜,你真的不想知道?传言都说和杜安年有关系,你不就是为此而找上杜家的吗?”

    果然,提到过世的贺市长,贺擎天的脸色一沉。很快的,他恢复了平静,冷冷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贺君临,“是吗?你像是知道内幕的样子?还是我们亲爱的贺主任也知道当年的内幕呢?”

    微微一惊,贺君临摇头。“我爸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我也只是猜测而己!”

    “既如此,就不麻烦你操心了,贺君临,我不想跟你有任何交集。“贺擎天的脸上闪过阴霾,冰寒无比。

    “你的xing取向我尊重,但你若再缠着我,你该知道,全***城乃至全国都会知道你是怎样的人,只怕到时候看过你照片的那些gay都会慕名而来,到时是你麻烦还是我麻烦?还有你爸,如果知道你有这种嗜好,该对你多伤心?”

    “你会这样做嘛?”贺君临挑眉。

    “会不会要看你的行为,如果激怒我,你该知道后果的!”

    “学长还是当年那样决绝!”贺君临轻轻一笑。“可是越是得不到的,越是让人亢fen,怎么办呢?

    “那是你的事情!”

    期待的目光里有着隐忍的温柔,贺君临看向冷漠着脸的贺擎天,“学长,不试试你又怎么知道你不和我一样呢?”

    “你的意思时我得和你上床才知道自己是不是正常吗?贺君临,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我告诉你,我做梦想上的都是女人,绝不是你这种变态!可以了吧?可以了立刻给我滚!”

    *******************************

    下午四点,杜子鸢被贺擎天的司机载着去了卖场。

    杜子鸢在卖场里挑选食材,贺擎天要吃排骨,她选了上好的排骨,一侧身,看到了杜如慧,而她身边站着一位男士,那个男人穿的流里流气的,看起来倒像是街头棍棍。

    杜子鸢一愣,打了声招呼。“姐!你也来逛卖场啊?”

    杜如慧笑眯眯的摇摇摆摆走到杜子鸢跟前,声音十分风qing:“子鸢,好些日子不见啦。”

    杜子鸢温和的微笑颌首:“才一星期而己。”

    杜子鸢看到杜如慧身边那个人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极为放肆,极为邪魅。她感觉不舒服,但碍于是杜如慧的朋友,也没表现什么,只是那男人的眸光真的一直盯在自己身上,色mimi的样子让人极为反感。

    “你这是干什么呢?”杜如慧眼尖,突然瞥见了购物车里的东西,皱皱眉,惊呼一声。“你不会是给那个男人当煮饭婆吧?”

    说着就粗鲁的伸手过来检查车子里的东西,涂着红色豆蔻的指甲滑过盛着红豆的袋子,留下些许痕迹,杜子鸢略一皱眉,心里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来。

    但杜如慧又立刻啧啧有声的道:“真想不到啊,我的宝贝儿妹妹竟然真的在买食材,看样子是要当贤妻良母了,是要跟我亲爱的小姨你的妈妈白素心女士学习当好妻子了哈哈哈哈……看这样子是要煮八宝粥了,妹妹,姐姐我也想喝粥了怎么办啊?”

    杜子鸢心里一颤,立刻道:“我打电话让妈妈给你煮!”

    “呃!”杜如慧摇摇头,心底十分不快,突然嬉笑道:“怎么办呢?我就想吃你煮的!”

    “呃?!”杜子鸢谦和的微笑,“姐姐真的想吃,那我就帮你煮好进去!”

    杜如慧笑眯眯道:“我们那里有很多人呢,对不对啊,瑞奇?”

    那个男人立刻点头,“对!我们那里很多人呢,你要选二十个人吃的。”

    杜子鸢微微抿唇,这样的话,她只怕煮一大锅,不,两大锅都不够了,姐姐分明是在整她,但是一切都看在死去姨妈地份上,她忍了。

    杜如慧见她面有犹豫之色,故意凑近问道:“怎么?咱们子鸢这是不愿意吗?”

    一直微垂眼帘,面色温驯的杜子鸢突然瞭眼望她,一双美丽的清澈双眸,淡然的看了眼杜如慧,仿佛只是一个云淡风轻的眼神就将她贯穿,让杜如慧陡然浑身一哆嗦,无法控制的泛起一抹惧意。

    该死!她这眼神,她忘记了,子鸢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但,她不会退缩。

    杜子鸢撩了她一眼之后又淡淡垂下,轻声道:“那我煮好了就给你们进去,姐姐说地址吧。”

    “真的呀,你要煮两大锅哦,我们那位置有点远!”杜如慧张扬的笑着,她赢了。

    “没关系的!”杜子鸢深呼吸,依然微笑。

    “什么没关系?你的时间是我的,我准许了吗?”骤然降临的低沉嗓音带着浓重的不悦传来让杜子鸢和杜如慧都心底咯噔一下子,尤其是杜子鸢,几乎不敢相信的屏住了呼吸,回头看向来人。

    真的是贺擎天。

    杜如慧的脸色变了变,扬起一抹笑掩饰,“擎,你居然来逛卖场!”

    贺擎天一身黑色手工西装,黑眸泛着阴寒的光芒,直视杜如慧。贺擎天瞅了一眼她身侧的男人,轻蔑一笑:“是你啊,又换了口味啊?”

    然后把视线转向杜子鸢。

    杜子鸢赶紧上前一步,小声道:“贺大哥,我和姐姐刚好遇到。”

    “是吗?真的是刚刚好啊,真有缘分,走哪里都能碰上。“说着,贺擎天锐利的眸光直射杜如慧,看的她心里直哆嗦。

    杜子鸢赶紧又道:“贺大哥,你怎么来这里了?”

    贺擎天的眸子隐忍着一丝怒气,在看到杜子鸢那一双眸子哀求的神色时,立刻平静下来,又转向杜如慧。“真不好意思,想喝八宝粥是不是?八宝居不错,别说二十个人吃,就算是200个人吃也给送!”

    杜如慧只能干笑笑。

    “那,那我们不打扰你们了!”杜如慧还真的很怕贺擎天,拉着那个男人就灰溜溜的走了。

    杜子鸢有些尴尬,低下头去,就听到贺擎天劈头就骂了自己。“蠢女人,你蠢死了!”

    他笔挺的屹立在离她身侧,看到卖场有人在注视他们,深黑的眼底,反射出刺眼的光茫,明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周遭却仍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冰凉寒气,那是骨子里头发出来的冷漠。面对杜子鸢一脸的怯弱,他继续冷冷问道,“你很喜欢被人欺负?”

    杜子鸢脸色微微一僵,知道他是在嫌弃她软弱,咬住嘴唇,轻声道:“其实她只是有些心里不平衡,毕竟她真的想嫁给你的,只是……”

    如果没有那则视频,如果她没有和别的男人……贺大哥的妻子这个位置该是姐姐的。

    “以后再让我看到你答应她的要求,别怪我不客气。“贺擎天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低眉瞥见她怯生生的神情,又悄悄扫一眼购物车里的东西,面色缓解不少,放缓语调:“快点买,司机走了,等下出来上我的车子!”

    “哦!”她望了望,只能点头。

    因为他已经离开了。

    贺擎天四下看了眼,确定没有记者,然后大步离去。

    杜子鸢怔怔的望着他离去的挺拔身影,结实的脊背挺直,宽厚,他刚才未就是为了给她解围吗?可是他怎么就知道她会遇到姐姐的?

    贺擎天本来阔步走出很远,步子突然停住,半响没有说话,然后又转身回来。

    杜子鸢也不敢动,仍旧站立在原地望着他,许久,听得他的嗓音深沉如梅:“只有我可以欺负你,你是我的女人,我可以对你好或者不好,但是别人不可以……“

    杜子鸢错愕,心里有些怪怪的,明明是关心她的意思,却这样说,贺大哥嘴还真是硬。

    沉默片刻,贺擎天再度用他惯有的邪魅之声带着些许的杀气和隐藏的戾气,冷漠无比道:“以后再碰到她就一个耳光扇上去。”

    杜子鸢呆怔住,她敢吗?那是她的姐姐啊!

    贺擎天本来处理完公司的事情来接杜子鸢一起回去的,没想到刚一停车,就看到杜如慧和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进了卖场,一时不放心,想到上一次酒吧街的事情,他也跟着进去了,就看到了她为难杜子鸢的一幕。

    而更可气的是,杜子鸢居然就这么任凭她欺负,什么时候他的女人需要别人来折磨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可以欺负她,别人都得闪开,闪远点。

    杜子鸢真的不知道该荣幸还是该庆幸,是啊,这个世界,她也只是这样毫无原则的忍耐他一个人吧,换做任何人,只怕都不会了。

    杜子鸢一个人又在卖场里转了一会儿,接到妈妈的电话,还是关于贺大哥的事情。“子鸢,怎么擎天又出了负面新闻了?”

    “妈妈,你不要担心,昨天晚上贺大哥跟我在一起,报纸上写的不实。”

    昨晚那种情况,贺擎天对她渴/求的那种激/烈,怎么都不像是刚和女人幽会回来的样子,所以,她选择信任贺擎天。

    或者说,他一个星期都没有过别的女人,因为他咋晚真的太勇/猛了。也许,她不该乱想什么,因为他本就是那种不喜欢解释的男人,越是对你好的时候越是霸道,这样想,杜子鸢只感觉一直以来的苦涩心情也终于消失了,幸福的笑着对妈妈道:“妈妈,贺大哥对我很好,出差回来有给我带礼物,你就放心吧。”挂了电话,杜子鸢挑选了几样蔬菜和鱼虾,又选了一只鸡,清瘦的小脸上有着幸福的笑容,她要为他补补身体。

    结账出了卖场,杜子鸢手里提着几个袋子,满满的,四下寻找着贺擎天的车子,正在寻找之际,汽车鸣笛声响起,杜子鸢看到了布加迪,就在前方一辆车子的后面,她立刻走过去。

    后备箱已经打开,杜子鸢把袋子放在后备箱里,然后关上后备箱盖,副驾驶的车门从里面打开,杜子鸢立刻跑过来上车,感激他的体贴。“谢谢!”

    贺擎天撇撇嘴。

    “你下午不上班吗?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呢!”杜子鸢看看事前,才四点半。

    他眉宇一皱。“处理完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杜子鸢又问。

    “谁知道你在这里了?别以为我是专门来接你的。“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话,贺擎天似乎又意识到什么,表情更加不自然,甚至有些微微的羞赧,于是咬牙道:“问这么多干嘛?你话怎么这么多?”

    杜子鸢一侧目看他,瞬间又低下头去,她看到了他脸上似乎微微的红了,顿时明白了什么,明明就是专门来的,自己也说漏了,居然不承认,也对啊,像贺大哥这种男人怎么可能明白的告诉你他是来接你的呢?但是,杜子鸢心里明白,也觉得很幸福,即使他凶她,她也不在意,微微的笑着。

    贺擎天又侧目看她一眼,发现她再笑,脸上有些窘,车子吱的一下滑出去。

    车子里异常的沉默。

    不一会儿,就听到贺擎天又道:“怎么不说话?”

    杜子鸢讶然,小声道:“不是你说不让说话的吗?”

    他咽了下口水,立刻皱眉。“我有这么说嘛?”

    “你说我话多。“杜子鸢笑嘻嘻的道:“所以我干脆不说了。”

    “蠢女人!”他冷哼一声,唇角却上翘,显示着自己不错的心情。

    只是想到下午见了贺君临就忍不住生气,“以后不许和贺君临见面!”

    “为什么呀?”杜子鸢错愕。

    “不许就是不许!”

    “哦!知道了!”杜子鸢只好点点头。

    车子路过别墅,却没有拐进去,而是朝山顶开去,杜子鸢错愕着,望着车窗外,“咦?我们不回家吗?”

    “上山看落日!”贺擎天沉声道。

    杜子鸢心里猛地一颤,莫名的,就冒出来以前常看到他落寞孤寂的一面,看落日?人都喜欢看日出,有几人喜欢看落日呢?

    杜子鸢沉默,心间莫名升起一股淡淡的伤感,却又觉得升起一股希望,他是在允许她走进他的世界里去吗?

    到了山顶,车子停下来。

    贺擎天把车子对准西方,太阳落下的位置,两人安静的坐在车子里,太阳西斜,五点钟,时间还尚早些。杜子鸢学会了察言观色,怕自己不小心又惹到了狮子,只好什么都不说。

    他很安静,她侧目偷偷看他一眼。

    贺擎天抽出一支烟,点燃,车厢里立刻弥漫着淡淡的好闻的烟草昧。

    杜子鸢把视线转向窗外,太阳已经变大了,快落山的太阳,似乎越来越大。

    “好看吗?”他问。

    杜子鸢一听这话,脸色一变,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日薄西山,气息奄奄。落日余晖,晚霞满天。看似很悲凉,却也意味着另一种的开始。落日那是一种忧,是一种愁,看上去很美好但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可也象征一种情操,一边是失去,另一边却是得到,人生有所失才能有所得,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吧!”

    她幽幽说完,偷偷看他,他侧目看她,眸子格外深幽。

    他突然伸手,把她拉过去一点,她身上散发出好闻的香气,混合着沐浴露,洗发露的味道,似有若无的牵动他的心弦。

    她一呆,错愕抬头,他将她我向自己,大掌继而扶住她的后脑,直接吻住她的唇。杜子鸢睁着大眼睛,对上了一双深邃无底的双眸。

    他用唇狠狠地蹂lin着她的唇,直到她脸上变得胭腊般绯红,直到她的唇变得红肿不堪,他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的唇,将侵略地转到她的嫩脖以下……

    “刷刷”的火花在闪烁,有烈火燎原之势!

    “放开我,贺大哥!”好不容易恢复了呼吸,杜子鸢使出全身的力气拒绝着贺擎天,却终是无果。

    “好。“贺擎天寒眸细眯,邪魅一笑,真的放开了她!

    “你……”杜子鸢惊愕了下,想要退到自己那边。

    贺擎天却笑得恶劣至极。

    杜子鸢正后退,又被突如其来的吻给堵住了嘴巴,她惊愕地睁大眼,眼前的俊脸被无限放大,让她感到一阵电击。“贺大哥?不要!”

    “不要?!”贺擎天直接将杜子鸢压在她这边的座椅上,轻轻调了下,椅子落下去,随手扯下领带,眸中满是yu火。

    他就不信,对女人如此渴望的他会骨子里是他/妈的同性恋,该死的贺君临,呃,被一个同性恋缠上了,真的很郁闷。

    “现在是在外面,你不可以……”杜子鸢低喊。

    “我说可以就可以。“贺擎天已经覆身而上,牢牢地钳制住杜子鸢。

    夕阳落下的那一瞬间,他进/入了她的身体,杜子鸢怔怔的看着他,叹息着,他是jing虫吗?怎么总是这样随时随地的要她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