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贺父死因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而youhuo的魔音依旧在她耳边蛊惑:“不许拒绝我。”

    杜子鸢的呼吸,已经到了最快的频率,肺部已经不堪承受这样的重压,好紧张。先前的恐慌,脑海里残留的阴影都因为他在她耳边留下的带着魔力的粗喘声而随风飘散了,找不到了。

    贺擎天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珍贵瓷器般小心翼翼,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粗bao和野蛮,他吻着她,

    耐心的吻着她,温柔的像羽毛般扫过她都唇,脸颊……

    他尽力控制住自己的yuwang,不愿操之过急,让她完全的放松。杜子鸢感觉周身的皮肤瞬间变薄,变得异常mingan,甚至感受得出他唇瓣的温度,他唇纹的路线,他舌尖的微微粗糙。

    一双小手紧紧握成拳,全身泛着qingyu的绯红,迷/离的猫眼中迷/离的波光流转,双唇因为yuwang而分开,情不自禁地发出销/魂的呓语。“我怕……“

    他的体温灼/热,他的呼吸不稳。他的气息,喷在她的脸颊边,吹拂起几缕不安的发丝:“子鸢……别怕……我会轻一点的!”

    他唤着杜子鸢的名字,声音像是魔咒,套上了她的思绪,感官,让她不得不沉沦。

    贺擎天的手一紧,将她的tun部按到自己小fu处,她的小fu和他的敏gan碰触了。

    他的手,从杜子鸢的裙摆下方伸/入,撩/开她的裙子,来到她的背脊处,轻轻地滑动着。先前的不愉快或许都已经忘却,或者说他们都选择了可以忘却。

    他的指尖,带着tiaodou,在杜子鸢软热的肌肤上勾/动,每一下,都有让杜子鸢尖叫的魔力。

    在不知不觉间,他身体前倾,湿花般的唇瓣触在杜子鸢嫩白的耳际:“你是我的女人,我现在要你,给我,可以吗?”

    杜子鸢心一慌,咬唇,矫/羞的不知所措。“我还是怕……”

    “我会轻一点的!”他的的气息包围了她,不断不断地纠缠。

    滑腻的舌再度的钻进她的口中,一阵来回扫荡,勾着她的唇,舌尖刷过她每一颗贝齿。她突然感觉浑身一阵颤栗,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全部脱掉了,他灼热的大掌罩/上了她的胸。

    那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杜子鸢感觉又陌生又害羞,他的唇却已经沿着她的脸庞吻向她的颈项,落下湿漉漉的痕迹,描绘着她xinggan的锁骨曲线。

    她终于发出了无助的呻吟。“唔……”

    可他的吻又急又猛,双手摸索着她玲珑有致的娇/躯,黑暗中,两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交织响起。

    贺擎天的双眸闪烁如黑夜中的星光,璀璨惑人。

    而他身/下的她,一张小脸无法看清晰,那份紧张以及不安清晰可见。

    “准备好了吗?”

    说完,不待杜子鸢回答,他半强迫般地压住她,杜子鸢感受到他即将喷薄的qingyu,就摸索在她的门口,她迷/离的眸光望进他的眸底,那里幽深一片,似乎从来看不到底。“贺大哥,我怕……”

    “我会温柔!”他的语气如山涧泉水般沁人心肺,凉丝丝的,让她平缓了一颗心。

    他的手,紧紧地握住她的纤腰,杜子鸢感觉自己的全身彷佛是被铺上了一层柔软的花瓣,贺擎天的唇舌,也没闲着,他吻上了她。<mian的吻,夹着柔情,又染着rela的jiqing,在他们彼此间慢慢的扩散,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杜子鸢觉得自己真的放松了,因为他的温柔。

    接下来,在她还迷蒙的时候,而他一个挺/身,连根没入。她的眼睛就“刷”一声睁得如铜铃般大。

    “贺大哥!”她低叫,有一丝颤抖。

    “别怕!”他声音充满了蛊惑。“我不动!”

    杜子鸢的身子,猛地绷得紧紧,像是一根染着幽香的弦,临近崩溃边缘。她想逃,可是却动不了,火/热的感觉烫着她的肌肤,不痛!那一刻,她似乎松了口气!

    她偏开头,粗/重地喘气。

    “痛吗?”他并不着急动,而是耐心地问着。

    纤细的腰肢扭动了一下,小手握住他的大手,他反握住她的小手,一大一小的手交握在一起,她的反映像是在邀请他一般。

    贺擎天愉悦的勾唇,眼底更加幽暗。

    因为天色还没有亮,可以够条件让杜子鸢睁大眼睛看着身上的黑影而不被发现,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自己有没有体力,体/内尚未褪去的热气,因他强悍的需索与tiaodou,再度袭向她,她猛地闭上了眼睛,羞怯的不敢看他。

    “不准闭上眼睛。“那霸道且不容她拒绝的语气,让杜子鸢睁开了双眼,陡然有些惶恐,黑暗里,他怎么看的见自己。

    贺擎天吻住了那红润的双唇,黑幽的眸底充斥着强烈的yuhuo。“我要你跟我一起享受。忘却之前的痛!”

    腰杆一挺,强/硬的火/热剌/入那柔/嫩的体/内,感受那美妙jinzhi的包夹,狂肆且深入地掠/取着……

    杜子鸢的心起了一阵的迷惘,他开始在照顾她的感受,不管怎样,她的心还是泛起一丝丝的喜悦。

    很累!可是,心里却觉得轻松起来。

    也许是,心情放松了,竟不觉得痛了,她的小手紧紧的反握住他的大手,十指交缠,她做着无声的邀请。

    贺擎天的反应也很强烈,因着她的放松,他也渐渐放肆起来,一次又一次撞/进她的最深处。

    杜子鸢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那令人耳红心跳的shenyin,可是却一次又一次忍受不住的叫了起来。“唔……”

    他的唇,在黑暗里翘了起来,异常勾魂。

    可惜她没有看到。

    很累!

    因为这一场jiqing,上演到了凌晨,天蒙蒙亮的时候,他才终于释/放了精/华,然后又温柔的拥着她,继续索/取,还一直地问她是不是痛!

    不痛了!

    只是浑身都难受,像是散了骨架一般的累!

    等到他终于吃饱了,放开了她。几乎是同时,杜子鸢就睡了过去。

    结果她再度醒来时,就是中午十点了。

    一睁眼,看到窗外的阳光高照。

    “呀……”猛地惊醒,坐起来,浑身都痛。

    房间里没有贺擎天的身影了,他不知道去了何处,八成是去公司了吧?

    杜子鸢起身,感觉到手有些不对,横到眼前一看,手心里的小伤口被换上了创可贴,是她再熟睡的时候他帮着换的吧?

    心里蓦得一下温暖起来,起身,下床。

    身体是累的,可是心里却感到温暖,轻松。

    去洗裕室洗澡,路过沙发边,看到茶几上放着早餐,昨晚的餐盘都收走了,她走到茶几边,一低头发现桌上一章a4的打印纸,上面用黑色钢笔写了几个擎劲的打字:起来吃早饭,我去公司了!落款只有一个字,贺!

    只有一个贺字,没有名字。

    杜子鸢看着这张纸条,心里更加的温暖起来,唇角忍不住上翘,他还真的好细心,小手攥紧,掌心里是他贴上的创可贴。

    贺擎天依然不是薄情的人,他只对姐姐无情。他还是那个笑起来阳光灿烂的贺大哥,只是那种和煦阳光的笑何时才能再回到他的脸上呢?

    而她,对于贺擎天有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呢?

    贺大哥!昨夜,杜子鸢从了你,不曾后悔!

    她只知道自己心底的真实想法,昨夜发生的关系,她一点也不曾后悔。

    只是爸爸和他之间选一个人,她无法选择,即使可是是他们之间的一颗棋子,她也无法选择谁,因为,爸爸和贺大哥都把自己当成了棋子,自嘲一笑,杜子鸢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作用。好不容易好起来的心情想到这些又开始抑郁了。

    贺大哥,纵然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图的又是什么,你所谓的不共戴天的仇又是什么,从今天起,杜子鸢希望可以去化解你心里的伤!

    **********************************

    洗浴后,换了另外的长裙,想到没有还给秦傲阳衣服,这才四下找那件衣服,竟然不见了!

    杜子鸢呆了下,难道是他让人给丢了?

    找了好久没找到。

    这件衣服被她洗坏了,如今又不见了,看来,她真的要赔秦傲阳一件衣服了。

    杜子鸢中年回了一趟家。

    一进门,妈妈正在客厅里打扫卫生,见她回来,立刻喜笑颜开。“子鸢,你回来了?怎么中午回来?擎天呢?”

    “妈妈,爸爸在吗?”杜子鸢瞅了眼楼梯。

    “你爸爸刚打电话说中午回来吃饭呢,怎么,你找你爸爸有事啊?”

    “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他在不在!”杜子鸢摇头。

    “昨天你怎么回事?你们闹别扭?”见贺擎天没来,杜妈妈白素心又问了遍。

    “妈妈,我怎么可能和贺大哥吵架啊,我们很好,他对我也很好,很疼我,很宠我,你看我身上这件衣服就是他买给我的!”杜子鸢笑眯眯地开口,不想妈妈担心,在妈妈面前,从来她都是报喜不报忧的。

    “真的很漂亮!”杜妈妈笑了,可是又担心起来。“这衣服很贵吧,子鸢,虽说擎天是景城最厉害的商人之一,但他那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你们还是要节俭的,女人做个好太太不容易,你一定要谨慎再谨慎才对!不要让擎天烦了了,也不要学大手大脚的女人,凡事适可而止!懂吗?”

    “妈妈!我知道了!”杜子鸢伸手搂住妈妈的脖子。“这些我都懂,但这衣服怎么办?我不能给退回去吧?”

    “傻孩子,妈妈是希望你以后注意!女人要为男人守住财富,那才是好女人,你明白吗?”白素心也笑,笑得心满意足。

    杜子鸢看的出来,妈妈是打心里开心。妈妈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总是这么容易满足,现在她是幸福的。

    “知道了!”她只能这样安慰妈妈,不想妈妈担心自己的处境,可是仔细想起未,还是很担心的。

    正说着,门口传来声响。

    “一定是你爸回来了!”

    杜安年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杜子鸢的到来,一进门看到杜子鸢,把公文包交给白素心。“子鸢来了!”

    “嗯!”杜子鸢深呼吸,她决定了,一定要问清楚,不问怎么能解决这些事情呢?

    “我们去书房,她妈,你煮饭去,煮点子鸢爱吃的,我们一会儿出来,我和她说说工作的事情!”

    “好!你们去吧!”

    书房。

    杜子鸢关好门,回头看了眼正坐在书桌后的杜安年。

    他已经五十岁了,看起来却异常年轻,只有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他保养得极好,不是大腹扁扁的样子,身型修长,模样儒雅。

    这就是妈妈爱了一生的男人,她的爸爸,妈妈宁愿一辈子当小三,就为了他!

    “你想问什么说吧!”杜安年开口。

    杜子鸢点点头。“你和贺大哥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和他能有什么事情呢?”

    “你不打算说吗?”杜子鸢瞅着他,干脆单刀直入。“你和他之间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是吗?”

    “他这么告诉你?”杜安年脸上的表情很平和。“既然他都告诉你了,你又何必问我呢?”

    “他只说了不共戴天,到底因为什么?难道你杀了他爸爸?”杜子鸢真的不想这么想,可是贺大哥显然不会撒谎的。

    “我像杀人犯吗?”杜安年轻轻的问道,眼中很是平静,眸子静静地看着杜子鸢的眼睛。“你是我的女儿,信他不信我吗?”

    “我该信爸爸吗?”杜子鸢反问。

    “你还真是嫁给了贺擎天,受了同化,说话也变得无情了!”

    “爸爸要我嫁给贺大哥,要他爱上我,就是为了你自己吧?为了化解这段仇恨?”

    “算是吧!”杜安年淡淡一笑。“子鸢,爸爸今天只想告诉你一件事,贺擎天的爸爸是我最好的兄弟,也的确死了,我如果是杀人犯的话,就不会坐在这里了。有些事情不要只看表面,表面不是真相!”

    “你的意思是没有杀贺大哥的爸爸,那他为什么恨你?”杜子鸢的语气很是凌厉。

    “这是你该对我说话的态度吗?”杜安年的语气也暗了下去。

    “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杜子鸢直视杜安年。“如果你不亏欠他,又何必这样忍气吞声?姐姐的视频你完全可以报警直接把他抓走,根本不需要我们杜家被威胁,可是你却选择了被威胁。”

    “你不也选择了被威胁吗?子鸢?”

    杜子鸢猛地一震,是的,她选择了被威胁,没有报警。

    “你以为你又是以什么样的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谈,质问我呢?你爱上了贺擎天,在他还在跟你姐姐谈恋爱的时候你就爱上了他,爸爸只做了个顺水人情而己,让你如愿以偿的嫁给他,你该感谢我,而不是在这里质问我!”

    嗡……

    一下子,杜子鸢呆滞了。“你,你怎么知道?”

    这是她掩藏了多久的秘密啊!

    “我说了,你是我的女儿,我们流着一样的血液!”杜安年双手交叉,端在茌大班椅上,“成全了你的爱情,势必就得牺牲你姐姐的爱情!她已经没有资格再跟贺擎天继续下去了,而我只是让你如愿以偿呆在你心爱的人身边,这也有错吗?”

    杜子鸢真的傻了,她没想到自己暗恋与大哥的事情会被爸爸看到,她以为,没有人会知道的,因为她掩藏的是那样深,从来不肯越举,只会偷偷注视他而己啊。没想到爸爸会看出来。

    “这和您跟他之间有仇恨有关系吗?”杜子鸢平静下来,继续刚才的问题,她不能被转移话题。

    “不要试图去问什么了,有些事情不知道的时候很快乐,知道了就会痛苦一辈子,而且真相是残酷的,你未必承受的住!”

    “这和我有关系吗?”杜子鸢冷哼一声。“爸,你说这些都是在掩盖你自己的罪责吧,你一直在推卸责任是吗?就算你不是杀了贺大哥爸爸的凶手,但你也应该和他的死有关系吧?”

    “你这么笃定他的死和我有关系吗?”杜安年冷冷一笑。“那我就告诉你他的名字吧!贺齐翔,你的公公的名字!”

    “贺齐翔!”杜子鸢重复着,微微蹙眉,贺大哥的爸爸叫贺齐翔吗?这个名字好熟悉,像是在哪里听到过呢!

    “对,你只要记住一句话,爸爸做事顶天立地,对贺擎天有愧,但没有杀了他爸爸!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话,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就这样!”

    “我怎么信你?是你亲口说利用我?在亲情和仕途之间你选择了试图,你让我说什么呢?我该信任你吗?你用我的婚姻换了一份证据,那份证据是什么?”

    ps:唔,亲们,弱弱的求下金牌……文会越来越精彩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