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杜妈来电

作者:籽宝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夫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夏美子,这个是子鸢,以后是你的搭档,你们要好好合作,子鸢刚来一些工作流程,你负责告诉她。”

    对外联络处的办公室里,一个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女子站起来朝贺主任欠了欠身,“好的!”

    “子鸢,以后有什么事不懂得可以先问问夏美子,有什么困难就直接跟我说。我先过去,你们先交流交流。”说着,贺主任这才呵呵笑着离开。

    在夏美子对面坐下,子鸢又对夏美子笑笑。

    贺主任一走,夏美子立刻狗腿的道:“你就是杜市长的千金吗?”

    “呃!”子鸢一怔,只是笑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夏美子耸耸肩。“我就知道你们这种官二代,都不喜欢交底,不过没关系啦,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的,我们的工作职责研究国外侨情和侨务工作并提出政策建议,承担华侨华人、港澳同胞及其社团的联谊和服务工作;承担侨务对台工作;审核报批在本省举办的华侨华人国际性联谊活动。嘿嘿,其实挺有意思的!”

    “谢谢!”子鸢看这夏美子倒是个很直爽的女孩,对她也很客气。

    ***********************************

    第一天上班,工作清闲,只是从网上看重要新闻,分析重要报纸,研究国外侨情。

    下班的时间是五点,这就是以后的工作了,毕业后就要在这里工作了。转眼就是五天后,不知道贺擎天会不会回来。

    这么想着,心情又沉闷起来。

    走出市政//府大门,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子鸢!”

    贺君临清朗的嗓音引来四周人的侧目,杜子鸢真的不想和他多废话,只是碍于在贺主任里的面子,她不能对他动粗,但今天她被贺主任误会,真的很让她生气。

    杜子鸢不看他,就要往前走。

    “我在叫你呢,杜子鸢!”贺君临走了过来。“还生气呢?我请你吃饭赔罪怎样?早晨只想跟你开玩笑的,你怎么这么不经闹啊?”

    “没空!”杜子鸢一口回绝,她顿了几秒,厉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我认识你吗?”

    “呃!我真的在开玩笑,谁让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不好意思,我得回家了!”杜子鸢直接拒绝。

    “你不会以为我想追你吧?”贺君临扑哧又乐了。

    瞅着贺君临那眼中带笑的样子,杜子鸢平复着情绪,淡漠的道,“我还没自恋到认为你想追我,我只是希望你离我远点!”

    “那就没事了,只是吃个饭而已,走吧!”贺君临说得激动了,一把拉住杜子鸢。

    杜子鸢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大街上拉拉扯扯的成什么样子。“喂,你放开我啊,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一起吃饭,当我赔罪!”贺君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认真了起来。“给我个机会儿!”

    “抱歉!”杜子鸢要甩手,可是贺君临不松手。

    两人都没看到,身后不远处,一辆白色的布加迪突然就停在那里,车子里走下来一个高大的西装笔挺的年轻男人,在看到拉拉扯扯的两人后,露出一丝狠厉的微笑,他沉声道:“子鸢!”

    拉扯中的杜子鸢突然听到贺擎天的声音整个人瞬间一呆,朝贺君临身后望去,果然看到了贺擎天,他怎么会在这里?

    贺擎天的脸上笑容绽放,眼中忽闪着不明的火焰,那笑容在夕阳的余晖里金光闪闪,而后他的手在身侧握了下,又放松,阔步而行到杜子鸢的面前,一把抓住杜子鸢的胳膊,成功的把她的手从贺君临的手里解救。

    杜子鸢虽然很怕贺擎天,但是还是依赖性的往他身边靠了靠,她觉得贺君临似乎比贺擎天更可怕,也许是她的错觉吧,她骨子里还是想着贺擎天还是几年前的那个笑起来阳光明媚的贺大哥。

    贺擎天似乎满意她的动作,手占有性的收紧,将杜子鸢收于自己的羽翼下,转头看向贺君临。

    而贺君临在看到贺擎天的时候,整个人愣住,眸子僵硬了下,突然就扯开了笑容,“学长,好久不见!”

    学长?!

    杜子鸢没想到贺君临会这样称呼贺擎天。难道他们认识?

    贺擎天对贺君临轻轻一笑,挑眉。“是你?”

    贺擎天毫不隐藏的以迫人之势看着贺君临,贺君临也笑笑,“对,是我!”

    贺擎天只是闪烁了一下眼睛,看向杜子鸢,乌黑的头发,往上挽成一个典雅又不失妩媚的发髻,隐隐的发出一股野性之美,深灰色的套装却又透露着端庄娴静之丽,的确很迷人,这就是她来上班第一天的打扮,跟办公室的那些从政的女人没什么区别,呆板的可以,但却迷人……

    杜子鸢被贺擎天握的手有些痛。

    “子鸢,我们回家了!”贺擎天似乎不打算说什么,就这么带着杜子鸢上了自己的车。

    而贺君临,竟然也没有说话,他转身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如果不细看,是很难看清他的视线到底在贺擎天的背影上还是杜子鸢的背影上,只是望着离去的两个身影,他的视线越来越深邃,藏匿在平光眼镜片后面的深眸里闪烁着忽明忽暗的炽热火焰。

    杜子鸢跟着贺擎天上了他的车子,贺擎天不说话。

    杜子鸢有些紧张,也很安静,她没想到他会来这里。

    五天,她居然在市政//府大门口跟陌生的年轻男子拉拉扯扯!

    贺擎天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露,眼中也似乎燃烧着一把熊熊的怒火。

    “贺大哥,你,你出差回来了?”杜子鸢试图打破这沉寂的气氛。

    “我不在的日子,你玩的很开心?”贺擎天一字一字的从嘴里挤了出来,每个字都带着要杀她的冲动。

    听到这样的话,杜子鸢会害怕不安,连话都说不出,“我——”

    “怎么?舌头被咬掉了?”贺擎天的语气似乎有些不耐。

    杜子鸢也不多想,电话突然响了,杜子鸢看了眼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又下意识的看了眼贺擎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