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致远惊恐叫,是谁俯明身

作者:MCC蛋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幽冥皮鞋最新章节!

    “清,你怎么了?”宏强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可是阴冷还是缠绕着我,让我几乎不能呼吸。我站不稳身子了,我的脚大概在发抖吧。

    我颤颤嗦嗦的举起手,试图点燃打火机。

    一下,没有成功,再一下,还是没有成功。第三下,点燃了。

    一张脸猛的出现在火光里。

    心大概停止了跳动,空气像是被抽走。

    手一颤,火光消失了。我们又融入了黑暗中。

    我知道是他,他绝对不是夏沅,看来我们一直以来都错了。

    这一次,是我第一次看清楚他的脸。很宽广的额头,眉毛向上挑,嘴巴隐忍的闭着,冰冷嫉世的目光大概就是从他那双小而坚毅的眼睛里发出来的吧。

    他随着火光的熄灭消失了,骤然的出现,又迅速的消失,带走了那阴冷的感觉。

    “你没事吧!”宏强全然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幕,他疑惑的走到了我的面前,用手轻轻拍拍我的脸。

    他的打火机熠熠生辉。

    多少年后,我很感谢有这样的夜晚,让我和他相遇。

    如果说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的话,那么在这个漆黑的走道里,在这个冰冷的瞬间,在这令人窒息的空气里,我也会欣然接受这一切的。

    “啊!”一声惨叫,从远处传来,那声音中充满着恐惧。

    是致远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的惨叫弥散开来,像是有无数的惨叫低低的徘徊。

    “快!”我和宏强迅速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

    我们俩寻觅着声音来源的方向,可是几乎每个洞口都有回音,宏强他究竟在哪里?

    我们不能走得太快,因为打火机维持不了太久,几乎不能坚持4步。

    “啊!”又是一声。心中暗暗震惊,他究竟遇到什么呢?

    一想起他可能会……

    唉,我整个人心急火燎,根本静不下心分析接下来要走的路。

    声音是从前面传来,一声弱似一声。打火机上端已经烧得火热,大拇指被烫的火辣辣的疼。

    但是顾不了这么多了,我和宏强跌跌撞撞的往前赶。

    手扶着墙壁,在经过一个洞口的时候,声音听起来分外的明显,但是更明显的是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像沙将你团团裹住。

    不知道致远会在哪里?洞里漆黑一片。

    我正准备向里迈步的时候,前面一束灯光照了过来。听到喘息声,“清!”

    是明。

    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他的到来让我的心稍稍得到了安静。

    灯光照到了里面。在与洞口正对着的地方有一个乌黑发亮的东西,似木制的物品。

    我们向前走了进去,寒冷立刻像老鼠一样从裤管里爬了上来。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不由得手一抖,打火机的小火苗又灭了。

    它横呈在我们面前,灯光从中间向两边照了开去。

    “嘶~”我猛吸了一口气,我突然的意识到了它是个什么东西。

    那,那是一口棺材。

    声音似乎就是从里面传出来,只是现在它微弱得像是呻吟,还有轻微的抓挠声。

    “致远!”明拍拍棺材的盖子,我和宏强贴着耳朵倾听。

    但是除了沉闷的回响以外,声音显得气若游丝。

    “我们待快点想办法打开它!”明焦急的说。

    我顺着棺材的周边摸去,在找哪边会有缝隙可以打开。

    嘻嘻的笑声突兀的响起,就在这个漆黑的洞里。

    我们立刻停止了动作,侧耳倾听。明打开了手电筒照向四周。

    一边有一些像是木头一样的东西,白森森的,但是远没有木头规则,一段一段的散放在地上。

    另外一边有一张床,从上倾泻下来的白沙将它罩住,只不过到现在这白沙看起来和黑暗没有什么分别了。

    我们的目光被一个背对着我们的女人吸引了过去。已经是个木偶,长发到肩,穿着不知道什么颜色的裙子,做出梳头的姿势。

    灯光照过去的时候,引起了一片反射的光亮,显然那里有一面镜子。

    笑声高高低低,那种故意制造出来的笑声像是盘旋在头顶的蝙蝠让人不寒而栗。

    致远的声音渐渐听不到了,但是木质的抓挠声还在,笑声却分外的大起来。

    我们都站立不动。

    “致远!”宏强猛的拍了一下棺材,而后愤怒的向四周喊道:“有种的你跟我出来!”低吼声久久的震荡,宏强在棺材边走动了起来。

    “致远你要坚持住呀!”宏强带着哭腔,我知道他对致远的担心已远远的超过了恐惧。

    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我和明警惕的监视着周围的变动。

    “吱”灯闪了几下,居然亮了,昏黄的灯光笼罩着这个洞。那口棺材赫然在目。

    我看见有个木板悬在左边,上面写着“盘丝洞”。

    “致远!”宏强都快要哭了。

    明朝着那个木偶走去,笑声分外的邪恶。

    我楞楞的站在那里,看见明靠近了木偶。那是制作很粗糙的木偶,几乎没有任何的五官。

    她的身高和我们差不多高,明正超过她的身体,像她正面看过去。

    我骇然的发现了镜子里映着一张脸。

    我认出了他,是他!竟然真的是他……

    “明,小心呀!”

    我从来没有见过明有如此目露凶光的眼神,他那两条眉像急弛的箭,蓄着火力和杀机。

    随着我的喊声,眼前寒光一闪,木偶的头滚落了地。

    笑声愕然而止,像是被人掐在了喉咙里。明背对着镜子,仿佛凝固般矗在那里。

    我和宏强被他刹那的动作惊呆了,有一种不确定的气氛游离在几个人之间,。

    我突然想起了在风家那个房间里被附身的明,举着刀捅向老大时可怕的眼神。

    难道此时的风,不再是风本人了?

    我被这样的想法震慑住了,几秒种没了思维,不敢也无法继续想下去了。

    我正要打算念起法华经,可明的下一个动作,打消了我的顾虑,我悄悄送了一口气。

    明快速跑到棺材前,急切的呼唤道:“致远!”他的目光又从冷漠变得清澈而镇定,全无当时的杀机。

    我敢肯定明是被附身了,可附身的那位是谁就不确定了,不过知道他没有恶意揪就够了。

    ——————————————分——割——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