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不许拒绝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杜子鸢闷了下,轻声说道,“我胃疼。”

    “什么?”

    “我胃疼……”她再次低下头,声音轻到不行,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忽然之间,怒气像是被浇灭。他默了半响,沉静说道,“胃怎么会疼?”

    “我胃一直不好!”杜子鸢试图想要站起身来。可是她刚起身,麻木的双脚让她整个人微颤,又要跌倒在地。他眼捷手快,急忙伸手,有力的臂膀扶住她的腰,轻轻将她带入怀里。

    淡淡烟草味道充斥于鼻息,他的胸膛温暖。

    “脚麻了?”他低沉的声音,竟然是不可思议的温柔,让杜子鸢有些酸酸的,她木纳纳地点头。

    可是……

    胃突然又抽紧了疼起来。

    “呃……我胃好疼……真的好疼……”那股疼痛的感觉强烈到她不由得弯下身子,整个人几乎要蜷缩成一团。

    “该死的!你胃疼怎么不早说呢?蠢女人。“温柔的责难着她,贺擎天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往外走去,放在床上。

    然后又打电话。“喂!慕经理,让连医生过来一下!”

    “不用医生……”杜子鸢立刻拉住他的胳膊。“我只要躺下就好了!我是没吃饭,你让人给我送点吃的来!”

    贺擎天皱眉,“你确定不需要医生?”

    “嗯!不需要!”她的胃是老毛病了,以前妈妈工作顾不上她,饱一餐饥一餐的所以就成了这样子了,慢性胃炎,时而发作,吃点东西趟一晚上就好了。

    “让人送些吃的来,要有营养的粥,软一些的,适合胃病病人用的餐点,对,马上让餐厅准备,送到我的套房!另外让服务生来打扫一下我的房间。”

    放下电话,贺擎天又关切地瞅了她一眼,“什么时候开始疼的?”

    “就在刚才……现在已经好多了!”她趴在床上,觉得舒服了一些。

    “今天晚上你没吃东西?”

    “没有!”小脸黯淡了下去。

    “为什么不吃?”

    “没顾上!”她小声道。

    “为什么没顾上?!”他似乎有些意外。

    “没有心情吃。看到了你……领着你的儿子,我没心情吃。“她陈述着事实,肚子咕咕地叫了几声。

    贺擎天薄唇紧抿,却又微微地上翘了几分。

    叩叩叩……

    套房的门传来敲门的声音,然后,贺擎天去开门,看到服务员端着餐盘进来,而且一来就是6个服务员,每个人手上都一个餐盘,上面摆放着两三个碗或者盘子。

    “总裁,有面条,有粥,不知道您需要什么口味的?所以多准备了一些。”

    “放下吧,放下你们就出去!留下一个把地上的垃圾处理掉,记得碎玻璃清理干净!”贺擎天沉声道。

    “是!”

    等到服务员连着收拾玻璃碎片的人全部走了,他端起一碗热乎乎的海鲜粥走了过来。“先喝粥吧!”

    食物的香味很you人,本来就饿了,杜子鸢的唾液似乎也分泌的旺盛起来,可是碍于他端着粥,她不敢立刻爬起来吃,想试着坐起来。

    立刻被贺擎天制止,“躺着别动了,我喂你!”

    她错愕地瞪大眼睛,胃又绞痛了,“不,我自己来!”

    “老实躺着!”语气又霸道起来,不容拒绝,他在床边坐下来,舀了一勺子粥,自己吹了吹,喂到她嘴边。

    “我……”她怔了怔,却不急着吃,只是心里很别扭,也很难受,这样的他,又让她觉得坐立不安了。

    “不吃?难道想让我用别的方式喂你?”他坏坏地挑眉。

    “别的方式?”杜子鸢一时没听懂。

    就听到贺擎天道:“口对口!”

    “轰……”杜子鸢的脸红到了耳根,立刻张开小嘴,吃下粥,手要去接碗,可是他却拿开了。

    “我说了,我喂你,不要动,呛着了还得做人工呼吸!”

    “呃!”胃好痛,为什么他总是要捉弄她?为什么总是在他对她发火羞辱之后又开始作弄她?她发现自己真的不了解他。

    不知道这是前世许下的情,还是今世欠下的债,这样的纠缠,相聚在岁月的轮回间,竟叫她无法掩去心底的彷徨和忧伤,心间似乎浮满了淡淡地浅痕。淡淡的惆怅掠过空洞的心房,留下一声轻轻的叹息,望着他,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他倏地靠近,隐约间似乎闻到他身上沐浴乳夹杂着烟草的香味,感觉像是温暖的春风般渐渐抚平了胃痛。

    “不吃?看能看饱了?还是我真的很好看?有让女人看直眼了的资本?”他戏谑的嗓音又在耳边响起,她倏地低下头去,小口吃着他喂来的粥。

    贺擎天凝望着她,他的声音不温不火,“如果那个孩子是我的,你会怎么办?”

    “我……”杜子鸢紧盯着他胸前衬衣的钮扣,轻声说道,“我想离婚。”

    贺擎天默了会儿,幽幽问道,“如果不是亲生呢?”

    “会吗?”她怔了下,在被子里的小手用力握紧了下,深呼吸一口气,平静地说道,“姐姐说那是你亲生的儿子!”

    贺擎天冷峻的容颜似有几分软化,灯光下显现出柔和。他沉声说道,“你自己不会问吗?”

    心猛然有了一丝期待,杜子鸢蓦得抬头。

    “为什么不向我求证?”他反问。

    “问了你会说吗?”杜子鸢小声道。

    他把碗放回茶几上,没有急着返回,而是在沙发上坐下来,杜子鸢看到他的头搁在了沙发上。

    他从西装里摸索出烟,习惯性地点了一根。

    杜子鸢从床上坐起来,吃了点粥,胃里有了东西,反倒不那么痛了,她等着他接下来说点什么,可是没有。

    烟草味在套房里飘起,烟雾缭绕里,她听到他说。“那就是我的孩子!”

    嗡的一下,杜子鸢的心又疼了,缓缓低下头去,怔忪在那里。

    “但不是亲生!”他又道。“却胜似亲生!”

    杜子鸢呆了,有种从地狱升上天堂的感觉,又缓缓抬头,看到贺擎天从沙发上坐着,也转头。

    然后她看到贺擎天眼中闪过一抹悲凉,继而他又道:“关于童童,你不要再问,我能说的就这些了,还有,视频是最后一份,不会再威胁你,离婚是不可能。至少不会由你说离婚,这是我的底线,希望你不要触及!我去洗澡!”

    他说完将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朝浴室走去。

    杜子鸢呆滞在床上,低头看看被他包扎过的小手,纱布整齐,心中豁得温暖和明亮起来,唇边是一抹温暖的笑意,像是阴沉了太久的天空,突然升起了太阳一般的灿烂笑容。

    她猛地躺下去,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小脸,在被子里偷偷地笑了起来。

    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第一次把他的事情说那么多,不会再威胁她,孩子不是亲生!

    这是好的开端不是嘛?

    不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不说了,可是那个陌生的绑架者,又是怎么回事呢?想起这个,杜子鸢又一阵郁闷,他说要她离开贺大哥!

    可是现在这样,一切有了好的开始,她竟又不想离开他了!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不多时,贺擎天冲了个澡,只用浴巾裹着下身,走了出来。

    杜子鸢慌得拉下被子,听到他问:“胃还疼吗?”

    她蓦地抬头却见他正朝这边走来,他拥有倒三角的模特身材,高大修长,身上没有一丝的肥肉,又不是完全的肌肉块,是那种恰好好处的精壮,浓密的发贴着脸颊,发稍上有水滴落,一双黑眸炯亮深邃。整个人散发着特有的魅力,忍不住让人怦然心动。

    杜子鸢的目光只是看了一眼,立刻摇摆不定的转向了别处。“不疼了!”

    “茶几上有吃的,那就再吃点!”他沉声开口,然后走到壁橱边去拿衣服。

    杜子鸢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有些脏。

    而她就这样躺在床上,和这豪华的大床对比起来,自己真的太落魄了。她小心地瞅了一眼贺擎天,发现他正在换衣服,她蓦得脸红。

    起身下床,自己也进了洗浴室。

    贺擎天换了舒服的睡衣,回转身不见了杜子鸢,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流水声让他一时怔忪了下,望了眼浴室的门,自己走到沙发旁,又点了一支烟,突然响起了什么,猛地站起来走到裕室门口,沉声道:“伤口不要碰到水!”

    浴室里突然停止了流水声,杜子鸢的心咕咚咕咚狂跳起来。

    “听到了吗?”

    “哦!知道了!”她小声道,语气里有着笑意,其实已经弄湿了。

    贺擎天又回到了沙发上,一颗烟抽完时,杜子鸢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大浴袍,瘦小的身子在浴袍里更显得瘦小,娇弱的让人会忍不住想去呵护。

    贺擎天望了一眼,出水芙蓉般的容颜容他喉头滑动了一下,转移视线,道:“换衣服,吃东西!”

    “哦!”杜子鸢立刻去拿衣服,换上了他之前准备的长裙,回到沙发旁,在他一侧坐下来,小心翼翼地抬头望向他。

    见他正在吃东西,他吃东西的时候姿势很优雅,也很安静,没有一丝声响,高贵的像个贵族。

    “吃!”他说。

    “哦!”她立刻拿起碗,发现是百合粥,清馨的味道入口,很好吃。

    贺擎天也不说话,两人都是闷头吃东西。

    “给拿瓶水!”贺擎天低头说道。

    “哦!”杜子鸢放下碗,站起来去拿水,然后回来,一瓶矿泉水放在贺擎天的面前,贺擎天正在认真的吃面,杜子鸢也没说话,就低下头去,她要赶紧吃了饭去睡觉,因为明早要给秦傲阳送衣服去,她低着头,却不知贺擎天一双锐利的目光追望着她。

    对于贺擎天来说,眼前这个女人他真得看不透,如果说她随便,可是为什么她拥有一双被水洗过的清澈眼神?

    如果说她不随便,她第一次给了别人,可他有查不出那个人是谁!这些年没有男朋友,就只有一个蓝景辰,只能算是暧昧男友。

    昨夜他找了她大半夜,没找到人影,好不容易接到门卫电话说她回去了,结果他兴冲冲要下楼赶回来,却又接到电话说她又出去了,他一时生气,差一点失去理智。

    他是个男人,是个商人,失去理智的事情最要不得,可是,很多事情让他没办法不暴跳如雷,尤其是她的第一次。

    天知道这让他很厌烦,在他心底,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或许不是身体的干净与否,而是操守与尊严,难道她都没有吗?

    虽然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干净自然,可是他真的解释不了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子鸢赶紧喝完粥,准备站起来,一抬头看到一双放肆的眼神,射在自己身上,她讶异了下,小脸红了红,因为贺擎天正拿那双深邃探究的目光在望着她,触到那双锐利眼神里的信息,她心跳几乎少漏几拍,此时的贺擎天目光里染了一些她读不懂的情绪,但是让人感觉灼热。

    “我吃饱了!”她小声道。

    “我也饱了!”贺擎天收回视线,起身拿了烟来到床上,半躺在床上,手中夹着一根烟。

    杜子鸢呆了呆,是不是今晚,她要跟他睡在一起。她一时踌躇不前。

    贺擎天转过眸子,看到她又露出那种娇羞的纯洁,他猛地感觉浑身不对劲。

    杜子鸢拘谨的站在沙发旁,尴尬的道:“我睡沙发吧!”

    “过来!”贺擎天抽了口烟,轻轻地拍了下自己身边的位置。

    杜子鸢瞬间惊了下,瞪大眼睛看着她,一张小脸红了个彻底,踌躇原地就是走不过去,迈不开步,她害怕。

    他眸子里闪烁着不明的火焰,那个孩子不是他的,他说不是他亲生的,那她就莫名的相信他了,还有他说不再威胁她了,她心里似乎一下子放松了好多,对他似乎也没那么抗拒了,但是要她走过去跟他同床共枕,她还是走不过去。

    “我不会吃了你!”他的语气再次的响起,透出一丝不耐。

    杜子鸢还是害怕。

    他终于不耐,干脆直接下床,赤脚走过来,一把提了她,将她捉上床。

    就这么躺在床上,啪一下,他按下了遥控器,关了整个房间的灯。

    “贺大哥……”她的声音急促而紧张。

    此刻的她,是如此得紧张和惊恐。

    他却用力一我,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抱了个满怀。

    “贺大哥……”她轻轻呼喊,有些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黑暗中,她的双眼格外清澈明亮,撞进他的视线。

    贺擎天低下头,缠/绵地吻住了她的唇。她一惊,他的舌已然滑进她的口中,杜子鸢双手无力地揪住了床单。

    这个吻不一样的,不知道为什么,杜子鸢就是觉得不一样,似乎夹杂了复杂的感情在里面。她感觉似乎这个吻纯粹了,不让她那么纠结了,身体虽然还会紧绷,却似乎又透出一股渴望。

    “胃还疼吗?”黑暗里,她听到他问,他的唇就贴在她的颊边。

    杜子鸢摇摇头,感觉吃粥好多了。

    “以后按时吃饭!”他又道:“不想胃疼就按时吃饭!”

    杜子鸢的心突然被拧紧,他在关心她吗?

    “睡吧!”他又道。

    她怔忪了一下,点点头。可是眼睛却没有闭起来,黑暗里,闪烁着一双大眼,怯生生的看着他。

    “睡觉!”他沉声道,自己先闭上了眼睛。

    杜子鸢因为先前胃疼,折腾了一阵子,也没了力气,跟着闭上眼睛,在他怀里睡去。

    如果仔细看过去,这一刻,你会发现,躺在豪华大床上的人,是如此的相配,他们的身体是如此的契合,美得炫目。

    不知道过了多久,杜子鸢醒来时,套房里依然一片黑暗,她睁开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身侧的人动了下,她惶然惊醒,睁大眼睛,猛地抬头,唇,恰好与贺擎天的唇相碰。

    她浑然一僵,感觉贺擎天张开嘴,像是一个饥渴多日的野shou,突然见到了一只猎物般似的,一下子紧紧地抓住了杜子鸢。

    他浑身的肌肉开始紧绷,口中强忍着喷薄的情绪。他的吻,炙/热,如旋风一般,席卷得杜子鸢晕头转向。

    他的气息,如岩浆一般,拥有让她融化的温度。

    她用双手抵住他的胸膛,费了很大的劲,才得以让唇逃脱他的魔焰。

    这个动作,让贺擎天很是不满,他用沙哑的声音,用威胁的口气道:“再敢躲一下,你试试?!”

    杜子鸢吓得一动不动,呼吸却急促起来。

    贺擎天不做声,只是呼吸更加急促。

    他的舌又伸了过来,只是落在了她的耳垂边,不停地顺着她精致的耳廓you走,像是在迷宫中缓步前进,闲庭信步,她听到了他粗/喘的气息,而在这样紧贴的距离下,连粗喘声都带着魔力,让她刚睡饱的身体瞬间没了体力。

    而youhuo的魔音依旧在她耳边蛊惑:“不许拒绝我。”

    ps:开始日更一万,更新都在凌晨,oo哈哈。求留言,求留言,求留言,求留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