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不要折磨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而贺擎天,看着这个低垂着眉眼的小女人,憋了一路的火气总算有了出口,劈头盖脸一顿暴训。“你当你是小姐啊?坐台卖笑的啊?见不得男人是不是?见到男人就像发qing的母狗一样啊?”

    杜子鸢只是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这样的话很伤人,如一把利剑插入心脏,而她无力辩驳,也不想说什么,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哦,是该买双新鞋了,这鞋子居然前面破了一点皮,真是糟糕。

    贺擎天越骂越觉得不对劲,她的脸上怎么没有一丝悔意,反而很平静,贺擎天倏地住口。

    杜子鸢等了一会儿,见他不语了,她抬起头来,打算解释一下电话没电的事情,哪想到一抬头对上他阴沉的脸,她叹了口气,这个男人啊,他可以每晚沉浸在不同的温柔乡,而她却只是和男人说句话都不可以吗?

    贺擎天瞪着她,杜子鸢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他。

    贺擎天一怔,皱眉。

    “贺大哥,你口渴吗?喝点水吧!”他骂她这么久,喝点水没坏处。

    “该死的!”贺擎天终于明白她的意思,愤怒的低吼一声,捕捉到她眼里闪过的不以为然,原来她对自己的训话,根本就是不在意,他一时气急,又不想暴露太多的情绪,转身,愤愤地朝屋里走去。

    杜子鸢看看自己手上的水,耸耸肩,拧开瓶子,自己喝了几口,矿泉水的味道,就是比纯净水的味道要甘甜许多,以后她都喝矿泉水了。

    她也跟着朝屋里走去,明亮的灯光下,贺擎天站在大厅里,周身散发出慑人的气势,眼神危险的盯着她,眸色深稠,他的凝视屏息而又专注。

    空气里只剩下冷漠而紧张的气氛,杜子鸢局促地站在那里,深呼吸,然后迈开步子上楼。

    他的眼神倏地更加犀利,她居然藐视自己,就这么上楼了。

    阴沉地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本来高涨的怒气又冷了下去,结成了冰。瞬间,他的眸光微转,又转了个表情,嘴角露出一抹玩味,也跟着上楼。

    杜子鸢进屋里沐浴换衣服,然后接到杜如慧的电话。“杜子鸢,你到底怎么搞的?该死的贺擎天把视频传到网上了,你知不知道?”

    “什么?”杜子鸢大惊。“姐,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刚刚!”杜如慧歇斯底里的吼着,“杜子鸢,你不是说帮我要回来的吗?你到底怎么惹怒他了?他打电话告诉我是你惹怒了他!”

    “我去看看!”杜子鸢惊慌的开计算机,“姐,你告诉我地址,我看一眼!”

    “看个鬼啊!他真无情!”咒骂着,却还是告诉了杜子鸢地址。“没有露出我的脸,可是我知道他这是警告,你是不是惹到他什么了?”

    “我——”杜子鸢开着计算机,点击地址进去,果真看到了视频,两人的脸都被马赛克盖住,显然是处理过的,她知道,他怒了,难道只是因为今天她坐了贺君临的车子回来吗?

    挂了电话,杜子鸢直奔贺擎天的书房。“贺擎天,你到底要怎样?”

    推开门,杜子鸢大声的质问,她一直叫他贺大哥,这一次却连名带姓,她真的生气了,他到底要怎样嘛?!

    “玩玩而已!”杜子鸢看到他薄唇边扬起一抹弧度,似乎玩得很高兴,接着,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时,依然,带着高高在上,让人无法企及的冰冷:“怎样,惹怒我的下场,好玩吗,子鸢?”

    他这样的神情让她有暴走的冲动,但是她忍住了。“求你,不要再折磨她了好吗?”

    “怎么求我?”他挑眉。

    跪也跪过了,结婚也结了,他还想怎样呢?

    委屈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不知道怎么的,她好想哭,为什么他要赶尽杀绝呢?低着头,眼泪滑出来,咬唇,伸手狠狠的抹掉那滴泪,倔强的道:“你说!”

    “子鸢,你要明白一点,你没有资格跟我叫板!”贺擎天双手交握,玩味的盯着她的小脸,苍白的楚楚可怜的小脸,倔强的神情,还真是让人心疼。

    “我没有跟你叫板!”她低声道。

    “如此最好!”贺擎天那深谙如海的双眸终于有笑意散开来,只是,那微笑,绝对有着傲视天下的气场。“以后不要跟贺君临走太近!”

    “我们只是朋友!”她解释。

    “男女之间没有单纯的友谊!”他道。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有那么多的床伴!”她还是无法做到乖乖的忍气吞声,又一次忍不住的反驳。

    “你想再惹怒我吗?”陡然抬高的声音顿死让杜子鸢震住,不敢再说一个字,所有的话一时间都被哽在喉咙里了。

    这时,贺擎天英挺的身体已经站了起来,子夜般的星目似笑非笑的扫过杜子鸢,墨眉一挑,慵懒而魅惑的开口道:“最好记住,游戏要慢慢玩才有趣,想知道接下来的游戏如何继续吗?”

    “你要做什么?”杜子鸢心生恐惧。

    “玩玩喽!”贺擎天那如王者般的身影朝落地窗走去,燃了一支烟,邪魅的声音再度响起:“期待吗?”

    杜子鸢白嫩的小手已经紧攥成拳,贝齿陷入唇里,眼前的男人,是魔鬼!

    “出去!”抽了一口烟,吐出白色的烟雾,他沉声道。

    杜子鸢身子一僵,挺直,知道无法说什么,只能往外走去。

    杜子鸢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卧室的,将脸埋进了枕头里,泪水奔涌而至。

    如果贺擎天真的要毁掉姐姐的话,她又怎么对得起姨妈?爸爸妈妈已经对不住姨妈了,姨妈又为了救自己而死,她曾发誓这辈子,要替姨妈守护姐姐,可是现在,只是一个视频,她都拿不回,她觉得自己好没用!

    “贺擎天,你出来!”安静中,杜子鸢听到楼下传来杜如慧的喊声。

    “姐——”杜子鸢没想到杜如慧半夜跑来了,她飞快的下楼,就看到杜如慧站在一楼的大厅里,歇斯底里的喊着。

    “贺擎天,你这个卑鄙的小人,你给滚我下来!”

    “姐,你快走吧!”杜子鸢奔跑下楼,扯住杜如慧的胳膊,小声道:“不要惹怒他了,他会做出更可怕的事情,姐,求你,回去吧!”

    “杜子鸢,还有你,你滚开,都是你,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你巴不得我丢人吧?”杜如慧的火力也对准了杜子鸢。

    “没有!姐,我没有!”杜子鸢摇头,天地良心,她从来没有要姐姐丢人的意思。

    “吆喝!大半夜不睡觉,来我家做什么呢?”贺擎天的声音在二楼的转角处响起。

    姐妹两人同时抬头,二楼的男人就站在那里,双手插在裤袋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眼中的鄙夷尽显,语气更是轻蔑。“怎么,想看完整版的吗?想看一张美丽的俏脸都露出来的吗?”

    “贺擎天,你卑鄙!”杜如慧所有的怒气顷刻间爆发出来,指着贺擎天就破口大骂。“你这个小人!”

    “杜如慧,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他的语气带着警告。

    “贺擎天,大不了我就被曝光,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威胁到我了,告诉你我不怕!”杜如慧毫不示弱的反抗。

    “姐,不要——”杜子鸢阻止她,不敢想象如果真的惹怒他把视频全部发出去,姐姐的后半生该怎么办?

    “你滚开!”杜如慧猛地推了一把杜子鸢,她没站稳整个人倒在地上。

    “贺擎天,你到底要怎样?”杜如慧吼道。

    “不怎样!”贺擎天笑笑,嘴边是邪魅的讥笑。

    “贺擎天,做人不可以这样的,无论怎样,你们曾经相爱过!姐姐是对不起你,可是念在你们相爱过的份上,念在那些单纯的青葱岁月,你就不能放她一马吗?”杜子鸢绝美的小脸,因为气愤和疲惫而变得苍白,可冰晶一般的眼眸却怒视着他,她不相信他会这么无情,她心底还有幻想。

    可是,贺擎天只是发出一声冷笑,然后说道:“谁说我们相爱过?”

    说罢,他耸耸肩,依然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们姐妹。

    杜子鸢错愕,现在她体会到的是无助。

    杜如慧怔住了,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嘴边是自嘲的笑意:“原来,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姐……”杜子鸢低喊,她看到杜如慧现在的样子很无助,她也一样,贺擎天太可怕了。

    沉沉的合上眼帘,杜如慧轻笑,轻轻的,两滴清泪不知不觉的沿着凝脂般的肌肤滑下。“贺擎天,我惹不起你,你要发出去就发吧,如果逼死我你开心的话,随便你吧!”

    “姐姐!”杜子鸢上前握住她的手,却被她无情的甩开。“你滚,我也不想看到你!”

    说完,她往外走去。

    “姐,等等!”杜子鸢抬头看向贺擎天。“贺大哥,求你,不要再折磨她了好不好?”

    贺擎天轻笑,十分邪恶的道:“不好!”

    “你真是无情!”杜子鸢追了出去,杜如慧已经发动车子疾驰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