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致远被救出,棺材现皮鞋

作者:MCC蛋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幽冥皮鞋最新章节!

    “致远!如果你在里面,就拍这里两下!”我拍了拍棺材的一侧,然后和宏强在那个贴着耳朵倾听。

    果然不一会儿,那里响起两下轻微的声响。致远真的在里面,他还活着。

    我看到宏强激动的不能自已,他流泪了,双眼泪光闪动。

    喜悦包裹着我的心,不过马上又被阴冷所覆盖,。

    因为我惊鸿一瞥中,看到了木偶的动作。直觉告诉我,刚刚被明砍了头的木偶竟转了一个身。

    明挡到了我和宏强的前面,他选择一个人独自面对。

    木偶并没有生命,她穿着近乎如绿色的裙子,她没有头,但是她却转了一个身。她像被一种力量所操控,身不由己似的。

    这样的力量我曾经无数次的遇到过,那样的经历它无数次的让我头皮发麻。

    后面的宏强拉拉我的手,他的手异乎寻常的冰冷。寒气从他手上,传到了我的手臂,冷意让我我不由得抖了一下。

    明和前面的木偶紧张对峙着,大战一触即发。

    我手边感觉不到宏强的存在,一回头,正准备小声的问宏强怎么了。

    可是我看到的是一个人头,不是站立的宏强,他晕倒在了一边,可能是被人头吓到了。

    你没有猜错,我看到正是被砍落地的木偶头。是那个满头黑发的头,她没有五官的脸悬浮在我的面前。

    我们大意了,都没想到,木偶的头竟然从后面跳了出来。

    木偶身体在前面迷惑着明,而她的头却从后面偷袭宏强。

    好一个声东击西,好一个奸诈狡猾的幕后掌控者。

    我惊恐的后倒了几步,撞到了明的后背。棺材里发出轻微的声响,而后马上寂静了下来。

    想起再不救出致远,他下子刻就可能会死在棺材里。我实在不愿再看到兄弟惨死了,时下我心一横,为了兄弟,拼了!

    一股热血涌了上来,脑袋里像是万马奔腾。我用力的向前挥了一拳,没有碰到什么实体。

    眼前一黑,灯灭了。

    我和明背靠背站着,棺材里没有任何的声响了,难道致远放弃了努力?

    想到这里,心里一阵绞痛。不,不会的,致远一定还活着,他一定在等着我们救出他。

    顿时,不顾一切的我和明摇起了棺材,口里急切的呼唤着致远的名字。

    “咯吱!”木板发出了声音。

    明打开了手电筒,在光圈里看见棺材的盖子裂开了一道缝,难道是时隔已久,质量腐朽的不行了?

    心里忍不住一阵惊喜。

    缝隙刚好可以容进我的手,我们俩伸手进去,用力的将盖子往外推。

    救出致远的念头,几乎可以抵制任何的恐怖,我们不再理会潜伏在那黑暗处的木偶。

    “一,二,三,推!”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我和明的努力,棺材的开口越来越大。

    黑暗的空洞露了出来。

    “嘶~”我们将手点筒向里照去,我和明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不是致远,是一具尸体,正在腐烂的尸体。

    细菌和蛆的力量已经腐蚀了脸上一大半的肉,红冻冻的肉在灯光下跳跃了起来,。顿时感到恶心臭气,扑鼻而来。

    但是更可怕的是,他穿着致远的衣服,那是一件兰色的毛衣。我依然记得,那是致远进洞时穿着的衣服。

    眼睛似乎受不了眼前这样的刺激,我闭上眼。希望一睁开,都是幻觉。

    我充满期待的睁开眼,可是他还在,致远没有出现。

    棺材里的他猛的坐了起来,他向我们扭动了下脖子,仿佛在向我们打招呼似的。

    我和明被吓的,倒了地上,一时接受不了这样残酷的现实。

    我和明都大口喘着气,紧张的要死。

    手电筒被明丢到了地上,可见这一吓也不比我轻多少。

    尸体并没有什么动静了,瞬间一切像是又恢复了平静。没有了笑声,没有了木偶,有的只是黑暗而已。

    明摸起了手电筒,向棺材照去。

    我的心突兀的碰碰的跳。

    灯光小心翼翼移了过去。

    棺材不见有挪动的痕迹,也不见竖起的那个人,一切都是幻象。

    我看向明,他爬了起来。

    我们小心的向棺材走去。

    原来一切只是幻觉而已,可怕的幻觉!

    棺材盖子还是森然的盖着。

    突然间,光圈里出现了刚刚那个没有头的木偶,在我们还没有任何反应之前,她出现在棺材前,手一伸,棺材裂开了一道口。

    她举起刀向里面捅去。

    这一切不过2秒的时间。

    我看见寒光悬在了头顶,它差分秒就要插下去。

    “不要啊!”一阵撕心裂肺,我用手挡了过去。

    在这个当口,耳边是木头发出的闷响。棺材朝着木偶那边倒了过去。轰,它落地放出巨大的声响。

    我模糊的看见一个人从里面滚了出来。

    我几乎不记得为什么刀子插下来,却没有砍到我。我只是觉得一股寒冷,但是手依然完好。

    以后若干年回忆起来,当时的细节像被放大了许多倍一样清晰,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记忆会有自动的修复功能。

    只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是他猛然的抽回了手,才没有伤到我,仿佛是不愿伤害到我似的。

    但是当时一颗心全被致远占据,还会关心到这些吗?

    棺材压到了木偶,那滚在一旁的,确是致远,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

    我测了下他的鼻息,还有轻微的呼吸。

    我扶起他,明扶起宏强。他还拿了棺材里的一个什么东西。

    跌跌撞撞的远离这里。花了20分钟,我们走了出去。

    没有任何的障碍。从黑暗里走了出去。

    白天的古堡呈现出一派迷人的景象。黑暗的地道也许只是它做的一个噩梦。

    然后我们报了警。

    因为那口棺材里还有一具尸体,确切的说是一副白骨,他随着棺材的倾倒洒了一地。

    我扶起致远的瞬间,我的眼睛里还印着一样东西。

    是那双皮鞋,在我的梦里三次出现的皮鞋,连同它的每一个皱纹我都铭刻心里。

    马上影视城被封锁了起来。

    警车晃来晃去,无比逼真的提示你这里发生了一起凶案。

    —————————分——割——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